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志愿者 018.风波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不以为意,继续与孙老等人闲谈。

    “老孙!”一个声音响起。

    “老唐,来这边坐!”孙老起身向一位身着丝绸唐装的老人打招呼,此人微胖,精神很好,身边跟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表人才。

    众生起身让座,孙老给大家介绍,柳致知才知道来人可算唐家产业的掌门人。孙老将目光转向那个年轻人:“老唐,这位是你的子侄辈吧?一表人才,以前没有见过,介绍一下!”

    “老孙,你这回走眼了,我倒是希望他是我唐家的子侄,他可算一位大师,是赖家传人,叫赖继学,职业嘛,是地师。”唐老说到。

    “地师是什么职业?”曹语盈低声地问柳致知。

    “就是通常所说的风水师。”柳致知也低声回答。

    两人声音虽低,赖继学却听见了,并未生气,微微一笑:“这位小姐贵姓,看来不了解地师这一行,可能觉得是迷信。”

    柳致知心中一动,自己和曹语盈声音很低,在这嘈杂的大厅中,他居然能听见,此人不简单,不由饶有兴趣望着赖继学。

    “我姓曹,叫曹语盈,真的不了解地师这一行,以前觉得是迷信,现在却不这样认为。”曹语盈定了定神,很快将一丝慌张掩盖好,落落大方地对赖继学说。曹语盈的表现落在孙老几个长者眼中,不觉微微点头。

    “语盈,笑语盈盈暗香去!好名字!为什么现在认为不是迷信?”赖继学顺口说出曹语盈名字的由来,接着也是颇有兴趣地问到。

    “因为在来申城的路上,我见到了鬼魂,以前认为是迷信的东西,现在没有什么底气了。”曹语盈此时显得很从容,她的衣着在这个名门豪贵如云的大厅中显得比较寒酸,但现在的表现却显得自信,柳致知有一种直觉,此女将来不会是普通人。

    “倒想听听是怎么回事?”赖继学对曹语盈评价立刻改变,他话一出口,其他人也竖起了耳朵。

    “我也经历了,此事与柳致知老弟有关!”曹语盈有些迟疑,望了程振前和柳致知一眼,程振前见此,开口接过了话题,将自己三人当日在庄台所遇之事一说。

    “你是说你们中一人甩了一枚硬币,鬼魂就自动消失!”赖继学有些不敢相信。

    “不错,柳致知老弟扔出一枚一元硬币,说什么买路钱,过路费,老弟你说是不是?”程振前扭头问柳致知。

    柳致知心中叫苦,这个赖继学看来是一个行家,地师,以前在一些书籍上看过,传说中有一个赖布衣,甚至以风水之术成仙,不知与他有没有关系。

    见众人目光盯着自己,柳致知露出一点笑容:“是这样,我听老人们讲过,从前人出葬,往往在棺前道旁洒纸钱,现在农村之中,老人去了,过桥时也要抛两个硬币,说是买路钱,当时情况下,我一急,想到了此事,就随便一试,想不到真有用。”

    柳致知是不承认自己会这些东西,现代社会中,这往往视为迷信,引起人误解,他又不是依仗此为生。

    “没有其他原因?柳致知,格物致知,好名字,看来柳兄长辈之中有高人!”赖继学还是不信。

    他们这一谈论,其他人也围了过来,人们往往对这种奇闻比较有兴趣,连徐茜和喻芳两人也不觉中凑了过来,黄卫国见喻芳又过来,也湊了过来。

    柳致知见赖继学不信,又在卖弄自己才学,不觉好笑,顺口说到:“赖兄不信也没有什么办法,赖继学,为往圣继绝学!赖兄肯定来自一个诗书世家,才有这种气魄!”

    如单论国学功底,柳致知并不高明,但毕竟当年在爷爷压迫下,也读了一些东西,柳致知修养深的反而是现代科学,特别是对物理学的了解,他大学专业就是物理学,一般人很少选这种基础性学科作为自己的专业,柳致知兴趣偏偏在此。

    柳致知此话一出,唐老笑了,说:“小柳,你还真说对了,继学是来自一个世家,是地师世家赖家,他们风水地理之术,国内因之前政治原因,已少有人知道,不过在港台东南亚一带,以及全球华人圈中,都是大名鼎鼎。”

    这一番话证实了柳致知的猜想,柳致知装出一怔,重新看向赖继学,口气发生了改变:“原来赖兄真的是家常渊源,我们这次见鬼,不知幸还是不幸,不知赖兄对鬼魂如何看待?”

    “柳兄也不要自谦,对于鬼魂,我倾向是人死后一些残存信息与地磁场之类的结合,在机缘巧合下显现,柳兄那一枚硬币是金属,可能破坏了电磁场,才会感觉鬼魂消失!”赖继学这番话实际上他自己都不太相信,他从事地师,偶尔也接触到这些,所以他才怀疑柳致知刚才所说,现在对方表现对他很尊重,他也不好追问,便扯了一个理由,说得头头是道。

    柳致知暗中佩服,居然能找出这个理由,显然也不是说实话,便顺手送了对方一顶高帽:“想不到赖兄对现代科学如此精通,我大学中学的是物理,赖兄这么一说,倒是极有道理!”

    旁边的人也纷纷点头,而当事的两人没有一个人相信如此说法,柳致知是知道实情,赖继学家学渊源,从那个角度出发,怀疑其中另有隐情。

    不断有人给孙老唐老打招呼,柳致知反而没有多少事,他便以喝酒和填饱肚子为第一要义,程振前也一样,曹语盈却很快和其他一些人混熟,倒让柳致知刮目相看。

    主持人也说了一些话,柳致知当作耳边风,倒是赖继学对柳致知很感兴趣,两人攀谈起来,柳致知说自己是志愿者,来此适逢其会,也知道赖继学为唐老解决了一个风水问题,唐家在申城主要是房产业,风水上借助赖继学地方比较多,今天趁此机会,让赖继学多认识两个富豪,也可能开发将来的客户。

    柳致知一些底也给他摸了过去,柳致知显示自己是一个武术练习者,也算一个高手,反而解开了赖继学一个疑问,习武之人血气很足,能轻松克制一般阴魂,看来不是买路钱,而是柳致知阳刚之气克制了鬼魂,鬼魂才消失。

    赖继学不知道的是,这些不过是他想当然,当日之事,柳致知自认清楚,实际上柳致知也不过是了解其中一部分而已,背后曲折,柳致知根本不清楚。

    两人正在攀谈,现场慈善拍卖会开始了,这本是年会一部分,主要是现场来宾从身上取出一物,临时拍卖,也算善款来源之一,柳致知还真不知道有这一出,他以前也未参加过,一听如此,不由一愣。

    孙老发现柳致知一愣,想了起来,便说:“不要紧,也不是一定要捐献东西,你们第一次参加,没有准备也正常,小柳,你和小曹的东西我来准备。”

    “孙老,不麻烦你了,是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柳致知眼睛落到身边的苗刀和袋中灵芝上。

    孙老一见,知道他袋中有几株灵芝之类好东西,心中一动,点点头。

    此时,曹语盈和记者徐茜向这边走来,那边喻芳正被黄卫国缠得不舒服,正好黄卫国与另一人打招呼,喻芳眼睛一扫徐茜两人向柳致知这边来,便喊了一声,也走了过来,黄卫国也跟了过来,那个黄卫国才打招呼的中年人,也顺便走了过来,此人有些矮胖,身边还有两人随从一样的人。

    柳致知起身请三女坐下,黄卫国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脸上还挂着微笑,说:“喻小姐,给你介绍一下,此是日本友人安倍纪山。”

    柳致知对日本人没有多少好感,他爷爷老家是川省,当年三百多万川军出川抗日,英勇浴血,牺牲之惨烈,居全国之首,柳行恕当时还小,但同乡之中,数人牺牲于抗日疆场,还是给柳行恕留下深刻印象,从小教育柳致知。

    柳致知没有理睬,而程振前更是冷哼了一声,气氛有些尴尬。钱坤刚想说话,调和一下气氛,恰好两个服务员从旁边经过,手上一个托盘,却不是酒杯之类,而是有人捐出拍卖品。

    黄卫国一见,招呼了一声,服务员来到身边,黄卫国从手腕解下一块表,交给了服务员,另一名服务小姐取出便笺,低声问了一下黄卫国的姓名和捐赠物的一些信息,写了一张便笺,压在表下,这是为拍卖师准备一些信息。

    安倍纪山取出一串佛珠,交给了服务员,服务员准备离开,黄卫国眼珠一转,笑眯眯对柳致知等人说:“日本友人都出手捐献,你们可不能丢了国人的脸!”

    他主要对柳致知所说,他知道柳致知实情,见柳致知身上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摆了一道难题。柳致知很奇怪,这个家伙今天好像专门针对自己,开始针对自己还说得过去,那算吃醋,现在却有些不对劲。柳致知对黄卫国留了意,见曹语盈脸上有些发红,她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这些,身上根本没有东西能拿出手。

    柳致知一笑,从布袋中取出一支野生灵芝,唐老和孙老眼睛一亮,两人是行家,知道这血褐色灵芝应该是野生灵芝。

    “这支野生灵芝是曹小姐的拍卖品!”说完摆入盘中,服务员上来准备问一些信息,柳致知摆摆手,直接接过便笺和笔,笔走龙蛇,柳致知一手字还是很漂亮,毕竟从小在爷爷压制下练出来的。

    曹语盈向柳致知投来感激的目光,布袋中还有几支药材,黄卫国一见,语带讥嘲地说:“柳先生不会再捐一株药吧?”

    “这些都是真正野生灵药,你想要我还不愿意,你想买都没地方买,我就捐这把刀!”柳致知说完轻轻一抽刀,刀出鞘半尺,一股凌厉之气逼人,赖继学眼光陡然亮起,接着眼睛微微一眯,另一个却是那个日本人安倍纪山,眼中厉芒一闪,立刻盯在刀上。

    此刀是法器,柳致知并不当回事,他自己能炼法器,随时可以再炼一把,却忽略了法器价值,以为不过千元就能买到刀,并不当回事。

    “就这把破刀!”黄卫国不由笑了起来。

    他还未笑完,赖继学已开口:“柳致知,你将刀卖给我,我替你出捐赠品!”

    “柳先生,将刀卖给我,我身上东西任你挑!”安倍纪山也叫了起来,一口汉语很流利。

    黄卫国刚笑了一半,就如老鹅被捏住了脖子一样,顿时卡住了。

    柳致知一边写着简介,一边说:“等会就拍卖,你们自己竞价!”心中升起一个疑惑,难道这两人看出此刀的不同,能认出法器,自己不进入那种状态,也看不出,赖继学,看来地师家族不容小瞧,那个日本鬼子也看了出来,安倍,以前看书时听说过,难道是日本阴阳师的传承?

    东西送了上去,不一会,便开始拍卖,以曹语盈名义入境捐赠的野生灵芝最终以一万元被唐老拿下,接着拍卖地是黄卫国的手表。

    “这是由黄卫国先生捐献的百达翡丽表,大家知道,百达翡丽是精品代名词,拥有160年以上制表经验的百达翡丽腕表,对于所有有品位的藏家来说,都是永恒的追求,这款表黄先生给出底价是十万!”拍卖师口若悬河。

    经过几轮竞争,最终以二十二万成交,黄卫国有些得意望了柳致知这边一眼。又拍卖几样小东西,多则数万,少则几千,终于到了柳致知的苗刀。

    “现在拍卖的是由柳致知先生捐赠的苗刀,由苗疆炼刀大师项冶所炼,纯手工锻造,斩金截铁,曾斩杀巨蟒,刀名斩蟒,底价一万元!”拍卖师从刀鞘中抽出苗刀,刀面微蓝,如一泓碧水。

    慈善拍卖定价有讲究,虽是捐赠者定价,如果流拍,物归原主,但捐赠者需以底价购回,所以价格并不是乱定,柳致知买刀时不过花发一千,现在定为一万,已翻了十倍,柳致知家中虽富,但柳致知身上能直接调用钱并不多,也不过二十万左右,所以柳致知有一个打算,大不了自己捐一万。

    “二万!”赖继学直接翻了一倍。

    “十万!”安倍纪山又翻了五倍。

    柳致知有些不能接受,他本意此刀大概一二万成交。程振前更是目瞪口呆,低低对柳致知说:“老弟,这刀这么值钱,我那里还有一把,哪天把它给拍了!”

    “三十万!”赖继学直接加了二十万,不要说柳致知受了打击,就是黄卫国也受了打击,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这把破刀这么值钱,心中甚至打了一个主义,是不是到苗疆去一趟,向那个项大师订一批苗刀。

    “五十万!”安倍纪山也不示弱,好像志在必得。

    两人竞价让其他人不敢相信,柳致知这才感觉到法器的价格是如何惊人,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多炼几把,然后竞拍。

    “一百万!”赖继学直接以势压人。

    “二百万!”安倍纪山也不示弱,说话同时,手悄悄的一翻,结了一个手印,身边起了一股小风,柳致知猛然感觉不对劲,微一凝神,世界一切都变了,一条淡淡如烟一样的蛇影扑向赖继学,其他人都未能感觉到不正常。

    “小鬼子,好卑鄙!”柳致知意念一动,就要出手,但一转眼,他便收手了,因为没有必要了。

    “哼!”赖继学低哼了一声,眼中现出一丝杀意,手指如弹琴一样,垂在腿边,迅速跳动,柳致知清晰感觉随着手指跳动,好像组成一个特殊的图案,大厅中阴煞之气迅速聚在赖继学身边,如箭矢一样飞射而去,蛇影在气箭过处,瞬间消散,煞气一下子命中安倍纪山,安倍纪山身体一冷,知道不好,不等他反应过来,便感觉到无数厉鬼已扑到身上,他陷入阴煞之气所制造幻觉当中,好在他也是行家,立刻定神想法驱逐煞气。

    “三百万!”赖继学淡淡报出了一个数,而安倍纪山现在忙着和幻觉争斗,根本没有听到,众人并未感觉到双方斗法,除了柳致知,只觉得安倍纪山一下子呆住了,好像因为竞争不过,受了打击一样,有些人心中恶意想到,这个小鬼子心理素质也太差,听到三百万就吓成这个样子。

    柳致知却陷入沉思,赖继学是地师,难道这是地师的攻击,不像符箓,好像以一种特殊方式收集环境中阴煞之气攻击对方,自己起聚集引导作用。

    拍卖师问了三遍之后,落槌,苗刀归了赖继学。又过了半分钟左右,安倍纪山才一声闷哼,嘴角沁出一丝血液,才摆脱了幻境,醒了过来,对赖继学怒目而视,赖继学冷冷用挑衅眼光看了他一眼。

    安倍纪山再看台上,拍卖师已在拍卖其它东西,知道自己错过了此刀,又恶狠狠扫了赖继学一眼,又以一种仇视的目光看了柳致知一眼,柳致知眼睛一翻,轻轻吐出几个字:“恶心的东西!”

    服务员将刀送了过来,赖继学开了一张支票,递给了服务员。

    “小赖,这刀怎么这么贵,有什么秘密?”唐老好奇地问到,众人也将目光移向赖继学。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