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志愿者 026. 今生有愿(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听到赵永胜这么一说,当时不由一愣,不解地望着这两人。赵永胜见此,开始解释是什么原因。

    原来,当日收队后,政委周来定对柳致知很是感冒,路上对赵永胜叽咕了半天,回到局里,立刻发文查柳致知的情况。

    特警比一般警察效率要高,不过结果却令他们很是挫败,申城警方将柳致知资料传了过来,非常清白,除了出身富家,其他没有一丝特色,而且也很清白,没有一丝犯法的前科,周来定见到这份资料,倒有些傻眼,他本来以为柳致知既然习武,打架斗殴之类是免不了,谁知从资料上看,却是一个品学兼优,来到这里,也是作为支教志愿者。

    要不是另一个人来到黔南特警总部,就没有赵永胜来请柳致知一事,这位是国家特殊部门的人,说实话,在黔南这个地方,仅仅有一个办事处,此地也不是什么重要地方,放两个人在此值守,如果有事向上级汇报,毕竟这种特殊部门人手不足,能进入特殊部门内圈都是身负绝技的异人,就是外围,也不是普通人能踏入,有着一些特殊要求,但这种人就难找了,这也是当日柳致知杀掉忍者,以暗劲高手出现在申城特殊部门的人眼中时,对柳致知很是关注的原因,申城可是除京城外国家政治文化经济中心,也是东部沿海的中心。

    来人名叫苏定,曾是赵永胜的战友,申城那边自柳致知返回麻家寨就来电,让这边关注一下柳致知,可是苏定手下大小鱼没有二三条,哪有人手关注柳致知,想来想去,决定来找老战友帮忙。

    来的真是巧,政府许多部门效率并不高,就连特殊部门的一些办事处也染上了这种毛病,要不是申城方面又催了一次,苏定说不定都不来。这一来,很巧,一和赵永胜说明来意,赵永胜当时就乐了,自己正愁没有柳致知的情报,这就送上门来,他知道苏定的工作性质,许多资料自己根本不得一见,这么巧就送上门来,立刻询问柳致知的情况,果然不是申城警方所提供那么简单清白,柳致知这家伙居然是传说中武林高手,前些日子在申城不仅废了几个小流氓,更重要居然一刀劈了日本的忍者,在赵永胜的想象中,忍者那是传说中东西,现在听来,不仅存在,还在申城被人干掉两位。

    听到这里,赵永胜和周来定清楚当日那个通缉犯郭刚的确是找死,碰到这个煞星手上,不怪死的那样惨。便说出柳致知杀掉郭刚的经过,苏定一听,知道柳致知又是一个侠以武犯禁的人物,这种人物,不将之纳入体系内,在社会上可是一个不安定因素,自己又没有人手整天监视他,眼珠一转,想出了一个主意:“老战友,我有一个想法,我的上层有意将此人吸收入外围组织,但还要考察一段时间,你们几年来在省级特警比武中成绩不理想,其中搏击更是垫底,不如请他兼职教练,将他收拢在身边,既发挥作用,又能帮我一个忙,如何?”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赵永胜立刻动心了。

    这才有了今天赵永胜来找柳致知的事,赵永胜将来意一说,柳致知微微皱眉,他是想自由自在,不受约束。

    赵永胜看到柳致知的皱眉,以为他抽不开时间,便说到:“柳先生,并不需要你整天在特警训练场,只要星期天去一趟指导一下就行,也算为国出力!”

    柳致知本来准备拒绝,转念一想,自己在此处大概还有一学期,说不定以后学校遇到什么难题,不如请他们关照一下学校,虽然不是教育一个系统,但国内一切都讲人情关系。

    想到这里,柳致知便提出条件,这学期没有多长时间,还有两周不到就是元旦,元旦之后还有一个月多几天就是春节,也就是元旦之后没几日就放寒假,小学本来就放得早。柳致知提出春节过后才到特警队兼任教练,这个条件并不过份,赵永胜便答应了。

    柳致知又提出了另一件事,就是特警队对学校照顾一下,赵永胜对这个条件有点诧异,反而对柳致知印象有所改变,看来此人来支教倒是真心,不然不会提这样条件,赵永胜爽快地答应了,并说与学校组成法制教育共建单位。

    柳致知不由佩服,到底是政府体系中人,这个方案可谓双赢,学校多一块牌子,特警队在学期结束时,派一个人讲一节法制课就行了,但学校在黔南教育系统中地位却有不少上升。

    柳致知将两人领到杜校长家中,这些事由杜校长与赵队长去谈,柳致知却到树林中去练武。杜校长和赵队长谈得很融洽,这是柳致知事后才知道。

    到了晚上,柳致知决定将那件灵虚木军刺彻底炼好,军刺已经能算法器,不过柳致知从邵延传给他的炼器知识中,知道还是再加入一些法阵,柳致知对基础法阵已知全部熟记于心,至于为什么起作用,以后会慢慢摸索出来,这一点柳致知是有信心,法器上法阵布置实则是以神识改变法器中微粒排布,形成相应的法阵,柳致知之前已有实践,这次倒没有费多大力气,不过柳致知发现,配合手上诀印,存想出法阵更能省力而且精准了许多,细细体会,才发现,手诀的变化引导体内能量细致调整,应该算是一种控制手段,让柳致知明白法术中大量使用手印的意义。

    到了丑时,法器真正炼好,柳致知看到面前飘浮着淡紫色光晕的军刺,心中一动,说到:“就叫你紫灵刺!”紫灵刺好像明白一样,光华闪了几闪,柳致知知道这不过是自己神识波动的结果。

    紫灵刺炼好,柳致知有些迫不及待,活动了一下身体,躺在床上,盖好被子,阴神出窍,一阵阴风裹住紫灵刺,意念往上一合,又一件事出乎柳致知意料,柳致知感觉置身雷山电海之中,不过转眼他就明白了,这不过是紫灵刺中蕴含雷电精神的妙用,灵虚木遭雷击而死,自然包含雷电精神,这仅仅是一种烙印,并不会对阴神造成伤害,不仅不会造成伤害,更令柳致知喜出望外的是,阴阳之中好像含一丝阳气,自己阴神可没有渡过一次雷劫,不怪当日邵延说有好处,自己阴神比一般阴神强上不少,可以算是半劫阴神。

    淡紫光华一闪,阴神和紫灵刺化作一道淡紫光,从门缝中穿了出去,柳致知可有点意气风发,冲霄而起,直上千米,以前上到二百米就感到不少压力,现在阴神在淡紫光华护卫下,直上千米,才感到压力,果然紫灵刺是好东西。

    柳致知一个盘旋,向山头俯冲而下,淡紫光华在夜色中根本分辨不出,从一棵大树枝杈一掠而过,根本没有什么感觉,枝杈轰然坠地,柳致知回头一望,心中惊喜,更厉害了,那么粗一段枝杈就是一般人用斧头要砍好一会儿,紫灵刺则不过淡紫光华一闪,根本没有感觉到,就截断了。

    柳致知见此,心中一动,试试紫灵刺另一种妙用,想到此,意念一动,一丛细密的闪电猛然从紫灵刺上窜出,要淡紫光华下,好像将白亮的闪电丝染成淡紫色,闪电轰在一块山石上,碎石乱飞,而淡紫光华裹着柳致知却从上方一掠而过。

    柳致知真是意气风发,可惜没有人见证,柳致知想起上次被一只勉强算是妖兽树鼠一声吼叫,差点阴神被吼散,现在得找找那个家伙,好好算算那笔账。柳致知开始满山找那只树鼠,可惜的是东方泛白,依然一无所获,柳致知只好悻悻而归。

    柳致知起床,又开始新的一天,先出去锻炼,今天是他第一次采取天地间第一缕紫气,这是他从炼器中所领悟到,效果很不错,紫气一入腹,柳致知感到浑身有一种震动感,似乎充满了生机,知道自己领悟的方法是有用的,然后开始习拳站桩。

    接下来的日子中,柳致知生活和以前一样,自己功行缓慢地增长,转眼间快到元旦,今年元旦放假三天,柳致知规划好三天如何过,还未通知阿梨,一个电话,将他的计划全部打断。

    电话是赖继学打来的,他和特殊部门的一个人赶到了黔南,有一件事想请柳致知帮忙,元旦放假前一天下午放车来接柳致知,柳致知想问什么事,赖继学却将电话挂掉,柳致知摇摇头,不管如何,赖继学毕竟是他的一位朋友,两人共同战斗过,这次来黔南是怎么回事,柳致知也不费脑筋,等见面再说。

    柳致知打个电话将此事告之阿梨,元旦他本来准备好好陪阿梨,结果计划不如变化。

    来接柳致知的三人却出乎柳致知的意料,居然是赵永胜开车,还有两人是赖继学和严冰,柳致知认识,严冰是特殊部门中一位女队员,柳致知有印象,不过是一面之交,他不知道,严冰对他熟悉得多,柳致知的资料在申城特殊部门已建立专档。

    “柳老弟,一个月没有见,听说你一拳就将警方追捕数年的郭刚击毙,好样的!”赖继学一见面就给了柳致知肩上来了一拳。

    柳致知也笑了:“听说警方悬赏十万,我可是一分也没有落到!”

    “不好意思,悬赏要经过一些手续,过几日就给你!”赵永胜有些脸红,对是否将悬赏给柳致知,内部分歧很大,有些人甚至认为柳致知过于凶残,比郭刚更危险。

    “算了,也不要给我,你就捐给山区那些贫困学生吧!”柳致知不以为然的说,他对钱财看得不算重,这就是家中有钱的好处,当然,这笔钱还没有达到让柳致知动心的程度。

    “那就按柳教官意思办!”赵永胜松了一口气,这样处理这笔钱,对内部各个方面都有个交待。

    几人上车,柳致知问赖继学有什么事,赖继学说:“老弟,你有没有听说过灵药?”

    “听说过,我那里还有几支数十年的灵芝,还有黄精,都是在山中采的,野生的,赖哥如果要,可以便宜一些给你!”柳致知有些奇怪,开玩笑地说到。

    “你小子,刚才才把十万元捐出去,现在又显得如此抠门!”赖继学不由好笑,接着说,“我说的不是你这些药材,虽然也能算灵药,我们这次来是因为严小姐部门中两外外围人员无意间在此处西南深山沟中发现一种传说中灵药,其中一人重伤,差一点将命送掉,另一个也伤得不轻。”

    “什么灵药?”柳致知不由来了兴趣,邵延传给他信息中有大量天才地宝,许多柳致知认为可能是传说,应该在地球上灭绝掉了,不然生物学家早应该发现,听说此处山中居然有传说中灵药,当时就来了兴趣。他手上可是有寻宝罗盘,这段时间,有几次和阿梨入山,除了上次那根紫气灵虚木,其他传说中东西一样也没有发现。

    “你猜一下,上面结着红红的果子!”赖继学卖了一个关子。

    “难道是朱果?”柳致知问到。

    严冰眼光一闪,眯了起来:“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蜀山剑侠传》中李英琼不就是吃过不少朱果,不少仙侠小说中也多次提到朱果,说是红红的果子,吃下去增加多少年功力,难道玩意儿真的存在?”柳致知这么一说,倒让严冰和赖继学有些哭笑不得,还真让柳致知说准,这家伙拿小说当真。

    “不错,是朱果,应该有百年功候,不过普通人是不能吃,对普通人绝对是毒药,练武之人和修行之人功力不到也不能服用,但加上其他药物,却能炼成特殊丹药,确能帮助修行者和练武者突破瓶颈。”严冰解释到。

    柳致知当然知道这一点,邵延给他信息中也讲到这一点,不过炼丹却不是普通人能玩的起来,特殊部门居然能炼丹,柳致知不由对特殊部门好奇起来。

    “难道传说中仙丹真的存在?”柳致知问到。

    “当然有丹药存在,不过却没那么神,不过是制药的一种,我们采用现代医学方法,萃取灵药精华,配合其他材料,并不是炼成丹药,而是合成一种药水。”严冰淡淡地说,柳致知明白,大概将其精华稀释,配合其他药材,得到一种有特殊作用的药水。柳致知不再深问,与这些部门打交道,知道太多并不好。

    “采药难道有危险?”开车的赵永胜问到,这次特殊部门来的人并不多,赵永胜得到上级指示,配合他们行动,自己手下队员会加入这次行动中,还是问一下有什么危险。

    “天生灵药,自然有东西看守?”严冰倒没有不理睬他。

    “什么东西,能加入你们部门都是高手,怎么受那么重的伤?”赵永胜明显不解。

    “上次两人无意中发现朱果,没有防备,两人一人是明劲颠峰,一个已入暗劲,受到一个东西偷袭,事后两人口述,经过查资料,可能是山魈,也就是山鬼,传说中是猴类尸身在特殊条件下未腐,形成一种类似僵尸的东西!”严冰并未隐瞒,柳致知和赵永胜都会参加行动,有些东西还是告诉两人的好。

    柳致知心中却掀起了波澜,他虽然修行,现在也认为有些所谓人们说的超自然现象存在,想不到,世界表面下隐藏那么多东西,难道有些小说上说的隐世界真的存在。

    柳致知与修行界接触不多,很少有人知道柳致知也是一个修行者,就是特殊部门也认为他是一个武术高手,他并不真的了解修行界。

    见到柳致知脸上露出惊讶,严冰反而觉得正常,一个正常人类听说这种事情,惊讶是难免的。

    车子到了特警训练场,柳致知没有想到,特警训练场设在大山中,转念一想也觉得自然,人烟稠密处,许多训练不好正常展开,比如射击。

    车子停在一处类似宾馆的建筑前,柳致知一眼看到牌子:大龙山特警招待所。赵永胜将三人迎入会议室,已有十几人在其内,见到赵永胜起身敬礼,赵永胜也回礼。

    众人坐下,严冰先强调了纪律,这次行动不能对外人说一句,事后也不行,家中亲人也不行,然后放了几张幻灯片,这是那负伤两人用数码相机扑下来的,一株形如珊瑚的矮树上挂着十来颗通红的果子,严冰一般展示,一边讲解,还有一张比较模糊,却是一个青色猴子一样影子。

    讲解完后,众人都已明白,就是采摘果子和击毙那个山魈,然后开始分配武器,为了对付山魈,严冰带来一批武器,柳致知选了一把苗刀,这是专门为他准备的,这是一把特殊的刀,上面布满了花纹,柳致知细细辨认了一下,却是符箓,如同印刷上去一样。

    见柳致知打量这把刀,严冰观察着柳致知的表情,想从其中看出什么。柳致知用手摸了摸好,刻纹很光滑,显然不是手工所为,难道特殊部门研制出可以批量生产法器的方法,微微感应了一下手中刀,如从法器角度来看,甚至还不如柳致知当日缴获李义的桃木剑,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法器,却也有一定的破邪之效。

    “这刀是怎么回事?”柳致知脸上露出了困惑问到。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