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志愿者 029. 当向道德归(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好舒服!”徐茜伸了一个懒腰醒来,她的动静也惊醒了喻芳,两女感觉这一觉之后,浑身精力充沛,便起身去了一趟卫生间,等她们回头时,显然已补过妆,柳致知依然在看书,两女从保温瓶中添些水到茶壶中。

    柳致知放下书:“两位美女,感觉怎么样?”

    “难得睡了一个好觉,现在感觉到精神极了!还得谢谢你,以后每周我准备来这里一次,算是放松!”喻芳说到。

    “这里茶好,点心也好,女士长期调养,比上美容院好多了!”柳致知微笑着说。

    “真的假的?”徐茜有些怀疑,“你别和这里老板串通好!”

    “我可不认识这里老板,我也是第二次来,为了感谢你,我才请你来,好心没有好报。这些点心有调养气血的功效,当然对容貌有保持作用。”柳致知故作生气地说到。

    “我你开玩笑的,大男人,一点肚量也没有!”徐茜扑哧笑了起来,“你的糕点还没有吃完,我帮你消灭!”

    徐茜说完,不客气拿起一块糕点,送入口中,嘴中模糊地说到:“喻芳,不要客气,睡了一觉,肚子也有点饿了,对了,我们睡了多长时间?”

    “二个小时差一点!”柳致知淡淡地说到。

    “这么长时间?!”徐茜不相信看了看表,现在将近四点钟,果然过去了近两个小时。

    “柳致知,你真会找地方,这地方究竟怎么发现的,我作为一个记者,申城几乎跑了一个遍,却不知道这个地方,你说晚上请我们吃狗肉,我倒有些期待,还有什么好地方?”徐茜和喻芳将柳致知剩下的一碟点心消灭干净。

    柳致知轻轻小啜了一口茶,回味了一会,才说:“这个地方真是无意中才发现的,晚上那个地方倒不是我发现的,而是上次慈善年会之后,赖继学请过我一次,很不错,我才知道。”

    “赖继学?想起来了,见过他好几次,做过一次采访,他是一个看风水的,不好直接采访这个问题,倒是采访了他对古玩方面的一些东西,那家伙虽然有点滑,不过家教真的很好!是个金龟婿!”徐茜这么一说,喻芳笑起来了。

    “你不要笑,赖继学比那个缠着你的黄卫国强多了。”徐茜一开口,喻芳心情沉了下去,柳致知听她们这一说,不由想起了那个官宦纨裤,自己和黄卫国之间还有点不愉快,不过自己与他根本不是一条路上的人,碰面的机会几乎都没有。

    见喻芳情绪有点低沉,便开口说:“不要理会,也许过一段时间他自己就无趣了!不要影响我们兴致!”这么一说,喻芳也笑了:“不提那个人,今天难道在这么好的地方,徐茜你真是,不要扰人兴致!”

    “算我说错了!”徐茜伸了伸舌头,端起杯子,猛灌了一口气,差点呛到,另外两人都笑了起来。

    柳致知结了账,时间也不早了,给何嫂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何嫂不在家中吃晚饭了,然后干脆就领着两人去那家餐馆,两女本来准备开车而来,听说这边小巷子较多,便干脆打车过来,也幸亏是打车过来,不然车子真开不进来。

    三人转过几弯,在小巷中钻了一阵,四点多钟,在冬天已近晚,前面不远处便是上次柳致知和赖继学遇袭普济寺,不过上次三人走的侧墙的巷子,这次却从门前经过。

    柳致知一见普济寺,想起当日之事,幸亏寺内一位高僧以大悲咒化解了安倍纪山的百鬼夜行,不知那位大师是谁,哪一天来拜访一下。

    还未到普济寺正门,从里面出来几个人,柳致知一见,不由苦笑,喻芳也皱眉沉下了脸。柳致知他们刚才在茶馆中还谈到此人,这几个人,柳致知认识二人,一个正是黄卫国,另一个却是玉佛寺的能净大和尚。

    对方见到柳致知三人也是挺意外,黄卫国见到喻芳,先是一喜,接着看到柳致知,脸却沉了下来,能净见到柳致知也是大出意外。

    “喻小姐,是你!也来普济寺烧香?我身边的能净大师与普济寺住持很熟!”黄卫国一见喻芳,满脸笑容,他以为三人是来普济寺,也难怪,他也不知道附近有一家并不出名的餐馆。

    “黄先生,我们三人是来吃饭,不过经过普济寺。”喻芳很平淡地回答,她对黄卫国也是无可奈何,对方死缠烂打追求她,她也没有办法,毕竟对方背景不小,如果对方真的是追求她,倒也罢了,喻芳说不定真的答应他,偏偏喻芳知道这是不可能,最多成为对方情人,想入门几乎不可能。

    柳致知也看出一些苗头,不过不关他的事,他与喻芳不过是第二次见面,之间并无深入交情,他经过尤佳嘉那场感情之痛后,虽说无奈,但也伤得不轻,现在阿梨又对他那么好,他不想卷入其他感情风波中,再说,他现在大部分心思反而放在修行之上。

    至于徐茜,比喻芳熟悉一些,毕竟今天徐茜来送包,自己请客,也算还一个人情。

    “柳施主,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就在黄卫国与喻芳答话,能净大和尚合什向柳致知致敬。

    柳致知也合什相还:“我也没有料到在这里遇到大师,当日爷爷还亏了大师!”柳致知以礼相还,心中却升起疑惑,这个和尚身上有阴魂之气痕迹,难道修炼了五鬼之术,现在人几乎火化,他到什么地方去挖坟?居然能炼成,有什么原因?一个表面上的高僧,却暗中修炼旁门五鬼,这个和尚不是一个简单货色。

    当然,这些是只是柳致知心中所想,脸上可没有露出分毫,能净显然未能看出柳致知也是一个修行人,只知道对方一身好功夫而已。徐茜有些奇怪,柳致知居然认识这个和尚,她并不认识这个和尚,柳致知见徐茜一脸疑问望着自己,便给两人介绍。

    “这附近有什么好饭店,不如我做东,到明珠大酒店请两位美女,两位美女赏个光!”那边黄卫国一听是来吃饭,立刻开口相邀,当然,将柳致知自然排除在外。

    “黄公子的大酒店我和喻姐可吃不起,喻姐,我们走,柳致知,你前头带路,就到那家小饭店!”徐茜却不客气,她知道喻芳不想和黄卫国纠缠,立刻叫了起来。

    喻芳笑笑,说:“黄公子,还是改天吧,今天我们已约好!”

    “那我没有事,不如和你一块去,大师也一块去!见识一下这里有什么好吃的!”黄卫国眼珠一转,粘了上来。能净双手合什,说了声:“那就有劳黄施主了!”

    柳致知笑了起来:“大师,我们可是去吃狗肉,大师是高僧,不怕有损名声,再说,狗肉上不了正席,黄公子不怕有**份!”

    柳致知这一番话,让黄卫国脸一红,眼中凶光一闪,转眼而消,哈哈一笑:“这样啊,那就算了,你们好好吃,喻芳,隔天我请你!”

    柳致知三人转入小巷,黄卫国脸沉了下来,也有一丝好奇,他们究竟到什么地方去吃,一回头,对身后一人说:“彪子,你去看一下,看他们在什么地方吃饭,我倒有点兴趣,我们也去那里弄一桌,看看味道怎么样?大师,你和我们一起去!”

    “黄施主,那就算了,出家人不吃荤,更不能吃狗肉!”能净大和尚推辞到。

    “济公不是说过:酒肉穿肠过,佛主心头坐!大师不是没有吃过荤!”黄卫国不容能净推辞。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我只吃锅边菜,不吃狗肉!”能净合什说到。

    “好了!我让老板专门准备一些素菜!”

    “那就多谢黄施主!”

    时已近春节,柳致知来到上次那家家庭式餐馆,来的还是比较早,此处一般是一些熟客,因为快过年了,生意有些清淡,柳致知一进门,正好看到老板,上前打招呼,老板也认出柳致知,柳致知虽然在此吃过一次,但能一下子品出酒的年份不够,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问清柳致知的来意,将三人请入一间包间,上了茶,笑着说:“你们来的真巧,今天送来两条农村中放养的土狗,从绍兴那边我一个朋友送来一批家酿的黄酒,我准备了一些话梅,正好温酒让你们品尝,你们两位美女,喝烈酒也不太适合,先坐一下,我去准备!”

    “老板,你去忙,我们先聊一会,不要管我们!”柳致知笑到。

    徐茜打量着包厢,见老板出去,不由笑着说:“原来就在普通人家中,不怪没有留意过,听说这样饭店往往家常菜很出名,是不是?”

    “徐小姐说得不错,在这里没有菜谱,老板每天上菜场,看什么菜好就买什么菜,这里除了狗肉,其他菜都没有菜谱!”柳致知介绍到。

    这么一说,两女反而更加期待。柳致知不知道,在另一个房间,黄卫国他们也在喝茶等上菜。

    不一会,服务员先上了几道素菜,不过是家常的青菜、芹菜之类,黄酒用小炉温好,其中加入几粒话梅,服务员帮三人倒好酒,接着又上两道凉菜,一道花生米,一道松花蛋,小碗调料配好,一大盆热气腾腾的烧狗肉放在中间,将两女吓了一跳,这么大一盆,申城在地理上可以归入江南,这边菜肴往往讲究精致,受准扬菜系影响很大,量往往不多,但这一盆烧狗肉倒是异数。

    三人举杯,黄酒两女以前也喝过,与今天相比,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黄酒,满口酒香,却没有一丝辣意,却有一种透力,好像自然渗入各种味蕾之中,毛孔微张,一块狗肉入嘴,满嘴异香,滋味之厚,让人不舍放口。

    两女筷子立刻不停,话都顾不上说,喝一酒,一块肉已下肚。在另一个房间,黄卫国一帮人也是一样,他们喝的是白酒,当然也是主家自酿,黄卫国名酒可以说叫得出名的基本都品尝过,虽不精,好坏还是能分得出。此酒一入口,立刻感觉不亚于那些所谓名酒,一块狗肉入口,心中泛起一个奇怪的想法:柳致知那小子怎么知道这个地方,我都不知道,那些大饭店的东西不少是样子货,比起这家差得远了,柳致知那小子还真会找吃的地方。几个手下也是顾不上说话,只管伸筷子。

    此时,黄卫国的手机响了起来,黄卫国有些不高兴,自己正吃得爽,哪个打搅自己的兴致,没好气地按了接听键,却是蓝闵松打过来的,蓝闵松可以算是柳致知的便宜舅舅,他从姑苏来到申城,给黄卫国拜个早年,送了一批礼,人在黄卫国家中。

    黄卫国这才想起来,之前蓝闵松给自己打过电话,本来自己准备回家等他,结果给柳致知三人一闹,忘记掉了。现在电话来了,听到电话,黄卫国心中一动,蓝闵松与柳致知之间不和,上次在慈善年会上,自己针对柳致知,一部分原因是喻芳的关系,一部分原因是替蓝闵松出气,现在正好,便低声在电话中吩咐,让蓝闵松找两个打手,告诉他们地点,等柳致知出去,好好教训一番,又关照了几句,不准动柳致知身边那两个女的。

    黄卫国不像柳致知,他了解喻芳的底细,虽说是一个主持人,也认识一些知名人士,这也是黄卫国没有直接用强的原因,当然,这也与他心情有关,近两年来,事业还是比较顺利,他在人前也是一个正面形象,没必要做过一些过份下流之事,能名正言顺得到,何别用其他手段,黄家也有一些人看不起他,他所行不能过份。

    柳致知不知道有人想教训他一下,不过,就是知道,他也不再乎。

    两女用手摸着肚子,一大盆狗肉有一大半进入两人肚皮,吃得明显有些撑着。徐茜满足地说到:“好饱,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狗肉,谢谢你,柳致知,你的眼光不错,居然发现这么多好地方,我这个记者算是白当了!”

    “是先歇一下,还是回去?”柳致知见两女酒足饭饱,问到。

    “还是回去吧,慢慢逛一下,好好消化一下,吃得太多了,会不会发胖!”喻芳说到。

    “不会,狗肉脂肪不多,再说,不过吃一次,哪里这么容易发胖!”柳致知宽慰到。

    三人起身,柳致知结账,并未留意到另一个房间中黄卫国等,黄卫国那边也是结束了,一个个正在喝茶,也未留意到柳致知三人情况。

    三人一路边走边聊,出了巷子,一下子喧闹起来,柳致知一招手,过来一辆的士,将两女送上车,徐茜头伸出来,向柳致知挥手道别:“柳致知,今天我过得快乐极了,谢谢你!”柳致知也挥手送别。

    就在柳致知和两女告别时,不远处一辆货卡停地路边,驾驶室中两人正拿着照片对照,看到了柳致知,两人互相望了一眼,点点头。

    柳致知送走两女,手上拎着两只蛇皮小包,顺着路向前,他倒没有叫出租,他想顺着路走一段,在山区生活了半年,现在对城市生活倒有些不太适应,山区的夜晚安静,满天星光,有一种神秘的韵律,而城市中只觉一种喧嚣,好像要将人淹没,他倒有点想念山中生活。

    想到此,他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给阿梨,干脆站在路边,和阿梨聊了几句,他是站在绿化带人行道内侧,他没有留意,他一走,后面一辆货卡也慢慢跟了上来,他停了下来,货卡也停了下来。

    柳致知与阿梨通过话之后,又继续向前,前方是一条斑马线,柳致知上了斑马线,准备到马路对面,刚一迈步,浑身汗毛乍了起来,不好,柳致知发现一辆货卡向他高速冲了过来,柳致知脚趾猛然一抓,身体瞬间加速,向前蹿出,货卡呼啸从身边而过。

    在这一时刻,柳致知忘记了一切,不再考虑藏拙,周围三十多米完美反应在心中,大脑处于一种高速运转,整个人也处于一种高速应激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柳致知感到一切都变慢了,不是一切变慢,而是他处于高速之中,特别是大脑和感官,货卡好像缓缓从身边而过,柳致知心念一起,御物,货卡正对柳致知一侧受到一股力量驱动,而前冲惯性形成力量与之相反,两力一交,柳致知御物之力根本无法抗衡那股惯性产生力量,柳致知不由哼了一声,浑身感觉受到一种无形力量一击,眼冒金星,嗓子发甜,好不容易才稳住自己,不过货卡在高速运动中受这股力量的干扰,顿时失衡,轰的一声,斜着翻了出去,直接四轮朝天,将地面擦出大量的火花,撞在绿化隔离带上。

    柳致知知道自己应用法术之力,不抗汽车,自己已然受伤,从身上取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颗芝参养神丸,此药中有三七,本是一味很好伤药,再加上其他名贵药材滋补作用,对自己这种内伤有很好作用。

    吞下了药丸,柳致知冷冷看着那辆四轮朝天的货卡,是谁想要自己的命,这好像是第二次,柳致知一步一步向货卡而去。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