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011. 野山人过(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果然如柳致知所言,两条警犬前导,后面是一帮武装警察,当他们来到柳致知等人面前,见两名通缉犯像死狗一样瘫在地上,问明原因。

    柳致知说自己这一帮人是一群驴友,入山游玩,却遇到歹徒,幸亏自己几个学过一些拳术,将二人制服。

    原来昨晚警方发现两人,便一路尾追堵截,两名歹徒逃入山中,警方堵住路口,天亮便搜山,才出现这种情况。

    警察谢过众人,给两名歹徒带上手铐,却发现一个问题,两人如一滩烂泥,根本站不起来,柳致知见此解释说自己打得重了,可能关节错位,走上前去,在两人身上按了几下,众人听到骨节脆响,过了几分钟,两人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睛望着柳致知,充满了仇恨,柳致知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警察问了众人的身份后,将两人带走,当然枪也被收缴。众人目送警察下山,向另一边走出,马表荣带路,向昨天在山顶看中那处地方而去。

    柳致知一路上不时偏到路边,采一株药材,偏偏都是名贵上了年份的药材,是昨夜柳致知用罗盘查看,将位置记在心中,走到附近,便顺手而采。但其他人就很惊奇了,马家叔侄,特别是马表荣知道柳致知不是一般人,有自己秘密,他阅历多,不会无故探查别人秘密,所以当作看不见。

    而三个大学生就不行,特别是方若依,她懂得药材,几次下来,忍不住问到:“柳大哥,你怎么懂得采药,而且找到药材品质都很好?”

    “我是一个练武之人,以前也用过一些药材打熬筋骨,曾在一处大山中生活了一年,与当地药农学过采药。”柳致知没有说谎,不过也没有说到点子上。柳致知这一说,另二人立刻凑了上来,他们也算练武,听柳致知这么一说,立刻向柳致知请教如何用药物打熬筋骨,柳致知说了几种外用内服的药方,外用散淤治伤,外练功夫往往用得到,内服之药强筋健骨,添补元气,两人点头不已。

    翻过这座山,下到了山谷中溪流边,众人沿溪向上,又行进了一会,天色已近中午,便停了下来,准备吃饭,方若依对柳致知说:“柳大哥,你昨天在什么地方打到的山鸡,真好吃,现在再去打一只。”

    柳致知不由苦笑,说:“方大小姐,昨天那是碰巧,我随脚一踢,碰到一只山鸡,现在我手上没有枪,你让我到什么地方去打猎!”

    方若依伸伸舌头,有些不好意思,倒是马如龙挽起裤腿,下到小溪之中,在石头中摸索,手一动抛上来一条鱼,不一会居然抛上来十几条鱼,虽不算大,但种类倒有几种,有鲫鱼、昂刺鱼和白鱼,倒让两女大惊小怪,急忙去抓,偏偏很滑,惊叫连连。

    马如龙将鱼剖腹去鳞,柳致知到旁边林中拾来枯枝,生起了火,两女拿着棍子穿着鱼在火上烤,不过手艺实在不敢恭维,鱼被烤得半焦半生,柳致知摇摇头,也串了一条鱼在树棍上,小心烤了起来。

    吃着鱼和一些干粮,这一顿也应付过去,众人略事休息,又继续前行。正在行进之间,从旁边过来四人,一女三男,三男看起来很壮实,行动间有一种彪悍之气,女的比较高,皮肤并不白,但却是一种健康的小麦麸色,人有一种英气,别具一种风韵。

    柳致知感到几人不像普通人,不过与自己没有多大关系,柳致知身边其他人也看到了四人,并太过于在意,虽然早晨遇到了通缉犯,但这四人装束和身上背着一般野营专用的包,大家不自觉认为对方是驴友。

    方若依甚至远远地挥手示意,对方那个女的也挥手致意。他们来的方向与柳致知众人几乎垂直,而且好像要穿过小溪,直接到对面。

    众人不觉加快了步伐,两伙人之间越来越近,相距不过二十米时,马表荣陡然停住,后面的江春阅差点撞上马表荣。

    “怎么停了下来?”方若依不解地问到。

    柳致知眼光盯着前方,马表荣也盯住前方一丈远的地上,却是一条灰黑色的蛇从石缝中爬了出来,三角头,显然是一条毒蛇。

    方若依还是未注意到,又问了一句,柳致知说到:“前面有一条蛇,等蛇过去再说!”

    “有蛇,在哪里?”方若依目光在四处寻找。

    “在那!”江春阅已经看到,用手一指。方若依这才看到,一见到蛇,不由往后缩了缩,陡然想了起来,叫到:“蕲蛇!这是剧毒的蕲蛇。”

    方若依认了出来,她小时候见过爷爷救治被蕲蛇咬伤的人,那条腿肿得发亮,她印象特别深刻。蕲蛇是皖省山区一种剧毒蛇,毒性强烈,咬人后,一二个小时就要人命,就是治好,往往留下残疾。

    对过四人显然也发现了蕲蛇,其中一人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蛇陡然从地面弹起,离开地面有二三尺高,然后跌落在地,已然不动。

    柳致知在那一刻感应到一股波动从对方那个皱眉的男子身上传出,在柳致知感应中,顺着大地如震波一样,传到蕲蛇身下,轰入蛇身体,蛇当时被激起,内部生机被破,再落回地面,已然死亡。

    柳致知发现对方身体未动,此力发出,显然不是由身体肌肉震荡产生,应该由心念产生,对方这是异能者还是修行者?柳致知并不能分辨,不过波动频率和传播方式倒让柳致知感应得一清二楚,自己好好想想,说不定也能做到。

    那个女子也是微微皱了一下眉,看了那个男子一眼,有些不高兴,那个男子好像有些畏惧,不敢接女子的眼光,这一切都落到柳致知眼中,柳致知心中一凛,知道对面这伙人可能都不是普通人,不知他们来此做什么,难道和自己一样,还是有其他目的。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自己这伙人来找药,对方不可能这么巧,应该不会和自己一样。

    “这蛇怎么自己跳了起来,好像不动了,是怎么回事?”方若依又开口了。

    她这一开口,对方松了一口气,方若依根本看不出来,说明方若依这帮人只是普通人。马如龙用手中棍子动了动蛇,发现蛇根本没有动,便用棍子将它挑了起来,说:“咦,蛇怎么死了?”

    “如龙,将死蛇挑到一边去,我们还要赶路!”马表荣多少也看出一些异常,但对方没有表示,他也不会傻到主动去揭示什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方很可能有特殊本领,自己若是惹了他们,说不定怎么死都不知道。

    马如龙将死蛇挑到一边,众人向前走,柳致知主动向四人打了一个招呼:“四位朋友,你们好!我们六人是旅游爱好友,沿山溪而上探险,四位看装束,也是驴友,目的地在哪里?”

    “我们是到对面那座山上,想不到在此遇到你们,大家都是驴友,以后说不定能再遇到,祝你们玩得快乐!”其中一位男子说到。

    “也祝你们一路愉快,再见!”柳致知也顺口祝福,两帮人就这样错肩而过,四人果然涉水过了小溪,向对面而去,柳致知六人依然顺着小溪向上流而过。

    见对方走远,柳致知松了一口气,马表荣也松了一口气,望着柳致知,两人相互一笑,马如龙看了出来,问到:“叔叔,那四个人是什么人,那条蛇是不是他们杀的?”

    “如龙,这四人不简单,可能是异人,蛇十有**是这四人出手。”马表荣此时也放下心来。

    “他们怎么做到的?”郭松涛不解地问到,刚才那一幕的确离奇,蛇忽然跳起,然后摔在地上就死了。

    “难道是隔山打牛,运用内功,将功力传过来,一下子就将蛇打死了!”方若依突然插嘴,冒出了一个奇思妙想。

    “依妹妹,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哪有什么内功传输!”江春阅制止到。柳致知心中一乐,你甭说,还真让方若依说对了不少,不过那可不是什么武功。

    “那刚才是怎么回事,四人是修行者,用了什么仙术?还是蛇活的不耐烦,跳起来自杀?”方若依不由反驳到。

    “这!”江春阅一下子也说不出什么理由来。

    “世界上有些奇人异术超乎你们想像,想了也没有用,这四个人绝不是普通人,好在对我们没有恶意!”马表荣说到。

    六人继续沿溪流向上走,山谷中并没有路,好在溪边有大量的卵石,这些日子溪水也没有充满小溪,众人沿着溪边,倒不算难走。

    很快天又晚了,众人在溪边不远找了一块相对较高的平地,布置好帐篷,马如龙从小溪中捉了不少鱼,也抓了几只山螃蟹和虾,柳致知和郭松涛去捡柴,柳致知顺便采了一些蘑菇和木耳,回来众人做了一锅鲜鱼蘑菇汤,吃过晚饭后,又在溪边洗了一把澡,之后,将衣物在火边烤干,布好一些防范,钻入帐篷,又一天过去。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