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志愿者 020. 佛寺深巷闻大悲(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程振前连刀带鞘劈倒了一个流氓,体会了一把大侠的感觉,正在高兴,就听到柳致知和赖继学喊当心,一物扔了过来,爆裂开来,大片烟雾起,柳致知感觉不好,立刻闭了呼吸,同时,赖继学喊到:“当是**烟,快闭住呼吸!”

    程振前正在得意,一不小心吸入一丝,顿时神智一昏,好在吸入极少,得到提醒,勉强闭气,身体已发软,用刀支撑着身体,才未倒下。

    柳致知立刻感应到不远处墙边好像突出一些灰砖墙陡然一闪,出现两个全身穿着灰黑色忍者服忍者,蒙面突袭而来,不用问柳致知怎么知道对方是忍者,平时在影视漫画这种装束见多了。

    柳致知脚趾抓地,身体一闪,已冲出烟雾,一拳轰向迎面而来的忍者,正是形意五行拳中炮拳,如火药爆炸,空气中传来爆鸣声。

    赖继学手指连动,脚下踩出玄奥的步法,刹那间,一阵风顺巷而至,将烟雾吹散,更不迟疑,手指在空中连点,一声叱喝,阴煞之气如无形箭矢一样,射向冲向他的那名忍者。

    扑向柳致知的忍者却是手持忍杖,点向柳致知的胸口,背后背着一把刀,很显然,对方并不想杀死柳致知,而是存了活捉的心理,而赖继学那边却没有这样的照顾,却是手持倭刀,显然是想致赖继学与死地。

    柳致知身体微侧含胸,忍杖从腋下擦过,对方也是身体一偏,柳致知的凶猛的一拳也从对方左肩擦过,两方都是高速冲向对方,攻击落空,错身而过,就在一错身瞬间,柳致知左手反手一掌切向对方后面脖颈,柳致知暗劲成,全身控制自如,这一掌虽是多年锻练一种类似本能的反应,威力也是可观,一出手,空气炸响。

    对方也不是常人,在紧急关头,虽在高速运动中,强行扭转了身躯,柳致知一掌落空,手掌扫到了对方背后背的倭刀柄上,柳致知本能变掌为抓,握住了刀柄,顺势一抽,呛啷一声,刀落到柳致知左手之中,对方一个趔趄,身体向一旁踉跄一下,就势倒地,一个翻滚,呯的一声,一团烟雾掩盖了身体,根本看不到身影,从其中飞出两枚多角手中剑,射向柳致知的双肩。

    柳致知左手刀挽了一个刀花,将两枚手中剑磕飞,然后双手握刀,倭刀和苗刀形制相似,倭刀由唐刀转化而成,实际上苗刀就是唐刀的延传,并不是苗族的刀,不过因其细长似青苗,称为苗刀,苗族的刀多为短刀,称为尖苗刀,柳致知就买了一把,被他试验炼成法器,不过还在麻家寨小学。据《新唐书》记载李嗣业就善长苗刀,而倭刀是从唐刀发展出来。

    所以倭刀柳致知使用也是很合手,柳致知从心中不喜欢日本人,居然对方惹到他头上,武者一怒,血溅五步,柳致知心中杀机大起,对方用烟雾掩盖身形,并不能阻挡柳致知的感应,柳致知最深的秘密并不是武术,而是修行者,以修行者灵觉配合武术,其效果确是极好。

    这名忍者在烟雾中已经站了起来,见手中剑失效,正在考虑用什么方法捉住柳致知,他不认为柳致知能感应到他的身形,柳致知一声暴喝,一步迈出,匹练般刀光从腰间如白虹般铺出,似乎连烟雾都被分开两截,拦腰斩向对方。

    这名忍者没有想到,柳致知居然清楚他的位置,大吃一惊,手中忍杖一旋一分,居然变成两把细长利刃,原来忍杖本是两刀,相互以对方刀柄为鞘,对插纽合成一根忍杖,手中双刃交叉拦了过来。

    柳致知这一刀蕴足气势力道而来,对方仓促一架之下,立刻吃了一个亏,身体一歪,倒退了一步左手上长刃握不住,立刻磕飞了出去,右手发麻,长刃差点脱手飞出。

    柳致知当然不会放过这等机会,左步大弓步迈出,借势双手一翻,刀反撩,如惊虹一样,刀尖从对手的咽喉一掠而过,对方还未反应过来,露出的双眼露出不敢相信之色,咽喉先是一道血线出现,接着血雾喷出,身体倒了下去。

    柳致知一刀得手,不再看他,转身杀向另一名正在和赖继学缠斗的忍者。

    赖继学与另一位忍者之战却又不同,赖继学却是以地师方式,调用灵枢,借周围地气防护,调阴煞之气伤敌,那名忍者几次前冲,看似靠近,却莫名其妙地拉远,实质上是赖继学借地理堪舆之术,调周边种种气机,形成一种从心灵到实际空间的光景交错,一步微小的方位之错,就将对方引出数丈外。

    同时,煞气如箭,有一种凝骨冻髓的寒意,更有一种将心灵拉入地狱的感觉,让这名忍者有一种疲于奔命的感觉。

    柳致知一到,这名忍者大惊,知道自己同伴完了,不然对方不可能抽出身来,本来以为对方是一个普通人,自己两名忍者出手,应该是手到擒来,刚才隐在一旁,见对方对付几个流氓,应该会些功夫,就会些功夫又怎么样,自己可是严格训练出来忍者,不是那种没有见过血的花拳绣腿可以比的,却不料是这个结束。

    想到此,立生退意,随手一甩,一颗烟弹破碎,可恨地是此地地面是水泥之类,想遁地自己功力不够,随着烟雾升起,身形一闪,已退到墙边,看起来和墙差不多,暂时借此隐身,然后借机逃脱。

    他没有想到,柳致知能做到人天交感,周围一切都在感应中,虽不如目视,但已是足够,柳致知冷笑一声,身体往前一蹿,手中刀前推,直接扎向对方腹部。

    忍者大惊,一旦被发现,忍者战斗力受影响很大,忍者更擅长偷袭暗杀情报收集一类的事情,也顾不得再隐藏,手中刀斜截柳致知的一刀,同时人也斜蹿出来,双刀一交,柳致知主动攻击,占了优势,忍者身体微微一晃,格开了刀,人也离开了原位,不愿再恋战,柳致知露出一丝笑容,并没有追,因为赖继学在堵在前面。

    一股阴煞之气已攻入忍者的身体,之前由于身法灵活,赖继学一直没有机会将阴煞之气直接送入对手身上,现在由于对方只顾躲开柳致知,忽略了赖继学,被赖继学抓住了机会,赖继学聚集阴煞之气并不足以致对方死地,中身之时,浑身都掉入冰窟窿,更要命的是,顿时引发幻觉,无数恶鬼扑来,神智一下子陷入癫狂之中,手中刀乱舞,对赖继学来说,这点就足够了,如果置之不理,作为一个忍者,平时训练应该能在不久后脱出幻境,现在却是致命的。

    赖继学人影一闪,已到了他的身边,一拳击在他的肘弯处,忍者手中倭刀落地,巨痛使他瞬间清醒过来,不过迟了,赖继学口中一声鹤唳,拳如暴雨般落在他的胸口,正是咏春中连环技法,每拳如是触肉瞬间力量爆发,标准的寸劲,如鼓的拳声中,忍者口角溢出鲜血,眼睛失去的神采,瘫了下去。

    “赖兄好拳法,得了咏春的精髓!”柳致知赞到。

    “远不如柳老弟的刀法,此刀一出,鬼神退避,我不过才摸到明劲的门槛,老弟却已是暗劲高手,可称雄一方!”赖继学摇摇头,对柳致知生出佩服之心,不过他的实力却不是武术方面,倒没有什么羡慕之心,边说边走到程振前身边,程振前还拄着刀,已好了一些,这是有些头昏,赖继学手指轻轻点动,一股带有生机气息贯入程振前身体,程振前晃了晃头,终于长出一口气,立稳了。

    “一位大侠,一位神仙,老哥算是开了眼界,连忍者都出来了,这个世界还是科学的世界吗!”程振前虽然吸了一丝**烟,但并未真的昏过去,对他们之间战斗,还是看得清清楚楚,对他来说,冲击太大。

    “到我身边来,事情还没有结束!”赖继学并没有回答程振前的话,众人所在地方静悄悄的,连一丝街道上汽车声音都听不到,柳致知也发现了不对劲,立刻到了赖继学身边,背微弓,如同觉察到危险的猛虎一样,手中刀斜指地面,而程振前见两个人面色不对,也拔出了苗刀。

    静悄悄的深巷中,从巷口轻轻吹来一阵风,漫天的花瓣如花雨一样随风漫卷而来,一个粉白和服的女子身影出现在巷口,柳致知微微眯上眼睛,这个女子身后似乎有一棵花树,那是樱花,柳致知心中有一种感觉,这个女子不是人,好像是一个灵体。

    “留神,这不是人,这是木魅,是阴阳师出手,这是阴阳师驱使的灵体,不然让花瓣沾身,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赖继学没有时间细说,简单说了一下。

    阴阳师,柳致知以前听说过,那不过零零碎碎的资料,详情并不知道。阴阳师实际上是华夏春秋时代诸子百家中阴阳家中阴阳五行理论混和了道教咒术与密教占术,传入日本。在日本登陆后,又渗透了很多当地的巫术之后形成的一种修行体系,其本质已与中土修行体系发生了大的变化,实际上偏重于御灵,驱使各种灵体,为己所用,倒有点象柳致知之前的五鬼之术,木魅便是日本传说中百鬼夜行中的一种妖灵,是树木的精灵。

    赖继学看着随风漫天而来樱花瓣,他不认为柳致知和程振前能防护得住,程振前不过是普通人,虽炼出一段时间刀法,对付几个普通人尚可。而柳致知虽然是暗劲高手,这种无孔不入术法,凭其体内充沛的血气,能抵挡一时,时间一长,必然有失。

    他并不了解柳致知的根底,这样想也是正常,柳致知一见这样情景,首先想到的便是金光护体法,刚要启动,赖继学已经发动防护。

    赖继学从身上取出三块晶体一样的东西,显三角形抛了出去,将三人护在其中,三块晶体发出淡黄色光华,连成一体,浮在空中,将三人护在当中,柳致知见此松了一口气,不由问到:“这难道是法器?”

    “你可以这样理解,这不过是天然结晶的重晶石矿物晶体,我运转灵枢,运用心念洗炼,可以调用大地山川一些灵枢妙用,与一般法器不同,算是我们地师特有之物!”赖继学解释到,柳致知很有兴趣,但现在却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

    漫天花瓣一遇到三枚晶体发出的黄光,顿时消失无影无踪,本来这些樱花瓣就是灵体的气机幻化。

    好像这些花瓣很柔弱,丝毫没有害处一样,但三人谁也不这样看,因为在三人防护之外,地上还躺着六个开始出来的小流氓,本来有些处于昏迷之中,有些因为骨折躺在地上,见二人杀了两个忍者,醒着的脑子跟不上了,自己不是来找死,那两个传说中忍者又是飞镖,又是烟雾,又是隐身,却没两分钟被两人杀掉,三人好像杀人之后,并无一丝害怕,完了,自己惹了什么人,甚至几人恨上龙头老大。

    然而他们却没有了机会,漫天飞舞的花瓣一起,很美丽,几个清醒开始并没有当回事,柳致知三人对话倒听得清清楚楚,顿时大恐,这花瓣是要命的东西,柳致知三人被三枚晶体发出淡黄色光华护住,而躺在地上六人却没有,花瓣一沾身,就是昏迷的两人也无意识挣扎,如落入油锅中鱼,转眼没有了动静。

    程振前见此,心中害怕,目光投向赖继学,好像在寻问怎么办?赖继学苦笑一声:“如果面对面,我并不怕阴阳师,偏偏对方早有布置,我们落入陷阱之中,不过不用担心,大不了强行杀出去!”

    说完之后,手指虚空勾画,柳致知感受赖继学并不是在画符,而是在勾勒一个图案,应该是阵法之类,一股阴煞之气聚拢过来,直射木魅,那粉木和服女子陡然散开,又迅速聚拢,不过模糊了一些,木魅好像也激怒了,陡然面目狰狞,身后樱花树陡然清晰,无数枝条如触手一样缠了过来。

    淡黄光华立刻剧烈抖动,那些枝条也无法侵入黄光之内,双方僵持住,又一阵阴风起,狗吠声传来,却是一条高鼻狗影,却有羽翼,象是鹰狗混合体。赖继学脸色有些难看,低低说了声:“天狗!”柳致知听说过,这也是日本传说百鬼中妖灵。

    还没有结束,又一个红衣和服女子出现,五官流着鲜血,脸色惨白,赖继学又说了一声:“桥姬!”脸色更是慎重起来,桥姬是投女而自杀女子阴魂所化灵体,也是百鬼之一。

    见到赖继学脸色慎重,柳致知知道事情严重,不能再保留实力,准备出手,好像老天与柳致知开玩笑一样,柳致知刚要结印诵咒,一声木鱼声传入耳中,接着梵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菩提萨埵婆耶。摩诃萨埵婆耶。摩诃、迦卢尼迦耶……”这是大悲咒,佛门著名的经咒,在世间流传很广,柳致知也是非常熟悉,他爷爷柳行恕在世时,信仰佛教,家中也是经常放大悲咒。

    此咒一出,好像打破了寂静,不远处街道上车声传来过来,那木魅、天狗和桥姬如同梦境一样,顿时淡去,好像刚才那不过是一声幻觉,但地上数具尸体却证明刚才不是梦幻。

    赖继学松了一口气,收了三枚晶体,大悲咒经声也停了,赖继学隔墙向佛寺一躬,柳致知和程振前见此,也是一躬,赖继学扬声说到:“多谢大师相助!”

    “难道这普济寺有高人?”程振前问赖继学。

    赖继学点点头:“要不是那位大师念诵大悲咒,今天就麻烦了,不用说,肯定是那个安倍纪山搞鬼,小鬼子,过些日子,老子也去日本闹一闹!”

    “那我们念诵大悲咒有没有用?”程振前又问。

    “只有一些小用,平静身心,要达到今天这位大师程度,必须念力成就,就是国内高僧中也没有几人成就念力!”赖继学解释到,程振前有些失望。

    柳致知上前,用刀挑开忍者面纱,却是那日安倍纪山身边的人,果然是安倍这个日本人,想活捉自己,大概想弄清楚法器从何而来,看来,这些小鬼子狼子野心不改,以后自己是不是也去日本走一趟,好好讨个公道!

    柳致知回过头来,对赖继学说:“这么多人死在此处,该如何处理?”

    柳致知这一说,程振前立刻意识到这个问题严重,毕竟三人都生活在现代,一个**律的时代,杀人可是犯法,虽说三人自卫,可是有谁证明,这个罪名可不轻。

    赖继学不太在乎,说:“还是我来处理!”柳致知心中想看看如何处置,如果在深山之中,往哪个角落一扔,反正没人知道,可这里是城市,毁尸灭迹?柳致知想起了阿梨的蛊术,当日一下子将李义弄得尸骨无存,自己可不会,网络小说中常有修士一个火球,将尸体化为飞灰,自己也不会,是不是研究一下,学会要研究出这种火球术,以后再遇此种事就方便了,柳致知心中一动,好像有灵光闪过,但一细想,却又找不到什么想法,难道赖继学会类似法术?

    赖继学取出手机,拔了一个号码:“三叔,我在申城普济寺旁,杀了两个忍者,还有几个小流氓倒霉,对!昨天晚上我拍得一柄法器,就是这柄法器,小日本阴阳师安倍纪山想出手对付我,好!我在这里等着!”

    通话一结束,赖继学对两人说:“我三叔与政府特殊部门关系不错,申城这边特殊部门会来处理这件事!”柳致知这才明白自己想偏了。

    三人在这边等待,远处警笛响起。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