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59. 一岗风雪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个声音如雷,在天空中回荡,影响虽大,却不如之前邵延的淡淡轻语,如果没有邵延之前所行,柳致知会惊叹来人的实力,现在虽然心中惊讶,却没有那种震憾之感,其他人也一样,他们还不知道,邵延所做一切,是在数千公里之外的书房内,一边和云仙儿说些家常话,还一边在写字,那件事不过随意所为。

    “那个柳致知能看出这个幻像很不错,我当年在这个层次时,并不知道生存空间是一个人造的时空!”云仙儿在书架取了一本书,是一本宋词。

    “情况不同,他走的是格物之物,对物质底层了解不少,但将来要突破物质层次,混精神物质为一,则是一道关卡。”邵延顺口说到。

    “你将那个幻境实情告诉了他?”云仙儿说到,“他在之前就勘破,你怎么没有早点破除幻像?”

    “我以一叶花瓣承载了一些信息,告诉他实情,其实我不出手,幻像现在也应该消了,我只是借此让柳致知知道一些秘密而已,许多时候,真相往往湮灭,我并不想过多干预这个世界。”邵延停下笔,放在笔架之上,满意看着宣纸上的字。

    在格拉丹东峰,金虹一到,声响长空。越空兰一见金虹,对三人说:“楚凤歌来了,那道金虹是他的金龙剑,是一件法宝!”

    “法宝和法器有什么区别?”柳致知问到,其他两人也很感兴趣。

    “事实上本质上没有区别,法宝能虚化收入体内温养,法器做不到,目前修行界法宝很少,法宝比法器,不仅是凝练物性妙用,更自然凝聚天地间法则妙用,有道的影子在其内,威能更大!”越空兰说到,柳致知结合邵延以前给他的炼器方法,许多地方还未解开封锁,只有法器部分。

    此时,周围的形势又发生了变化。楚凤歌的那番话引起了反响,那番话一出,有数名国外人顿时不服,囔了起来:“我们是合法入境者,你有什么有权力让我们离开?”来此的人都是有特殊能力或修行者,你能飞行,又能如何,刚才不是一个女的也能飞行,大家不是斗了半天,又能奈何得了谁!

    那个苦修士刚才吃了一个亏,邵延并未杀他,他甚至以为对方是怕了他信仰的神,能做到那个层次,说不定能观察到神,至于邵延后面对神的不敬的话,他仅以为对为是为了面子,他的信仰极其坚定,他的主是唯一的神,那些异教徒的伪神怎及主的光辉的万分之一。

    现在听到这个声音,冷冷的说:“愿主饶恕你的罪孽,此处蒙主的恩,岂是你一个异教徒所能命令!”

    天空之中传来大笑之声,接着传为森冷:“原来是教庭的人,看来当年清理得还不够!华夏之地,岂是你们蛮夷所能横行,既然不想走,那就永远留下!”

    话音一落,金虹之中,数道金色光丝飞洒而下,数声惨叫,刚才出声之人,包括苦修士在内已成为尸体,这些人听到声音就已经防范,可惜,他们的能力在金色光丝面前显得如此可笑,连延缓死亡都未能做到,便尸横当场,这一手,让剩下的人全都闭嘴,一个个头也不回灰溜溜向山下冲去。

    金虹滞在空中,被誉为华夏第一高手的楚凤歌在空中现身,向着云梦仙子一拱手:“见过郁仙子!”

    云梦仙子也还礼,两人飘落在山顶之上,山顶之上,还有数人,分为两派,其中一般是**这一支,上山数人,已剩下四人,其中三人有伤,好在龙、象两位护法都在。而另一支,却是**那一支,也只有三人,说来好笑,两支都是藏密格鲁派,也就是黄教,却是刀兵相见,见楚凤歌和云梦仙子落了下来,龙护法倒是大喜,上前见礼。

    而**那一支却是脸色一变,楚凤歌见到他们,冷冷一笑,说:“是自己束手就擒,还是让我主动抓你们!”

    “楚前辈,我们是藏传佛教中人,不能这样对付我们!”其中一人说到。

    “叛国者用什么宗教的幌子,既然来了,就留下吧!”三人立刻戒备起来。

    “看来还想抵抗!”楚凤歌冷笑到,“你们如果能逃到山下,我就放过你们!”

    “好!你楚凤歌一言九鼎。我们走!”其中一个喇嘛说到。说完三人中两人掉头就往山下冲出,虽不是飞行,也如鹰隼俯冲,也是一种特殊的身法。

    另一个却结宝瓶印,一声喝到:“吽!”运起菩提心念力,面前一种肉眼可见的淡蓝色波纹如潮,涌向楚凤歌。

    楚凤歌抬指一点,眼中就听到呯的一声响,紧接着,淡蓝色波纹散乱消去,一阵旋风顿起,而这位喇嘛脸色一白,口中一口气喷出,借着这股力量倒纵而出,另两个喇嘛已跑出去上百丈,楚凤歌一笑,伸手遥遥一抓,那两个狂奔的喇嘛顿时感到一股大力要将他们扯回。

    楚凤歌刚要将两人凌空抓回,一种奇怪音波咒声起,在他们下方约百米处,一个印度老头正在结着奇怪地手印,口中发出一种不像人类所能发出声音,正是柳致知之前认识的拉玛奴。音咒一起,空间的力好像受到影响,立刻响应,楚凤歌一抓之力被这股无形的力量一扯,那两个喇嘛立刻挣扎出来,纵身而起,只向山下冲去。

    “大湿婆天咒!”楚凤歌口中吐着这几个字,随即口气转冷:“既然你印度教也想插手,那就一起留下!”

    楚凤歌手指一动,周身气势暴涨,拉玛奴的咒越发急,两股无形力量凭空一撞,拉玛奴本来盘坐在地,此时身上一层绿色辉光,整个人凌空被击飞出去,朦朦胧胧中背后光影现,好似有一尊神像,却看不清,两人相较,劲波破碎,狂风旋风大作,碎石积雪都被卷了起来,顿时,格拉丹东峰起一天风雪,山影立刻模糊,好似沙尘暴一样。

    柳致知一见,叫了声不好,手中掐诀,一音咒出,一派黄色半圆形光罩顿时将四人罩住,碎石粉雪如雨点般地打在光罩之上,光罩巍然不动。

    拉玛奴身体飞了出去,口角也沁出一点血痕,身在空中,如蛇一样扭曲,好像没有骨头,做出一个奇怪地姿势,居然结出一个身印,一股毁灭力量如水波一样向外荡出,风雪一近身,自然消散。

    漫天风雪中,柳致知四人根本不能看清外面的一切,却听到一个声音传了进来:“大湿婆天毁灭印!”

    湿婆是印度教中主神之一,集多种信仰与一身,既与生殖有关,也是风暴之神,更是毁灭主神,传说他一怒之下,能毁灭整个世界。

    楚凤歌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一道金光现,漫天风雪也不能遮住它的光华,柳致知知道是楚凤歌的金龙剑,隐隐地传来龙吟之声,如果柳致知能看清,就发现一道金虹如破开蛋壳一样,破开了拉玛奴的身外毁灭的力场,破身而过,拉玛奴身体一僵,身印散掉,从空中跌落下去。

    那些还未完全下山的国外异能者吃了大苦头,转眼间漫天风雪起,中夹大量碎石,幸好都不是普通人,虽然苦头吃了不少,但纷纷使出自己拿手的异能,不少人受了些伤,却没有一个因此送了命。

    那漫天风雪中,那三个逃命的喇嘛,一时也不敢异动,只能如常人一样,在风雪中前行,虽然都有功力在身,却不能像先前利用身法狂奔。

    转眼间风雪已平息,一切安静下来,柳致知才散去了护身光幕,四人为刚才楚凤歌的一击所造成的威能惊叹,柳致知心中明白,自己目前显然还是一个小角色,不由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这种层次不是我们目前所能参与!”

    宋琦和赖继学也点头,表示深有同感。那三个喇嘛已到了雪线之下,跑得挺快,楚凤歌喝了一声:“给我躺下!”三股力量从山顶轰然压下,三人顿感如泰山压顶,嗓子发甜,一口血喷出,整个人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再也起不来。

    “兰儿,带着你的朋友上来吧!”云梦仙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越空兰四人立刻向山上赶去,柳致知心中一动,脚下一蹬,云龙变身法又现,如游龙一样向上升去,身在空中,心中却暗叹一口气,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像在幻境中那种身化神龙,云雾在身边的升起的感觉,现实就是现实,约束太多。

    他身形一动,山顶上的楚凤歌和云梦仙子眼中均是一亮,这种身法却是玄妙,如龙腾空,此人是跟谁学的。

    柳致知落了下来,其他三人已落在后面,柳致知在等他们。

    三人上来,宋琦问到:“柳老弟,你怎么用起这种身法,却又不向上赶?”

    “我试一下,是不是还能做到刚才在幻境中那样真的御空飞行?可惜,现实就是现实。”柳致知叹到。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