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004. 邪行事终败(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大家没有想到,能净大和尚居然向珀玛诺蒲下手,珀玛诺蒲也未想到,金属念珠串一下子缠在珀玛诺蒲手腕之上,咔嚓一声,珀玛诺蒲的臂骨显然断了,那白骨黄金杵掉落在地,五股阴火卷着磷火扑到珀玛诺蒲身上,珀玛诺蒲完全愣住了,无法相信地脱口而出:“你!”身上光华一闪,本能地反击,却是迟了,能静一拳重重地轰在珀玛诺蒲的心口,珀玛诺蒲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至死不愿相信,身体缓缓地倒下。

    这一变故让众人莫名其妙,一时不知怎么办,能静转过身,却是很平静地说:“我自首,那两个小瘪三是我用五鬼吓死,我与**和日本人无关,我不知道他们是**分子,只以为是佛教同行,我愿意向政府自首,戴罪立功!”

    这一番话一说,众人这才回过味来。

    “大和尚,你真无耻!”赖继学叫了起来。

    “施主,这不是无耻的事,而是大是大非的事,能净虽然犯法,但在大事大非面前还是能把握自己!阿弥陀佛!”能净显得大义凛然。

    柳致知击杀了桐山,顺手将对方那根奇怪竹棒拾到手中,很沉,明显不是普通之物。柳致知拿着竹棒,脑中搜索,此物好像是邵延传给他资料中提到的木髓之类,所谓木髓,实际上是由远古植物埋于地下,经长期矿化形成,用现代科学术语,就是硅化木,作为修行界炼器材料,只有极少硅化木才能称之为木髓,由自然巧合,得造化而成,或自身本是灵材,或处于灵脉之中,得自然灵气之类温养,或其他机缘巧合才成。

    显然,桐山所用这根竹棒就是此类,不过桐山只进行了简单处理,还算不上法器。柳致知正在仔细观察手中这根竹棒,宋琦走了过来,很是惊讶地说:“这应该是木髓,由竹子形成的木髓,很罕见,如果经炼器高手炼制,应该可以炼成不错的法器。柳老弟不如卖给我。”

    “你如果有用,就送给你!”柳致知一笑,递给了宋琦,宋琦有点奇怪,这有点不像柳致知,之前一柄桃木剑卖了三十万,这根木髓显然比桃木剑更值钱。

    “这东西可是抢手货,你真的将它给我?”宋琦提醒了一句。

    “当然,这东西并不是我的,也算报答你的相救之恩,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遇险?”柳致知问到。

    宋琦刚要回答,那边能净突然对珀玛诺蒲出手,两人注意力立刻被吸引,向那边而去。等两人走到赖继学身边,事情已经结束,众人没有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剩余的忍者有几人被杀,其余居然全部自杀。

    赖继学想将那件白骨黄金杵拾起来,还未伸手,白骨黄金杵陡然飞起,落在严冰手上,显然是严冰利用御物异能抢先下手。

    “这东西对你们身怀异能的人没有多大用途,不如给我!”赖继学说到。

    “谁说没用,这东西上交国家,自有人对它进行研究,研究出来后,就能批量生产!”严冰根本不让劲,直接以国家名义说到,眼光又落到宋琦手上的竹棒之上,赖继学眼光也落到竹棒上,不觉“咦”了一声。

    “多谢你帮忙,请问贵姓?”严冰不认识宋琦。

    “宋琦!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不等宋琦开口,赖继学已经开口先问,接着向严冰介绍了宋琦的身份。

    “我闲来无事,起了一卦,发现你们有危险,便根据卦象所指,来到这里。”宋琦微笑解释到。

    “宋琦,你手中那根竹棒能不能献给国家?”严冰看着宋琦手中的竹棒问到。

    “你这是请求?我的回答是不能!”宋琦脸微微一冷,又回过头来带有深意望了柳致知一眼。

    柳致知一笑,知道宋琦的意思,自己将麻烦抛给了他,于是说:“我们国家往往对老百姓要求奉献,却不问老百姓是否愿意,如果这样下去,不知民心转向何方。”柳致知此话有些诛心。

    “柳致知,注意你的言论!”严冰口气有些严厉。

    “这东西交给国家有什么用?你们能研究出什么来?好好符咒,用工业生产方式刻在刀上,有多大效果,幸亏柳老弟内力已成,不然一点效果也没有,再说,国家每年多少资源,其中天才地宝你们收集得也不少,做出什么好东西?柳老弟无意间得到的苗刀,就比你们费尽多少资源搞出这把破刀强多了!”宋琦并不在乎严冰的口气,不客气地说到。

    严冰眉头一皱,这些异人一个个往往都不将国家放在眼中,刚要开口,赖继学开口了。

    “严少尉,先将现场情况通知上面一下,让他们派些人来,将事情处理一下,对了,宋琦,你说你用阵法困住一帮人,在哪里?”赖继学见宋琦不待见严冰,便打岔转移了话题。

    严冰掏出手机,联系上特殊部门。宋琦指着芦苇之中,说:“在那边,你们要不要去看一下,估计有些心理上有问题的家伙恐怕已经送命了。”

    宋琦说完,望了一眼能净,对柳致知说:“柳老弟,这个家伙就是到你家中偷书的窃贼?!一个和尚,好好佛法不修行,不怕死后坠入阿鼻地狱!过去修旁门之人,往往发誓:今生不求男和女,来世不求为人,现在的人,恐怕不顾来生了!”

    宋琦这段话在不同人耳中意义不同,严冰立刻用怀疑的目光望着柳致知,而能净脸色一变,他自以为所行甚密,却不料好像大家都知道似的。柳致知不满望了宋琦一眼,知道这家伙报刚才自己送材料给他,将他诱入麻烦之中一箭之仇。

    宋琦见众人表情,不由打了个哈哈,对严冰说到:“严少尉,不要用怀疑目光看着柳老弟,柳老弟身上没有那种阴气,没有修过五鬼之术,柳老弟的武术已到了一个边缘,说不定能以武入道,刚才喷出那一道白气如箭,射出三四尺凝而不散,可见已得内家精髓。柳老弟,承你情,我以前无意间得到一本剑术,其中就有以气御剑之术,甚至一口真气内炼,化为白光,数丈之内,取人之首,我对武术未下过功夫,却是不能练,过天送给老弟,也算还老弟将木髓送我之情!”

    柳致知没有想到自己送出木髓居然得到如此回报,他本来已有二件法器,也不稀罕这件灵材,兼之想开宋琦一个玩笑,才做出如此举动,当下谢过宋琦。

    “宋兄,你有办法将木髓炼成法器?”赖继学心中不由惊讶起来,严冰眼睛也亮了起来,特殊部门说实话,也收集了一些材料,毕竟国家力量不是个人所比拟,但虽有不少专家研究,却进展几近乎零,倒是对一些现成法器研究,衍生出一些东西,对付那些普通阴魂之类还有些效果,但对付真正高手,还不如现代火器。

    “我不行,我师傅也不行,不过,我师有一个朋友,却是营造门的人,对炼器很有研究,但炼材难得,过段时间,我去求师傅。”宋琦淡淡地说到。

    “营造门是什么门派,炼器很难吗?”柳致知不解地问。

    宋琦和赖继学都笑了起来,宋琦说:“老弟,你不是修行中人,营造门上可追溯到春秋时代,可以算是墨家一支,后来又吸收了公输班的传人,擅长营养宫室之内,许多大型工程有他们的影子,如都江堰就有他们功劳,世人都以为他们善于大工程,实际上他们也善长炼器,《鲁班经》就是他们一点皮毛!炼器当然很难,材料用真火提纯,这种真火并不是外在的火,而修炼出一点真火,如果用一般的火,许多材料都会烧成灰,或者发生化学反应,完全破坏掉,能修成真火,并能以真火提纯材料,并要识别特性,根据材料特性构建不同法阵,一般修行者就是修出一点真火,也不能持久。”

    柳致知一听就明白了,宋琦所说公输班就是鲁班,鲁班并不姓鲁,不过是鲁国人而已,宋琦提到真火,邵延说自己心念就是真火,难道一般修行者没有心念?

    “我以前听一个道士说过,心念就是真火,不是每个人都有心念吗?”柳致知不解地问到。

    “你是听谁说的?心念洗炼法器,不过是法器炼好之后,与自己相合,就是修行人,也很难控制这些,真火是体内五行中火的升华,心念不行!”宋琦说到。

    柳致知不再说话,他知道自己与一般修行人之间的不同,自己也好,当日遇到的邵延也好,特别是邵延,一语点破真火本质,而其他人却依然局限于表相。

    几人边说边走,向宋琦所布阵法而去,能净低头跟着众人,还有几人在打扫战场,这次特殊部门外围组织中,有两人殉职,还有三四人受伤,好在在外面的忍者全部死了。

    几人走到芦苇深处,却是一大片水洼密布之地,场面却让众人吃了一惊,就在此时,天空中也传来了直升机的声音,却是特殊部门的后援来了。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