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志愿者 014、莫让相思成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晚上静坐,早晨天不亮就起身,在学校不远处的林中练拳站桩,第一次符箓修行不是在晚上,而是习拳之后,柳致知在一棵树下以三体式站桩,正常是半个小时左右,自从无意间人天交感,外景入内,柳致知在站桩中正常十几分钟后,不自觉地就会进入那种状态,虽不如晚间的静坐来的明显。

    这次站桩二十来分钟,朦朦胧胧中周围的树木等现在意识之中,虽然有些模糊,但面前三尺左右这棵大树却比以往清晰一些,心中不由浮现出合术气的修行法门,心中一动,便按法门运行,吸气中,存想大树精气从头顶和鼻孔如瀑布一样灌入丹田,出乎柳致知意料的是,意识中那棵大树刹那间流淌出青绿色光雾一样的气体,如存想一样,直贯入丹田,一口吸完,柳致知闭气,意念引气,从丹田上行膻中,左手掐木诀,右手剑指,气由膻中沿手臂内侧,直达剑指射出体外,剑指急速画出合气符,在柳致知的意识中,一个绿色符文画出,符文周围的空间似乎水波一样,一种无形波动向符文聚集,居然自动吸收周围的能量,光华更盛,投入面前大树之中,丹田中刚才所采光气大部分返回大树之中,大树猛然整体透出淡淡的绿光,同时,柳致知第一次感受到大树居然传来一种欣喜的感觉。

    万物有灵,这个想法在柳致知脑中一闪,才缓缓地呼出一口浊气,接着又深吸一口气,这次青绿光雾更浓,感觉中比刚才不论质与量都有上升。就这样,柳致知画了三十六个合气符,最后,大树中流出光雾在感觉中几乎成为实质,不过在外人看来,根本没有什么光雾,但在最后几次,似乎有些极淡的光影。

    柳致知收功,感觉了一下体内,比起平时,感觉自己精神极为充沛,以往习武后还会有些疲劳,今天不论**还是精神,都越发好了,知道这种法门真的有效。

    实际上,柳致知能有如此效果,真正得益于他无意之中的人天交感的状态,如不是这种状态,效果就差得多,李义修行此法,效果与柳致知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从这次修炼中,柳致知发现符箓也许不是自己所想,晚间静坐时,又增加了一项金光护体法的修炼,经过数日摸索,柳致知发现,只有自己进入那种外景入内情况下,符箓效果非常明显,不然就比较差。

    随着柳致知不断修炼和试验,以往在入静时外景入内,现在只要凝神,虽不如入静时,周围几丈内情景模模糊糊呈现在心中,并像肉眼所见,而是一种特殊的感觉,周围一草一目都能感应到,而且多了许多肉眼不可能看到的东西,甚至微风掠过,在意识中好似水波泛起涟漪,特别是生物,似乎有一种光华伸缩,好像和周围交换着什么。

    这种情况,让他想起以前看过一些仙侠玄幻小说,是不是神识,柳致知干脆就用神识来称呼,却与小说上描写不同,自己必须凝神才能出现,也不能如意控制。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柳致知发现《圣集符箓残编》上符箓他并不需要如书上所说,布置法坛静室,按一定仪规修行,只要在那种人天交感的状态中,符箓修炼居然就这么炼成了。最令柳致知高兴的是,他居然捉摸出法器炼制方法,将那把近二尺长的尖苗刀炼成了法器。

    由于符箓修炼成功,柳致知想起自己那把无意间炼成法器的苗刀,心中不断考虑是什么原因,最后决定将苗刀和尖苗刀放在自己身边,在静定中入那种特殊的状态,到现在为止,柳致知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人天交感,外景入内,但并不妨碍他应用。

    柳致知在静定中,当进入人天交感状态,开始留意两把放在膝盖上刀,奇怪的事发生了,柳致知想看得清楚一些,当然不是用眼睛看,五鬼消失后,他的鬼眼也消失了,现在情况只是一种感觉,刀自动投影入意识之中。

    那柄长苗刀在意识中笼罩着淡淡的白光,而尖苗刀则没有,柳致知将精神集中在意识中苗刀上,刹那间,刀似乎放大了,渐渐意识中出现如海面一样,上面朦朦胧胧一个个突出水面的边界不清楚的圆形岛屿,相对排列比较整齐,但并不是绝对整齐,许多地方缺少一个或一批岛屿,而且岛屿并不静态,好像在海波中震荡,岛屿边缘也是模糊一片。这是什么?能不能再远些看,看个全景,这一念起,好像镜头拉远,这些岛屿迅速拉远,渐渐海面远去,岛屿变成一个个点,又继续远去,最终一把刀现在意识中。

    柳致知一下子明白了,难道自己感觉到了原子?这怎么可能,不过,还真像微观粒子,固体中的分子原子并不是静止,而是在自身位置处不停振荡,并且,微观粒子具有波粒二象性,那些岛屿根本看不出边界,好像雾气笼罩一样,不正是柳致知所熟知现代量子论对微粒的描述。

    柳致知心情一阵激荡,刹那间,从这种特殊状态中退出。柳致知心中激动,自己居然能感知原子级别,自己定义的神识太厉害了。

    柳致知不知道的是,他在人天交感中对外界感应何止如此,脑中显现,实受他的知识和世界观限制,他是名牌大学的物理系毕业,本来还准备攻读研究生,对现代科学自然了解极深,但对传统修行知识了解很少,当他在这种状态下感应到外物多层次信息,甚至是全息的信息,在自己意识中,自然以他所知的知识体系形象具现出来。

    如果换一个对现代科技了解不多,但对传统阴阳五行了解很深的修行者,具现出来的可能是五行灵气的变化,特别是金灵气的具现。

    柳致知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调整呼吸,好一会,又进入了那种特殊状态。这次他有了准备,又一次观察苗刀,对照尖苗刀,果然其上微观结构已然与尖苗刀不同,尖苗刀宏观看起来很光洁,但在微观层次,却是沟壑纵横,如果将尖苗刀对照苗刀,重新排列一下原子结构,会不会变成法器。

    想到这,柳致知专心观察苗刀中微粒排列方式,大部分很规则,更大部分构成一定的图案,这些图案相对规则,比较好记,柳致知也发现在此状态下,自己记忆力好像比以前强上不少。

    柳致知记下微粒各个层次的排列规律,注意力集中在尖苗刀上,准备改造,陡然想起了一件事,自己怎么样移动原子?自己又不是隧道扫描显微镜的探针,不会移动原子!

    柳致知顿时没了办法,迟疑了一会,算了,还是用神识看看尖苗刀原子排布,意念透入尖苗刀那高低不平的还在振荡不停的模糊的原子堆中,刚一渗入,脑袋轰的一声,自己好像变成一块火红的铁,整个人好像分裂,自己既是一块铁,又好像冷眼旁观,一名精壮中年汉子赤膊着,用一柄铁锤不断敲打着自己,甚至感受到自己在精神上与此人相通,不断敲打和焠火,百炼成钢,柳致知有一种明悟,这就是这把尖苗刀的记忆,怎么可能,刀怎么记住这些情景?

    终于从铁和火的锤炼中醒来,柳致知再一感受尖苗刀,顿时惊呆了,刀表面的沟壑基本上平了,整把刀笼罩着淡淡地白色灵光。难道自己这段时间,就无意间完成传说中炼器,不过刀表面还有些地方不够完善,柳致知用神识感知着,能不能更好一些,猛然感觉神识一动,原子如一个烟雾团一样被移动。

    柳致知一下子明白过来,自己不是能够意念移物,难道不能移动原子这个小东西,当日他刚入人天交感状态,便发现自己能够御物,这一发现,让他心中一喜,立刻开始搬移原子,渐渐达到他的要求,刀上白色灵光更盛。

    柳致知并不知道,炼器几种要素他一一接触实践,炼器往往用灵材,所谓灵材,实际上就是其中包含一种灵性,往往是天地生成,如陨铁,在宇宙中游荡时往往受到各种射线轰击,其中自然如记忆一样,记下一些特殊经历,修者到能感应物性时,就如柳致知的外景入内也是一种感应方式,自然能感应到这些记忆,这些烙印往往经过意念提炼,使物性外露,显现特殊的能力。

    天然矿石、玉石、宝石之类,数百年的古木,妖兽身上材料,修者的身体一部分,往往都容易出现这种情况,虽不一定,但几率很大,比如西藏密宗中,往往用圆寂高僧骨头做法器之类,就是此理。

    柳致知买的刀本来并不能算灵材,偏偏项冶炼刀时,完全是手工,精神集中,不觉间刀具有比工业化生产的刀更多一点灵性,虽极弱,但却是质的改变,柳致知如果买的是工厂中机器成批生产出的刀,再锋利,也很难炼成法器。

    炼器往往有法阵,法阵更好发挥物性,柳致知不懂,但感应提炼物性时,却无意间天然形成特殊法阵,他记得原子排列规则,实质就是一种法阵体现;最后,炼器往往需要真火,有人一提真火,感到很神奇,其实错了,火不过是能量外放,真火在炼器中也不过是物质重排。道经中往往将意念比作火,柳致知的意念能驱动物质,能量已对物质起作用,他的神识实际上就是一种无形的真火,不过柳致知自己不知道这些罢了,他所做一切,都从科学角度出发,但谁能说,科学不是道的一种体现。

    柳致知总结出一种炼器方法,虽然很原始,也不全面,还很简陋,但却从另一角度建立了一种炼器的基础,只要不断完善下去,终究会成为一个体系。

    柳致知炼好尖苗刀,无意间用御物方法御使,发现居然比较轻松,他心中大喜,以前看小说,修真者往往有飞剑飞刀,现在自己好像也有了,不过,令他丧气的是,他御刀攻击不过几丈,也就是他自己认为神识覆盖的范围。不过,有总比没有好,想到此,他心情又好了。

    这一个月,柳致知过得很充实,修行有了质的进展,同时,与阿梨之间也是甜蜜有加。可以说是春风得意。

    今日,也是周一,学校忙了起来,因有一批捐赠物从龙腾慈善基金会运到学校,这是一批二手电脑,是申城一些大公司淘汰下来,但也有七成新,本来电脑这玩意更新快,淘汰下来还完整无缺,边远山区很落后,这批电脑可以算是最现代化的玩意。

    这次捐赠,申城那边有记者相随采访,负责捐赠的却是柳致知的熟人孙老,在来之前就已打电话通知,所以校方早已知道,不过孙老他们出于上次市教育局对捐款动心思,事先并未通知当地教育部门。

    来到学校已是上午九点多钟,柳致知和杜校长正指挥挑夫将电脑和配套的桌子放进一间准备好的教室,由于车子无法上山,只好雇民工将东西挑上来。柳致知接到电话就准备好教室,虽达不到真正电脑房的标准,但房间足够大,四十台电脑绰绰有余,电路已在两天前改造好。

    那边记者已去采访学生,学生也到了课间休息,也算苦了摄像师,车子上不来,只好扛着摄像机上来。

    孙老见柳致知将电脑安排好,上来便上来和柳致知攀谈,杜校长见到孙老非常高兴,说:“中午就在学校吃个便饭,老孙,你今天算是有口腹,我和小柳可准备几样好东西!”

    “那我就不客气了,但不要破费,你们平时吃什么,我们今天就吃什么!”孙老笑到,几个聊了一会,上课铃响了,记者拍了几个教学的镜头,便一块过来了,记者方面三个人,车子在山下,还有几人在山下,去了麻家寨休息。

    三人当中,两名记者,其中一人是实习生,偏偏巧得很,柳致知认识,是与尤佳嘉一个班,现在正好在电视台实习,叫姜雨,另一名记者,孙老已经介绍过,人长得比较漂亮,有一股英气,叫徐茜,那名男摄影师叫许国苗。

    柳致知见到姜雨立刻想起了尤佳嘉,决定待会找个无人的机会问一下,姜雨见到柳致知也是挺出意料,向柳致知打过招呼,便问柳致知怎么在这里,柳致知简单说了一下自己为完成爷爷遗愿,来到此处作为支教志愿者和慈善基金会的监督员。

    两人这一问答,立刻引起了徐茜的注意,支教志愿者是一个好的体裁,徐茜眼睛立刻亮了,立刻上前采访。

    柳致知有些不习惯,苦笑说到:“徐记者,我没有什么伟大之处,你要采访志愿者,我们学校还有一位女老师,人家可是省城中人,来到这里无怨无悔,她才是真正志愿者。”

    “她叫什么名字,人在什么地方?”徐茜眼睛一亮,一个贫困山区小学,有两位志愿者,更是好体裁。

    “她叫曹语盈,现在正在上课,你下课可以采访她!”柳致知一指曹语盈上课的教室。徐茜立刻过去,示意摄像师在窗外捕捉几个上课的场景。

    柳致知一见记者离开了他,松了一口气,他还真不习惯受人采访,趁这个机会,对孙老说:“孙老,到后面我的宿舍坐一坐!”

    “小柳,正想到你的宿舍一看,这边条件艰苦,还适应吗?”

    “这个地方挺好,空气又好,又安静,倒不觉得多苦。”

    柳致知说着带着孙老向教室后面一排走去,柳致知说的也算实话,在这个地方,就是娱乐生活几乎近于零,连电视都没有,不过柳致知早晚练功习武,星期天又上山采摘山菌药材之类,近一个月来,与阿梨相处,倒不会寂寞。至于伙食好不好,他是经过中学大学食堂锻炼出来,吃过学校食堂的饭菜的人,估计天下没有什么东西不能下咽,再说杜师娘手艺不比大厨差。

    孙老、杜校长和柳致知往宿舍去,还没有下课,徐大记者拍了几个场景,一见柳致知三人往后面一排房子去,立刻跟了上来,她想法很简单,等下课之后采访曹语盈老师,现在还是跟着另外两个没课的人,多挖些东西。

    柳致知宿舍前晒着许多东西,是柳致知采摘山菌野味药材之类,柳致知每个星期天上山采,积累下来,倒有不少。

    “咦!这是山上野菌,种类真不少,这是木耳;这是银耳;这是金针花,这又是什么?难道是竹荪!”孙老目光落在那一片晒在地上东西。

    “孙老,你好眼光!你说对了!”柳致知很惊讶,想不到孙老能认出这么多,他不知道的是,孙老作为一个有钱人,家学可比柳行恕强得多,可算得上是书香世家,对吃本身就比较讲究,特别是这些野生的山珍海味,孙老吃过得比柳致知见过得多得多,柳家相对孙家来说,不过是一个暴发户。

    “好东西,这是谁采的?有可能的话,我买一些。”

    “孙老,你想要,随便拿,是我闲着没事在周日上山所采,就算我孝敬你老!”

    “那我就不客气了,走得时候肯定要拿,你不要心疼!”

    孙老哈哈大笑,显得很开心。徐茜走南闯北,也是很感兴趣,便向柳致知一一询问自己不认识的东西,柳致知也一一解答,不过徐茜不好意思讨要。

    “小柳,我这次来还有一件事,快年底了,过两周,你回申城述职,杜校长,学校派一个代表,和小柳一起去,参加基金会的一个慈善年会,大概来回有十一二日。”孙老对两人说到。

    柳致知一听,想起一件事,阿梨还没有手机,过两天去镇上买一个手机送给她,随时可以联系,十几日不见面,还真难熬!

    孙老说着,柳致知推开了宿舍门,众人进入宿舍打量起来,一件东西引起徐大记者的注意。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