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66. 修行难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不过在找人时,却一时找不到人,程振前和他那帮收藏刀剑的朋友那天是星期天,才聚在一起来到那处不收票的公园锻练,平时各有各的工作,也难得聚在一起,也不可能到这个公园中锻练,柳致知那天也是心血来潮,才出去逛,无意到了那个公园,才有那么一幕。

    这几天又不是星期天,程振前一帮人和柳致知也没有出现在公园之中,如何找得到他们,武魂俱乐部不过是一家健身俱乐部,也不是公安部门,一时也找不到众人,甚至就要放弃。

    正好又到了星期天,程振前一行人,这次一共三人,另外两人有事没来,到了公园之中,拉开架势练习刀法。那次吃苦的那个小伙倒是天天在公园中锻练,看到了三人,立刻打电话给教练。

    不久后就来了几个人,与程振前将情况一说,想宴请柳致知,当面致歉,才有了柳致知接到电话的一幕。

    听说对方也是习武之人,找自己是为了歉意,柳致知有了些兴趣,他所交往人中,纯粹武者并不多,铁三算一个,不过却远走海外,他也想了解一下现在武者究竟如何,对方能从自己随手一弹中看出不少东西,应该算是行家,决不是那天自己遇到的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伙。

    柳致知换了一身衣服,来到那个公园之中,几人已在那边等待,相互之间谈笑着什么,程振前三人虽不能算习武之人,但也算有些关系,对武林只很感兴趣,他们收藏刀剑,而这一点也让王浩强等人也有兴趣,练武者往往对好刀剑情独有钟。

    见柳致知到来,在程振前的介绍下,双方相互握手,互道久仰,握手之时,难免伸量一下对方的深浅,柳致知并不惧这一套,略略加了一点颜色,使对方不生其他心思。

    对方也感觉到柳致知高深,抱着表示歉意,自己俱乐部的会员不知深浅,打搅了柳致知的兴致,自己以后多加管束。

    柳致知倒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听王浩强一说,连忙摆手说不碍事,不过是一件小事情。

    王浩强又问起柳致知的师承,柳致知十来岁开始练习国术,是爷爷请的一位老拳师,是爷爷的朋友,是孙氏形意传人,算是当年小武神孙禄堂的同族,不过关系比较远,已与数年前离世,名叫孙修之,提到他,柳致知心中还是满带敬重。

    当听说柳致知是孙修之的传人时,王浩强等人拱手赞叹:“小兄弟原来是孙大师弟子,失敬!”

    “家师一生功高德重,与我爷爷也是好友,晚辈却是不及,只不想让家师蒙羞就行了!”柳致知也谦到。

    “小兄弟太谦虚了,小兄弟现在身手已不落于尊师当年!”王浩强说到。

    “家师一生光明磊落,为人表率,此点却是我所欠缺!”柳致知露出景仰之色,对于武术上师傅,柳致知的确有所感德,虽然对柳致知比较严厉。

    王浩强已打电话在海香楼订下一席,见太阳忆偏中,便邀请柳致知和程振前等人吃饭,几人谦了一下,便和王浩强等人一起来到海香楼,有服务小姐将众人引入包厢,上茶,众人坐定,谈起了一些武林之事,特别是现代,习武之人虽有,但肯下功夫的年轻人却很少,国术进入热兵器后,在民国年间最后一次放出璀璨的光华,便渐渐有日薄西山之势,武术更多趋于健身表演,就是国外的空手道跆拳道也是一样,加入不少花招,看起来赏心悦目,实战却日益显得不重要,这也是无奈之事,单纯武者生计往往就更头疼。

    从谈话中,柳致知也发现,武魂俱乐部的武术教练一个个也将武者的血气磨得差不多了,更接近一个健身教练,也是一种无奈,来的五人都已入明劲,其中一人甚至是暗劲高手,如在**上,这算是一股强大战力,但现在却和常人没有两样。

    “学武如果不加入政府部门,在社会上也就是两条出路,一条是我这条出路,另一条就是成为保镖打手,我算混出一个人模人样,自己也成为一个合法公民,逢年过节,各方面礼物都送到位,不然就很头疼,自己功夫高有什么用,能抵挡着国家暴力机构?”王浩强叹到,又颇有兴趣问柳致知:“小兄弟,你现在做什么营生?”

    “我嘛,现在各两个朋友做些野生药材之类,算是一个无业游民。”柳致知笑到。

    “那么小兄弟就是老板级别,我们应该尊称一声柳老板,也是一样,武功高不能当饭吃。”王浩强继续发感慨。

    “柳老弟是不是在麻家寨时就准备好做药材生意,我怎么没有动这个心思?!”程振前插嘴说到,其他人问是什么回事,程振前将柳致知支教的事简要地说了一下,众人才明白,也认为柳致知做药材生意是水到渠成。

    柳致知笑着对程振前说:“程哥工资不低,当然不会留意这些事,做生意可是一件苦事,程哥在那边林山镇买了一把苗刀,项大师刀具在那边很便宜,如果批发一批到这边,说不定能挣不少钱。”

    “还是柳老弟运气好,买了一把苗刀,就成了法器,同时买的刀,我的怎么没有变成法器。”程振前想起那件事,有点不平,开玩笑说到。

    “那把法器拍卖了,我可不分好处没捞到,早知那么值钱,我就不捐了!”柳致知也开玩笑说。

    众人缘故,两人将拍卖会事说了一下,不自觉提到了赖继学,程振前不由问到:“柳老弟,赖继学老弟现在还在申城吗?好久不见了!”

    柳致知摇摇头说:“他的店虽在申城,人却不在,现在是在西藏,考察山川形势。”

    “鬼神真的存在吗?”刚才谈到法器,众人眼界大开,问此话的人却是赵健,作为暗劲高手,他也没有见过鬼神,在场大多数都没有见过鬼神,但却听过不少。

    “应该有吧!”程振前说到,他是真的遇到过鬼的,也亲眼见过赖继学驱动法器,甚至亲身经历了柳致知等人与阴阳师安倍纪山的一战,那百鬼夜行他可是亲眼所睹。

    “这应该是有的,金陵王家有一门拳术,说是神授,却类似神打,长时间练习后,举行开窍仪式,然后就鬼使神差使出一门拳法,每个人都不同,却又适合各个人,精妙无比。”王浩强说到。见众人望着自己,他又笑到:“我虽姓王,却不是金陵王家的人。”

    柳致知一听,心中大体明白,说是神授也对,不过是自己本我之神,也就是元神触发,类似一些自发动功。

    随程振前而来周宇此时说话了:“柳老板,你接触过一些奇人,刚才提到的赖大师就是一位,认识不认识其他人,你自己能不能驱邪?”

    “我接触一些修行人,也略懂一些驱邪的方法,难道有人中邪了?”柳致知问到。

    “不仅是中邪,而是鬼神打架,凡人遭殃!”周宇说到,大家目光都投了过来,一般人对这类鬼神之事都比较好奇,“你们不谈,我也不会说,我有一个堂弟,叫周涛,因喜欢这一类鬼神之事,想修行,结果不止一个大仙找到他,有黄大仙,有胡大仙,还有什么常大仙之类,都想让他出马,结果几个大仙反而争争起来,有时候两三位一起上身,满嘴胡话,挺吓人的。”

    “你能肯定你堂弟不是精神上出现问题,比如精神分裂之类的?”柳致知问到,修行很难,没有机缘,很容易出偏,所谓走火入魔,有时根本不存在什么大仙之类。

    “应该不是,医院查出什么,倒说可能是癔症之类,一个有经验的老中医告诉堂弟家人,还是到家中找一些出马仙看看。我们那靠近东北,农村中也有不少这样堂口,结果请了数家大仙,反而更乱,如果柳老板能有把握的话,不如去看看。”周宇请求到。

    本来此事与柳致知无关,不过却引起柳致知的兴致,他也听说过出马仙的事,据说是一些动物修行出了阴神,借人体修行,一般双方各取所需,不会出现周宇说的这种情况,柳致知现在对这些特殊灵异之事很感兴趣,他的修行本是了解世界,却不知道,这样做可能犯忌,特别是一些旁门修行,出马仙也算这一类,往往有自己的地盘,一般不会捞过界,柳致知虽不是为报酬而动,如果他去了,也算一种捞过界。

    柳致知想了想,说:“你留个电话给我,我找两位朋友去问问,如果行,就打电话给你,你再详细说说。”

    周宇就将一些具体结节说了出来,柳致知从细节中了解到,倒真的有可能是一种借体修行,本来法术之中,有一类不交自会,所谓“不交自会”,就是指民间巫术而言。这种不交自会,纯系类似于阴神一类的信息体借体修行或控制被控人,达到积善修德之目的,在民间这种倩况是比较常见的。

    民问巫术者,均系普通百姓,甚至是文盲。其中妇女所占比例较男性为多,俗称巫婆神汉。这类操巫术者,均无师承,不知修炼,毫无功力基础可言。他们在出功能前,往往要经历几天甚至几个月精神失常的痛苦熬煎,有的甚至丢掉性命。一部分人在出功能前,持续每天睡眠后作各种离奇、古怪的恶梦,往往在朦胧状态中,觉得自己忽而飞升九霄之上,忽而坠入万丈深渊,或钻山入地,或入水游江,各种景象历历如绘,似假犹真,继而出现功能。

    柳致知入了修行界后,知道有这一类人的存在,却从未见过,更不用说研究,他所接触的人,基本都是自己修行而成,就是李义那样旁门左道,也是认真修行达到,所以他来了兴趣。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