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志愿者 013. 谁知女儿心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虽听说过苗疆有巫蛊之术,但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知为何,他对阿梨很放心,可能是阿梨非常美丽,让人不相信这样的女孩会做出什么坏事,同时,他也对巫蛊之术非常好奇,他的修行标准是误打误撞,也没人指导,巫蛊之术名声虽不好,也应该算是法术修行的一种,他想从阿梨这里了解一些与修行有关的东西。

    两人向蚂蛄寨而去,一路上,两人相互询问,柳致知将自己是如何修行术法情况一说,对这次李义为何追杀也没有保留,当阿梨听到他无意之中居然外景入内,不由好笑:“阿哥,你运气太好了,我听阿婆说过,修行到一定阶段有一关,与天地灵性相沟通,过了这一关,才能借助天地神灵之力,真正入门,你这种情况和我们苗家启灵相似,现在你才算真正修行人!”

    柳致知这才明白自己无意之中进入修行大门,不由追问到:“那么入门之后,有些什么境界,又如何修行?”

    “你们汉人称之为修道,具体如何,我也不清楚,我简单告诉阿哥巫蛊之术修行与境界。”阿梨笑到。

    阿梨开始讲述巫蛊之术的修行,巫蛊之术是由苗族先民为了种族在南疆这种温湿气候,各种毒虫横行的地理环境中一代代发展出来的一种巫术,其特点是养蛊为己用,分为俗传和秘授二种,世人道听途说就是通传的巫蛊,简单过程如下:

    在养蛊以前,要把正厅打扫得干乾净净,全家老少都要洗过澡,诚心诚意在祖宗神位前焚香点烛,对天地鬼神默默地祷告。然后在正厅的中央,挖一个大坑,埋藏一个大缸下去,缸要选择口小腹大的,才便于加盖。而且口越小,越看不见缸中的情形,人们越容易对缸中的东西发生恐怖,因恐怖而发生敬畏。缸的口须理得和土一样平。等到夏历五月五日,到田野里任意捉十二种爬虫回来,放在缸中,然后把盖子盖住。这些爬虫,通常是毒蛇、鳝鱼、蜈蚣、青蛙、蝎、蚯蚓、大绿毛虫、螳螂……总之会飞的生物一律不要,四脚会跑的生物也不要,只要一些有毒的爬虫。这十二种爬虫放入缸内以后,主人全家大小,于每夜入睡以后祷告一次,每日人未起床以前祷告一次。连续祷告一年,不可一日间断。而且养蛊和祷告的时候,绝不可让外人知道。要是让外人知道了,自己养的蛊就会被巫师用妖法收去,为巫师使用,主人就会全家死尽。即使不被巫师收去,成蛊以后,也会加害主人。

    一年之中那些爬虫在缸中互相吞噬,毒多的吃毒少的,强大的吃弱小的,最后只剩下一个,这个爬虫吃了其他十一只以后,自己也就改变了形态和颜色。根据传说的种类很多。最主要的有两种:一种叫做“龙蛊”,形态与龙相似,大约是毒蛇、蜈蚣等长爬虫所变成的。一种叫做“麒麟蛊”,形态与麒麟相似,大约是青蛙、蜥蜴等短体爬虫所变成的。

    一年之后蛊已养成,主人便把这个缸挖出来,另外放在一个不通空气、不透光线的秘密的屋子里去藏着。蛊喜欢吃的东西是猪油炒鸡蛋、米饭之类,饲养三四年后,蛊约有一丈多长,主人便择一个吉利的日子打开缸盖,让蛊自己飞出去。蛊离家以后,有时可以变成一团火球的样子,去山中树林上盘旋,有时可以变成一个黑影,在村中房屋间来往。蛊的魔力最大的时间是黄昏。每次蛊回家之后仍然住在缸中。此时,主人就可以借蛊施行术法,当然,各种控制有完整一套仪式和咒语。

    按以上方法,成功率并不高,危险也大,但在以前被称为黑苗的部落常如此做,不过,新政府成立后,又经过数次运动,已很少有做了,白苗黑苗早已混居,不再有所区分。

    另一种就是在少数人之间秘传的养蛊之术,起步与俗传类似,但炼蛊人在炼蛊之前先学习静心炼意,有一整套的方式,在此期间,还学习各种药物技术,调配草药,可以算是巫药,另外还有一整套的符咒,借以修炼自身,当启灵成功后,能与天地神灵沟通,才建蛊缸,配制巫药,配合符咒,每七日将一碗冷却巫药投入缸中,一年之后,剩余一只已是蛊虫,然而并没有结束,之后,每日取中指血一滴,中指血是心血的一种,混入巫药之中,喂与蛊虫,并用意念与之沟通,往往能控制自如,四十九日后,用瓦罐烘烤成灰,借符水喝入腹中,以意在腹中重新凝成蛊虫虚影,随炼蛊功候加深,最终宛如实质,却与道家凝聚元婴有类似之处。

    一旦功成,此蛊可现可隐,飞行无迹,功行深处,千里之外,可以取人性命。此才是真正的秘传苗疆巫蛊之术。一个人可以炼多只蛊,只有一只是本命蛊,如果本命蛊一伤损,人的功行也是大损。

    阿梨只说一个大概,其中具体怎么操作,用什么符咒,如何启灵,都未细说,柳致知虽知道,但想炼也是不可能,阿梨说完之后,似笑非笑看着柳致知,看看柳致知有没有异样表现,如是普通人,听说这个过程,可能已对阿梨产生厌恶感,柳致知神经却是大条,没有任何异样,其实,柳致知当初五鬼术比之也好不到哪里去,要挖坟取死人骷髅头,开始四十九日,天天与五个白骨头为伍,柳致知虽没有经历那个过程,但整个祭炼过程却是清清楚楚知道,对苗疆这种炼蛊的过程,心中并不排斥,加之他这阶段手上也是鲜血累累,早就有些麻木。

    阿梨见柳致知没有显现出反感,还是一付挺有兴趣的样子,心中莫名一松,有一种欣喜。

    世人以为蛊女在苗疆地位很高,事实上却是恰恰相反,养蛊之人如果让人知晓,就是苗人对他们也是敬而远之,害怕大于尊敬,如果一个女子被认为养蛊,连找婆家都困难,谁也不想娶一个随时可以对自己下蛊的女人,现实中,许多美丽苗家女,一旦被人认为养蛊,往往远走他乡,嫁给汉人,这也是汉人中传说苗家女会放蛊的由来。

    阿梨家不在村寨中,也与此有关,虽然阿梨和她娘否认养蛊,但别人一有传闻,苗家小伙谁也不敢和阿梨相处,阿梨也只得将家搬出蚂蛄寨。

    “阿梨妹子,你是如何学到巫蛊之术的?苗家会巫蛊之术的人多吗?”柳致知好奇地问到,阿梨讲的事,给柳致知打开另一扇神秘的大门。

    “我是与阿婆学的,苗疆知道巫蛊的皮毛的人不少,但真正炼蛊的很少,除了阿婆,我都不知道有第二个人,本来阿婆是中意我娘,想传授给我娘,结果走漏了消息,我娘可是附近少有大美人,结果我娘黯然离乡,数年后回来时,抱着我,我始终不知道我父亲是谁。后来,阿婆就传我巫蛊之术。”阿梨情绪有些低沉。

    “阿梨也是十里八乡的第一大美人!”柳致知见阿梨情绪有些低落,便夸奖到。

    “谢谢阿哥的夸奖!我炼成蛊术,你现在所在小学校长是好人,我在那里上学,后来考上了中学,到林山镇上中学,最后考上大学,我娘叫我不要回来,我便在外省找了一个工作,没干上一年,单位那个经理对我动歪心思,他家中有老婆,我一气之下,给他下蛊,谁知这家伙家中有后台,不知在什么地方找了一个方士,帮他驱蛊,我顺势收回了蛊,那个单位是呆不下去了,便回到家,以采药为生。”阿梨说了她的经历,柳致知不由对她刮目相看。

    接着又说到了阿婆,柳致知这才明白,为什么阿梨能得到真传,蚂蛄寨并不是一个普通苗寨,在过去,它是有守护神的,寨中有图腾,是一只大蛤蟆,本地人叫蚂蛄,在山中有一个洞,叫蚂蛄洞,里面据说有一只成了精灵的蚂蛄,受村中供养,也保护着村寨,阿婆就是世代守护蚂蛄的传人一脉,但自政府破四旧后,再也感应不到守护神的存在,阿婆可以说是最后一任,本来瞩意阿梨的娘,因阿梨的娘还未启灵成功,便离开了寨子,回来后带着阿梨,阿婆见她聪明伶俐,便将自己所学,全部传给了阿梨,在阿梨上大学期间,阿婆离开了人世。

    两人一路谈笑,到了近晚,才来到了阿梨的家,阿梨的娘见阿梨领回来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也是满脸笑容。

    “阿妮您好,我是麻家寨小学的支教者,上次和杜校长来买过药,今天在路上遇到阿梨妹子,谈得开心,便来打扰!”柳致知见到阿梨的娘,立刻上前给长辈问好,阿妮是苗家称谓,相当于汉语中阿姨,阿梨的娘年近四十,但依然是一个大美人。

    “不要客气,我说有些眼熟,原来是上次来过,跟我家阿梨还处得来?”阿梨的娘笑眯眯地说到,甚至有一种丈母娘看女婿的眼光,阿梨的特殊身份让她娘很是为她终身操心,甚至多次让阿梨到外面城市去工作。

    “天已经快黑了,阿哥不如今晚就留在这里,明天再走。”阿梨挽留到。

    柳致知见太阳已经下山,他全速往赶,也要大半夜才能赶到学校,便点头同意。见柳致知同意,娘俩个便开始准备晚饭,柳致知要是帮忙,结果让阿梨推了出来。

    晚饭虽临时准备,也算丰盛,三人吃过饭,阿梨的娘巧妙询问了柳致知的家中情况,柳致知照实回答,倒是阿梨不好意思,多次打断她娘的话。

    柳致知也将话转向草药方面,这人方面,他比起阿梨,差距不是里许,柳致知虚心请教,阿梨也尽心讲解,让柳致知草药方面知识飞涨,他之前虽接触不少采药人,跟人家套近乎,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教,即便告诉柳致知,也有不少保留。两人讲了很久,太晚了,阿梨才恋恋不舍将柳致知安排在楼上一个房间中休息,互道晚安,她才回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吃过早饭,柳致知买了些名贵药材,向阿梨两人告别,阿梨亲自送他下山,一路上,阿梨有些沉默,柳致知开口逗她,她才开颜,冷不丁地问柳致知:“阿哥,你有没有心上人?”

    柳致知一下子沉默下来,阿梨见此有些慌了:“阿哥,阿妹说错了什么话?”

    “不关你的事!”柳致知勉强一笑。

    “有什么事,能不能告诉阿妹?”这话本不该阿梨问,但阿梨长于深山,从小因为流言又让正常村民尽可能避开她娘俩,外出过几年,当时也是仅为生存拼搏,虽情窦懵懂,却也不知如何开口,更不太懂人情。

    柳致知心中压着尤佳嘉的事,这些日子来自认为已经淡忘,被阿梨这一问,心中还是很痛,见阿梨有些不知所措,好像无意间做错了事孩子,那精致的脸上既有一种关心又有一些慌乱。柳致知心中也升起了一股怜惜,沉默了一会,便将自己与尤佳嘉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一说出来,心中立刻轻松了不少。

    柳致知并不是那种除了爱情就活不下去的人,那段感情虽刻骨铭心,但时间流逝渐渐抚平心中的痛,今天说了出来,柳致知都未意识到,自己已将那段感情看成了过去。

    柳致知的那段感情并没有让阿梨疏远柳致知,女人有时很奇怪,此时阿梨心中更多是对柳致知产生一种怜爱,同情甚至想让自己来抚慰柳致知,不知不觉中与柳致知的关系更进了一步。

    “阿哥,不要难过,阿哥会找到更好的女子!”

    “多谢阿妹,如果有阿妹一半善解人意,我就心满意足!”鬼使神差地柳致知说出这番话,话一出口,柳致知感觉不对劲,但已收不回。

    阿梨脸腾的一下红了,低声呐呐地说:“阿哥喜欢阿梨吗?”声音虽低,自己也觉得不太好意思,不等柳致知答话,猛然抬起头,看着柳致知的眼睛毫不迟疑地说:“阿哥,我喜欢你!”

    柳致知一时不知所措,他第一次领教了苗女的大胆,阿梨不等柳致知回答,说:“阿哥,过几日阿梨去学校看你!”说完,阿梨转身向山上而去。

    柳致知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巨大的幸福,不完全是,还有丝丝对尤佳嘉的负罪感,矛盾的感觉萦绕在心中,在感情上,柳致知也是一个雏,但谁能说清,也许真正感情就是这样,如果真的可以理智分析取舍,那还算真正的爱情吗?

    柳致知回到了学校,现在一切都步入正轨,也很平淡,阿梨有时采药时过来看看,柳致知真的觉得自己很幸福,虽然有时感觉对不住尤嘉佳,但他与阿梨之间感情倒是日渐浓厚。

    当然,学校生活很平淡,柳致知过的却一点不平淡,几个星期以来,他终于在修行上有了自己一些认识和进步,这首先归功于李义那布袋中两本书,一本是佛经《弥勒下生经》,柳致知简单翻了一下,他感觉与普通佛经差不多,更多宣扬弥勒佛的不可思议的功德,标准的宗教经卷,他不知道,这是白莲教的经典,不仅是宗教经文,实质也是一种行愿方式,所以他就扔在一边。如果他知道,也许就明白,李义实际上是得了白莲教的传承。

    另一本是《圣集符箓残编》,柳致知不知道其由来,实际上白莲教集摩尼教、佛教和道教为一身,甚至还有其他一些信仰,在华夏古代,白莲教可是大大有名的造反专业户,自元朝始,历朝造反不歇,被朝廷定为邪教,然而,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其举事之前,往往以传教形式聚集信徒,为使信徒相信,其中有一环就是显示神佛手段,而《圣集符箓残编》就是白莲教集佛道等诸家符箓为一体的符箓汇编,后来历代流传,多有残缺,称之为残编。

    李义得到更不全,不过比之柳致知之前家中那本破损的五鬼阴兵术完整得多。翻开封面,却是一尊圣母坐在白莲之上,手中结着奇怪印诀,柳致知并不认识,也未留意。

    正文开篇是完整符箓修法,整本书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理,说明符的本意,符者,合也,符合天地之道,符箓为神文,调天地神灵之力。并说明书符的诀窍,在于神气合一,在于明了符头、符胆和符脚,俗话说:画符不知窍,惹得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跳。就是此意。柳致知看到这些,不由皱眉,现在他相信有鬼神,但说一张符能使唤鬼神,他还是不信。

    第二部分是自身功力修行,一是合气术,另一个却是金光护体术。合气术却与普通修行法不同,是一种符箓修行法,其法是选一有灵气对象,如古树,甚至大海、星辰、月亮和太阳皆可,然后调丹田之气运于手指,闭气临空书符,呼气书符结束,然后存想所书符对象化为光气,进入自己丹田,然而再运用丹田光气书符,其书符箓为合气符,每次修行书24符,最多不超过49符,此法奇特,采外界灵气与自身,然后通过合气符返回所采对象,是一种互益的修行方法。不知不觉间,让修者掌握了书符技术,也增加修为。

    金光护体术柳致知已在李义身上见识过。书的第三部分,却是一些常见符箓,有治病驱邪,也有一些攻击暗算的符箓,还有一些法物制作,主要是符咒绘制在一些物品上,李义当日所用蜈蚣,就是此类。柳致知这才明白李义修行的根本,当日李义一身本领全都来自这本书。

    不过,符箓修行比较麻烦,先要准备静室,柳致知在申城别墅中倒有一个,但在这里却是头疼,二来,要有一整套香火规仪,只有合气术和金光护体术没那么麻烦,柳致知决定往是以后现说,先还是按自己以前方法修行,加上合气术和金光术。

    当柳致知第一次修行符箓时,却出乎意料。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