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017. 风雨后(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听到此话,众人也是很感动,陈大姐是一个普通的人,却也是真正有良心的人。

    “方医师,那么这两瓶就给你,陈大姐那边,我还有一件好东西,正好送给陈大姐女儿补补身体!”柳致知说着,从包裹中找出那只赤血蟾的肉干,如同暗红的宝石,方医师一问,知道是什么后,大喜说,自己过二天配药,药性猛烈,正担心胡茵竹身体承受不住,有些物无忧。

    二日后,赖继学从岭南归来,带来了朱紫金线莲,当然又被柳致知敲了五万,高兴得到了一瓶血蛤膏,柳致知将十万元转入陈大姐的帐户。

    接下来几天,方医师配好药,一个星期后,胡茵竹有了明显起色,到大医院一检查,大量癌细胞抑制消亡,方医师将药配成丸,一天一颗,估计三个月之后就能痊愈,现在可以回家治疗,陈大姐开始在诊所上班。

    柳致知悄悄找到宋琦和赖继学,将碧磷五毒果给两人看,将具体情况一说,两人立刻惊了起来,想不到那里还存在这样的灵药,看来明年得来一趟,不过那里有妖兽看守,倒让两人不得不小心。

    池州的事情已了,柳致知三人所要的东西,柳致知这次在九华山也采到,立金花和明党参等,宋琦在黄山也采到一些,这些药物都齐备,剩下的就是入藏区采摘雪莲。

    宋琦却得到一个电话,是他终南山的师兄打来的,让宋琦回一趟终南山,宋琦便与两人约了一个时间,三个月后赴藏区,赖继学也准备回申城一趟,问柳致知到什么地方,柳致知想了想,说自己以前随旅游团去过庐山一趟,但走马观花,现在倒想去好好玩一回。

    三人分手,约定有事电话联系,柳致知却一路向庐山而去。

    柳致知并不是随旅游团到庐山,而是独自一人乘车到庐山,先到了九江,这是庐山脚下一座城市,柳致知准备上庐山后,在牯岭租一间房,住上二三个月,看看风景,顺便在山中修行。

    柳致知出了车站,肚中有些饿,在附近找了间饭店,要了两个菜,一瓶啤酒,自斟自饮,旁边也有两桌在喝酒,显然是本地人,他们在边喝边谈,谈到了一件当地一件事,这些人很是气愤,柳致知越听也是越气。

    这件事是一个女子跳楼,究其原因,有人说是黑社会逼良为娼,也有人说是当地官二代强奸,甚至还有一种说法,当地官员也卷入其中,官员和**勾结,本来这件事与柳致知无关,但一入柳致知耳中,柳致知心中一股怒气无处渲泄,柳致知认真听了半天,终于弄明白发生在什么地方,是一家叫金童玉女的夜总会。

    柳致知决定去看看,他虽然气愤,并不莽撞,知道这种事情牵涉人命,一旦弄不清,随意出手,很容易冤枉人,造成冤孽。

    柳致知结了帐,出了门,直接喊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将他送到金童玉女夜总会门口,柳致知不理会司机那别有意味的眼光,他也懒得找人问路。

    一路上,柳致知从司机口中了解了那起命案,一个女子从夜总会四楼窗口跳下,身上衣不遮体,还有伤痕,警方认为是自杀,这件事发生了没有两天。

    到了目的地,柳致知付过了钱,在夜总会对面下车,天气比较闷热,现在时间还早,不过是下午一点钟左右,夜总会并没有开门,门上也没有封条,柳致知露出一丝让人费解地笑容,眼中却没有什么笑意。

    显然,这里面有名堂,一个夜总会死了人,却被警方认定是自杀,而且夜总会却照常营业,连短时间的停业整顿也没有,其中没有猫腻,鬼都不会相信,可见这帮人肆无忌惮,根本不把一般民众当回事。

    柳致知向四下望了一眼,见三十多米外有一家咖啡馆,便向那边走去。

    咖啡馆很精致,柳致知上了楼,在临街的窗口坐下,点了一杯咖啡和二样点心,正好斜对着那家夜总会,咖啡馆中人不多,空调冷气很足,柳致知悠闲地翻看着当地的报纸,上面当然没有一点对此事的报到。

    柳致知并不着急,喝着咖啡,眼光偶尔瞄一下对面那家夜总会,过了半个小时,又上来一人,三十来岁,短发壮实,并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柳致知眼睛微微一眯,对方行走间不自觉带有趟泥步的感觉,一双手给人感觉很有一种凝实感,很厚重,柳致知看了出来,对方这一双手绝对不普通,显然将铁砂掌炼到精深的程度,身上外露皮肤紧致,偏黑,却透出一种红黑的晕质,这是一身横练功夫的体现,对方练过金钟罩铁步衫一类功夫,再结合脚下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步法,绝对是一个难得的高手,如果单论武功,柳致知可能不是对手。

    柳致知没有想到在此遇到一个高手,对方显然也发现了柳致知,眼光也是一缩,柳致知举起手中咖啡杯一笑致意,对方也点头微笑示意。

    对方在靠近柳致知不远的一张桌旁坐下,那个角度也是可以清楚观察到夜总会,对方也和柳致知一样,浑身放松,悠闲地喝起咖啡来,眼光不时瞄一眼对面的夜总会。

    柳致知对事情经过并不清楚,听到都是他人传言,他来此是准备等天黑亲自去一趟夜总会,能不能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柳致知不自觉之间,行事比以前周密得多,考虑问题也全面了许多。

    两人在服务员眼中都是怪胎,别人来喝咖啡,不是朋友就是情侣,两人都是独自一人,而且根本不着急,一喝就是一个下午,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夏日天气易变,天空阴沉下来,却显得更加闷热,不过咖啡馆中凉爽依旧。

    对面夜总会门已经开了,墙上大型电子屏也飞速闪现各种诱人图案,霓虹灯也亮了起来,一辆辆车子也停在街道两边,陆续有人进入。柳致知发现发现有几个显然是富豪中人进入夜总会,此时坐在窗边那人起身下楼,柳致知从窗子中看到对方进入夜总会,在临入门子,掉过头,意味深长远远望了柳致知一眼。

    柳致知心中一动,也起身结账,然后迈步向夜总会大门而去,柳致知一表人才,现在是夏天,空气虽闷热,对柳致知影响不大,一身淡色单衣,倒有点卓尔不群。

    门童弯腰做了请的手势,柳致知抬步入内,脚步刚落下,听到里面传来凄厉的尖叫声,接着传来乱嘈嘈的声音:“杀人了!死人了!”,声音在楼上发出,并不是二楼,已有脚步声从楼梯下来。

    柳致知心中一动,猛然加速,如同幻影一样向上冲出,那些慌乱中下楼的人,只感觉一个人影带着强风从身边一掠而去,根本没有看清什么人。

    柳致知一口气冲上了四楼,一间豪华厅房内,灯光柔和,然而满地血腥,柳致知没有时间观赏厅堂的豪华,眼睛落在那些尸体上,除了一人年纪较大,其余均很年轻,不过二十来岁,衣着名贵,身上饰物手表之类,无一不显示出这些人绝非普通人家子女,非富即贵,尸体一共七具,柳致知眼睛一瞄,就知道都是被重手法致命,其中两人的脑袋如烂西瓜一样,柳致知可以想像这些遭遇了什么。

    窗子已打开,柳致知往外一望,窗外几米是另一幢房的屋顶,远处一个人影一闪,蹿高崩低,已下到街道之上,回首往这边望了一眼,柳致知一眼就认出是谁,正是下午和自己一样,在那家咖啡馆的那人。

    柳致知也不迟疑,根本不理会房间中几个吓傻了衣着暴露的女子,一下子跳上窗台,蹿到那幢房的屋顶上,身形一闪,追了下去。

    柳致知并未专门练过轻身之类功夫,不过国术到了他这个层次,一般丈许高的围墙,只要一个助跑,手脚并用就能蹿上去,比电影上跑酷强了不知多少。

    柳致知刚一出去,厅室中又蹿进一人,对现场望了一眼,随即和柳致知一样蹿了出去。

    那人到了街道之上,招手拦了一辆出租,刚钻进车,柳致知也下到地面,手一招,一辆出租车停下,柳致知钻了进去,手一指前面跑出一段距离的车,说了句:“跟上去!”

    “好了,您坐好!”司机油门一踩,跟了上去,不一会,另一辆车也跟上柳致知坐的这辆车。

    车子很快就出了城,前面车已停了下来,柳致知将一百元塞给了司机,说了声:“不用找了!”拉开车门就蹿了出去。

    看了一下方位,此处是江边,身后不远处有一个小景点,一亭高立,据说此处是当年白乐天走《琵琶行》的地方,现代有好事者修了琵琶亭,不过游客寥寥。

    柳致知见天已完全黑了,柳致知上了江堤,好像对方顺着江堤向东而去,柳致知只好碰运气向东而去。

    追了一会,前方出现一个比较大的庄园,里面似乎有些动静,柳致知正在考虑是否追下去,庄园中传来枪声。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