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012. 雾锁灵株依崖栽(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次日一早,众人起身后,吃过早饭,收拾好东西,继续上路,快到中午时,终于到了目的地,一挂瀑布从崖上飞泻而下,在崖下积成一个深潭,潭水清澈,虽是盛夏,此处却是很凉爽。

    一到潭边,马家叔侄就忙开,从背包中取出一节节鱼杆,转眼装好,上了鱼钩,鱼钩很大。马如龙却向下游走去,到了小潭出水口的那条小溪,在其中摸了半天,抓了几只大虾,马表荣将虾挂在鱼钩上,很后抛入小潭深处,并不静止,而去不同拖动,柳致知在一旁看着,过了半个小时,方若依三人感到有些无趣,陡然水花翻滚,一条四脚怪鱼从潭底而上,长近一米,声如儿啼,正是娃娃鱼。

    柳致知一看,心中一喜,另外三人也是精神大振,这家伙总算出来,马如龙手执网兜正在候着,那娃娃鱼见鱼钩上大虾在面前拖过,往上一窜,一口咬住,顿时上钩,不过太大,马表荣没有办法将之拎出水面,马如龙手中网兜往水中一抄,顿时将娃娃鱼兜住,杆子往上一提,终于将这条娃娃鱼拎出了水面,娃娃鱼拚命在网兜中挣扎,不过已然迟了。

    柳致知取出瓶子,马表荣看着在网兜中挣扎的娃娃鱼,撒了一把盐到娃娃鱼身上,娃娃鱼挣扎得更凶,身上粘液大量分泌,柳致知将两个瓶子装满,示意可以了,马如龙才重新将娃娃鱼放回潭中,娃娃鱼迅速钻入潭底洞穴之中,柳致知向两个瓶中加入药粉,这是方医师准备的,将啼儿涎处理一下,不然很容易变质,将瓶子盖好,众人才开始吃中饭。

    吃过饭,马表荣带着众人上山,一路上,他跟柳致知解释为什么上山,血蟾不像娃娃鱼,那是一种剧毒的生物,通体血红,是一种变异的蟾蜍,能喷射出蟾稣,就是那眼窝后疙瘩中中所含白色浆汁,其毒无比,一触人体,烂肉腐骨,他的一位同行就是死在这个上。

    马表荣说到这里,闭了口不再说,倒是方若依好奇,追着问,柳致知晓得马表荣心中那一段回忆肯定是不堪回首,便制止了方若依,方若依有些不高兴。

    “不要怪她,是我不该说,不说也罢。那血蟾白天不出来,只有夜晚才出来,喜欢对月鼓腹咕咕叫,这几日晚上有月亮,我记忆中,此物就在这附近,所以上山,今晚待它叫时,认准方位,明天动它手。”马表荣转移了话题,说明上山的原因。

    众人一路向上爬,快到山顶,有一泉眼,汩汩冒着泉水,显然是小溪的源头,其下还有多处泉眼,众人在附近找了一块平坦之地,立好帐篷,太阳虽偏西,不过时间尚早,方若依三人到山顶看风景去了。

    “小柳,晚上月出之时,我们上山,听听什么地方有蛙叫,声音很大,如鼓响牛吼,认准地方,明天赶过去,那三个大学生明晚就让他们呆在帐篷中,离远些,血蟾可不是好东西!”马表荣说到。

    “老爷子,就按你说的办,有什么注意点?”柳致知问到。

    “血蟾在夜晚对光亮东西往往追逐,我们已准备好东西,还有一些药物,使它闻到气味不敢乱闯。”马表荣说到,两人又谈了一些注意点,明天该怎么做。

    不一会,方若依三人回来,到泉眼小溪边玩耍,马如龙却在升火准备晚饭。

    天黑星现,不久月亮东升,柳致知和马表荣上了山顶,向四下望去,淡淡月光下,群山笼罩上一层薄雾,山色黝黑,使人想起巨大的怪兽,却又朦朦胧胧,如在梦中。

    柳致知正在四下观望,远处传来咕咕的声音,声如牛吼,两人目光立刻向声音来处望去,那是一处绝壁山谷之中,溪流并未从那边经过,白天柳致知不止一次望着那边,崖壁如刀削,很是陡峭,崖下显得幽深。

    当然现在却看不清,但不妨害两人判断。

    “应该在那边,血蟾喜欢阴暗潮湿,却又喜欢月光,有种说法,它能采月之精华,所在之处,月光应该能照下,在那边崖下山谷中,这样地方并不多,明天白天到那边就能轻松确定大体位置!”马表荣说到。

    柳致知点点头,既然确定位置,一切明天再说,两人回到营地,营地中四人正在火堆旁吹牛,营地离山顶不远,习习山风吹来,山中夏夜并不热,头顶之上,满天星斗,而且在山上,山风吹拂,并没有感觉到蚊虫,不像在山脚下。

    柳致知和众人闲谈了一会,马台龙添了几根大柴在火堆中,众人便钻入自己小帐篷,准备休息。柳致知并没有休息,又一次取出罗盘,意识沉入罗盘中,现在柳致知用罗盘比当初探测范围大了许多,能达到十里左右,不是当初的二里,显然柳致知的功力比当初进步了不少。

    许多星星点点出现,这些都代表出现光点的地方有灵气充足的物体存在,往往是上了年份的灵药,甚至可能是妖物,柳致知却不关心这些,借助罗盘,将注意力放在那边峭壁下的山谷中,那里有两处光点远比其它地方强,柳致知有些疑惑,难道有两只血蟾存在。

    可惜罗盘只能探测出什么地方存在灵物,并不能知道那是什么,柳致知收了罗盘,想了想,做出了一个决定,将帐篷门拉链拉开一条小缝,然后从储物袋中取出灵虚刺,阴神出窍,往灵虚刺上一合,一道淡紫光华从缝中穿出,直向对方那峭壁而去。

    本来柳致知阴神可以轻松透过帐篷而不会有阻碍,就是墙壁也一样,不过灵虚刺就没有这个特性,必须有一个小孔之类才能穿过,柳致知阴神御使灵虚刺,就得留一条小缝,不然,就会将帐篷穿出一个洞。

    对方峭壁离这个山头不过七八里,当然是指直线距离,柳致知不到一分钟便已到达,灵虚刺飞行时,虽不能超音速,但也达到较高速度,柳致知降低高度,顺着山谷,山谷曲折,中间一段方向南北向,而且很开阔,峭壁在此处缺了一大块,月光投在山谷中央,有一个长形水潭,与其说一个水潭,不如说是一个天然的沟渠,水并不多,柳致知看了一下,最深处不会超过二尺,有数块石头露出水面,中间一块石头上趴着一只硕大血红色的癞蛤蟆,有一只足球大小,正在对月一鼓鼓地咕咕叫着,腮边随着叫声鼓起两个如红色气球一样肉泡,肉泡一鼓,一道白气向空冲起,射向月亮,喷出有丈许高,然后随着肉泡收缩消失,又吸入口中。

    柳致知离地三四丈,为了寻找血蟾,他飞行并不快,在月光下,淡淡紫光并不明显,很容易被忽略,当他靠近血蟾时,血蟾好像发现什么不对劲,抬起头,望向柳致知这个方向,咕的一声,白气陡然泛红,如血剑一样直射过来,柳致知猛然拔高,却发现血色气箭只射到不足二丈,便又缩了回去,知道对自己无害,心中一动,一缕淡紫如针往下一追,转眼碰到到还未完全缩回的的血气柱,淡紫光华不由微微一黯,急忙收回,此血气居然对法器有侵蚀作用,不由心中加倍小心。

    血蟾虽发现不对劲,却不能发现柳致知的阴神,停下了叫声,好像处于戒备状态,柳致知见此,怕打草惊蛇,便悄悄拔高灵虚刺,向第二处灵气点而去,同时心中盘算,如何克制那种血色毒气。

    第二处却是在峭壁上,离谷底约有百丈,快近峭壁顶部,令柳致知奇怪地是,方圆数丈之内却是被浓雾笼罩。

    柳致知一见雾气笼罩,立刻存想白莲,阴神脚下现出白莲,直接投入雾中,浓雾立刻被逼开,隐隐显出一朵白莲托着一个人影,峭壁之上却是一棵高不过三尺的小树,令人奇怪的是,树叶发出淡淡的蓝光,如磷光一样,树上结着数个果子,果子很奇怪,却成五角星形,象一个个五角星挂在树上,其中一个果子闪着五彩辉光,五个角光华不同,其他果子并不发光,发光的果子如同星星一样。

    柳致知一下子认了出来,邵延当日传给他的信息中有记载,怎么可能,这里居然长了一棵碧磷五浊树,树上果子称为碧磷五毒果,既是一种难得灵药,也是一种极毒。碧磷五毒果说是毒果,不如说是五行果,因其果实五个角分属五行,而且至纯至真,但常人如果不小心服用,立刻五行混乱,完全是剧毒。不过如果在炼丹中运用确当,却是极上乘的灵药。就是医生如果极少量使用,完全可作克制一些特殊的绝症。

    还有一种怪异之处,此树结果,一年只成熟一颗,成熟这一颗不离枝,就是下一年,另一颗也不会成熟。

    柳致知又细细打量了一下,发现树干上还有其它东西,却是一只蝉蜕,也就是蝉脱下的壳,这只壳与从不同,色如红翡,灵气逼人,显然也是一只异物留下。

    柳致知心中高兴,淡紫光华一闪,将两物卷起,直向帐篷而去。

    柳致知走后不久,树旁一个石洞中,慢慢游出一条蛇,浑身血红,如朱砂一般,头上却有一个鸡冠,随着蛇游动出洞,带出一张蛇蜕,显然刚才蛇在洞在褪皮,蛇出了洞,一抬头,发现树上成熟的果子没有了,当时发出了一声如婴儿啼哭的声音,似乎很愤怒,这个声音传出,山谷中的血蟾立刻安静下来。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