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63. 炉中白雪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见蓝悯竹来到自己别墅,算是稀客,平素蓝悯竹自柳行恕离世后,就没有来过,柳致知这一年多来,在家时间也不多,这次西藏之行后,在家也有一段日子。作为柳致知的后母当然知道柳致知在家,柳致知回到申城,也给柳传义请安过。

    “蓝姨,难得来此,不如在此吃个晚饭!”柳致知客气地说到。

    “致知,以前和你提过,这位是我的侄女蓝佑遥,还有这位是她的同学叶挽霜,正好来申城玩,你也在家,你们好好处处,晚饭就不在这里吃了,何嫂也很辛苦,今晚你到我那边吃饭。”蓝悯竹和蔼地说到,倒像一个慈祥的长辈。

    柳致知听罢一笑:“也好,自从这次回家,还没有到父亲那边吃过饭,那就去蹭一顿晚饭!”

    “你这孩子,什么叫蹭饭,那不是你家,没有事多去去。”蓝悯竹好像生气地说到。

    “那就走吧!”柳致知见时间也不早了,和何嫂打了一个招呼,蓝悯竹车子停在外面,司机在车子中等着,柳致知将那辆捡来的越野车从车库中开出。

    蓝悯竹一见,问到:“致知,你什么时候买车了?”

    “我这次为一个朋友帮忙,去了一趟西藏,赚了些钱,为了方便,买了一辆越野车!”柳致知随口扯了一个慌。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还是做生意?”蓝悯竹问到。

    “算是做生意,我在苗疆支教一年,了解当地名贵药材比较多,便做些药材倒卖,这次去西藏,是为了野生雪莲。”柳致知眼珠一转,编了一个说词,倒不是完全没有影子。

    “本来想让你进家族企业,你自己倒独自创业,看来,你想学你爷爷创业,以后有时间,多引导一下你的弟弟妹妹!”蓝悯竹说着上了车,倒是蓝佑遥对蓝悯竹说:“姑妈,我和挽霜坐致知哥哥的车!”

    “那也好,你们年轻人在一起,有共同语言。”蓝悯竹点头同意,眼中别具意味看了蓝佑遥一眼。

    蓝悯竹的车在前面,柳致知跟在其后,路上两女对柳致知很好奇,问这问那,柳致知连开车边回答,倒没有谈到个人的感情问题,柳致知是有意避开,两女倒有些脸嫩,在谈话中,柳致知也知道了蓝佑遥是蓝悯竹远房侄女,关系并不紧。

    到了家,家宴已摆好,席间,柳传义问了柳致知目前做什么,柳致知又一次说了那个谎,说与两个朋友做药材生意,柳传义又问了两个合伙人的情况,柳致知就将宋琦和赖继学抛了出来,柳传义倒是兴趣很高,柳致知能有出息,他也是很自豪。

    饭后,蓝悯竹单独与柳致知谈话,柳致知知道戏肉来了,蓝悯竹的意思很明确,让柳致知与阿梨断开,与蓝佑遥相交往。

    “不可能,不管你们同意不同意,我都会娶阿梨,蓝姨,我知道你的意思,蓝佑遥我对她没有任何感觉,其他人也一样!”柳致知斩钉截铁地说到。

    “黎梨不过是一个苗女,她配不上你!”蓝悯竹说到。

    “蓝姨,有些事不是你所操心,我和阿梨的事就是一件,就是离开这个家庭,我也不会和阿梨分开,我与阿梨是同一类人。”柳致知并没有明说,现在的他实际上已与一般人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见柳致知这个态度,蓝悯竹很不高兴,柳致知却不问她的感受,出来和柳传义道别,便自己回别墅去了。

    倒是蓝佑遥见蓝悯竹脸色不好,估计是说她的事不成,情绪立刻有些低落。柳传义私下问什么事,蓝悯竹将情况一说,便痛斥柳致知不懂事,以为自己翅膀硬了,实际上是家中养着他,不经意间鼓动柳传义断了柳致知的经济来源。

    柳传义淡淡地说:“你也不要操心,致知的事让他自己拿主意!”

    “致知也太不懂事,我们这个家庭,娶一个苗女,不是让人笑话吗?门不当户不对,虽然明面上现在不讲究门当户对,但事实上如果相差太大,怎么可能幸福!”蓝悯竹气不平,自己为他操心,柳致知却不知好歹,像他这样,一旦离开了家中支持,估计什么也不是。

    蓝悯竹却不知道,现在的柳致知已不是一年多前那个柳致知,就是完全离开家,他也能自在活下去,柳致知身边现金就不下百万,如果柳致知想成为富翁,真的很容易。

    柳致知回到自己的别墅之中,心情已完全平静,对世间纠纷现在已经看得极淡,随着修行的深入,他离普通世人也越来越远,他知道蓝悯竹以前对他起过坏心,不过看在父亲的面上,他不想追究,去年春节期间,警告了他名义上舅舅蓝悯松一次,蓝悯竹态度转了一个方向,换了一个手段,不过所争的是世间财富利益,对柳致知来说,这些都是过眼烟云。

    柳致知洗过上床,开始一天的晚课,坐了两个多小时,起身活动了一下,修行已到一个瓶颈,依自己这一年多来看的书,还有邵延传给他的信息,知道自己算是补漏已成,筑基已过,当然不是小说所说的筑基期,而是他在修行之前已破身,已动情事,现在却是回复到情事未开之前,下一步将是小药生,小药一生,自然周身脉开,外三宝不漏,内三宝自合,自然先天一点至阳之气化为丹母,为金丹打下基础。

    柳致知也不着急,修行机缘到时,自然而成。柳致知收了功,想了想,又取出中兴剑,准备与剑沟通,他胸中一口剑气已打磨得有一段时间,今天第一次与剑沟通,如果能成,再将胸中一口剑气与剑相合,那么目光所及,飞剑斩人首级,不像现在并无远攻手段。

    柳致知将中兴剑放在腿上,目光垂帘,一丝眼光落在剑上,心意亦在剑上,一呼一吸间,剑微微振动,似乎与柳致知的呼吸相应,渐渐柳致知忘掉了其它,心神之中,唯有此一剑,剑渐渐随着柳致知的悠长呼吸,绽放出白色光华,一明一灭。

    柳致知感受到剑中一种意志,沉淀了近二千年的意志,那是一种为天下生民主持命运,为国家民族复兴的意志,正是当年铸此剑的目的,此剑成,却未能引起汉代的中兴,便消隐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今日柳致知意识与之沟通,这种意志终于冒了出来,执此剑,合此剑,将是为国为民,然而,却不合柳致知的心意,柳致知一下子从这种意志中退了出来。

    柳致知眼光复杂看着中兴剑,他对这口剑已有感情,自从得此剑,伴随着柳致知,仗剑而行,三尺青锋,快意恩仇,痛饮寇仇血。现在却发现,此中郁结一股意志,却与柳致知的所求剑意不合,柳致知是一剑斩尽求道之路上的阻碍,而不是为民族国家中兴。

    柳致知终于叹了一口气,收剑入鞘,看来还得重新找一口剑,或是自己找材料,想法铸一口剑。不过目前这口剑暂时将就着用,想练成飞剑,暂时是不大可能。

    第二天,蓝悯竹打电话过来,想让柳致知陪蓝佑遥她们游览一些景点,柳致知婉言拒绝了,一个人在家中看看书,练练拳剑。

    又过了一个星期,宋琦打电话过来,说准备好了,药庐已建好,丹炉已到位,约柳致知出发。

    柳致知开车,宋琦指路,向西南而行,不到半天,便到了一处延绵的群山之中,山并不高,植被很茂盛,在宋琦指引下,柳致知直接将车沿着山道开到半山腰,这座山高不过二百多米,山势也很平缓,在树木掩映下,却是一座小庭院,前后两进,将车停在门前,两人下车。

    宋琦取出钥匙开门,与普通人家没有区别,在后面正房东侧,有一间专门的丹房,在宋琦带领下,柳致知入内,却是一件铜制八卦丹炉,炉上刻满了符箓,有一人高。

    柳致知第一次见到丹炉,很是好奇,宋琦告诉柳致知,这是他专门订制,然后请他师傅刻上符箓,此炉只能算是凡品,不过白雪黄芽丹足够了,他已准备好木炭,由于自己功力不足,不能用真火,便用上好的灵木炭代替,此炭是用一种灵木乌楠所烧制。

    宋琦又细说了炼丹流程,炼丹之时,不能有各种污秽之物污染,不然成丹后内含精华受污,甚至能成为毒药,让柳致知来此主要是为了防止一些东西进入,同时也让自己专心炼丹,不受干扰。

    选好日期,这里很有讲究,所选之日必须是吉日,还必须以木日为主,之前三日已升火,丹炉预热,人也沐浴焚香,柳致知却是护法,做二件事,一是护法,什么人也不准入,包括一些特殊动物;二是简单做饭,两人均未能辟谷,其间不能用荤酒,也不能用葱蒜等物,菜既素而且淡,两人不是来享受。

    宋琦专心炼丹,并不是一刻不离,而是在关键时刻添加药物,同时以火符调整火候,不知不觉中七日已过,辘轳吊起丹炉盖,丹炉釜中,却是一层如雪一样的白色粉末,一股奇香扑鼻。

    柳致知很奇怪,问到:“宋兄,这就是丹药?”

    宋琦点头说:“想不到第一次炼制,就能生成炉中白雪,这就是丹药,不是你想像的丹丸,我用蜂蜜和其他已炼好药物按比例调和,搓成丸,再在炉中温养二三日就行了!”

    柳致知这才明白,炼丹并不是他所想像的那样。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