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志愿者 本卷尾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回到麻家寨小学,并没有立刻给阿梨和她母亲拜年,礼品早就准备好了,之所以没有去,就是想给阿梨一个惊喜,现在炼好一个储物袋,准备到阿梨面前卖宝,阿梨也是一个修行者,虽然修炼的是蛊术,但她修为应该不再柳致知之下,当然能用储物袋。

    柳致知到了阿梨家,阿梨和她娘都十分高兴,热情招待柳致知,柳致知送上礼品,其中就有两个女式包,一个给阿梨的娘,当然,这个包并不是储物袋,柳致知只炼了一个,自己用的以后再炼。

    当阿梨得知自己的包居然是储物装置,高兴得在柳致知脸上亲一口,幸亏她娘在厨房中忙活,就是这样,阿梨也有点害羞,不过很快就实验起来,不断将东西装入取出,好奇地问柳致知怎么会炼储物袋。

    柳致知也不隐瞒,将情况一说,阿梨才想起当日邵延的那样事,她已将当日事抛到脑后。

    柳致知回到学校后,学校也开学了,一切都归入正常,周日特警队派车来接,好在训练基地与麻家寨不算远,柳致知发现特警队员都练过军中广泛流传的军体拳,俘敌拳之类,也都会一些经过专门改编的擒拿格斗技巧,这些都是非常实用的实战技术,显然是经过高手改编,柳致知也不教他们新的技巧,不过是指点他们如何发力之类,更能有效发挥他们所学,这些特警并不能算武术高手,不过比一般人强上不少,他们训练是多方面的,更多是枪械方面,武术不过是一个补充。

    柳致知不是没有遇到挑战,不过这个特警训练基地显然没有真正高手,他们中高手在柳致知眼中连明劲都未入,被柳致知轻松放倒,让柳致知自然建立威信,经过一段时间训练,特警中高手进步倒是不小,其中一人甚至到了明劲边缘,柳致知倒也没有多保守,他是一个现代青年,并不像那些老拳师那样,年青人思想开放得多。

    柳致知抽空也到上次发现朱果的地方去了一趟,并未进入,因为他发现,那地方的确如严冰所说,已有了一些变化,多了一些建筑,看来特殊部门也相中此地,将之建成他们一个基地。

    这学期,柳致知的生活一切都很平静,基本上没有回申城,除了清明回去给爷爷上坟。在学校没有什么上级压力,倒是曹语盈对他亲热了不少,柳致知却依然如以前一样,曹语盈有力无处使,有些恨柳致知不解风情。

    不过曹语盈倒不愧出身官宦,所行之事,往往将之利益化,见柳致知不解她的风情,便放弃了这些,改为另一种,不从感情上入手,而走所谓同事友情入手,倒成为柳致知的一个朋友,虽不能算是那种交心朋友,却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借力的朋友,柳致知也感觉到这一点,感叹此女将来在官场上肯定有一番作为,从这个方面来说,柳致知甘拜下风。

    当然柳致知也不反感,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

    转眼间,惊蛰已到,柳致知自从灵虚刺炼成后,就多次在夜间阴神出游,他记得邵延说过,阴神可以通过观想法门,凝练护身之物,他也进行了试验,在阴神脚下观想出一朵白莲花,说起这朵白莲花,不得不提他得到的李义的《圣集符箓残编》,他闲来无事,看了一遍又一遍,对符咒更加熟悉,第一页一朵白莲上一位圣母画得栩栩如生,柳致知对这朵白莲有了印象,所以观想之事,就想到了白莲,结果阴神脚下自然出现一朵白莲。

    柳致知发现自观想白莲后,阴神比以前强壮了不少,便作为一门功课,不知不觉中,柳致知找到阴神修炼的法门,阴神修炼更多是观想,观想之物可以是佛像神像,可以莲花,可以是宝塔,也可以是日月等等不一而足,在没有人指导下,柳致知却不知不觉间走上这一条路,可以说是异数。

    柳致知在此过程中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观想出的白莲花出现在脚下,好像一个卫星天线大锅一样,居然能将从太空中而来的一些能量信息流反射到阴神身上,使阴神进一步加强,柳致知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传说中采日月星光之类修行方法,既然有用,柳致知当然不断观察改进,心中还产生一种想法,看来佛教以莲花为圣物,不是没有道理。

    柳致知不知他的想法不自觉契合了格物之道,莲花是自然中一种特殊的植物,其花的确能吸天地精华,孕育莲子,在植物种子中,莲子近乎不生不死,许多种子埋于地下,如果不发芽,用不了几年时间就会腐烂,唯莲子如埋于地下,数千年之后,依然有活力,国家考古机构曾将一颗近万年古莲子磨去外皮种下,不久便发芽,几年后长成一池莲藕,开出一池莲花,甚至可以将莲子比拟成莲花的舍利子,佛门道门用莲花,并不是没有道理。

    惊蛰一到,春雷响起,柳致知准备让阴神渡雷劫,一天夜晚,天空阴云密布,时有闪电亮起,柳致知阴神出窍,御使着灵虚刺直向天空飞去,脚下白莲现出,柳致知的阴神经过这些日子修行,自认为已经很凝实,加上在灵虚刺帮助下,阴神带了一丝阳气,心中有把握渡过第一重雷劫。

    天空之间,一道淡淡紫光迎向一道闪电,本来阴神不会显现痕迹,最起码不会被肉眼发现,但灵虚刺就不同了,不过在这雷电的夜晚,根本没有人注意天空。

    电光一过,柳致知才知道自己太自大,雷电之威,根本不是自己所想像,刹那间,灵虚刺的淡紫光华被破开,白莲光华一盛,接着暗淡,自己好像彻底被击成齑粉,连疼痛都是奢望,意识开始模糊,只感到宇宙都是雪亮,连感慨后悔的机会都没有,这样下去,重则柳致知会成为植物人,轻则神志受损,说不定会变成白痴。

    就在这最后关头,柳致知的阴神脚下白莲一暗,阴神就要散去,根本不是柳致知的控制,阴神陡然结了一个手印,开始模糊的阴神一瞬间重新清晰起来,游走的电光中强大的生机迅速充满阴神,柳致知心中明悟,自己是阴神,不过是一种信息载体,雷电虽能打乱信息,信息并不会消失,甚至经此一次会更多,自己结的手印却定住自己的根本,散开的物质能量等迅速聚拢,此时一股强烈疼痛才充斥阴神之体。

    柳致知往下一沉,一次雷劫已过,没必要再顶,疼痛提醒自己受了伤,不过那种无形的生机会在一段时间内治好自己阴神的创伤,不过奇怪的是,阴神按道理不过是能量信息一种集合体,怎么会感到疼痛,他又没有神经!

    一念及此,疼痛迅速消去,柳致知一细想,明白了,他对心理学很熟悉,原来阴神受伤,自己意识认为应该疼,虽没有神经,旧日经验让自己意识深处释放出疼痛感觉,疼痛本是生命一种自我保护,让自己离开伤害源。

    明白了这一点,疼痛当然消失,柳致知不准备再在天空中挨雷劈,一道淡紫光华直向宿舍落去。

    就在此时,一道闪电落入不远处山头,一道暗红光华向上一迎,迅速被闪电淹没,似乎传来一声尖利的叫声,柳致知阴神一怔,那边发生了什么,不过柳致知现在没有时间去查看,直接落入宿舍,阴神归体。

    外面雷声依然不时响起,这种天气一般不适合修练,除非练习雷法,但柳致知感到一阵疲惫,知道自己不能睡,得立刻存想炼神,借助雷电中得到生机,恢复阴神伤势,不然生机一散,阴神恢复可就费劲了。

    柳致知吃了一颗芝参养神丸,立刻沉入身体,观想莲花,阴神端坐莲花之上,手上结印,柳致知现在知道刚才结的手印来自什么地方,就是那本《圣集符箓残编》首页上那幅画,画上圣母端坐在白莲之上,手上结的正是此印,柳致知并不知道此印是什么印,柳致知最初学习五鬼法术,对道家诀印很清楚,但对佛家手印并不清楚,实际上此印是不动根本印,此印一出,不论外界如何,根本不动,这是柳致知在危急关头,潜意识中想到书上此印,便用了出来,才让柳致知渡过此劫。

    佛家手印与道家不同,道家一般掐诀,集中各个指节上,佛门手印从小指往拇指数,依次代表“五大”,即:地、水、火、空和风,并且右手代表慧,左手代表定,慧和定以及“五大”

    ,结成各种各样的手印,手印如天线,能调用各种天地间信息能量,佛寺中不同佛像手印不同,根据手印就能判断是什么佛。

    柳致知虽然结印,却对手印并不了解,仅仅是碰巧使用,却误打误撞成功渡劫。柳致知阴神结印,坐在白莲之上,阴神越来越凝实,现在柳致知的阴神标准是一劫阴神,比之以前强上十倍不止。

    外面雷声渐渐停了,天空云也渐渐开了,露出星光,过了三四个小时,柳致知睁开了眼睛,天还没有亮,阴神的伤势已经完全好了,外面雨也停了,也没有雷声,柳致知起身打开了窗子往外一望,天空已有星光,心中一动,自己阴神回归时,见到一道闪电落到那边山头上,而且那边山头上也冒出暗红光华,有什么东西,是不是有什么宝物,与自己所得紫气灵虚木一样,自己得去了解一下。

    想到此,关了窗子,回到床上,阴神又一次出窍,直向对面小山头而去。到了那边,立刻明白,原来是这个小东西,却是当日一吼,差点让柳致知阴神散开的树鼠,不过现在已是一只死树鼠,显然刚才那雷劈到它身上,想来应该是树鼠的大劫,自己一直想找它算账,却一直没有找到,不料死在雷劫之下,想必已成妖,引动雷劫,柳致知不由有点兔死狐悲之感,自己今天主动渡劫,差点玩完,总算渡过,可怜这个小东西,却死在雷劫之下,修行路上,真是危险重重!

    树鼠身上毛有一部分被烧毁,皮却没有破,柳致知心中一动,自己准备炼一个储物袋,最好用妖兽的皮,不是送上门来了吗?

    树鼠老兄,对不住了,反正你死了,不如发挥一些余热!想到此,阴神卷起一阵旋风,将树鼠裹起,幸亏柳致知渡过一次雷劫,不然阴神还真卷不动树鼠。

    到了宿舍门口,阴风一落,树鼠抛在地上,树鼠不比阴神和灵虚刺能从缝中穿入,阴神甚至可以轻松透墙而入,阴神归体,柳致知开了门,将树鼠拎入房中,准备剥皮,心中盘算,炼好袋子后,暑假时带阿梨回申城一趟,见一下父亲,也算通知长辈,这学期结束后,自己志愿者也算结束,得为以后打算。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