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志愿者 025. 今生有愿(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虽然大部分人没有真的见过炸药,但在电视上影视剧中这样场景并不陌生,大家立刻明白过来。

    柳致知身后这个人也是出乎意料,随即就反应过来,手上出现一支手枪,人站了起来,手中枪响了,那个手还抓着他衣服的地痞身上飙出血花,倒在地上抽搐。

    与此同时,那斜着他的两人也站了起来,亮出了手枪,指着此人:“郭刚,放下武器,争取宽大!”

    郭刚并不慌,左手握着一个按扭,电线连在胸口绑着一圈炸药上:“开枪啊!大家一起死!”

    “警察,他杀了虎子!”还有两个地痞中一个喊了起来,这种情景很好笑,劫匪居然向警察求援,但没有一个笑得出来,反而同时响起两个声音:“闭嘴!”是警察和郭刚同时叫了出来。

    郭刚枪一指柳致知的头:“起来!”柳致知被枪指着头,无奈之下只好站了起来,眼中却闪过一道厉芒,郭刚将柳致知拉到身边,左手握着起爆按扭,从后面圈住柳致知的脖子,右手枪顶着柳致知的太阳穴,人躲在柳致知的身后。

    柳致知见阿梨手指要动,眼中示意,要她不要担心,阿梨悄悄散去诀印。

    “停车!让开!”郭刚以柳致知为两质,众人和警察只好让开,郭刚让柳致知面对两个警察,后退着朝车门走去。

    眼见着两人就要退出车门,这两名警察,事实应该是特警,心中火没有地方发,本来准备到前面设卡,找机会让乘客下车,谁知竟然出了意外,这几个地痞真该死!心中火起,两掌切在两个呆在那里地痞脖子上,将两人打晕,低头对藏在衣领住的微麦说了两句,远处响起了警笛声。

    “郭刚,此处已布下天罗地网,你跑不掉了!”一名特警喊到。远处警车飞驶而来。不一会,就到了面前,警察纷纷下车,将路堵住。

    “郭刚,放了人质!”警察开始喊话。

    “屁话,准备好一辆车和司机,将我送出去,我自然会放了他!不然,大家一起完!”郭刚藏在柳致知身后,喊到。

    “不要冲动!我们前去准备车,你先放了人质!”

    “要我不冲动,你们将警车轮胎气放掉!”郭刚这一要求让警察面面相觑,“不然,我就杀了他!”

    “好!好!小王,去放气!”

    郭刚明显松了一口气,柳致知一直在等待机会,居然抓他做人质,不是找死!柳致知心中杀意大盛,他虽是修行人,但也是一名武者,匹夫一怒,血溅五步,这种血性在他身上并没有泯灭。

    郭刚微微松懈一下,柳致知动了,猛然一吸气,整个身体往下一缩,人一瞬间似乎小了一套,柳致知练习形意拳,并没有练习猴拳之类,也没有练过缩骨功,他武术到一定程度是相通的,他收形缩身,人立刻矮了下去,本来枪是顶着太阳穴,这一矮,枪却指在头顶上方几厘米处,完全落空,与此同时,柳致知右手已抓在郭刚左手虎口处,手一卷,裹着郭刚左手大拇指,顺时针一扭,左手托在郭刚左臂的肘弯处,手指一把抓在曲池的麻筋处,郭刚顿觉左手大拇指好像断了一样整个左臂一麻,完全失去控制,松开了起爆按扭。不等他动作,柳致知右脚往后一步,正插在郭刚两腿之间,右腿几条大筋如弓弦一样,同时,背上大筋也一崩,身体右旋,双手向右前方一甩,郭刚整个人如同背摔一样,掼在柳致知面前。

    柳致知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身体一矮,单膝点地,借下冲之势,一拳暴鸣,轰在郭刚的脸上,顿时颅骨碎,大脑成为一团浆糊,虽未溅出,却再也活不成。

    这一串动作,不足二个呼吸,形势彻底逆转,而一帮特警看到这一幕,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完全是呆如木鸡。

    过了如一会,警察才上来,见到郭刚已变形的头颅,不少特警甚至反胃,望向柳致知的目光之中多了一种恐惧,更不用说那些乘客,柳致知的凶残让他们好像经历了一声噩梦一样。

    阿梨倒是很正常,当日可是她将李义毁尸灭迹。阿梨望向柳致知的眼中却是一股柔情,甚至有些自豪。

    “你好,我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赵永胜,谢谢你这次英勇表现,拯救了一车的乘客!请问贵姓?”特警队的队长走到柳致知的身边,伸出了手。柳致知已离开郭刚的尸身数步,特警一拥而上。

    “不用了,我叫柳致知,反正事情已经结束,我也该走了,赵队长,这里应该没有我什么事了吧?”柳致知伸手一握,说到。

    “你不能走,和我们回去做一份笔录,你今天所为涉嫌防卫过当!”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并不是赵永胜。

    柳致知一听此话,心中有些冒火,口气立刻冷了许多:“这位领导是谁?好像歹徒在车上没有人制止,歹徒劫持人质领导却缩在后面,现在事了,倒替歹徒鸣不平,不知道怎么混入人民警察的队伍中!”

    柳致知心中那一份武者血气并没有消磨,口气很呛,也难怪,习武之人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肯定要取人性命,不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歹徒可是手持现代枪械,身上绑着炸药,武功再高,也不能硬抗这两样。

    “你!现代是法制社会,你这已是杀人,是犯法!”那个从服装上显然是警官的人脸通红,话说得都不太利索。

    柳致知刚要回话,赵永胜已先开口:“周政委,在刚才情况下,柳致知先生果断出手,也是无奈,不能算防卫过当,歹徒身上有炸药,如果不将之击毙,一旦引爆,后果不堪设想,我们也要为周围的百姓想想!”

    周政委见赵永胜发话,虽不高兴,也不好驳赵永胜的面子,鼻子中低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赵永胜又微笑对柳致知说:“柳先生,我们在现场简单问一下经过,走一下程序,还请配合一下,不占多长时间。”

    赵永胜如此客气,柳致知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柳致知不是傻子,对方如此做,当然有其目的,不过柳致知暂时猜不到而已。

    现场对所有人进行简单询问记录,乘客又上车,当然,那三个地痞,现在是两个,一个已死,另外两个也被带走,车子继续上路,不过众人对柳致知却是敬而远之,柳致知身前身后座位都没有人坐,阿梨依然依偎在柳致知身边,柳致知见此,心中苦笑。

    将阿梨送回家,柳致知回到学校已经很晚,在杜校长家中吃过晚饭,回到宿舍,洗漱了一下,便盘坐在床上,将今天的经历回想了一遍,特别是邵延传给他的信息,细细翻看了一番,其中并没有具体修行方法,只有修行层次及内景的描述,许多内容并看不到,柳致知根据自己以往的修炼感受,明白了自己目前的层次,道家正常分为四层,即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和炼虚合道,然不同门派又细分,柳致知的境界粗说是炼精化气,如果细说,不过是炼己初成,物我相感,下一步将是筑基培药,等待精气神三宝培成真药,行凝神入炁穴之功,活子时至元阳生,生机勃然而发,于恍惚杳冥之中,先天一炁自虚无中来,药初生,逆运周天,还精补脑,小药烹炼。

    严格来说,柳致知不过才入门,后面还很长,再说柳致知所走之路与他人不同,是从现代科学切入,格物反哺自身,以己身重演宇宙的演化,现在虽然还未有一丝,但其思想上已渐渐认同这一点,其修行与他人肯定有所区别,所谓相由心生之意。

    柳致知又翻看了其他信息,对炼器部分特别留意,柳致知也不是完全以之为准,而是根据自己的经验对这些信息进行解读,这些信息中,对炼材介绍很详尽,但绝大多数柳致知听说都没有听说过,甚至怀疑,地球上有没有这些材料,其中就提到了柳致知手上的紫气灵虚木,这是一种灵材,对阴神契合性非常好,可以炼制阴神使用的攻击防守类法器,柳致知心中一喜,准备就用它来炼制一件法器,以后阴神出游,就用它来护体。

    邵延传给柳致知法器知识中阵法却不多,而且是一些基础阵法,柳致知却看不懂原理,知道阵法之道,自己得好好阅读《易经》之类书籍,然后大量实践,好在这些基础阵法用途却说得清楚。

    其中有一类法器却是空间法器的炼制,并不是一种,柳致知揣摩了一下,分为三类,一类却是捕捉时空中一种特殊的存在,这类存在却与黑洞相反,称为白洞,柳致知在霍金的《时间简史》一书看到过霍金提到过黑洞,许多人认为黑洞引力极其大,事实上也是如此,不过宇宙间还存在一类特殊黑洞,极其微小,甚至穿过我们的身边,我们却察觉不到,这就是微型黑洞,霍金的黑洞蒸发理论中提到过宇宙间可能大量存在这类黑洞,与黑洞相关的就是白洞,这完全是黑洞反过来,有人认为白洞和黑洞是统一体,是一个物体的两个方面,而这类空间法器就是利用神识在阵法帮助下,捕捉经过我们身边如粒子般微小的白洞,利用白洞特性炼制空间储物法器。

    第二类,却是寻找含有空间妙用的材料,如果运气好的话,以过漫长宇宙空间飞行的陨石中有可能发现,这是陨石经过大质量天体等或空间变化区域捕捉一丝灵性蕴于其中,发挥其物性妙用,就能炼制成储物装置。

    第三类则是对空间有深刻理解,利用自己修为约束空间而成,对于目前柳致知来说,根本做不到。

    柳致知对这方面极感兴趣,原因很简单,柳致知带许多东西不方便,如果有储物法器,那一切迎刃而解,好在身边有参照物,那六葫芦酒的葫芦显然是空间法器。

    柳致知接下来一段时间,并没有立刻研究空间法器,而是开始炼制阴神可以用的法器,以阴神御使法器,飞天遁地,虽不是肉身,也可过过瘾。

    此次炼器不过是柳致知第二次正式炼器,柳致知还是比较谨慎,他手边能算真正炼材不过是这根三尺多长的紫气灵虚木,用尖苗刀截取树尖处三分之一,其他工具还真很难砍动它,用刀将尖头削尖,整体刻成三棱状,如五六式军刺,其它形状柳致知也刻不好,就是这样,还是比较丑。柳致知下决心以后找个师傅学学雕刻,现在就这样马马虎虎过关,材质太硬,倒让柳致知小心控制刀芒裹着刀尖,小心雕刻,不经意间反而对法器控制增进了不少。

    形状已定,下来就是感悟凝练物性,柳致知本来以为简单,他却忘了,以前炼制尖苗刀时,尖苗刀根本不能算是灵材,而紫气灵虚木却是上佳灵材,两者之间相差何止里许。

    柳致知还是比较谨慎,先雕刻好,并没有立刻凝练物性,而是等到周五学生全部离校,打了个电话给阿梨,告诉她自己这个星期天炼制法器,可能没有时间去找她。然后,才盘坐在床上,将灵虚木军刺放在腹前,手轻轻托住,调整呼吸,进入静定,精神放在军刺上。

    渐渐柳致知发现自己好像看到灵虚木的细胞结构,层层叠叠,细胞壁如蜂巢一样,呈六边形,细胞已干枯,但却留下一个东西,柳致知细究之下,居然是一个四面体的晶体,很小,却在微观世界中很耀眼,柳致知意念刚一接触这小东西,脑中一闪,好似整个灵虚木中无数小晶体一起亮了起来,它们之间有一种神秘的联系,刹那间如天空群星,如在外人看来,柳致知手上灵虚木军刺刹那间闪起一层朦朦的淡紫色光晕,居然从柳致知手上飘浮了起来。

    柳致知只觉自己眼前一花,好像化为一棵小树,长椭圆形叶子一下子展开,天空之中,群星洒下道道星辉,通过叶子传入躯干,脚下一股能量从大地中传出,通过根系,也传入躯干,两者水乳相交,一种喜悦,生长喜悦从内心升起。

    渐渐群星消隐,东天发白,一种生机从黑暗中扑面而来,一轮红日跃出,一缕紫气透入,迅速传遍整个树干,柳致知有一种明悟,东方破晓,紫气东来,原来是这样,这并不是纯粹太阳能量,而是太阳光线穿出晨昏,将光明与黑暗交替,万物自然复苏的天地灵性蕴于其中,自然生机无穷,自含阴阳之变,溯本返源,成就这一缕先天紫气,之后阳光因阳气已盛,阴阳失衡,不可能再有此效果,原来古人所说,采取日出紫气居然是真的,要不是柳致知凝练特性,以为那不过是无稽之谈,看来先贤的确从另一个角度,另一个层次来观察体验这个世界。

    柳致知感觉自己化身为灵木,体验着这一切,春夏秋冬,阴晴圆缺,四时轮回,风云变幻,柳致知好像又经历了另一重生命历程,柳致知开始明白格物致道的真正含义,一种对自然感悟出现在心头,却又无法宣之于口,这是另一种完全不同视角,在这个角度,才知道现代科学的确太过于局限,不经历这种视野,怎么可能向生命的巅峰迈进!

    柳致知体验着这一切,陡然间,一种恐惧,一种大恐惧出现在内心,天空之中墨云翻滚,一道闪电从墨云中跃出,带着奇亮光华劈在身上,刹那间一种不舍,一种好像刚刚诞生的自我意识瞬间击散,柳致知不由心生一种悲伤和愤怒,接着柳致知情绪好像脱离出来,各种感情如潮水般退去。

    柳致知明白了,这是灵木遭雷击的最后印象,接下来却是失去生命灵木材质自身留下信息,不再有那种感情,柳致知好像旁观者经历这一切,电光游走全身,柳致知认为这仅仅是灵木对雷击信息一种残留在自己意识中再现,自己所经历不过是一种幻境,柳致知却不知道,这也许不是幻境,而是一种灵信在他精神中重现,甚至已影响现实世界。

    如有旁人在一边观察,柳致知在意识经历灵木遭雷击时,柳致知向前飘浮的灵木军刺淡紫光华外出现一层细碎的电光,接着柳致知身上好像也出现一层淡淡的光晕,一层细密电光游走不定。

    过了好一会,柳致知身上光华和电光才敛去,而柳致知却一无所知。渐渐地,随着柳致知淡然而深长地呼吸,军刺上紫光也明灭变化,当柳致知睁开眼时,外面太阳已老高,柳致知回想了一会,不由苦笑,自己以为一会儿,却不料整整一夜,现在时间已有九点多钟,修炼起来真是没有时间概念,怪不得传说中修行者都要隐居,果然不太方便。

    心念一动,军刺已飘了起来,带着淡紫光华在屋内游走了一圈,落在手上,已算一件法器,不过还未完全成功,还要用神识在驱动物质在其中构建法阵,不过,到晚上再说,现在时间已不早,算是睡一个懒觉,再迟就会引人注意。

    想到此,起身开门洗漱,杜师娘早已留下早饭,还在奇怪,平时小柳天不亮就起身,今天怎么没见人,是不是锻炼还没有回来。

    见柳致知出来,忙招呼一声,去热早饭,柳致知谢过杜师娘,吃过早饭,出门散步,准备过一会再锻炼一下,才出校门不远,山下上来两人,柳致知远远就认出来人,正是特警队的赵永胜队长,还有一名当日在场的特警。

    赵队长也见到柳致知,远远地打招呼,柳致知站了下来,有些奇怪,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两人来到柳致知面前,开门见山就说:“柳致知先生,我们黔南特警队想请你作为我们特警队的搏斗教练!”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