第一卷 志愿者 007. 落日楼头家山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二天,一行三人赶到蚂蛄寨,苗女阿梨的房子并不在寨内,而是在离寨子有数百米的山腰,这是一个两层的房子,大部分是木结构,砖石为基,盖着青黑小瓦,屋侧几株大树,将房子掩映其下。

    门口是一块平地,却铺放着多个竹匾,里面晒着药材。一个中年妇女在那边翻晒药材,人虽中年,却风致犹存,一见三人来到,显然认识杜校长,立起身,向杜校长打招呼:“杜老师,难得光临,快请屋里坐!这两位是?”

    “得苟,这两位是外地来的贵客,想找阿梨,买些野生灵芝之类的药材,不知有没有?”杜校长问到,苗族是一个“有长少,无尊卑”的民族。接物待人只依“长少”辈份施礼,不以“贫富”贵贱取人。“得苟”是苗语称谓,相当于通常所说的大妹子之类的,杜校长回头向孙老两人介绍面前这位苗家阿姨的身份,此位是阿梨的母亲。

    “我家阿梨上山采药去了,不过灵芝倒有几株。”阿梨的母亲说到。柳致知心中有些失望,他想看到阿梨,阿梨居然不在,孙老倒是很高兴,买了三株灵芝,一株三七,还有其他一些珍贵的药材,柳致知也买了两株灵芝等物。

    在回校的路上,柳致知向杜校长打听阿梨的情况,阿梨名叫黎梨,居然大学毕业,虽然是一般大学,在此处已是极其罕见,毕业后在城市工作一段时间,不知为何,便又回来,以采药为生,她的药材很出名,经常能得到名贵的野生药材,别的采药人不知她是如何做到。

    柳致知送孙老到最近的车站,送走孙老后,买了一些日常用品,他从现在开始便留在学校,虽是暑假,但还是有工作要做,主要是维修校舍,他负责质量把关。

    学校条件比较艰苦,柳致知在杜校长家中带伙,他是一个志愿者,但又同时是基金会派驻此处的监管人员,并不需要当地教育部门发工资,而由基金会付薪水,虽不高,柳致知并不缺钱,他是一个练武之人,营养上必须能跟上,不然身体受不了,所以掏钱请杜师娘每天都买肉。

    另一个方面是洗澡,现在是夏天,每天都得洗澡,学校条件简陋,虽有一个小浴室,不过是靠近厨房的一间小房间,当然没有淋浴和浴缸之类,只有一个大木盆和两个水桶,还有两张长凳,在厨房拎来一桶热水和一桶冷水,然后在盆中自己洗,一种古老而方便的洗澡方式。

    好在现在是夏天,学校不远处一条山溪,从山上而下,在学校下方不远处树影掩盖中形成一个小石潭,水很清,柳致知大多数时候干脆在其中游泳,然后将身体擦干,算是洗澡。

    日子很清淡,对一般人来说很无聊,甚至电视都没有,更不用说网络,不过手机却能和外面通信,虽然信号不佳,柳致知很是感慨,你看看人家电信移动多敬业,再看看政府部门,到底赚钱是第一!

    清淡的日子对柳致知却如鱼得水,他每天早晨天不亮起身,开始练武,然后看看瓦木匠师傅修理校舍,和师傅们吹吹牛,很快就和当地人混熟,闲来在山上转转,也结识几个采药的师傅,有时也跟在他们身边,看他们如何采药,不知不觉中,对许多药材习性熟悉了,也了解这些药材如何泡制。

    时间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已到八月,开学还有不足一月,校舍也修理得差不多,柳致知将工作报告写好,交给了邮递员,寄往申城。

    这些日子来,柳致知感觉自己身手有不少进步,也喜欢上了这里的单调平和的生活,却接到一个电话,是程振前打过来的,说开车来接他,到最近一个小镇上玩。

    林山镇是一个距麻家寨二十多公里的镇子,在附近几十里范围内,各处村寨每逢初十都到林山镇赶集。

    今天并不是赶集之日,一辆吉普车开进了镇子,找了一个地方停了下来,柳致知和程振前下了车,程振前向一个路人询问项大师刀铺怎么走。路人详细指了方向,两人顺着路人指点,转过了几个路口,看见一个店铺,并不大,门口牌上写着“项氏刀铺”。

    之前在车上,程振前已向柳致知说了情况,他在监工期间,听当地人说,此处有一个铸刀大师项冶,铸刀很著名,程振前很喜欢刀剑,收藏了不少刀剑,另外喜欢旅游,有一阶段甚至想做一个驴友,走遍名山大川,听说此处有一名铸刀大师,趁近期没有什么事,便拉着柳致知来看看。

    两人进入了店铺之中,店中墙上挂着各种刀具,柜台之后坐着一位女子,后面传来打铁的声音,见两人进来,女子起身,两人问了一下,此女是项冶妻子,项冶在后院锻刀,她在前面看店。

    柳致知两人认真挑选了一番,柳致知买了两把刀,一把苗刀,一把尖苗刀,苗刀严格说不是苗族的长刀,苗族更多用短刀,称为尖苗刀,长不过尺许。苗刀就长得多,达到135厘米,而且是国内很少保留双手握刀的刀种。

    程振前买了三把刀,除了苗刀和尖苗刀,还买了一把景颇长刀,项氏刀铺在刀剑界有一定的名声,出产的刀都是以传统方式炼制,锋利异常,正常碗口精细的毛竹一刀就能劈断,一般钢钉也能一刀削断。

    柳致知花了一千多元买了两把刀,苗刀一千出头,尖苗刀三百元,柳致知买刀目的不同于程振前,程振前是收藏,个人喜欢刀,而柳致知则是灵机一动,准备练习刀法,以前师傅提过兵器,而柳致知也了解景颇刀法中三刀半刀法训练方法,同时也知道苗刀中一秒三刀的训练方法。

    程振前开车将柳致知送到麻家寨,和柳致知约定,找个时间入大山之中探险一番,到时打电话联系。

    柳致知每天练拳外,又开始刀法训练,他的训练是将三刀半和一秒三刀混为一体,三刀半训练方法很简单,将一截木棍抛向空中,连环三刀,在木棍落地前将木棍断为四截,最后进步半刀,将最后一截如劈柴一样,垂直一分为二,刀法如电,根本没有招式;而一秒三刀则是“一秒三刀,一步三刀,半秒两刀

    ”,一刀抹喉,二刀刺胸,三刀后撩阴,做到一步两刀

    ,再上步回身三撩。

    这种刀法,纯粹一个快字,柳致知目前已入明劲,对武术理解不是一般武术爱好者所能比,他将刀法出刀进行了改进,本来那两种刀法并没有什么发劲要求,仅追求速度与每刀之间转换快捷,柳致知出刀则是以步带腰,以腰带刀,一步迈出,力从脚跟起,腰自然旋转,刀光几乎从腰间洒出,浑身整体之劲由脊柱微转中传入臂膀,自然到达刀锋,不仅刀速变快,力量也上升了许多。

    二十来天后,柳致知在山中林间空地,脚一勾,一截手臂粗的枯枝飞到空中,一派银光从腰间略向上飞洒而出,树棍刚好落到胸颈高度,立刻分为两截,柳致知一步迈出,脚一落地,双腕一翻刀光一个转折,光影一过,树棍一截又分成两段,还没有结束,刀光又是一个转折,树棍又被分开,其中一截快落地,柳致知又是一步,刀光垂直斩下,如劈柴一般,将这截劈成两半。

    柳致知收刀调息,刀法已成,这种刀法如入混战之中,可以说转眼间就能将周围敌人全部解决,不过柳致知并没有露出欣喜之色,反而皱眉,他感觉到刀法应该练成了,可是缺少一些东西,究竟缺什么?柳致知却不清楚。

    柳致知叹了一口气,知道不能心急,也许有一天,突然就明白了,机缘不到,怎么想也没有用。

    学校开学在即,学校已焕然一新,教室中课桌凳整整齐齐,窗户上玻璃已全部装好,黑板也重新漆过,一些小学简单科学实验仪器药材也到位。

    柳致知在新学期教的是副科,一是书法,二是科学常识一类的知识,学校中连柳致知在内不过五位老师和工作人员,除了杜校长夫妇,还有本地一位王本林老师,中年男老师,本地人,家中距校不过十多里路;还有一位女老师,却是一位毕业不过一年的师范生,也是一位志愿者,家在贵省省会,叫曹语盈,人长得很漂亮;还有一位厨房工作人员,与杜师娘一起负责学生中午带伙。

    新学期,学生不用自带课桌凳,更令同学们兴奋的是,一节课下,每个学生一个煮鸡蛋,虽然还是自带饭盒蒸饭,每人饭盒中多了两块肉,这些是柳致知和孙老上学期见同学们黄豆蒸饭,特地在捐款划出一部分,每天给学生一个鸡蛋,一两肉,这一两肉用佐料腌制好后,直接放在饭盒中蒸,学校不过百十多学生,一天不过十来斤肉,此处物价也远低于申城,实际上并花不了多少钱。

    孙老临走时说过,基金会已与希望工程商量,是否在贫困地区每天都给学生提供一个鸡蛋和一杯牛奶类似福利。

    柳致知虽不是教师出身,不过他的知识教这些小学生绰绰有余,从小学上到大学,每天听老师讲课,虽未尝过教育学,但也教得像模像样,转眼间一个月,到了国庆长假,本来柳致知准备回申城一趟,但程振前却约他到群山中探险,程振前国庆前已回家一趟。

    柳致知打了个电话告诉何嫂,自己不回去了,又和父亲柳传义通了一个电话,本来父子两个并不太融洽,干脆和程振前当一回驴友,入山几天。

    程振前将车子放在麻家寨,背着一个大包和柳致知入山,先去了天坑,说实话,柳致知不想来此处,毕竟他在此杀了三人,尸体还在天坑底部,但也不好表现出来,程振前却兴趣勃勃,感叹自然地伟大。

    程振前为了这次入山探险游,准备了好一段时间,

    睡袋,冲锋衣裤一套,内衣裤,干口粮,不锈钢茶杯碗,医药盒,雨衣,个人卫生用品,水壶,瑞士军刀,其他小物品若干,这些都装入背包中,最引人注目还带了一把钢弩,配有十支钢箭。

    本来程振前还要带帐篷,被柳致知一番话:“山中苗民在山上过夜,有什么帐篷,放心,我和他们学了一点,不用帐篷也行。”程振前就将帐篷扔进了车子里。

    对于钢弩,柳致知很是好奇,问他从什么地方搞到的,程振前笑着告诉柳致知,上网去搜,几百元就搞定,他这把弩,配有瞄准镜,射程达100米,精准射程80米,不过六七百元。

    相比程振前装备齐全,柳致知就简单多了,背包之中,一个薄睡袋,一块塑料布,一点干粮,还有两斤大米,其他就是小物件,背了一个水壶,不过壶中并不是水,而是当地村民自酿的白酒,柳致知在其中加了一颗自己炼制的芝参养神丸。出乎程振前的意料的是,柳致知居然带上苗刀和尖苗刀。

    “不用这么夸张吧!你带苗刀干什么?去和猛兽拼杀?”程振前夸张地说到。

    “上山如果没路,用它砍树开路!”柳致知倒想到一种用途,他并不是瞎说,他与附近不少采药人相识,如果说程振前装备是一般驴友官方式装备,而柳致知标准是山野之路的方式,说不定更实用。

    听到柳致知如此回答,程振前有些哭笑不得,说:“你拿一千元买的收藏品作砍柴刀,真亏你想得起来!”

    “刀不就是拿来用的!”柳致知不以为然,他买刀不是为了收藏,而是因为自己以前看过几种刀法,买刀是为了练刀法。

    两人在天坑停了一会,欣赏了半晌,便向深山进发,开始尚有路,渐渐就没有了什么路,两人目前循着一条山溪向深山里走,倒不难走,在树荫之处,柳致知采了株黄精,他这两个月来,与采药人交往,并不是虚度。程振前则不认识,好在一路风光奇特,两人倒是大饱眼福。

    走了半天,两人也有些累了,便在溪边林中一棵大树下休息,程振前看了一下时间,从早上六点多出发,现在已近十点,便建议再往前走一个小时左右,然后吃饭。

    柳致知点头,两人准备起身,却听到有声响,山中本来安静,两人所在之处,溪流平缓,并没有什么水声,不由得有些紧张,两人向声音来处望去,却是一名采药女子,柳致知一眼就认了出来,原来是她!

    来的正是阿梨,柳致知立刻站了起来:“阿梨妹子,真巧,在这里碰到你!”

    “原来是汉家柳阿哥,你怎么在这里?”阿梨有些意外,程振前有些发呆,深山之中,居然出现一位美丽的苗家妹子。

    “我和程哥入山游玩,算是驴友!这是我朋友程振前。程哥,这位美丽的阿妹就是我以前提过的黎梨。”柳致知为两人介绍到。

    “很高兴认识到你,离离?离离原上草?”程振前有些迷惑,不确定地说到。

    “不是,是黎民百姓的黎,后面一个是梨花的梨。”阿梨说到。

    “是我想岔了,黎梨,很好听的名字,你太漂亮了,比网上流传的天仙妹妹强多了!”程振前赞美道。

    阿梨脸上露出红晕,看了周围一下,目光盯在两人刚才休息的大树,柳致知发现不对,不由问到:“阿梨,这是什么树?”

    “你们胆子真大,可谓无知者无谓,这是见血封喉树!”阿梨说到。

    两人脸色立刻变了,程振前不由叫到:“这就是传说中的见血封喉树,也就是箭毒木!”两人目光中之中,不由透出恐惧,自己居然背靠着这株大树休息好一会,不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麻了!

    “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恐怖,只要伤口不接触到树汁液,就没有事!”阿梨安慰两人,两人却如躲瘟神一样,立刻离树远远的。

    三人一起顺溪向前走去,在交谈中,两人了解到阿梨来此采药,到前面一处竹林,就会向另一个方向,与两人不会同路。

    到了竹林,时间已经十点半左右,程振前见一片毛竹,很是秀雅,心中一动,对柳致知说:“小柳,我们不如在这里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柳致知见时间也不早了,便点头同意,对阿梨说到:“阿梨,你也歇一会,和我们一块吃饭!”

    阿梨抬头看看太阳,想想也同意了,两人取出干粮之类,阿梨一见笑了,从篓中取出米,又用柴刀砍倒了一棵竹子,做起竹筒饭,两人一见,忙着拾柴打下手,更出乎两人意料的是,阿梨居然从竹篓当中取出一只野兔,也不知道阿梨是怎么猎到的,让柳致知到溪边剥皮洗净,然后从竹篓中取出一小袋盐,又在附近找了些植物,有些柳致知认识,如细细的野葱,撒在兔肉上面,在火上烤了起来,不一会,香味让两人直咽口水。

    本来是准备请阿梨吃饭,现在倒了过来,柳致知用竹筒做了三个竹杯,倒了三杯酒,一人一杯,好在阿梨也会喝酒,不然两个男人就感到过意不去,就是这样,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阿梨喝了一口,眉头一展:“这是药酒,里面有灵芝、蜂蜜,还有什么?”

    “阿梨你好厉害!”柳致知赞叹到,将自己配制药丸的情况一说,阿梨才明白。

    “阿哥,你也厉害,不怪你上次买灵芝,这样用效果更好。”阿梨说着,向火堆中添了些柴,又加了些一种发白的茅草,一股淡淡地香味扩散开来。

    “这是什么草?”柳致知问到。

    “这是香茅,我们入山采药,或于山中过夜,经常采集一些,放在火中,燃烧之后,其味可以驱蚊虫蛇蚁之类,也能驱赶瘴气!”阿梨答到。

    “有这样好东西,比蚊香强多了!”程振前惊讶说到。

    说话之间,竹筒饭好了,三筒饭,柳致知和程振前是第一次吃,实在好吃,有一股竹子天然地清香,两人这才发现,自己比起阿梨在山野之中相得远了,一边吃着,两人一边向阿梨讨教在山野之中如何生存。

    饭后,阿梨背起药篓,里面药材已满,向两人告辞,准备回家,临走前,想起一件事,将那袋盐抛给了柳致知,并对两人说到:“你们顺着小溪向上,小溪尽头再向上,山顶有一座碉楼,是几十年前留下的,虽已破败,不过作为晚上落地之处,可以遮风挡雨。”

    两人目送阿梨走远,程振前叹到:“我自以为掌握了不少野外探险游的知识,比起阿梨起来差远了,她才是野外生存专家!”口气一转,对柳致知开玩笑说:“阿梨这么漂亮,是不是对她动心了,哥是有家庭的,要是再年轻十岁,没有成家,哥就追着不放,小柳,不要错过!”

    “程哥,我和阿梨不过见了两面!”

    “哈哈,都叫人家妹子了,你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灯!”

    两人说说笑笑,一边观赏风景,柳致知还多了一个任务,就是如果见到名贵药材,也采药,也是他运气,居然在一株松树下发现了一株伏芩。

    两人在黄昏之前赶到了碉楼,碉楼是两楼,虽有些破败,但总的情况还不错,两人在树林中收集不少枯枝枯干,柳致知运刀如风,将柴劈好,程振前见柳致知真的将苗刀当柴刀用,不由摇头。

    两人又收取了一些香茅,此时太阳已开始落山,红红的太阳一点点向地平线下沉去,两人爬到楼上,望着这壮丽的景象,柳致知拿出了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程振前望着落日,又回过头,向已经昏暗苍茫的东方望去。

    “程哥,你想家了吗?”

    “日暮乡关何处是,我的妻儿现在也应该吃晚饭了吧!”

    “程哥,你想嫂子,我却是孤家寡人,与家人关系不算好,不过家毕竟是家,落日楼头,家山何在!”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