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048. 抛却奢华,只为君一拜(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八人飞跌而出,结束之快,让众人目瞪口呆。樊川这才知道柳致知的实力,对方根本不在乎,再看看宋琦和赖继学,这两个人看来也不简单,不过,既然肉和茶入腹,不怕你们飞上天,目光落到柳致知背上,不由露出一股狠意。

    柳致知立刻感到有人含恨注视着自己,不用回头,也知是谁。并没有放在心上,樊川身手虽高,但年龄日长,又未抱丹成功,柳致知对自己目前实力很自信,凭自己,他们根本拦不住自己。

    不再望倒在地上八人,八人浑身发酥,暂时失去的动手能力,柳致知未伤他们,毕竟想将顾寻月带走,并不是和袍哥会有什么深仇大恨。

    两人来到第三关仁关,仁关又有什么花色,什么过五关,不如出来几个比试一下就行了,弄出许多花招。柳致知的思想在改变,看问题渐渐指向核心,这也是修行中转变之一,世人却不是,往往将事情做繁做足,捧场越大,花团景簇才显示成功的非凡,柳致知却渐渐归于简单,许多事本来很简单,当然,这样在世人面前,却显现不出能力。

    一入室内,柳致知向前赶了一步,将顾寻月掩在身后,此关明为仁,事实可能相反,室内三人,一人四十左右,另外却是两个二十岁左右年轻人,一男一女,长相也较为普通,侍奉在那中年人的身后,中年人身着改良的中山装,盘坐在一张短案之后,案上一炉香,香前却是一座三峰土山模型,还有一盘土。房间很大,达数十步,两边墙上挂着山水画,有二三十幅之多,各具韵味,显然非庸手所作,柳致知感应中,山水如活过来一样,显然加持了特殊法门。

    在中年人背后,正对着门的墙上,也有一幅画,却是五岳独尊的泰山,旁边一行字:仁者乐山。其他人停在屋外,赖继学一眼望到墙上的画,不由“咦”了一声,眼光不由为之吸引。

    柳致知目光却落在案上的土山之上,露出凝重之色。他感应到,这座土山是一种特殊的存在,不是法器,但是一种法物,是法术之中符印一类东西,用来招唤镇压所用,因为它的存在,柳致知一迈入室内,就感到如迈入群山之中。

    顾寻月虽没有这种感觉,却也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柳致知面对那中年人,一拱手:“后学柳致知请教先生大名!”对方应该也是修行人,柳致知已入房内,就已落入对方布置之中,柳致知也是修行人,但术法变化无穷,柳致知不过进入这个领域不久,对许多东西很陌生,这些日子已令他大开眼界,必要的礼节还是有的。

    “山野散人风乐山,见过两位。请闯关!”风乐山起身拱手,说完就要动手。

    “好名字,仁者乐山,一言双意,此关应该术法,不知对否?”柳致知是想从言谈得些信息。

    “不错,此术是我所所习‘底襟灵左传遁秘旨’中一术,一经发动,身入群山,如非心中有大仁,难以脱身!”风乐山并未隐瞒,他有这个傲气,毕竟术法世间秘传,得者往往是有其福缘。

    柳致知却笑了,说到:“请!”他有自己看法,对方未免太抬高自己,仁者乐山不错,但风乐山所行,本心不过是一个为袍哥会尽力之人,如何称得上大仁,自己不仁,谈仁有何意义。

    风乐山掐诀诵咒:“南山土,北山土,吾今足下土用之,捻山高大五狼虎,真侵刀兵远阻。吾奉:三山九侯先生律令摄!”咒毕,从盘中捻土一气吹出,柳致知两人立感周围环境立变,房屋顿消,刚才画中高山耸立周围,两人不见风乐山,已置身群山之中。

    顾寻月虽然听说过术法,也知道袍哥会中有几个异人,几日前见过王少闲和俞秋白的一战,也算见识过术法。现在一见,才知术法的神秘,自己明明在房间内,却转眼转身群山之中,根本看不出一丝异相,不禁有些慌。

    再抬头看前面柳致知,柳致知也感觉到顾寻月看他,知道顾寻月初见如此术法,有些慌乱,柳致知坚守本心,风乐山术法一起,他的感受与顾寻月不同,他已入格物之道大门,甚至感受到对方是如何做到,这与他静坐时出现外景入内很相近,静坐时外景入内是摄取周围信息映入灵台神识中,现在风乐山不过是将周围画中之景投射入两人灵台之中,使两人感觉自己陷入群山之中。

    在此情况下,自己不畏,但顾寻月却会陷入其中,柳致知心中叹了一口气,自己虽明此理,可不受迷惑,却不能克制此术,如果自己能悟出木行,或许能克制对方。

    一念及此,脑中灵光一闪,手中掐土诀,口中呼字咒音起,意念一动,一股波动从地下传了过去。

    风乐山见顾寻月眼光向四边望去,好像在看什么,知道她已陷入山景之中,正在高兴,却发现柳致知抬头望向他,心中一惊,刚要有所动作,猛然脚下一震,面前短案似被一股大力冲起,直向屋顶而去,不好,立刻从坐垫上跳起,手一招,那座小土山落了下来,接在手中,手掐镇山印,喝了声:“镇!”

    柳致知同时也喝了一声:“破!”顾寻月陡然见眼前一幻,周围群山如水影一样消失,与此同时,室内似乎起了一阵旋风,两边墙上的画纷纷被卷起,呯的一声响,一大半画化为碎片,如蝴蝶一样飘飘扬扬,墙上窗子玻璃顿时粉碎,向外急溅,风乐山向后退了几步,手中土山出现了裂纹,柳致知身体也是一晃,在其身后的顾寻月急忙伸手一扶。

    门口传来宋琦的声音:“不可!”已经迟了,顾寻月感到一股大力,不由得腾腾退后数步,脚下用力,脚下传来木地板的断裂声,脸色潮红,好不容易才平息翻滚地气血,脸色却转为煞白。

    柳致知与风乐山在法力层次拼了一招,这股力量虽真亦幻,如果顾寻月不碰柳致知,柳致知会自然将之导入地下消失掉,他调大地灵力,本来就勾连在一起,偏偏顾寻月好心去扶柳致知,柳致知身上法力如同江河,硬插一脚,当然够顾寻月受的。

    风乐山蹬蹬连退几步,在他身体后侧侍奉的男女两人脸色一变,各从腰间抽出十二条青丝带,抛了出来,一口气吹出,喝一声:“化!”刹那间化为二十四条青黑蛇,嘶嘶吐信,从空中冲向柳致知。柳致知脸色一冷,口一张,一道白光喷出,一个盘旋,传来裂帛之声,蛇又化为丝带,从空中落下。

    白光一动,就要落向那两人。“朋友,手下留情,此关已过!”风乐山叫了起来,白光一闪,又归入柳致知口中,柳致知心中一喜,今日居然能控制剑气盘旋,不是向以前那样一条直线,不知不觉间自己居然在剑术上有了新的进步。

    门外的樊川脸色彻底变了,如果柳致知仅是一个武者,他还会想办法对付,但柳致知口吐白光,完全是剑仙一流,巴蜀之地,有大量剑仙传说,传说蜀山之中有剑仙,飞天遁地,神通广大,樊川本来并不太完全相信,虽然他也笼络了一些异人,不过这些人虽术法利害,但根本不能飞天遁地,以为剑仙之说是夸大之谈。今日见柳致知口吐白光,灵动盘旋,根本不是武者那种吐气如箭的情况,他立刻想起剑仙之说,得罪了剑仙,说不定哪天脑袋不知怎么回事就搬家了。

    此念一起,不在考虑如何留住顾寻月,女人多的是,不值得为此丢了性命,樊川能作为袍哥会的会长,这种气概还是有的,决定一切就到此为止,后面虽然有些手段,估计在绝对力量面前,也不会有多少作用。

    风乐山一叫,柳致知收回了剑光,俞秋白立刻冲了进来,宋琦一见摇摇头,打断了俞秋白和顾寻月之间卿卿我我,从身上掏出一只玉瓶,上面画满了符文,瓶一开,一股异香传出,王少闲和风乐山立刻投来疑惑的目光。

    宋琦用小勺挑了一点,让顾寻月服下,转眼间顾寻月脸上苍白褪去,一丝红润泛上脸腮。

    “宋哥,这玩意你多不多,卖些给我!”俞秋白尝过,知道这是好东西。

    “免提!我自己都一点儿,柳老弟好不容易才抓了一只赤血蟾,就炼了一点血蛤膏,你们能尝到,已算极大福份,要不是你是我兄弟,我才舍不得让你们服用,这玩意可是救命的东西!”宋琦说到。

    王少闲和风乐山听到这里,证实自己的所想,眼中充满羡慕,而樊川却是第一次听说,倒没有留意,在他心中,不过是一种治伤的药。

    “宋老弟,柳老弟,寻月,你们闯五关,就到此为止吧,以几位身手,过五关应该没有任何问题,我也是一个明理之人,寻月也算会中姐妹,既然志向不在帮中,也不勉强,就算诸位过了五关,如何?”樊川一抱手说到。

    事情就这样解决了?!几人互相望了一眼,宋琦醒悟过来:“多谢会长宽宏大量!秋白,寻月,还不谢谢樊会长!”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