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001.莫道世人不知(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在饯春茶馆中喝着茶,不是一个人,还有二位,一位是赖继学,另一位却是茶馆老板宋琦。

    柳致知回到申城已有好些日子,一年支教生涯随着学生暑假到来而结束,柳致知带着阿梨回到申城,带阿梨回来是见一下父亲柳传义,他和阿梨感情正浓,此举是向家人公开,何嫂十分喜欢阿梨,柳传义也是很开明,让柳致知自己做主,他与这个儿子多多少少有些疙瘩,反而不愿多干涉柳致知。

    倒是柳致知的后妈有些意见,并没有当面说,私下让柳致德跟柳致知提了一下,她娘家亲戚有个女孩,人很漂亮,现在正在金陵上大学,想让柳致知和她有时间见见面。这一点多少有点出乎柳致知意料之外,是不是年前威胁蓝闵松起了作用,这个后妈改变策略,不过这个策略还是比较高明,柳致知如果同意,渐渐会入她的掌控范围。

    不过,如果柳致知在尤佳嘉走后那段日子用这个策略,可能会起一些效果,现在却没有什么作用,柳致知和阿梨感情正好。

    阿梨在申城呆了一个多星期,问柳致知今后做什么,柳致知现在心中已有目标,对他来说,迈上格物修行之路,柳致知告诉阿梨,自己准备花二三年在外面走一下,他不准备工作,不过并不会依赖家中,他手上有一个寻宝罗盘,在山川游历,顺便寻找一些天灵地宝之类,补贴费用,也算开开眼界,同时进一步提高修为,甚至问阿梨有没有兴趣和他一起游历。

    阿梨想了一会说,她要照顾她娘,有时间让柳致知去看看她,柳致知想了想,对阿梨许下诺言,游历结束,和阿梨结婚,阿梨想住申城,就将她娘接来,不想住,柳致知就去苗疆定居。

    阿梨甜甜地笑了,说她等着柳致知。送走阿梨后,柳致知除了修炼,大多数时间却是读书,家中藏书,甚至还从网上订了一套《道藏》影印本,还有其他一些书,诸子百家,佛经等,这些书大大开拓了他的眼界,以前修行有些模糊之处,渐渐明朗,毕竟他已入修行之门,自身有真实体验,再看道经之类,往往产生共鸣。

    但这些书量极大,短时间看不了许多,有时看累了,便去饯春茶馆坐坐,正巧这段时间老板宋琦在,柳致知便和他熟识,一经交谈,才发现宋琦也算修行人,走的却是奇门遁甲这条路,这是一种难学而确有成效的法门,古有研究奇门遁甲十个有九个疯的评语,是一种以有为手段通达无为,从而突破太极弦,调用非人间力量的方法。

    世间流传的奇门书籍极多,都是前辈将可记内容记载于册,但精髓之处,往往无法书之于册,世人从书中所学只是将之更多运用于算命,实则奇门遁甲也是一**门,传说中诸葛亮能以乱石排八阵图困东吴十万军,就是奇门遁甲的运用。

    柳致知自承是国术练者,已达暗劲层次,对道家修行很感兴趣,近来看《周易》,许多地方不解,想向宋琦请教。

    宋琦说自己在终南山得高人传授,惜乎只得中乘传授,能以符箓阵法调天地灵力,自身得符箓的八步成就法的一部分,回到世间后,便在此以阵法聚灵气,得些浮财花费,同时也为自己有一个修行落脚之处。

    对柳致知提出一些《周易》上的问题,倒是热心解释,柳致知问的问题说实话,对于宋琦来说,真的很浅。对于柳致知所说,想借助道家一些修行法门突破化劲,宋琦并不怀疑,国术理论之中,特别是内家拳,多用道家之理解释,宋琦完全清楚。

    这一次,正好赖继学打电话给柳致知,柳致知心中一动,邀请赖继学来到饯春茶馆,说介绍一个修行界朋友给他认识。

    赖继学很奇怪,柳致知如果介绍武林中人,他倒好理解,什么时候认识修行界的人,便赶了过来,一到饯春茶馆,也是很吃惊,他未想到,闹市深巷之中居然藏着这么一家茶馆,可以说是人造修行净地。

    柳致知给两人介绍,赖继学没有听说过宋琦,而宋琦却听说过地师赖家大名,两人一交谈,都感到对方不是平常人,说来也怪,三人之中,柳致知修行虽是格物之路,目前依然走的是丹道修行,不过有些偏差而已,同时,无意间出了阴神,可以算是真正从身体到心灵两个方面都修行的人。而另外两人修行更注重以其他手段调用天地力量,一个借灵枢,调动地气形成术法,另一个以符箓奇门阵法借天地灵力,身体比普通人强,比起柳致知差得远,一般修行人在他们面前,他并不能直接感应到,而柳致知则不同,能清晰感应到不同人的不同。

    “柳老弟,你不够意思,这么好的地方,到现在才告诉我,我要知道,早就来了。”赖继学听说柳致知早就知道这个地方,不由埋怨到。

    “这个地方离你请我吃狗肉地方并不太远,你是玄门中人,我以为你清楚,哦,对了,那个特殊部门知道不知道宋兄这里?”柳致知问赖继学。

    “我怎么知道,虽然我与他们打过一些交道,不过是看在我三叔的面子上,我在这边也开了一家风水法器店,与他们打交道,也便于做生意。不过,宋兄应该知道。”赖继学没有好气地说,灌了一口茶。

    “特殊部门?我以前听一些道友说过,倒没有见过,难道两位与国家机关打过什么交道?”宋琦问到。

    “打过交道,去年参加慈善年会,结果与一个日本阴阳师结怨,就在这里不远处的普济寺旁边,受到日本忍者和阴阳师偷袭,幸亏赖兄帮忙,我杀了一个忍者,结果引来了特殊部门的人,赖兄有面子,对方没有难为我们,就这样与特殊部门有了接触。”柳致知说起了缘由。

    “原来是这样,怎么和日本人结怨的?”宋琦有些好奇。

    “为了一把法器!”赖继学开口了,将当日事一说,宋琦来了兴趣。

    “柳老弟居然机缘巧合得了一件法器,赖老弟也是好福气,哪一天上门见识一下,我虽说研究奇门遁甲,也算修行,我师傅有一把法器七星剑,其他法器真没有见过。”宋琦听说赖继学得到一件法器,很想见识一番。

    “不用老兄上门,明天我就带过来,法器各门使用方法不同,我也想见识一下宋兄的高明。”赖继学立刻说到。

    提到法器,柳致知心中一动:“宋兄,尊师可会制作法器?”

    “不会,那件法器是祖师传下来的,现在能炼制法器的人极少,我未听师傅说过。”宋琦说到。

    “我前些日子在苗疆得到一件桃木剑,上面用朱砂绘满了符箓,不知道是不是法器?”柳致知心中一动,李义的桃木剑他不认为是法器,但比一般符箓还强上一些,说不定能卖出好价钱,自己根本看不上这柄桃木剑,不如换成钱,这两人都是行家,他们识货,卖给他们试试。

    柳致知这一说,两人立刻来了兴趣,赖继学眼睛一亮:“老弟,你是怎么得到的?”

    “一个道士想吃白食,在饭店中没钱付账,以桃木剑抵账,老板不收,我听道士说是驱鬼的法器,便花了几百元买了过来,因为上次法器拍卖价钱很高,我觉得有利可图,就是上当,也没什么,不过几百元钱而已!”柳致知编了一个故事,如果李义知道,说不定会从阴间跳出来,明明是被你杀人夺物,怎么成了吃白食的了。

    柳致知这么一说,两人不由好笑,心中有些失望,估计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如果值钱,道士没有那么傻。

    “不如明天一起带到这里,大家看一下再说,怎么样?”宋琦不忍心打破柳致知的幻想,便建议到,赖继学点头同意。

    “赖兄,刚才在电话中你说有事,是什么事?”柳致知问到。

    “刚才难得遇到宋兄,差点忘了这件事,柳老弟,你认识玉佛寺的能净和尚?”赖继学问到。

    “认识,我爷爷生前与他关系不错,难道与他有关?”柳致知心中有点猜到什么原因。

    “这个和尚可能炼有五鬼之类的法术,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得到传授?”赖继学说到。

    “你怎么知道?”柳致知脸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他心中上次在春节前遇到能净大和尚时就有些奇怪。

    两人都注意到柳致知古怪的表情,赖继学立刻问到:“我是从特殊部门得到消息,他们想让我出手帮忙,我想到老弟,上次合作比较愉快,咦?难道老弟知道什么内幕?”

    柳致知苦笑了一声:“说不定他的五鬼法术得自我家?”

    这一句话让两人一愣,他们知道柳致知会武术,却不料柳致知说出这样的话,难道柳致知祖传法术?

    “老弟,难道你修行了五鬼之术?”赖继学诧异地问到。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