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033. 一怒微雨剑光寒(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一拳将白后勇崩飞,更不留情,脚趾抓地,紧跟着白后勇,一拳轰出,却是炮拳,如果打实,就是不送命,白后勇的一条小命也要去掉半条。

    言列辰见两人一动手,转眼间,一声暴鸣,白后勇已倒飞出去,不假思索,早已准备好的术法发动,一道淡影投入柳致知,他没有阻拦柳致知,而是直接想侵入柳致知体内,直接控制柳致知,这是一种阴灵附体类法术。

    柳致知感到一股寒意浸人,见虚影冲来,拳一转,劲气暴发,细雨在拳过处化为雾气,一拳的振荡之劲,使细雨粉碎得更细,转为雾气,一拳击在虚影之上,本来虚影不是实体,不应该受柳致知的拳头影响,事实却出乎意料,一拳击中虚影,虚影如水波一样,猛然变糊,又像一个纸人,被风吹了出去一样。

    柳致知入化劲,一拳出,罡气外溢,自然对灵体有抵抗能力,这就是拳术一入化劲,**之中精气神化为一体,不惧一般灵体的攻击。

    趁这个机会,白后勇暴退了几步,稳下身体,在生死关头走了一遭,不由出了一身冷汗。柳致知见此,停了下来,冷冷看着两人。

    言列辰也极其意外,想不到柳致知一拳逼退了他祭炼的阴灵,心中一动,对白后勇叫到:“当心,此人拳术应该入了化劲!”说完之后,左手掐诀,右手成灵官指,淡淡光华起,凭空画符,口中咒起:“幽冥鬼王,借汝威灵,灵鬼加持,其威无挡,律令!”

    一股黑气从地下喷涌而出,附着符文的牵引,聚集在那个阴灵之体上。灵体迅速变浓,形态发生了变化,在肉眼中几乎分辨不出是灵体,好像一个皮肤青黑鬼怪,额头之上鼓起一瘤,好像长角一样,指四尖利达半尺,眼中幽幽泛着青蓝色光华,皮肤泛起淡淡鳞片,周身黑气缠绕。

    一出现,仰天长嘶,柳致知顿觉一种波纹冲向自己,甚至直冲自己的精神深处。柳致知冷哼一声,脚一动,退后了丈许,手往背后一抄,中兴剑落在手上,斜指鬼怪,意在剑前,无形波纹冲动,中兴剑陡然震荡啸鸣起来,硬生生将此鬼发出波纹冲散。

    柳致知猛然左手剑诀一引,一步迈出,剑鸣大作,两仪青萍剑十三式中乾坤式出手,整个人和剑合为一体,剑一出,天地立变,此式不同于柳致知以前施展的剑式,重意不重形,柳致知就是两三天前都不一定能施展出此式,得益于昨晚阴神感应到的宇宙背景信息,那种宇宙创生的回音,柳致知感受不足千百万分之一,通过此剑,彻底展现一种精神,柳致知拳中有一种一往无前,阻我者杀的精神,剑中并没有什么精神,虽然能口吐剑气,但真正剑道精髓并未领悟,今日一剑,真正的剑术大门打开。

    剑一出,就是在一旁的白后勇和言列辰顿时觉得天地立变,他们好像被拉到另一种天地中,空中微雨刹那间全部消失,不是化为雾气,而是消失,一种宏大的声音,来自远古的回音响彻天地之间,这种声音根本不是耳朵所能听到,完全是心灵中响起。

    这种感觉是柳致知昨晚的领悟完全借助这一剑在心灵中具现出来,甚至影响了周围的物质,两仪青萍剑十三式,每个人演练看起来一样,但一旦领悟到剑意,不同剑意表现可能完全不同,柳致知以前使用不过是形剑,并无剑意在其内,最多杂入气剑,从未达到过意剑程度。

    这一剑出,白后勇和言列辰大脑一下子当机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从未想像过会这样,那鬼怪在这一瞬间完全不能动弹,好像坠入噩梦一样,不过这种情况不过一瞬间,天地又恢复了正常,柳致知的境界功力都不能足于维持这种剑意。

    不过就这一瞬,对柳致知来说已是足够,一瞬间将刚才的那种天地似乎回缩到柳致知的剑上,天空的微雨又飘落下来。柳致知手中中兴剑好似从刚才时空中破空而出,汇成一道寒光,破入鬼怪的身体之中,剑啸鸣声大作,宛若龙吟,鬼体黑气散来,转眼又成为那个淡淡的虚影,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剑是实体,应该不会对虚幻的灵体产生多大的伤害,但那淡淡的灵体限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如烟花般散开,如袅袅青烟,就此消散。

    言列辰身体猛然一晃,差点跌倒,这阴灵之体是他收伏一个已失去意识的灵体,然后封在体内窍穴中不停温养,甚至用自己意识不住培养,可以说是他的分身一样,平时,别人很难伤害到这个灵体,毕竟对物质世界来说,不过是一个虚幻的影子,不想被柳致知一剑斩灭,言列辰受伤不轻。

    柳致知手中中兴剑好像兴奋起来,一声剑鸣,那飘散的黑气一触到它,立刻消失,好像被剑吸收一样,柳致知感觉剑的灵性好像又增加了。

    白后勇也未想到这个结果,言列辰的这个灵体他是知道,很是厉害,可以说是言家秘法培养出,见此,脸色一变:“你是谁?难道是传说中蜀山剑派传人?!”昆仑蜀山这些大派到了近代据说进入一些洞天福地,不在人间出现,而柳致知的剑术却超乎他的想像,不由想到在现代已是传说中的门派。

    “我不过一个人间求道者,无门无派!”柳致知淡然地说。

    “那好,你接我一招,如果你能接住,我们将不再纠缠你!”白后勇说到。

    “这不是你说了算,前两天你们无缘无故拦截我,今天又跟踪我,对我下手,这一切都得给我一个交代,不然,就留在庐山!”柳致知脸上露出一丝嘲讽,根本不理睬对方的话。

    “那就手下见真章!”白后勇见不能善了,心中萌生退意,手中掐诀,口中咒起:“太微帝君,丹房守灵,造就兵甲,驱邪辅正,阳和布体,来复黄庭,天符帝力,震摄刀兵。”咒音一落,甩出三个纸人,张口一气吹出,三个纸人在空中变成身长丈二的披甲士兵,落于地上,各执刀枪,向柳致知杀了过来。

    剪纸成兵术,民间传说中流传甚广的法术,往往是持邪术造反者的最爱,据说刀枪不少,柳致知没有想到,对方会这种法术,见三个类似古代士兵杀来,也想试试这三个纸人所化士兵是否真的刀枪不入。

    柳致知手中剑的一指,刚柔式出,两仪青萍剑十三式,基本上都是对立两剑式合为一式,如阴阳无端,相辅相成,刚柔式一出,剑上剑气现,大开大合,如斩马长刀,硬斩而出,空气中嗡的一声剑啸,其柔却是剑在瞬间振动中,对方武器攻击过来,一触长剑,力量立刻被剑的振荡化尽,剑一过,一道裂帛之色,最前面一个士兵断成两截,化为两张三四寸的半截纸人飘落下来。

    柳致知感到一些阻力,并不大,如果此术对付那些手执劣质兵器的人,一下子不一定能斩破,一句话,根本做不到刀枪不入。

    后面一个红袍士兵和一个黄袍士兵又冲杀过来,柳致知手中剑一荡,将面前刀枪荡开,顺势进身,剑光一闪,两个纸人飘落。

    再看白后勇和言列辰两人,却已退后不少,正站在那边观战,柳致知哼了一声,人如缩地一样,已到白后勇面前,一剑斩出,还未斩上身,脸色微变,不对!这不是白后勇,一剑触及面前白后勇,烟云光影一闪,却是一张化身符贴在树上,这是分身解厄术,柳致知得到李义那本符箓上就有,显然对方平时炼有数张符纸,危险时刻往任何东西一贴,此物立刻化成自身,自己却可以趁机溜走。

    柳致知转过身,目光注意到言列辰,显然也是一个假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用神识一感应,果然又是一张化身符,这种说白了,一旦启动,不过干扰人的正常感官,制造一个幻影,柳致知定了定神,甚至不用神识感应,就是肉眼也发现那不是人,仅是一张符纸,刚才柳致知因为与纸人战斗,没有留神而已。

    柳致知感应了一下,对方应该出了自己感应范围,不过从哪个方向逃走的,柳致知还是有数,柳致知也会数种旁门法术,当日得自李义,书上有不少法术,柳致知都清楚,大多数也能应用,不过像分身解厄术这类法术,柳致知并没有祭炼,这类法术必须炼好分身符,不仅是将符画好,还必须按一定方式炼制,柳致知嫌麻烦,也认为没有什么价值,并没有祭炼。还有些法术,必须炼制阴灵之类,柳致知也没有炼,嫌其与阴魂打交道,而且有些方法过于邪恶,也有些虽不邪恶,也过于恶心,他并没有炼过,仅是了解一下。

    柳致知见两人逃走,冷笑一声:“你们能用术法,难道我就不会!”从储物袋中取出二只一种特殊草扎成蜈蚣样法物,此也不是柳致知所炼,是李义所炼,柳致知杀死李义后,便归入自己。

    柳致知掐诀念咒,将两物祭在空中,此时天空的小雨已经停了,但还是阴沉沉的,没有一丝星光。两物在空中猛然变长,化为两条如龙一样大蜈蚣,向远方追去。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