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62. 我自从容归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又到了苗疆,柳致知现在开车的技术已不是当日所比,青藏高原上,越野车可以纵横驰骋,而不担心撞到什么人,从高原一路向东,后来上了国道,到了第一座城市时,柳致知已成了一个老驾驶员。

    宋琦也已经离开,先回申城去了,柳致知心中一动,便驾车向苗疆而去,他也不着急,车子是藏区的车牌,车子性能非常好,柳致知对汽车并不太了解,但一路下来,加了不少次油,愣是没有出现故障。

    柳致知将车子停在山下的村庄中,和老乡打了一声招呼,便向山上走去。

    柳致知已打过电话给阿梨,阿梨已知道柳致知今天会来。当柳致知转过山路,看到阿梨的家时,阿梨也在门口相候,一见柳致知出现,目光便不在离开柳致知。

    柳致知见阿梨在门口等他,心中一热,脚下一滑,不自觉土行神通中缩地术使用出来,是一种下意识,见到阿梨,心中相思得以一慰,柳致知没有留意,在这一刻,他已完全忘掉了尤佳嘉。

    一步跨越了上百米,柳致知不觉得,阿梨也觉得自然,两人都未注意到这个细节,心思都放在对方身上。

    “阿哥,你来了!”千言万语都说不出,只是平淡一声问候。

    柳致知不以为怪,他此时和阿梨可以说是两心相应,一切外物都无法影响两人,爱到深处,一切反而转淡。

    “阿妹,我想来看你,便来了!”柳致知也忘了如何说情话,只是平常说出自己的来意,两人四目相对,好一会,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阿离的娘也就是花燕双早就在一旁看到此情此景,脸上露出了微笑,见两人目光分开,才出来,柳致知见过长辈,才和阿梨进入屋内。

    柳致知将自己事说给阿梨听,虽然阿梨也知道柳致知的事,平时两人经常通电话,但电话中只是简单说一下事情,很少深谈,柳致知这几个月经历可谓丰富,阿梨静静地听着。

    柳致知看到阿梨如花的笑靥,心中一种幸福升起,对修行者来说,真正的爱情是一种元神的相依,是一种本性的共振,虽有**,却不会蒙蔽本性,是自性的一种吸引,为证人生圆满。这一点实在难以做到,爱情往往牵涉到**,而**很难控制,最终会蒙蔽本性,许多修行者往往绝情,不能说错,各人有各人的路,情不可怕,但被**控制的情却是修行者的毒药。

    柳致知从储物袋中取出那两瓶血蛤膏,告诉阿梨它的用途,阿梨却将一瓶又塞给了柳致知:“阿哥,谢谢你,我留下一瓶,我并不需要,不过给娘用,苗家女儿过去炼蛊,其中一个用意,蛊能保持青春。你留下一瓶,这东西能救命,必要时可以救人!”

    柳致知没有说什么,直接收了起来,他知道阿梨的心意,也不忍违背她的心意,接着取出一大把宝石:“阿妹,这是我几次事中得到的宝石,并没有什么用途,就送给你!”从其中拿出一颗,说:“我留下一颗红宝石,研究一些东西,其它就给阿妹,让阿妹在宝石映讨下更加美丽!”

    “那不是太显得俗气!”阿梨拈起一颗蓝宝石,放在眼前看着,听到柳致知的话,白了他一眼,“阿哥既然这样说,阿妹就用宝石装扮得漂漂亮亮,让阿哥看!”

    “好啊!这就说定了!”柳致知拿起两块宝石,比划着放在阿梨的耳垂边,歪着脸看着,阿梨脸上出现娇羞的红晕。

    阿梨取出二大瓶药丸:“阿哥,这一瓶是按你的配方所制的芝参养神丸;还有一瓶是我按照苗家方法所制的伤药伤科万应散,比白药还强上一筹,如遇外伤,外敷,止血生肌散毒,如是内伤,直接内服,不仅能制内伤,就是一般蛊毒也能解,是我们巫蛊中秘传之药。”

    “阿妹,谢谢你!”柳致知将这两瓶放入储物袋中。

    柳致知在阿梨家中住了几天,白天陪阿梨在山林中采药,转眼几天过去了,柳致知这几日过得很幸福。柳致知决定还是先回申城,不知宋琦有没有开始炼丹,不管如何,那边毕竟还是他的家。

    两人依依不舍地告别,阿梨将柳致知送到山下,见到柳致知那辆缴获的越野车,车子上布满了尘土,阿梨也不懂车,柳致知上车,车子开出去好远,柳致知回头看时,阿梨依然站在路边,柳致知一狠心,脚下一踩油门。

    当柳致知回到申城时,在他那个别墅区门口不远处有一家洗车站,柳致知看看自己开的车,确实让人不敢恭维,决定先去洗车,结果洗车店的老板一见柳致知开的越野车,顿时痛心疾首,一辆这么好的名车,居然让柳致知作贱到这个地步,捞到柳致知一顿痛说,柳致知才知道自己开的这辆车叫陆虎。

    洗过了车,柳致知这才开着车回到自己别墅中,何嫂见柳致知回来很是高兴。柳致知生活又恢复了平静,每日修炼看书。

    这日刚吃过饭,手机响了起来,柳致知一看,是宋琦的电话,一接之下,是宋琦让柳致知到饯春茶楼一趟,并未说什么事。

    柳致知简单换了一身衣服,便到了饯春茶楼,刚开门,便遇到了熟人,却是徐茜和喻芳,两人现在已成为此处的常客。

    “徐小姐和喻小姐两位你们好!”柳致知向两人打招呼。

    “柳致知,好久见不到你,以为你不来此处?”徐茜一见柳致知,也立刻打招呼。

    “近一二个月,我在外出差,没有在申城!”柳致知说出了原因。

    “今天我们请客!”徐茜说到,她见到柳致知很高兴。

    “不用了,我今天来是有人相请。”柳致知说到。

    “是不是女孩子?”徐茜开玩笑地说到。

    “这倒不是,是此楼的主人相请,你们慢慢喝,我先上去了!”柳致知说到。

    “你上次不是说不认识这里的老板?”徐茜问到。

    “上次不认识,不代表现在不认识,就在不久前,我和这家茶楼的主人认识,现在可以算是好友。”柳致知这番话一出,两人这才明白事情真相。

    柳致知告了一声罪,离开了两人,来到宋琦的包间,推开门,里面已有二人,柳致知立刻认出两人是谁。一个当然是宋琦,另一个也是熟人,是云梦仙子的弟子越空兰。

    柳致知有些奇怪,越空兰见柳致知进来,立刻站起身,双方见过礼之后,略一交谈,柳致知才知道越空兰来此的目的,在西藏,云梦仙子说送给宋琦几颗朱果,便让越空兰送了过来。

    三人坐下来用茶,柳致知问了一下宋琦丹药情况,宋琦说过些日子,他将去浙地一山开炉炼丹,在申城炼丹不太方便是,顺便请柳致知过几日为他护法,宋琦在靠近申城的浙江找了一座小山,建庐炼丹,柳致知答应。

    见事情差不多,越空兰喝完了茶,起身告辞,柳致知也起身告辞,宋琦将两人送到门口,两人向宋琦告辞。他们没有注意到,在一间包间内,透过对外阳台上玻璃窗,徐茜和喻芳见到了这个情景,特别是看到越空兰,两人有一点失落,以为柳致知来此是为了那位女子,不过这位女子长得的确不是普通的漂亮,而且有一种特殊的英气,让徐茜和喻芳两人有点羡慕。

    柳致知回到家中,却又出现另外一桩事情,别墅中多了三位客人,其中有一女年纪并不大,柳致知一眼看出应该还在读书。

    此女名叫蓝偌遥,长得清秀可人,就不算大家闺秀,也能算上小家碧玉。另外一位却是柳致知的后妈,还有一位,也是一位女子,与蓝偌遥是同班同学,也是好友。

    柳致知一见后妈蓝悯竹,叫了一声蓝姨,对她的来意猜得差不多了。

    果然,蓝悯竹将蓝佑遥介绍给柳致知,说她目前在金陵大学念书,旁边那一位叫叶挽霜,正好这几日,学校因事放假,便陪蓝佑遥来申城一游,却不料被蓝悯竹让蓝佑遥到此处来,有相亲的意味。

    两女心中还有些抵触,特别是叶挽霜,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再说蓝佑遥在学校又不是没有人追求。不过当她们一踏入别墅之中,心中抵触都消失了,听蓝悯竹说,这处别墅是柳致知的,在申城有这样一套别墅,意味着什么,两女并不呆。

    叶挽霜甚至偷偷鼓励蓝佑遥,千万不要放过这个金龟婿。先听何嫂说,柳致知接了一个电话,人出去了,刚准备打电话给柳致知,柳致知却已经回来了。

    当柳致知一出现时,蓝佑遥和叶挽霜打量着柳致知,柳致知人比较英俊,加上现在已入修行之门,人更有一种独特的气质,特别要命的是,柳致知因修格物之道,举手投足与外物自然相应,对人来说,自然有一种特殊魅惑,如果不留意柳致知,倒也不会受多大影响,但如果将注意力集中柳致知身上,自然受到柳致知的影响,对之好感大生,这也算一种媚术,而柳致知目前又不会控制这种能力。不过阿梨当日并未受到影响,就是现在也未受影响,两人真心相爱,反而不自觉心灵深处忽略外部的容貌等。

    柳致知对她们的表现一笑,并未当回事,不过这一笑,柳致知不知自己媚术的利害,威力却体现出来,两女眼中顿时痴迷起来。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