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64. 眼前黄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又过三日,宋琦熄了炉火取丹,分几个玉瓶装好,一瓶九颗,淡黄色,香气诱人。宋琦将一瓶递给柳致知,柳致知谢了一声收好。

    “此丹能改善人的体质,有助于突破瓶颈,就是常人也可服用,不过用量减少,最好一丸的三分之一,能改善体质,延年益寿,如常人服用,最好化入黄酒之中。”宋琦关照到。

    “宋兄,丹药之中,此丹属于什么级别?”柳致知问到。

    “白雪黄芽丹算是一种入门级丹药,药性平各中正,副作用小,主要是滋养改善身体,能促进身体素质改变,自然有利于瓶颈的突破,也算一种有利于养生的用途较广的药物,就是受伤元气大伤,也可用它作补药用,有利于身体恢复。”宋琦解释到。

    “丹药之中,如何划分?”柳致知问到。

    “丹药分为三品,上中下三品,每品又分为三等,白雪黄芽丹算是下品中等药物,中品和上品丹药不是我目前所能炼,特别是上品丹药,往往取天地精华,丹成有异兆,但并不是品质越高越好,适合才是最佳,许多中品丹药和上品丹药往往是金属矿物所炼,性情太烈,功行不到,服食之后,甚至能将人烧死,而且,那些丹药就是功行到了,也不能多服,如果炼制不好,甚至是剧毒,历史上许多帝王将相,不明真相,服用丹药,他们根本没有修行过,加上一些略懂丹术的方士也不问禁忌,结果外丹之名彻底败坏!”宋琦叹到。

    柳致知这才明白外丹术一些情况,也不由叹到:“我看《道藏》,其中诸多外丹术,多以矿物为原料,心中存疑,原来如此。”

    “药饵服食,其实也是道家修行一支,草木灵药,确有效果,如服食松柏叶,长年服食,对身体是有好处,就是矿物丹砂,也不是不能服食,但量上必须控制,不然未见其益,先见其害。前几年,有报到一位高寿老人周凤臣去世,尸身不腐,科学家从各个方面解释,不是没有道理,在道家来说,并不奇怪,此人不过得丹砂服食小术,长年坚持,少量服食朱砂,加之乐观心态,长年行善,终于高寿而终,尸身不腐。像这样一些道术小术,在民间也是多有流传,就是在今天政府大量讲科学的情况下,也不绝如缕。”宋琦显然对此了解很深。

    这些对柳致知也有触动,古人所说,有许多是很有道理,不能一概以迷信论,现在有许多科学人士,从未按古人所记载的方法实践过,便大放厥词,一概将之断为迷信,实在是浅薄。

    炼好丹药,宋琦将院子重新锁好,一些地方甚至布上一些**类阵法,此地算是宋琦为自己寻找的修行之地,修行讲究法侣财地,此处可称为宋琦修行中的地,这引起了柳致知的思考,自己是不是找一个地方也建庐而居,越到修行层次高,有时不得不避开凡尘,比如闭关,比如建静室修炼法术,如在闹市之中,诸多不便。

    回到申城,柳致知并没有立刻服用丹药,他准备修养几日,将身体状态调整好,然后才服食丹药,来突破瓶颈。

    柳致知这几日将身心放松,闲睱之时,也在一些公园转转,调整身心。却遇上一人,却是以前一同去苗疆的程振前。

    “柳老弟,好久不见,你现在还在麻家寨小学吗?”程振前见到柳致知,很是意外,远远地就打招呼。

    “程哥,是你!我已经回来,你现在还在那边吗?”柳致知见程振前手上布囊中长长的东西,从外形上看,估计是苗刀,身边还有几人,手中也同程振前一样,估计也带着苗刀。

    “那边工程已经结束,我也回来了,今天是周日,带几个玩刀的朋友,都是刀剑爱好者,他们要跟我学刀法。”程振前说完,回头对身边四人说,“这位柳致知老弟,就是我跟大家提过的真正的武林高手,一刀斩蟒,我的刀法就是跟他所学!”

    又回过头为柳致知介绍这几个人,都是程振前的朋友,分别叫刘光阳、张宝明、周宇和龚飞,四人也学着电视上抱拳行礼,柳致知一眼就看出不标准,他毕竟接触过不少江湖人士,知道老一套的礼节,一笑还礼。

    “听程振前多次说起柳兄弟厉害,我们虽爱好刀剑,收藏了一些刀剑,也能舞弄两下,不过是花拳绣拳,前几天与程振前切磋了一下,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才向他学习刀法,柳兄弟能不能让我们开一下眼界,看看真正高手的风采!”张宝明抱拳说到。

    柳致知听了,不由一笑:“你们能听程哥吹,我不过是能耍两下!”

    “柳老弟,你就不要客气,让这一帮土豹子见见什么是中华武术!”程振前有点意气风发地央求柳致知。

    柳致知向四周望了一下,见公园右方一个小树林,有些人在里面锻练,便说:“我们到前面树林中找一块地方。”

    几个人兴奋向林中走去,在林中找了一块空地,柳致知对程振前说:“程哥,刀借我用一下!”

    其他人兴奋围了上来,甚至还有一些看热闹的,有几个附近练拳的小伙也凑了过来!

    柳致知握刀在手,心中感慨,当日自己就是从苗刀斩蟒之后,才算步入修行,领悟格物之道,虽然自己那把苗刀早已拍卖掉,想起那段日子,柳致知还是有些感慨,自己人生完全改变。

    柳致知走到树下,随手一挥,斩下一段旁枝,不等它落地,手腕一翻,刀光连闪,已削出一根二尺多长,手腕精细的树棍。

    旁边人见柳致知手腕一翻,刀光连闪,转眼间削出了一根树棍,很是好看,所谓外行看热闹,不由轰然叫好。

    柳致知微微一笑,脚下轻轻一拨,将那段树棍拨到空地中央。

    “留意一些,柳老弟要施展三刀半刀法!”程振前说到,大家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在那截木棍之上。

    柳致知走到场地中间,脚下一挑,树棍飞起,然后在空中翻滚着下落,柳致知借腰力,一篷刀光从腰间如瀑流一样飞射而出,迈步后刀光又变,转眼即收,众人还未看清,四截树棍落地,最后一截如同木柴一样,垂直一分为二。

    众人鼓起掌来,柳致知收刀入鞘,将刀还给了程振前。一个刺耳的声响起:“也没什么了不起,不过是刀快!”

    柳致知向说话人望去,却是一个刚才在附近练拳的的青年,柳致知看了一眼,就没有兴趣,此人看起来很强壮,却是力量不整,功夫还没有上身。

    柳致知不理睬,对方却有点不知好歹,大慨是想借此成名,柳致知表现人所共见,如果能压柳致知一头,好歹也算小小成名。

    “中华武术不是刀快就行,往往还有内功相配,刀快不过与日本的刀法一样。”那人还不放过柳致知,柳致知没有什么表示,而程振前却怒了。

    “你有本事也来试试!”程振前不客气对此人说到,柳致知倒是陷入自省之中,此事自己也有责任,自己演示刀法,未偿没有一丝炫耀在其中,人所争名,现代人更是不顾一切,你没有见网上为了出名,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甚至炫丑,对方见一丝机会,认为现代社会是法制社会,一般不会把他怎么样!以后自己得注意一点,修行人往往和光混俗,自己这一阶段是不是得意过头了?!

    “我练的是拳法,不是刀法,要比也是拳法!”那人口气并没有软,而是找出一个理由。

    柳致知虽然反省自己行为,但也不会容忍这样人借自己来实现他的目的,不由地笑了,说:“程哥,不要理他,一个功夫根本没有上身的人,不值得生气!”

    “你说什么?”那人跳了起来,他的自我感觉良好,自己练了散打,正处于感觉良好,练拳之人,往往性子刚暴,拳术本是为争斗而产生,自然能改变人的心性,除非功夫到了一定程度,才能感觉这些,练武之人,往往一言不合,血溅五步,就是此意。

    “我说你根本没有入门,不要学人争斗好勇,不然有你苦吃”柳致知淡淡地说,连他的姓名都懒得问。

    那人顿时火冒三丈,蹿了上来,就是一拳:“我看你也是口头功夫!”

    柳致知见他不知死活,不由乐了,随手一指弹在他的手腕之上,柳致知随手一指,根本没有用什么力,此人却感到如一根铁钉钉入手腕,当时惨叫一声,人转了一圈,抱着右腕又蹦又跳,旁边的人嘘的一声发出不屑的声音,本以为一场龙虎斗,谁知却是一个银样镴枪头。

    柳致知回到家中,细细反思这一阶段自己所行,从自己入修行开始反思,对错等等,自己原来受到社会和其他人影响如此大,如此三天,感觉自己终于如《道德经》所说,有一种复归于婴儿的感觉,开始服下白雪黄芽丹,静静沉入静定之中,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眼前黄光大作,丹经中所说黄芽终于现于目前。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