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032. 一怒微雨剑光寒(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独自漫步在林中,他现在所在,不是牯岭镇,而是一处度假山庄上方的山林中,看着那一片房屋,不同于宾馆,都是古色古香,每间都独立成院,并不大,也不高,最高不过二层,每院往往住一二人,要么是单身,要么是夫妻,这一遍是富豪们来此疗养之地,外围院墙并不高,却装了不少探头,正门的保安把守,里面还有保卫人员定时巡逻。

    此处就是贺家和胡家来此开会落脚之处,名叫匡庐度假会议中心,在此区的中心有专用的会议中心,当然,能来此开会的也不会是普通平民,柳致知昨天催眠贺家那个年轻人得到的情报中,柳致知知道贺家住在哪几个院子中,现在柳致知在山坡上,远远看着山谷中这一片疗养中心,脑中在勾勒如何进入其中的细节。

    柳致知站在一棵树下,透过树叶中空白细细看了一个多小时,甚至能做到闭上眼睛,这遍区域每间房如画一样出现在眼前,想清楚了可能的细节,柳致知才转身而去,返回别墅。

    柳致知不知道的是,他出来调查贺家所住地址,却有人在他所住别墅附近调查他。就是柳致知当日从香炉峰下来遇到的两个拦截他的人,柳致知不知道他们姓名,一个是言列辰,另一个是白后勇,两人终于查到柳致知住在此处,不过他们到时,柳致知已经出去。

    两人在附近找了一个地方,进行守株待兔,两人也从附近居民口中得到柳致知的姓名,毕竟柳致知住在此处一个多月,每天经常遇到附近居民,大家打打招呼,渐渐就熟识,相互之间经常聊聊,姓名当然为人所知。

    一直到下午四点多钟,柳致知才回到别墅,倒没有留意言列辰和白后勇两人,两人却一眼看到柳致知,立刻目微闭而眼光下垂于地,不敢正视柳致知的背影。从那天交手情况来看,柳致知修行上已有一定层次,而且是修行剑术,不弱于两人,此时目光如果注视对方,特别是自己这样的修行人,对方极易起感应,两人不正视柳致知,而是用目光的余光关照着柳致知。

    柳致知刚走到别墅的门口,后背微微有些感觉,好似刚才有人窥视,转眼即逝,不觉一皱眉,不过并未回首,他心中起了警惕,也不想打草惊蛇。武功到了化劲,就能对一些恶意眼光有本能的感应,何况柳致知不仅是练习武功,在修行上也踏入大门,比普通化劲高手更加敏感。

    柳致知开了门,眼光却斜视不远处的玻璃窗,借此简单观察了一下附近情况,言列辰和白后勇好在离此地上百米,选的地方也不易让柳致知发现,柳致知也未用神识查看,倒没有发现什么人,不过柳致知心中却警觉起来。

    柳致知进入屋内,开始做饭,平时他很少做饭,今天却开始做饭,他的手很稳,借做饭平稳一下心情,让自己尽量恢复常人的心态,毕竟晚上准备杀人。

    饭很简单,炒了一个素菜,烧了一个西红杮蛋汤,柳致知吃得很慢,不像平时,因为习武,他的消化能力很强,平时吃饭有时狼吞虎咽,今天特别慢,一颗米都细细品味,各种平时未注意的味道充斥口腔,大脑也产生一种愉悦感,这种味道的淡淡刺激,让柳致知完全放松下来,整个人如同一台机器一样,开始精确运转,柳致知这是通过生活中一种细节调整自己,使自己达到最佳,就如一种完整仪式能调整人一样,日本人甚至在此基础上发展出花道茶道之类,就是通过一种规范仪式来约束净化身心,但称为道,未免有些狂妄。华夏儒家古礼六艺中的“射”就有一套完整仪式,通过这种仪式来调整身心,增加修养。

    但这些效果却不如柳致知今日这一顿饭来得自然,柳致知吃完饭,有条不紊将碗洗好收拾完毕,感觉到自己状态已入佳态,取下挂在床边的中兴剑背好。

    天已晚,夏日天多变,外面已飘起细雨,柳致知成功将愤怒如外面细雨一样化在心中,不会因愤怒失去理智,愤怒也不消失,却不会对柳致知产生任何影响,理智就是理智,就如科学中逻辑,清清楚楚,不因感情而受影响,当今晚要杀的人都死去,愤怒自然消失,如微雨后自然云开月现。

    说起来,柳致知看古籍经典,加上近几个月来磨练,作用不知不觉体现出来。都不必柳致知有意所为。

    柳致知背剑迈入微雨之中,身上自然无形振荡起,细雨未落到身上,离体表不足一寸,自然被激荡开,顿时人如起了一层轻雾,这不是柳致知有意所为,而是刚才调整到极佳状态的一种自然表现,不需柳致知有意控制,柳致知发现自己感应圈又扩大了,达到了五十多米,比之前扩大了二十多米。

    柳致知一出现,两条两影跟了上来,柳致知不紧不慢地走着,人在言列辰和白后勇眼中有些模糊,像有一层雾气笼罩,言列辰和白后勇发现跟上去有些困难,两人各运身法加速追去,前方的柳致知依然不紧不慢地走着。

    转眼间,三人消失在一片山林中,前面的柳致知猛然停下了脚步,缓缓回过身:“两位,从我一出门就跟上了我,有何意图,你们是什么人?”

    言列辰和白后勇见柳致知发现他们,也不再隐藏,言列辰身形一纵,直挺挺飘了过来,脚尖一点,又直直地飘了过来,很诡异。白后勇却如一只掠地的飞燕,每次落地,左右脚连忙蹬出,刹那间脚下模糊,然后身体向前倾斜,纵起并不高,掠地前冲,每一次都掠出三四丈。光从身法来说,就比昨日的左天冲三人高明了许多。

    柳致知等二人来到自己面前,淡淡地望着两人,言列辰开口说到:“柳致知,我找你好久了,却不想在庐山碰到,你去年冬天在张集一个庄台上破了我的镇魂桩,让我炼**败垂成,还让我受了反噬,幸亏我得到一株灵药,不然到今天也不可能好。不过我言列辰好说话,你告诉我前二日香炉峰发生了什么事,以前的事可以不追究!”

    “原来当日闹鬼的是你,看来你也是祭炼一种邪术!”柳致知回想起当日之事,这时才明白。

    “胡说!我辰州言家世代相传的术法,怎么会是邪术!”言列辰立刻火了,柳致知是半路出家,不懂江湖上的一些规矩,法术严格来说,只要不是伤天害理,正邪存于一心,用之正则正,用之恶则是邪术,许多初级法术往往是一些控制阴灵的法术,如当日柳行恕传给柳致知五鬼阴兵术一样。

    言列辰愤怒,柳致知却不理睬他,目光转向白后勇:“阁下又是谁?我与阁下有什么结怨?”

    “桂北白后勇,与你无结怨,我与言兄是朋友,我只想知道你在香炉峰得到了什么,好东西当共享!”白后勇直接说明来意,柳致知不清楚,现在这个时代修行不易,许多东西已经失传,再加上政府有意无意的打压,现代科技让普通人在一定程度上能伤害修行者,世俗政权的强大,让修行者日子并不好过。

    “白后勇,名字倒不错,知耻而后勇,不过我却发现阁下并不知耻!”柳致知与赖继学相处过一段时间,不觉中也染上赖继学那种对别人姓名评头论足的习惯。

    白后勇当时就气乐了:“好你一个混蛋,居然敢拿我名字来评头论足!找死!”话音一落,人已如一头怒虎冲到面前,却是南拳中的虎鹤双形拳,现代许多修士都兼修一门拳术之类,行走世俗间,什么事情都动用术法往往太引人注目。而且,修士习练拳术,比单纯武术习练者有优势,修行者本质上是对自己**和精神进化提升,修行者习武,更易成为武术高手,柳致知当日进入暗劲,就是在修行突破后,拳术自然提升。

    白后勇手成虎爪,一个虎扑,甚至使人产生一个错觉,好像一只真虎带着腥风扑来。柳致知见其整体劲力如一,甚至产生一点气势,知道对方已入暗劲,甚至开始触摸到一点化劲的边缘,不过,这些并不在柳致知眼中,柳致知不管如何,已是化劲高手。

    柳致知根本没有避让的打算,形意拳本来就是很直接,实战中直来直去,中路硬破,右脚上了半步,右拳崩出,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呼啸而出,顿时,白后勇一下子在气势上由老虎变成了一只猫咪。

    白先勇一见心中一惊,他前二日与柳致知一错身交手,就知道对方很强,心中还有一点侥幸,认为当日是柳致知身在空中,占有优势,今日一见对方一拳崩出,哪能不明白,柳致知在拳术上实力在他之上。

    呯的一声,两人接实,柳致纹丝未动,白后勇身体倒飞而出。柳致知得势不饶人,脚下一动,如附骨之蛆,身影一闪,炮拳出,轰向白后勇。

    言列辰一见大惊,一个阴影飞扑向柳致知。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