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65. 速将小药采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花了三天时间来反省自身,说句实在话,服用白雪黄芽丹根本没有必要如此复杂,此丹又不是九转大丹之类,但这样做好处是显而易见,你自己都不把修行当回事,以后修行中免不了会出乱子,柳致知是养成一种习惯,一种防微杜渐的好习惯,求道途中,既要心无所惧,一往直前,又要如履薄冰,缺一不可,求道者,不能寄希望于运气。

    柳致知的三日反省之中,终于意识到自己前一阶段杀戮之心是由黎青山所刺激而现,那种心性不是要不得,有可取之处,保持自己一颗无畏道心所需,却要注意一点,一切应均由自己本心所掌握,不然就有危险,千百万种理念,唯有自己完全掌握,不然不如不要,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柳致知本由国术入手,长年国术练习,自然有一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特性,抛弃那种先前磨练出的那种意志精神已经不太可能,唯有主动掌握这种精神,作为一个修行者,逍遥于世间,自当不受俗世礼法所限,此也是柳致知走到这一步的基础,不过柳致知从今日起,唯真正可杀之人才会杀之,他在藏地所说两条却不自觉符合此时,也是一种巧合。

    柳致知明白了这些,心灵之中,在目前状态下,已无漏洞,这才服药。丹药入口即化,柳致知能感觉到药力如何在身体中运作,内视之中,五脏五色分明,身体并不是变得强大,而是整体提升,一种新的平衡的建立,柳致知冷静旁观,一切好像了然于心,偏偏心又不动。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眼前先前螺旋般五色彩光现,渐渐五色分明,柳致知知道是体内五脏之气平衡圆满的表现。

    五光各归其位,了了分明。眼前先是白光一片,茫茫无限,却很柔和,这是一种虚室生白,接着黄光闪现,是黄光而不是金光,黄光属土属意,丹经中讲黄芽、黄婆就指此,这是真意现,一点先天至阳之气所化。整个人刹那间感到一种无外无内的感觉,一种说不出玄妙,已不能用语言描述,恍惚之中,有信有物有精,好像天然在那里。

    柳致知知道小药已生,不动念头,目光自然垂照,外三宝自闭,外三宝指眼耳鼻等感官,内三宝自现,内三宝,精气神。感觉中从外来,实由内生,柳致知与普通丹道修行者采小药不同,他对自然万物本由一种感应,能深入物性之中,此时采药之中,自然获得天地灵性,而一般丹道修行者往往是自身三宝为主,换一句话,柳致知此时对自然万物比一般修行者强上许多,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神通,同一物在柳致知面前,柳致知甚至一眼就能从心中明白它的独特之处,术法之中,调用外界力量,柳致知也强于同境界的修士,其他方面倒没有区别。

    小药自然落入丹田一窍之中,此药为精气神混成,柳致知感应中其中自含生命信息,更含一缕天地灵信,却杳杳冥冥看之不真,似乎在丹田之类,又似不存,甚至用影子来描述都不确切,完全是一种特殊存在,完全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只有自己知道,却又说不出。

    柳致知睁开了眼,天已发亮,却是一夜过去,柳致知不由苦笑,采小药就是一夜,如果大药服食,那可是真空大定,七日七夜,没有自己的道庐或洞府,肯定不行,不怪有法侣财地之说。

    小药已采,玄关已现,丹母已生。那就继续温养,以期大药产生,成就金丹。

    柳致知修行进了一步,一个念头浮上心头,就是御器飞行,他已能御风而行,不过御风而行,那可是真真切切凭借御物之能,御大块,对精神的消耗也是很大,柳致知未入金丹,即使目前比以前进一步,那也不能长时间支持,而御器飞行,就轻松得多,虽是理念一致,但更多借法器之力,要轻松得多。

    柳致知决定试一下御器飞行,他身边有三件法器,一柄尖苗刀,一柄灵虚刺,还有一件是寻宝罗盘,那个罗盘先放在一边,本身也不是为飞行之类而存在,柳致知到现在,还是没有完全掌握罗盘的功能。

    柳致知准备以尖苗刀试一下,便独自一人出了申城,在海边无人之处,柳致知先以御物之术操纵尖苗刀,他已惊喜发现,自己神识范围从五十米扩大到近三百米,显然自己采小药之后,修行已上了一个新台阶,神识范围内,尖苗刀都能到达,不过出了一百多米,威能明显下降。

    柳致知按以前阴神御使灵虚刺的方法,人与尖刀相应,立刻感到人与器好像化为一个整体,不知是人还是器,尖苗刀放出一阵白光,裹着柳致知的身体,柳致知起在空中,这才知道御器飞行,与其说法器托住自己,不如说法器笼罩自己,然后拖着自己飞行,当然,法器的主体可以在身边任何一个地方,可以是面前,也可以是脚下或头顶,一股无形的力场包裹全身,拖着自己飞行。

    柳致知起在空中,飞行了一会,十分吃力,心中知道,可以尖苗刀品质太差,又试了一下灵虚刺,比尖苗刀好得多,但还是达不到柳致知的要求,灵虚刺毕竟是专为阴神所炼,对**御使显然也不合适。

    看来自己得寻找一些材料,好好炼制一件法器,最好材料之中蕴含行空妙用,今天的地球上,炼器材料还真不好找,实际上,要是好找,也许特殊部门早就法器满天飞了,不会花那么大劲进行科研,以普通工业化的材料制造接近法器的东西。

    柳致知将这个心思放下,明年春天,终南山将有一场修行人的集会,到时说不定能淘到一些材料。

    柳致知试验过了御器飞行,返回了申城,想了想,打了一个电话给宋琦,问了一下明年修行人集会上有没有炼器材料之类东西,宋琦说有,不过得看运气。又问了一下柳致知是不是想炼器,柳致知也不隐瞒,说自己能御风而行,能试试炼一件法器,能不能御器飞行,宋琦倒是很支持柳致知的想法,开玩笑说,柳致知格物之道擅长物性的掌握,说不定柳致知有资格成为炼器师,到时,自己法器就不愁了。

    又过了两天,程振前打电话找柳致知,说有人在找他,柳致知一问情况,才知道是什么事,还是和当日柳致知演示刀法有关。

    那个年轻人却是一家健身俱乐部的成员,这家名叫武魂的俱乐部是集正常健身健美和武术于一体的俱乐部,武术部分既有空手道跆拳道之类,也有传统武术和散打之类,那个小伙却是练习散打的,在俱乐部中还有些名气,结果给柳致知随手一弹指就彻底打得没脾气了。

    回到俱乐部,就找到教练,说明情况,手腕上乌青一块还未褪去,柳致知本来也未将他当回事,根本没有下重手,就是这样,也够他受的,虽然没有伤筋动骨,但疼上数日是难免的。

    教练看到他手上这块乌青,问清楚了只是柳致知一弹指造成,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便将此事告诉了经理,并约俱乐部中教练中高手来看。

    开动俱乐部本是当地一位武术名家所开,说起来,在现代这个社会,练武者还是比较悲哀,这名武术名家也算一个能手,一身功力已入明劲颠峰,但一个纯粹的练武者在社会上要么成为保镖打手或教练一类,要么就自己开馆创业,工作并不好找,但武术家也要吃饭,这位名叫王浩强的武术家就开了一个健身俱乐部,算是为自己和一些同行找一个吃饭的营生。

    武魂俱乐部这两年发展得很好,毕竟其中有几名高手坐镇,最高的是一位三十多岁教练,是少林的传人,已是暗劲层次,现代社会,所谓踢馆的并不多,而且是为了做生意,诸家并收,甚至连海外的空手道跆拳道和泰拳之类也传授,至于正宗不正宗是另外一回事。

    很快,俱乐部的高手们连同老板自己也到场了,一检查,每个人都吸了一口凉气,他们是行家,听过交手过程,先将这个会员训了一番,说起来是自己理亏,并不能怪对方。

    “赵健,你的功夫在我们中最深,你说说那个年轻人应该是什么层次?”王浩强询问赵健的意见。

    “王总,此人仅一弹指,我们会员齐俊就彻底败了,齐俊我知道,虽不算什么高手,一般三四个壮小伙不一定制得住他,全力一拳,力量不小,一弹指力量达到如此,此人内劲已成,浑身力已成一体,不在我之下!何况展现的刀法,应该是苗刀的精华一步三刀之类,从此可以看出,此人走得是实战的路数。”赵健分析到。

    “这件事如何处置?”王浩强又问大家。

    “如果是我一个人,我会去挑战对方,武者要争面子,不过为了俱乐部,而且理亏在前,可以上门倒歉,说不定能请此人成为我们的教练,现在时代不同了,和气生财嘛!”另一个教练说到。

    “还是和气生财,大家都是在社会上混饭吃的!”大家意见基本上统一了,这些人在社会上也打拼不少年,除了武术,可算别无所长,生活也将棱角磨掉了。

    “那就先探听一下对方什么来路,能和解就和解!”王浩强最后拍板。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