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61. 取得山川精髓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赖继学说出他入藏另一个目的,就是观天下龙脉之源,神州龙脉几乎都发源于青藏高原,特别是昆仑山,作为一个地师,不走遍千山万水,很难有大成,特别是以此入道,更要踏遍山山水水,最终做到方寸之间,山水自在其中。

    “对于你的修行,我并不能多指点与你,你自己有自己传承,此山甚高,倒是可以观唐古拉山全貌,向西而去,便是喀喇昆仑山脉,东南便是横断山脉的怒山,你倒会找地方,此峰给我感觉很特别,应该就是你们地师所说的灵枢有关系,你可以好好看看。你们三人之中,你心性最为活跃,后天意识活动很容易盖着先天灵性,如果能沉下心来,当有一番收获!”云梦仙子专门点醒了他。

    赖继学身处雪峰之顶,寒风刺骨,听到此话,不由出了一身汗,想起在蓉城时,柳致知说过的读书明理,自己当时还问了一句,自己读书不比柳致知少,却未能有柳致知所悟,为什么,柳致知说他心不在书上,此时才恍然大悟。立刻慎重地施了一礼,谢过云梦仙子。

    “兰儿,我们走吧!”云梦仙子对越空兰说了一声,越空兰深深望了一眼柳致知,柳致知并没有在意,而是与宋琦及赖继学恭送云梦仙子,倒是云梦仙子别有深意地看了徒儿一眼,然后墨虹一起,裹着两人,冲霄而去。

    云梦仙子师徒一走,赖继学在山顶之上,向周围望去,这次却是用心观察,之前一次上了山顶,注意力全被梦幻空花所吸引,然后便陷入一种幻境之中,并未认真观察山川走向,现在才真正观看。

    柳致知和宋琦见赖继学观山川形势,相互看了一眼,也不打搅他,两人也从山顶向四周望去,西望昆仑,雪峰延绵,东南横断亦然,唐古拉山山幅宽广,中间多草原河流沼泽,天高地广,让人心胸开阔。

    两人正在观看,一种奇特的感觉在两人心中产生,大山好像化成一条巨龙,恍惚间两人似乎站在龙脊之上,但两人感觉各不相同,转眼间,这种感觉褪去,两人相互疑惑望了一眼,目光随即投向赖继学,目光之中透出了然。

    “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这就是胸中自有丘壑在,果然是胸有丘壑!从今后,我才是真正的地师,而不是江湖上看风水的。”赖继学喜悦溢于言表。

    “赖老弟,你突破了?”宋琦基本上确定赖继学突破了。

    “云梦仙子一言点醒了我,实际上,那次柳致知在蓉城无意间一句话就已点拨了我,可惜我并未深思,今日才明白!”赖继学说到。

    柳致知轻轻一拳捶在赖继学的肩上,开玩笑地说:“我修为低,话也轻,哪及云梦仙子一言有效!说说你的感觉,让我们也多些见识!”

    “柳老弟言重了,刚才我静下心来,观看山川大地,恍惚间,我消失在天地间,整座山脉化龙,飞腾九天,猛然跃入我心田,在胸中化为连绵的山脉,山脉似变又似不变,感觉很玄妙,却是说不出来。”赖继学说到。

    “没有其他的感觉?”柳致知问到。

    “有,不太好说,你们有没有感觉?”赖继学陷入纠结中,真的说不出,便反问到。

    “你这应该是取得山川精神,我们俩受你影响,当然有感觉,可能不会相同,我感觉山脉恍惚间化龙,自己站在龙脊之上,整个山川似乎抽象成一个符文,心中明白却又写不出来,我的功行未到,如果到了,自能画出,一旦画出,对敌之人,就如大山从天镇压而下!柳老弟,你是什么感受?”宋琦说了自己的感受。

    “我却是另一番感受,也立于龙脊之上,却感受来自远古的沧桑博大,好似横亘时空,中间变化,实难用语言描述。”柳致知除了感受到他所说的,还感受到巨龙消失时,化为数道符篆出现,甚至感觉自己认识,其中一文为山,一文为川,都不是现在的任何一种语言。

    三人这一交流,各人感觉不尽相同,显然与各人所修行相关,这些信息都化为各人修行之中能接受的东西,在意识中显化出来,或者说是三人意识感知这些东西。

    “山川精神由你引动,你应该取得精髓,除了感知,有没有悟出什么手段?”柳致知问赖继学,这不是没有道理,修行者的突破,特别是这种顿悟式的,往往对自己也是一种改变,自然有许多神奇现象伴随,不过对修行者来说,并不会感到神奇,而是一种合理的现象。

    “当然有!我以前对敌,一般利用手段调用煞气,现在悟出一种手段,有点像之前幻境,让你们体验一下!”赖继学脸上露出坏笑。

    柳致知和宋琦立刻感到山顶之中陡然群山铺开,赖继学消失不见,已置身一个山川世界之中,数不尽的峰峦铺向天边,不过对于柳致知和宋琦来说,一宁神,山峰便如潮水般退去。

    赖继学显然这种手段初成,也不能持久,见两人微微一定神,目光便又落到自己身上,知道两人看破自己这种精神意志所成丘壑,便散了精神。

    “果然好手段,有点像之前的幻境!”宋琦赞到。

    “宋兄,你说,当年那个形成空舍利的黑教家伙,会不会也是地师出身?”赖继学从自己出发,猜测到。

    “不应该是地师,我所了解的黑教,从未有过风水之类的说法,更多是种种巫术,再说,梦幻空花的手段之高,其人修行已不是我们目前所能想像,到那个层次,道理都是相同,幻出那么一境,也不必用到地师的手段。”宋琦说到。

    赖继学本来也是带开玩笑,并未当真,仅是一说,听到宋琦这么一说,不过一笑,望着山下,说:“本来主要是为了采药,认知经历了这么多事,我们还是下山吧!”

    另外两人点头,此时,从东南方传来直升机的螺旋桨的声音,三架直升机向格拉丹东峰飞来,三人先是一惑,柳致知目光向山下望去,看到那三个**一派的喇嘛还瘫倒在山腰间,立刻明白过来,另外两人先是疑惑,看到柳致知似乎明白过来,顺着柳致知的目光一望,也立刻明白过来。

    不一会,直升机悬停在三人上方,从飞机上跳下几人,给三人带上手镣,飞机降低高度,将三名喇嘛架入直升机,直升机盘旋了一圈,便又向东南方向而去。

    三人下山,走到离山脚还有四分之一处,发现了一具尸体,路上三人也发现一些尸体,三人并没有太留意,之所以注意这具尸体,因为三人认识,此人便是拉玛奴,三人有些感慨,此人修行不谓不深,却因为救助**的人,与楚凤歌为敌,结果被杀。不知道他与**有没有关系,估计有些联系,如果一直在山下,如开始一样,便什么事也没有,修行人牵涉争斗之中,确非所宜,柳致知发感慨说到。

    “修行者也是人,不可能脱离这个社会,争斗有时难免,但不应斗气,一切应该站在理上!”宋琦见柳致知发感慨,说到。

    柳致知叹了一口气,说:“到底相识一场,虽没有什么交情,横尸此处,也不是事,干脆将尸体化去,也算相识一场!”说完,掐诀咒起,一个火球射出,不一会,尸体已化为飞灰。

    “老弟,你这个咒语却是奇怪,好像是港台影视中咒语,这是哪门子法术,居然用电影乱编的咒语,还是我见闻孤陋,不知有这种法术?”宋琦听到柳致知的咒语,被雷的不轻,但居然发出法术效果,也是很惊讶。

    “这本来就是电影中咒语,咒语有一种作用是心理暗示,我这火球术时,受仙侠小说影响,也受现代科学影响,凑出一种法术,是杀人放火,毁尸灭迹的好帮手。”柳致知也不以为怪,说出实情,倒让两人大跌眼镜。

    三人下了山,那辆越野车居然还在,三人将行李收拾一下,柳致知开车,赖继学陷入深思之中,过了一会,赖继学说:“宋兄,柳老弟,你们先回去,我想清楚了,我留在高原一段时间,将几大山系好好走一走,我的修行本来就要踏遍万水千山!”

    柳致知将车停了下来,说:“既然这样,那么赖兄自己当心。这样吧,将车子留给你,省得你步行!”

    “那倒不用了,我想借机悟出当日在老爷庙所得的地师的一种神通法术,千里户庭。再说,车子油恐怕不多,你们最好找一处加油站,高原之上,地广人稀,车子给我,说不定几天后就没油了,还得抛弃!”赖继学说到。

    “既然这样,就祝赖兄成功!”柳致知说到。

    宋琦也祝福到赖继学,赖继学将自己的包背好,两人也将一些干粮转到赖继学的包中,两人回去,一路上基本上会经过城镇,自然不会为吃饭犯愁。

    望着赖继学向喀喇昆仑山而去,背影越走越远,柳致知也发动了汽车,方向却是相反。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