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志愿者 022. 千山峰头(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想起来研究罗盘,完全是这次受申城之行的刺激,柳致知明面上已将形意拳练到暗劲层次,手上也杀过几个人,但柳致知自己的事自己知道,自己几次对手中,几乎都不能算对手,那个忍者比其他人强了许多,但并不擅长正面格斗,柳致知并没有真正的对手,不代表以后不会遇到,他在国术修行上实际上已到了一个瓶颈,这次杀掉忍者,主要功劳实际上得益自己无意间修成超人灵觉,而不是真正在武术上那种传说中一蝇不能落,一羽不能加的高端境界,如果遇到一个境界与他相似,经验丰富对手,或者现代火器,他必定会吃大亏。

    但武术到巅峰是通过生死间的实战磨练出来,自己多少年练习下来,能走到这个层次,已是普通人无法想象,如果国术要再有进步,只有找到真正对手磨练,现代社会,这样对手还真是不易找到。而且,柳致知有一种感觉,以后可能会不断有事找上身,他也需要迅速提高自己实力,这次赖继学给他提了一个醒,自己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入手,那就是术法之类的修行,那些传说中符咒之类,自己也掌握几种,趁这段时间,自己好好整理发掘,让自己多一个杀手锏。

    柳致知首先就想到了这个罗盘,当日得自李义,李义好像并没有用他对付自己,但能被李义看中东西,应该不错。

    柳致知与往常一样,晚上正常练习结束,又盘坐在床上,习惯性进入那种天人交感之中,子时将尽,柳致知收功,并没有睡觉,而是取出罗盘,以当日感应苗刀方式来感应罗盘,精神刚一集中在罗盘之上,那只罗盘陡然抖动起来,接着猛然飞腾而起,直接悬在柳致知的头顶一尺上方,并不是上次那种感应到物性,而是一种全新的体现,这标准是一件法器,而且比柳致知的尖苗刀高级得多,柳致知首先并未感受到罗盘的微观结构,在意识中,罗盘如一轮明月,闪着清辉,表面显现出立体的光影图案,极其复杂,柳致知想认真观察一下,却觉得头昏,立刻定神,不再观察其图案。

    柳致知的卖掉那把苗刀上只有一个模糊而简单的图案排列,而这个罗盘却是层层叠叠有数十层之多,而且光影如潮,流转不停,柳致知根本不知道有何作用,但是这层层叠叠的灵光流转,令柳致知知道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东西,最起码比自己无意中学会法器制造方法炼出的法器不是在一个档次上。

    这么好的一件东西,当日怎么没有见李义拿出来对付自己。柳致知其实不了解,李义根本不知道这件东西妙用,得到后花了好长时间,好不容易才摸索出一些妙用,主要用来追踪敌人。

    柳致知看不懂这件东西,意念往上一合,罗盘光华一闪,奇事出现了,柳致知本来就处于外景入内的人天交感的状态中,不过外景入内只有二十米不到感应范围,此时却感觉到以自己为圆心,二里左右都在这个范围内,虽不似眼睛所看,却分明感应得清清楚楚,中间有许多点,这些点好像有一种特殊波动,如夜晚中光烛,柳致知集中在一个点上,发现是一只夜间活动的类似山猫一样动物,有一处波动好像激波一样,柳致知意念转过去,感应到应该是一株有一定年限的药物,但具体是什么,还是分不清。

    柳致知心中一动,这好像一个雷达,难道是一件用来寻找宝物的罗盘。柳致知不知道的是,这只罗盘本是寻找山川灵枢,在一定范围内定天地间各种有灵性宝物位置的宝物,李义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妙用,柳致知无意间意念形成一种神识,与之相合,才发现其中一部分妙用,柳致知功力尚浅,如果功深,妙用更多。

    柳致知记下那处药物位置,决定明日去瞧瞧,意念减弱,罗盘落在手上,柳致知神识还未完全退出,发现在手上感应范围虽小于刚才,也模糊了不少,但比起自己不用罗盘,范转大了五六倍,这应该是一件寻宝之物,看来自己今后去采药,可以用他来找药。

    收好罗盘,躺下准备睡觉,不由想起刚才感应中一株药材,心中一动,自己不是会阴神出游,不如出神去看看是什么药材。

    想到此,依法出神,阴神穿屋而出,离地不过二十米,不一会就来到刚才感应到的地方,却是在一处较陡的地方,有数株荆棘遮挡,中间是一株黄精,柳致知看了一下,是有不少年份,挺不错一株药材,伸手去抓,却如虚影一样,根本抓不住,阴神本来就看不见,如何能抓东西,转眼间柳致知就明白了这一点,叹了一口气,准备回体,明天再说。

    刚一转向,感觉似乎有风,定晴一看,却是自己阴神带起阴风,树叶摇晃,心中一动,似乎灵光一闪,抓住了什么,但想不起什么,摇摇头,转向准备走,陡然心中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出现,向四周一看,不远处一棵树上枝杈间,趴着一只一尺多长毛茸茸的动物,紧盯着自己,它能看到自己,柳致知泛起这个念头。

    那只动物,柳致知并不认识,它盯着柳致知,陡然嘴一张,发出一种奇特的叫声,空气中似乎波纹起,声音并不高,但很尖利,

    柳致知只觉自己被一种无形力量轰中,整个阴神刹那间好像被丢入巨大振荡音箱之中,有一种要散架的感觉,知道不好,一刹那,阴神已归体,心还在砰砰地跳个不停,感觉到很疲惫,知道自己阴神可能受了一点伤害。

    第二天早晨起来,还是有些昏沉,平时根本不可能,当一组合气符术修练结束后,才感觉恢复正常。

    柳致知这才明白,阴神出游也不是没有危险,那是什么动物?从这日开始,柳致知就是阴神出游,也不敢往深山中跑,他本来有一种打算,以阴神神游深山。

    虽不以阴神出游,柳致知对罗盘的掌握倒是很娴熟,虽未离开学校多远,倒让他找到数株上年份的药材,这些都长在令人想不到的地方,被各种东西遮挡。

    柳致知又反过来研究那杷桃木剑,这柄桃木剑虽不是柳致知认为的法器,放在懂行人眼中,已胜于一般风水法器,也不是李义制造,不过是他师门传承下来的东西,上面刻画的符箓大多数都不是李义包中那本书所载,李义也从未深究过,但柳致知不同,他在静定状态下,用意念细细观察,居然发现如果驱使它,上面符咒会自动吸收空气中能量信息,应该算是灵气组成一定光华,让柳致知隐隐觉察到这些符箓运行的规律,对这些符箓用途心中大体有数。

    又是周末,柳致知这次却是和阿梨在一起,带着罗盘和尖苗刀,他并未隐瞒阿梨,而是告诉阿梨自己研究出这个罗盘一些用途,可以用来寻找灵气异常的东西,阿梨知道也是很感兴趣,两人进入山中,比平时柳致知入山深得多。

    柳致知手捧着罗盘,凝神精神投入其中,虽不如入静那样二里内显现心中,周围一百多米范围灵气异常点也大致能捕捉到,在柳致知帮助下,阿梨有些不敢相信,不过半天时间,大量上了年份的珍贵药材基本上已装满背上药篓。

    两人站在山顶,周围都是延绵的山峦,阿梨感慨说:“阿哥,真不敢相信,这地方我半年前来过一次,以为自己采得差不多了,谁知大部分好药材自己根本没有发现,这次多谢阿哥了!”

    “阿梨,我俩之间还要说谢吗?想不到深山之中,好东西这么多!”柳致知也有感慨。

    “深山之中,很少有人来,就是采药,一般人也不敢进入这么深,我是身怀蛊术,其他人就是进来,也是成帮结对,许多地方也不敢乱闯!”阿梨这番话却是点出这些地方好东西多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阿梨,你说这深山之中是否真的有精怪?”柳致知想起数天前自己夜间阴神出游,被一只毛茸茸小动物好像松鼠一吼,但肯定不是松鼠,柳致知在动物园中看过松鼠,就那一吼,阴神受了点小创,这小东西会不会是精怪一类。

    “当然有,我以前入山见过一只穿山甲,就已经有了灵性,幸亏我身怀蛊术,它不敢犯我!”阿梨不以为然地说到。

    “咦!”柳致知神识还轻轻地和罗盘相连,发现一处灵气异常,并且是动的,不由惊讶起来。

    “什么事?”阿梨问到。

    “有一个灵气异常的东西跑近一百米的范围,比那些几十年灵芝波动更大!”柳致知凝神在罗盘上说到。向一方向望去,阿梨也随着柳致知的目光望去,他们俩在山顶,居高临下,一只白色如狸猫的动物一闪,在山林中抬头向两人望来,距离虽远,柳致知却感觉对方一眼好像望穿自己,又扫了一眼阿梨,好像有些迟疑,接着转身没入林中。

    柳致知有种感觉,那只小东西好像有人性地一样,露出认识自己的表情,明明隔上几十米,却使自己产生这一种感觉,不由有些奇怪:“阿梨,你见过这种动物?”

    阿梨却是一脸认真:“这好像是山猫,学名猞猁,不过颜色不对,看来是变异了,而且给我一种感觉,已产生灵智,可以算是妖物,出去瞧瞧!”

    阿梨说着,向那边而去,柳致知对动物大多数不认识,就算认识几种,也是在动物园中所见,见阿梨追了下去,也立刻跟了上去,同时借助罗盘关注山猫去向。

    山猫陡然加速,在丛林之中,比人类强得多,不一会,便从柳致知的感应中消失,柳致知苦笑:“跟丢了!”

    阿梨有些不服气,口中念念有词,手中结印,一个淡淡火球如鬼火一样向山猫消失方向追了下去。

    “既然丢了,就算了!”柳致知见阿梨放蛊追踪,不由宽慰她说到。

    “阿哥,我不是斗气,这些妖物,往往有一个特长,能发现想象不到的好东西,既然出现,这边说不定有好东西!”阿梨说到,柳致知半信半疑,不过他知道阿梨放蛊的范围比他的罗盘范围大得多,不过却不如罗盘实用,不能成片搜索。

    “没找到,那小东西躲到什么地方去了?”阿梨有些奇怪,突然叫了起来:“那是什么东西?”说着便在前面领路。

    过了这片树林,柳致知看到一付奇景,前方有一棵三四尺高的植物,周围两三丈范围内没有一根植物,如同被火烧过一样,那棵植物光秃秃的,没有一丝树叶和树枝,下方粗细不过两三寸,如铁棍一样直立,浑身焦黑,好像被雷劈过一样。

    柳致知想起一个传说,有些特殊的灵药周围几丈内营养被其一个所占,其他植物都枯死,难道这就是?通过罗盘感应了一下,给自己感觉能量波动很强。

    阿梨已经走上前去,摸了一下,说:“不知是什么树,已经死了,看来是遭雷劈的,对了,阿哥,你们汉家道士雷击木不是有大用途,阿哥将他砍下来,说不定有用!”

    说完,阿梨用药镰对着根部就是一刀,令人惊奇的事发生了,当的一声,居然连皮都未能砍破,这一下让两人大吃一惊,阿梨皱眉说:“这是树,还是铁棍?!”

    柳致知取出尖苗刀来削树根部,用了很大劲,才切出一个小缺口,露出淡紫色,果然是木质,但太坚硬了。

    柳致知站了起来,想起当日赖继学催动苗刀法器,凝神定气,手在空中连画带点,并不与赖继学相同,但效果还是有点,附近空气中灵气立刻聚拢,注入刀中,意念一催,尖苗刀一声鸣声,数丈刀芒从树根部一掠而过,三尺多树杆倒了下来。

    柳致知收刀,拾起树干,看上去像一根铁棒,柳致知本以为很重,毕竟那么硬,然后令柳致知惊讶的是,居然轻飘飘的,感觉就像拿了一根麻杆,柳致知感觉不可思议,不由说到:“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这么轻?”

    阿梨一听,伸手接了过去,也是十分惊奇:“这是什么树,这么硬,又这么轻,看来是个好东西,阿哥,不知能否炼成法器?”

    柳致知心中一动,说:“我也说不准,不过还未搞清这是什么东西,不知能否在网上查到?”

    “恐怕不能查到,这玩意我从未听说过,不过应该是好东西,阿哥你收好!”阿梨说着将这根树干递给柳致知,柳致知拿在手上,挥了几挥,说“就是太轻,不然作铁棒用也不错!”

    柳致知将这东西拿在手上,罗盘已经收了起来,柳致知未留意到,就在两人前方几十米的树上浓密枝叶中,那只白色山猫盯着两人,似乎陷入思考之中。

    “阿哥,我们下山吧,今天收获也不少了,到山脚下溪边,先弄点东西吃一下!”阿梨说到。

    “就按阿梨的安排来!”柳致知也感到有些饿了,点头同意。

    两人向山下走去,刚起身,阿梨一回头,望着那棵山猫所在大树,微微一笑,手一招,一个淡淡地火球从枝头上一掠而过,回到阿梨身边消失不见,那只白色的山猫陡然一惊,毛乍了起来,如一道白色闪电,远遁而去。

    柳致知看到这一幕,才知道那只山猫并未走远:“还是阿梨厉害,我根本没有发现!”阿梨也有些小得意。

    在溪边,两人伸起了一堆火,竹筒饭嗞嗞作响,柳致知望着火,不由想起以前看到仙侠类网文中最基本一种法术火球术,在那些小说中,火球术是杀人放火毁尸灭迹最有用的最基本的法术,而现实中,柳致知也会一些法术,却没有这种火球术,更多是利用符咒役鬼驱物等等。

    柳致知也翻了一些资料,发现现在流传和传说中道家法术,还真没有火球术。火是什么?柳致知当然明白,在现代科学中,不过是一种发光发热的能量外放,并没有什么火元素之类,仅仅是一种能量释放的体现,是一种表像。

    而要放光放热,温度是一个重要方面,而温度不过是微粒运动速度的外在体现,自己不是能意念移物,如果将一个区域类空气中微粒加速,达到一定程度,是不是会出现火?

    柳致知不知道他这样一想,实际上已开始创造法术,想到就做,凝神定气,周围一切立刻清晰地感应到,甚至感觉无数微小波动的点在无规则运动,在柳致知意念推动下,这些点速度陡然加快,面前三尺左右陡然出现一片烈焰,倒让阿梨吓了一跳,却不是火球,而是如正常摇晃的火焰,转眼就熄灭掉。

    “阿哥,这是你弄出来的?”阿梨有些疑惑地问到,周围也没有其他人。

    “嗯!对啊!”柳致知将自己想法与阿梨一说,阿梨也是大学毕业,当然理解柳致知所说,不由也陷入思考之中。

    “如何才能成火球?”柳致知又陷入沉思,是不是我将之想像成为火球就行,自己给自己一个暗示?提到暗示,柳致知想到自己的催眠术,那就是一种心理暗示,好像一般法术都有咒语,柳致知也背过不少,看内容大多数也与暗示有关。

    想到这,柳致知心中一动,口中诵到:“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火球现!”精神驱动分子高速运动,刹那间,一个足球大小的火球现出,向外飞去,不过飞行了几米,便熄灭了。

    阿梨笑了,说:“阿哥,你怎么连电视上咒语都出来了!可惜你没有掐诀!”

    “咒语应该是一种暗示,我随便借用,阿梨,你说什么?掐诀,对了,我没有掐诀!谢谢你!”柳致知得到李义的那本术法书上提到诀目,火诀,在左手中指第三节左边。左手掐诀,口中念动刚才咒语,如前法操作,感觉立刻不同,一股热流从手厥阴心包经一闪喷涌而出,好像汇入火球之中,刹那间,火球比刚才小了一圈,呼啸而出,轰在两丈外,一根断木上燃起火。

    “阿哥,成功了!”阿梨高兴地叫了起来,柳致知却依然皱眉,好像温度不够,威能不足!

    “火球好像威力不够,火不够强!”柳致知又陷入沉思。

    “那就提高温度,变成等离子火球!”阿梨顺口说到,当温度高于一定程度,原子会电离,形成离子和自由电子混合物,称为等离子体,阿梨是大学毕业,这些知识还是懂的。

    “谢谢你,阿梨!”柳致知眼前一亮,这回果然形成了等离子体,如球形闪电一样,飞了出去,落在树木之上,轰的一声炸开,泥土碎石飞溅,两人吓了一跳,这太夸张了吧,这是火球还是手榴弹。

    柳致知又想了一会,还是有些不如意,不过以后再改进,还是先吃饭。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