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49. 千寻雪(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青藏高原,人称“世界屋脊”,海拔高,许多内地人到此不适应,有高原反应。唐古拉山脚下,三个年轻人背着行囊,走得很轻快,而且有韵律,如果细看,三人举足间,自然顺着地势,好像重力牵引,不见半点费劲。

    这三人就是柳致知、宋琦和赖继学。三人当日在蓉城解决了俞秋白和顾寻月的事,宋琦在电话中和俞秋白的父母说清楚了情况,俞秋白父母也没有什么办法,总算放下一颗心,俞秋白也辞去蓉城的工作,带着顾寻月回江浙去了。

    宋琦三人便启程到了西藏,三人决定先往唐古拉山一带寻找雪莲,雪莲一般生长在雪线以上,三人在蓉城准备了一些东西,也增置一身御寒衣物,现在是秋天,但入藏后,海拔高,早晚温差大,藏区下雪很早,在内地秋季,往往不少地方就会飘起雪花。三人虽是修行人,特别是柳致知,武术已入化劲,身体寒暑不侵,冬日就是穿单衣也没有事,不过也不想独行特立。

    三人入西藏并不是为了旅游,所以来的地方不是什么景点,当然附近也没有什么人,几乎接近无人区。三人向雪山而去,天已有些寒意,三人并没有在乎,虽然三人各准备了一身羽绒雪地服,但现在并没有穿,到了山上再说。

    正走着,柳致知抽了抽鼻子,对两人说:“你们有没有闻到血腥味?”

    赖继学也动了动鼻子嗅了几下:“是有一股血腥味!那边有秃鹫盘旋,难道是天葬台?”

    “过去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宋琦说到。三人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就到,印入三人眼帘的是五具尸体,却是冒险者打扮,令三人吃惊的是,其中三人居然是欧美人种,是白人,另两人是藏民打扮,

    柳致知上前摸了一具尸体,还有些余温,尸体也未僵硬,看来刚死不久,身上有血迹,却是枪伤,柳致知不是法医,对人死亡时间不能判断。三人走过来的这段时间并没有听到枪声,在这个空旷的地区,枪声应该传得很远。

    三人细细检查了一下尸体,身上已被翻过,从尸体身上衣物凌乱可以看出来,三人不是刑侦人员,也不能找出有价值的东西,不过三人身上都带着枪,这一点很能说明问题,这三人并不是一般游客,另外两个藏民身上却没有什么东西。

    “宋哥,这人手上好像握着什么?”赖继学发现新的东西,宋琦和柳致知过去一看,此人手上似握着一件小东西。

    赖继学捌开他的手,却是一颗珠子,布满了天然花纹,柳致知不认识,赖继学和宋琦对望了一眼,叫了出来:“天珠!”

    两人这一叫,柳致知明白过来,他虽没有见到天珠实物,但听说过,天珠从成份来讲,主要是二氧化硅,与砂子、水晶成份一样,可以算是一种特殊的玛瑙,天珠在西藏作为一种旅游纪念品很常见,不过价值相差很大,被活佛开过光的天珠,其价格惊人,甚至达到千万元,一般就便宜得多,有些品质不好的,只要几元就能搞定,当然假的也不少。

    一听说天珠,柳致知略微感应了一下,这珠子有微弱的一种特殊的力量,类似于法力,难道这就是开过光的天珠。

    宋琦拿到手上闭眼体会了一下,睁开眼睛说:“应该开过光,此珠有孔,应该是一串中的一颗。”说完后,将珠子抛给了赖继学。

    柳致知将三支枪收起,他会用枪,当日在黔南时,他曾担任过特警搏击教官,跟特警学过用枪,不过他对枪的知识也仅于此,至于这是什么牌子的枪,他并不知道。

    柳致知将枪抛给宋琦和赖继学各一把,弹夹中子弹还有几颗。

    “老弟,给枪有什么用?”赖继学说到,他并看不起现代枪械。

    “留住吧,如果遇到野兽什么的,总不能用术法打猎,有枪方便点,将来回到内地前再扔掉也不迟。”柳致知说到,听柳致知这么一说,两人将枪收了起来。

    三人并没有掩埋尸体,也没有报警,西藏地广人稀,附近的公安部门不知在什么地方,就让这五人天葬,至于几人什么原因死的,并不关三人什么事。

    三人继续向山赶去,虽然好像山就在眼前,不过直到傍晚,三人都未真的到了山脚,三人就近找了一条溪流,扎下了帐篷,三个小帐篷团在一起,并在外围做了些手脚,这是宋琦所为,他懂阵法。

    夜色降临,天气比内地冷得多,三人升起了火,吃了些干粮。夜幕中星星很明亮,三人看了一会星空,气温降到冰点以下,此处温差果然大,三人准备回帐篷休息,柳致知和赖继学对宋琦的阵法还是很有信心。

    天空月亮升了起来,三人站起身,柳致知向远处眺望,陡然“咦”了一声,另外两人也顺着柳致知望的方向一看,却是来了几个人,向这边而来。

    他们渐渐走近,柳致知看清楚来人,却是四个喇嘛,向河边走来,来的方向并不是白天三人所来方向。

    他们也望见了火堆,看到三人,宋琦今天所摆的阵是一个防护阵法,如果没有东西侵入,并不会起作用。

    三人也不想别人发现阵法,便主动出了阵。

    “四位大师,我等三人是驴友,不知四位大师夜晚赶路,要去何方?”宋琦合十礼敬。

    “三位施主你们好,我们是附近迦举派的僧侣,夜晚到此是为了修行考核,我的三位弟子拙火定修行成功,已成灵热成就,将在河边考核,想不到遇到几位施主,施主尽管放心休息,不会影响你们。”其中一位也用汉语回答到。

    三人立刻来了兴趣,知道四人之中,这位喇嘛应该是另外三人的上师,三人入藏前,在蓉城找了一些资料,对西藏作了一个比较深入的了解,西藏佛教是密宗,修行讲究即身是佛,内地常说藏密分为红黄白黑几教,迦举派就是内地所说白教,西藏密宗并不称自己是红教白教,红黄白黑不过是内地人习惯称法而已。

    “上师如何称呼,不知如何考核?”宋琦好奇地问到。

    “巴喜勒巴,灵热成就修气脉明点,考核方法很简单,他们身上都披着一条毯子,等一下到河边,在水中沾湿,然后披在身上,然后存想腹部脐轮明点,借以生成灵热,一夜蒸干三条为合格。”巴喜勒巴回答到。

    赖继学不由打了个寒战:“上师,现在好像河水快结冰了,这么冷的天成吗?”

    “这不算什么,现在的年轻一代不如我们老一辈了,我那时可是在零下十几度情况下,硬是破开冰层,将毯子弄湿,然后裹在身上。”巴喜勒巴露出和蔼地笑容。

    三人不由赞叹,看来西藏密宗果然名不虚传。柳致知双手合什,请教到:“上师,密教所传,除了拙火定,还有什么?”

    “除宁玛派修大圆满,其余均以大手印为最终奥义!”巴喜勒巴说到,宁玛派就是通常所说的红教。

    “何谓大手印?”柳致知又虚心问到,他却不会将大手印理解成一个大巴掌。

    “大手印就是无手印,更无本尊,咒轮之类,大手印是大象征,大者,无所不包,至高无上,代表佛的无分别智,也就是大圆镜智,此智最高,最上,且最密,犹如印符,故称大手印!”巴喜勒巴回答到,佛教与道教传教方式不同,许多地方显得更为开明。其中提到的本尊法,是密宗一种修法,在绘有诸佛的大画卷中,你随意洒花,花落在何佛身上,此佛就是你的本尊佛,在以后修持中,观想此佛,结此佛的手印,甚至存想自己与之合二为一,达到即身是佛的境界。

    咒轮之法,是以言咒种子字存想体内三脉七轮,左中右三脉,海底轮,脐轮等七轮,实是一种修气脉方式,拙火定就是一种咒轮之法。

    柳致知谢过巴喜勒巴上师,上师也祝福三人。另三个喇嘛已到河边,解开上身衣服,赤祼上身,将毛毯浸湿,裹在身上,跏跌双盘,开始存想体内明点,调动体内精微之火,开始中蒸干毛毯。

    巴喜勒巴上师也盘坐他们之旁,柳致知三人看了一会,见三个喇嘛身上已腾起白雾,知道他们开始调用体内拙火。

    柳致知抬头看看唐古拉山雪峰上的皑皑白雪,感受着身外的寒意,西藏这个苦寒之地,藏民族一代代在艰苦环境中生存下来,也创造独特的文明,佛教传入之后,与本土的巫术相混合,形成不同于显宗的密宗,在形式上类似道家的性命双修。佛教显宗并不注重身体,称之为臭皮囊,而密宗则主张即身是佛,注重**,成就者,甚至称为活佛。

    柳致知有些感慨,返回了帐篷之上,并没有睡下,而是盘坐在睡袋之上,渐渐沉入静定之中,高原那沧桑气息,种种神秘慢慢融入柳致知的心灵之中。

    唐古拉山雪峰之上千寻白雪,在月光显得格外圣洁。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