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志愿者 019.佛寺深巷闻大悲(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不是普通的刀,这是一把法器!”赖继学说到,不少人更糊涂了,唐老和孙老听到此话,好像有些明白。

    “小赖,你上说这把刀是一件风水法器?”唐老感觉自己明白了这把刀的价值。

    “是也不是,这把刀比一般风水法器强得多,应该是一件攻击型法器,更类似传说中的法宝,幸亏我会看气,不然真的错过,三百万,真的是沾了一个大便宜。那个日本人也应该看了出来,咦,那个日本人呢?”赖继学按捺不住内心的高兴,经他一提,众人发现安倍纪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赖大师,你能否让我们见识一下法器的妙用?”徐茜在一旁提出一个请求,也是大家的心愿。

    “小徐,法器起作用是无形的气场,可能你看不到!”说话的是唐老,很显然,他在以前见识过法器,不然也不会这样说。

    “没事,我可以演示一下,可能会损坏一些东西,不知主人是否有意见?”赖继学有些为难的说到。

    “不要紧,我老头子也想见识一下!”此处主人姓荣,是华夏荣氏家族的人,荣氏在华夏可谓大名鼎鼎,曾出现过副总理级的高官。

    赖继学让大家空出一块,放上一张凳子,上面放了一杯水,在后面不让站人,赖继学退后,离杯子大概一丈左右,抽刀出鞘,一米多长刀寒光逼人,柳致知细细观察赖继学的施展,此法器虽是他无意间炼出,之前,他并没有当回事,他使用时,也是以自身气机催动,并不知道其他使用方式。赖继学的手法他很留意,柳致知凝神感知任何变化。

    赖继学右手持刀,指向水杯,左手轻轻在刀面拂动,其他人并不知道其中奥妙,柳致知却感应得一清二楚。

    赖继学左手手指迅速弹动,动作很少,却很复杂,好像构建一个东西,柳致知脑中冒出一个想法:阵法!整个大厅中阴煞之气迅速向刀汇聚,刀陡然一声鸣响,泛起青碧光华,一条青碧蟒蛇闪电一般窜了出来,青蟒过处,杯子立刻呯的一声粉碎,水如雨雾一样四下飞溅,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凳子也一分为二,向两边倒下。

    这一着,不仅众人吓了一跳,连赖继学也吓了一跳,他本来以为会有无形劲气击破水杯,谁知居然化无形为有形,凝聚出一条青蟒,威力远出乎他的意料。

    这也不怪他,赖继学平时所见法器,与真正修行者所说法器差得远,甚至还不如柳致知得到的李义的桃木剑,风水法器表面往往绘有符箓或吉祥纹样,好的风水法器往往在风水较佳之处自然温养,对无形煞气具有很好化解作用,而修行者法器往往是利用材料物性,引发其不可思议的妙用,远在人的想象之外。

    赖继学的表现已算神仙手段,众人还没有从震憾中清醒过来,赖继学收刀入鞘,向柳致知一揖,这是依古礼对柳致知表示感谢,赖家毕竟是来自一个传统深厚的世家。

    “多谢柳兄,我才能得到这件至宝!”赖继学真心实意向柳致知道谢。

    “不用谢我,我已捐献出去,此刀与我无关了。说实话,我挺后悔的,早知道这刀如此值钱,我也不会捐它,不与某人斗气了,这是你的运气!”柳致知说完看了黄卫国一眼,黄卫国也是一脸震憾,说实话,他一直极力贬低的苗刀居然是如此一件宝贝,太出乎他的意料,见柳致知望向他,一怔之下,冒出了笑容,柳致知吃亏,他心中还是挺舒服的。

    柳致知见黄卫国的笑脸,心中想给他脸上来上一拳,说不心疼,那是假话,柳致知家中有钱,那是祖辈留下,柳家虽类似暴发户,不过柳行恕当日家规还是挺正确的,对钱控制很严,子孙中并没有出现那种真正纨裤,柳致知平时能用的钱并不多,虽对于一般人家多得多,但也没有到那种挥金如土的地步,相对来说,在富二代中算得窘迫。

    他要早知道此刀能值几百万,柳致知根本不会捐献出来,几百万就这样从指缝中溜走了,柳致知虽做慈善,捐个几万在他心中还是能承受的,象这样等于捐了三百万,柳致知心中心疼是正常的,好在他对金钱并不是多看重,不然,他选专业时,也不会选在别人看来无用的物理学。

    “赖大师,我和柳老弟在同一家店中同时买的刀,我那把苗刀会不会也是法器?”程振前见柳致知这把刀拍出三百万,不由对自己那把苗刀起了希望。

    “你有一把同样的刀?”赖继学不敢相信会出现两把法器苗刀,不过心中也有一些希望,“这样吧!明天晚上我请客,程哥将刀带来,我瞧瞧!柳兄,你明天也来聚聚。”

    三人留下电话,约好时间。

    ……

    这是一家藏在深巷中家庭式餐厅,不知道赖继学怎么知道的,不过,他却与老板很熟悉,看来也不是第一次来此。

    “这里烧狗肉是一绝,其他菜也是家常菜,非常好,比起大饭店,不仅实惠,而且味道好,更重要的是,我知道老板买菜非常新鲜,而且做得干净,在这里放心!”小包厢内赖继学对两人说到,包厢之中只有三人,赖继学并没有请他人。

    “现在的食品,能做到令人放心就不简单了!我倒有点怀念在贫困山区小学中的食物,虽然简单,但绝对放心!”柳致知有些感慨。

    “你那个学校校长夫人做的菜很棒,就是现在大厨有些并不一定如她!特别是那桂花酒,难得好酒!”程振前不由回味当日所吃。

    赖继学起了一点兴趣,问了起来,柳致知简单地说了一下。

    “也只有那些还未得到工业开发地方才能保持好味道,那个地方,山深林密,说不定哪天去游历一番,到时候还去找柳兄!”赖继学说到。

    “如果我在那里,你直接去,就是我不在那里,当地村民也是比较好客!”柳致知笑着说。

    “对了,程哥,让我来看看刀!”赖继学说到。

    程振前将刀递给了赖继学,柳致知心中有数,此刀不过是普通刀,根本不可能是法器。赖继学抽出刀,微微眯眼,认真看了一回,摇摇头:“这就是一把普通的苗刀,不是法器。”

    程振前有些失望,不过还好,他本来就不是抱太大希望,还是问出一个问题:“赖大师,柳老弟那把刀怎么就成了法器?”

    “不要就我大师,程兄就叫我一声老弟,我比柳致知应该大一些,我以后也叫柳致知老弟!法器很难得,柳老弟运气好,怎么成为法器,我也说不清,柳老弟,你有什么秘密?”赖继学谦到。

    “不是我运气好,而是赖兄运气好,刀在我手上,我根本没有发现异常,我有什么秘密?我不过是一个武术练习者。”柳致知苦笑到,到现在,还是有点心疼。

    “老弟练武?到了什么层次?”赖继学有些好奇。

    “柳老弟可厉害了,国庆期间,我和他入山探险一游,遇大蟒,吓得我魂飞魄散,柳老弟一刀断蟒头,就是被你买去的刀,昨晚拍卖时,称它斩蟒,说的是实话”程振前不等柳致知开口,抢先说到。

    等他说完,柳致知才说:“现在我应该达到暗劲层次!”

    此话一出,赖继学惊讶道:“想不到柳老弟是高手,而且是暗劲高手,不怪能斩蟒,对了,我昨日试刀,刀出蟒影闪现,应该是斩蟒时将蟒的精魂吸了其中,我明白了,家中有书记载有一种血炼法器,斩蟒刀应该是斩蟒时血炼之故,但成功率很低,那条蟒恐怕也快成精了,不然不会将刀转化为法器!当时斩蟒是怎么回事?”

    赖继学推想出一种可能,柳致知知道不是,他现在可以炼出法器,当然明白斩蟒刀成为法器的原因,但不好说,他之所以说出自己是暗劲高手,实际上柳致知准备以此身份出现在社会中,至于修行那些事,还是不说为好,这种藏拙实际上是受爷爷柳行恕的影响,柳行恕身怀五鬼之术,却从未在世人面前显露出,连家人也不知道。

    程振前将当日之事一说,后问到:“是不是我也去杀一只类似的野兽,刀就成为法器!”

    “有这种可能,不过极小,如果斩杀的是已经本能修行的妖物,成功率更大!”赖继学说到。

    程振前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我虽然从柳老弟那边学了一点刀法,去斩妖,恐怕死的是自己,还是算了!不过,以后,杀个野兔之类的倒可以。”

    他这么一说,赖继学和柳致知都笑了起来,正好服务员推开了门,一大盆热气腾腾烧狗肉端了上来,其他配菜也陆续上桌。

    “来一坛白酒!你们老板自己酿的那种大麦酒!”服务员问用什么酒水,赖继学显然是老客,吩咐到。

    又回头对两人说:“这种家酿的大麦酒,味道不亚于名酒,不用担心假,老板一般不愿拿出来,我与老板认识,才知道,吃狗肉,不喝烈性酒,没有那个感觉!”

    有服务员搬来一坛酒,柳致知看了一下,坛子不大,也有二斤多,服务员开坛给三人倒酒,柳致知端杯嗅了一下,果然醇香纯正,应该是好酒,不过有一丝火性未尽,如果再摆几年就更好。

    柳致知并不是太懂酒,他不知道的是,他这种想法自己以为正常,实际上是当日无意间领悟了炼器,对不同物性有了一些深入了解,这不仅仅是体现在炼器上,而是自然对万物有了深一层次领悟,这种领悟并不是理解,而是一种本能的感觉。

    柳致知抬头对服务小姐说:“小姐,有没有梨子?”

    “先生要吃梨子,我去问问?”

    “不是我要吃梨,削二片梨,放在酒坛之中。这种酒年份尚缺,还有一丝火性,用梨的凉性盖一下,味道更好!”柳致知解释了原因,一抬头,却见赖继学和程振前象看一个怪物一样看着他。

    服务员答应了一声,按吩咐去办。

    “柳老弟,你嗅了一下就将酒还有一丝火性嗅了出来,真的假的,太神了吧,你是品酒大师?”程振前不相信地问到。

    “当然是真的,用现代化学来说,就是其中酒精酯化程度不够,梨中有果酯,当然可以调整火性,喝的时候表现此酒有一丝明显辛辣呛口,不信你现在喝一下,然后再与加梨浸泡后酒比较一下,就知道我说得不错!”柳致知被他一问,心中也是一怔,脑中一转,幸亏他科学知识扎实,立刻想到酒的醇香有一部分是来自酒精酯化,也就是少部分乙醇氧化最终成酸,再反过与酒精发生酯化反应,生成一种有香味的酯,酯含量恰到好处是酒香味的保证,但这种反应很慢,故酒越陈越香,这点一般高中化学就提到了。当然,神奇地是,柳致知能感觉到酒未到最佳。

    “柳老弟,你这一手,我家族中也只有那些老家伙能品出来,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绝学!”赖继学感慨地说到。

    “那位老板品出酒中火性未退?原来是赖大师带来朋友,我是老板,梨来了!特地来见识一下这位大师,想不到是你的朋友!”门被推开了,一个中年人红光满面地走了进来。

    赖继学给两人介绍,这位就是老板,老板说出实情,由于酒好卖,陈年酒卖完了,这一坛酒年份尚缺一二年,特来陪礼。

    三人起身说不碍事,老板敬了一圈酒告退,程振前这才服气。程振前细细一品尝,果然加了两片梨的坛中酒比刚才杯中酒少了那强烈辛辣感,柔绵醇厚了不少。

    狗肉配白酒,果然痛快,三人身上吃得都有些冒汗。三人边吃边谈,男人间,酒一喝,距离立刻拉近。

    不知不觉间谈到华夏一些传统,从传统谈到一些传承的世家,这些见闻,柳致知和程振前以前根本不知道,毕竟两人出身不是那个层次的人物,许多是第一次听到,华夏世家中源远流长的当数山东曲阜孔家,为孔圣后裔,二千多年,一直未衰,建国后,虽受一些冲击,但与根基影响不大,可谓华夏第一世家。

    其次当数龙虎山张家,天师一脉,有南张北孔之说,其余世家中有世俗世家,也有些与武林修行有关的,如无锡钱家、金陵王家、江浙谢家和俞家、东北金家、山西李家、川省刘家、辰州言家、岭南赖家等等不一而足,这些都柳致知和程振前以前从未听说过。

    三人酒足饭饱,饭店本在深巷之中,时间也不早了,巷子很狭,也很长,汽车并不能入内,走了近五十米,巷子稍宽,一边是普通居民人家,一边居然是一座小佛寺,叫普济寺,与玉佛寺那种大寺无法相比,寺庙中僧人还未休息,隐隐传来颂经声。

    三人虽喝了不少酒,柳致知是有修为在身,影响并不大,赖继学显然走了另一路修行,对酒的抗性比较好,只有程振前有些微醺。但即使这样,还是有些影响。

    时间已经很晚了,路上行人稀少,巷子中很长一段才有一盏路灯,灯光有些昏黄,三人正在走着,前后各转出三人,手中拿着铁棒,一前一后逼了过来。

    “你们是谁?”柳致知并没有慌,他是暗劲高手,这几个人看起来人高马大,但走动之间,力量并不协调,就是练过,也没有入门,所以他并不怕,柳致知有把握在短时间内摆平六人,赖继学表现也很轻松,显然他也有足够把握,只有程振前有些紧张,手中握紧苗刀。

    “谁是柳致知?我们老大想和你叙一叙!”其中一个说到。

    “你们老大是谁?”

    “我们老大是闻名申城的黑虎爷韩建韩爷,来请你给你面子!”

    “没听说过!我又不认识他,没时间!”柳致知淡淡地说,韩建他上学时一次偶然机会听说过,不过是一个流氓头子,柳致知和他八杆子也打不到一处,所以毫不犹豫拒绝了。

    “刘哥,不要和这小时废话,干脆一棍子打闷,麻袋一蒙,送到那个日本人那里,反正日本人要活的,只要不打死,韩爷钱已收下!”另一个小流氓不屑地说。

    “日本人?!”柳致知和赖继学交换了一下眼神,心中浮出一个人,安倍纪山,至于来抓柳致知的原因,两人心中大体有数。

    “我最讨厌日本人,你们居然做了日本人的走狗,那就给我躺下!”柳致知心头火起,和赖继学互递了一个眼神,点点头,话一落,柳致知和赖继学已蹿了出去,柳致知迎向前方三人,赖继学冲向身后三人,程振前倒愣在当地。

    “找死!”那个刘哥举起铁棒砸向柳致知,柳致知身体一侧,铁棒擦着衣服走空,柳致知一个劈拳已劈在刘哥肩胛处,肩胛当即骨折,铁棒掉落,柳致知还不放过他,脚下一个迎面踩,正踩在右腿迎面小腿骨上,也当即骨折,一声惨叫,刘哥当即倒地昏了过去。

    柳致知更不停顿,身体一转,旁边一人还未回过神来,一拳崩出,耳中听到肋骨断裂声,当即昏了过去。这时第三人才回过神来,铁棒刚刚举起,还未落下,柳致知不给他机会,人已欺入怀中,就是一靠,一肘之下,随着骨骼断裂声,人也被放飞了出去。

    整个过程不足一分钟,柳致知身为暗劲高手,又痛恨对方替日本人做事,下手较辣,好在他不想弄出人命,力道控制得好,这三人才没有送命。

    那边赖继学也结束了,柳致知虽动手,还是关注那边,赖继学一动,二人冲了上来,一人冲向程振前,对方一人一棒砸下,赖继学身体一矮,低马沉桥,口中一声鹤唳,手一架,截断对方手肘部,另一拳在鹤唳声中,瞬间暴发,却是寸劲,走的南拳风格,寸劲一出,当即放倒一人,接着一个侧踹,另一个腿骨立折。

    还有一人冲向程振前,程振前见对方气势汹汹而来,吓了一跳,手中刀连鞘也来不及拔,双手握刀,刀随腰转,劈了过去,说来这一个多月来,程振前没有白练,当日向柳致知学习苗刀一步三刀和三刀半刀法,一个月来,已成为一种条件反射。

    这带鞘的一刀正劈在对方拿短棒的手臂上,当时骨折声起,程振前本能手势一转,向前一捅,幸亏刀未出鞘,不然对方死定了,正捅在对方腹部,一声惨叫,对方软了下去。

    “好刀法!”赖继学赞到,程振前定下心来,笑了起来:“哥哥我也成了高手!”

    “当心!”柳致知和赖继学几乎同时叫了起来。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