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67. 黄郎狐妖,自许仙家(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和周宇坐火车来到北方,又乘汽车,来到长城附近一个山村之中。

    当日柳致知答应周宇后,第二天,见了宋琦一趟。宋琦听说过此事后,倒是劝柳致知不要管这潭浑水,这不过是一些信息体借体修行,这些症状应该是出马前的一些基本症状,是所谓仙家为他打窍前的磨难。

    这些不过是一些民间巫术,与出马者自己也有关系,没有什么大神通,不值得一顾。

    柳致知倒有另一种看法,自己未见过出马仙之类,想增长一些见识,特别是很想了解一下妖灵究竟是什么回事。

    宋琦见此,也没有多劝,不过送了柳致知几张符,说:“你既然拿定主意,虽然有些不合规矩,不过修行人许多时候念头一动,往往就要去做,这些低等的信息体根本奈何不了你,不过在世间不要太过份,能偷懒就偷懒,给你几张符,估计也用不到,你这么动心,说不定有你的机缘!回去用桃木做些小配件,简单开一下光,如果不会,上网查一下《万法秘藏》或《鲁班经》之类,其他人用不灵,你功行不浅,按仪式走就行了。”

    这段话让柳致知有些哭笑不得,不过知道宋琦说的也是事实,柳致知现在丹母已生,玄关已现,世间流传的一些小术,对柳致知来说,真的很有效,就是不全,凭柳致知现在功行,也能轻易实现,这是宋琦与柳致知相处一段时间后得出结论。

    柳致知能御物,法力已显,那些仪式不过是法力一种应用导向,宋琦才这样说,换对一个普通人,根本没有什么效果。

    柳致知倒是听宋琦的话,他此去是自己第一次主动探讨一种灵异事件,也算对自己修行理念一次实践,了解那些出马仙实质,从而加深对物质外另一种东西探讨,对自己的格物之道借机深化。

    柳致知制作了一些桃木佩件,实际上就是一种符箓,不过载体不是纸而已,也听宋琦的话,在网上将《万法秘藏》和《鲁班经》下载下来,顺便将《七步尘技》之类也下载下来,在计算机上翻阅了一番,倒让柳致知开了不少眼界,各色各样法术,除了正常设立静室法坛,大多数以符咒为主,祭炼时多以书符念咒若干遍为主,有不少也配合存想掐诀,也有配合禹步之类,对柳致知来说,有些可以直接实现,有一些则要准备一些东西,最大的好处,就是大范围了解流传在民间各种法术,对其施法后效果做到心中有数,对如何破解也心中有底。

    柳致知自己也制了一些符,大多数是来自李义那本书,但有两道符,却不是,而是由柳致知自然画出,并不是异想天开,而是当日在格拉丹东峰时,赖继学迈入胸有丘壑之境时,无意间摄取山川精神,这两个符文如果从分类上来说,当算先天符,一为山符,一为川符,令柳致知惊奇地是,此两符并不是固定,而是在缓慢变化,当然,画到纸上,就固定下来,柳致知有一种感觉,此两符一出,能调山川之力。

    周宇也打了几次电话来问,柳致知说明情况,自己所请大师没有时间,不过交给了自己一些符咒和法器,让自己去一趟。周宇如果不放心,自己也可以不去。

    周宇迟疑了一会,估计是病急乱投医,反正那么多大仙之流看过,也未能好,最多再失败一次。便又打电话给柳致知,请柳致知去一趟。

    周宇请好了假,陪柳致知回家乡,他家乡靠近长城,已是长城之北,就这样,柳致知第一次成了柳大仙,远赴关外,去捉妖驱邪。

    到了山村,那里人自称是七里屯,到了周宇家中,周宇家中并不宽敞,形制有点像四合院,院内很小,周宇的父母很热情,听说是申城来的大师,也是有本事的大仙,看柳致知的目光就不同了,虽然柳致知声称不是,但是没有用。

    现在已近深秋,在此处早晚也是比较冷了,不过柳致知并不在乎,他现在可以算是寒暑不侵,周宇专门拿了一件大衣,柳致知婉言谢绝,一家人发现柳致知的确不冷,更加佩服,这是一个有真本领的大仙。

    倒是周宇有些明白,问了一下柳致知,柳致知告诉他,自己练武出身,对寒冷抵抗能力强,就是冬天,一件羊毛衫就行了,柳致知没有敢说实话,冬天,他就是单衣也不惧严寒,就是赤身在北极,柳致知如没有什么事。

    听说周宇从申城这个大城市中请了一位大仙来,不少人都来看望,柳致知也只能入乡随俗,也随周宇家人向乡亲们问好。

    周宇提议去看一下堂弟周涛,柳致知也想早日结束,他来此是见识一下,并不是来此旅游度假,便同意了。周宇父母倒是想让柳致知吃过饭再去,此时,周宇的三叔,也是周涛的父亲听说周宇请了一个大城市的大仙,也来到门上,请柳致知到家中为儿子看一下。

    柳致知点头应允,与周宇一齐出门,周宇的三叔住在屯子东面,一边走,一边问:“大仙,你要准备些什么东西,是香烛黄纸,还是其他一些东西,我去准备!”

    柳致知也顺着周宇叫,说:“他叔,不要叫我大仙,就叫我小柳,东西不要准备,我先去看一下具体情况,然后再拿对策。”

    “那怎么成呢?大仙不要难为我们!”周宇的三叔说到。

    “那就叫大师吧!”周宇知道实情,便换了一个称呼,柳致知见换汤不换药,也无可奈何,便由他们去了。

    到了周涛家中,周涛家中比周宇家大上不少,看来也比周宇家有钱,柳致知听周宇说过他的三叔,算是一个小生意人,柳致知未入正门,先向四面看了一下,他对风水虽不精,也懂些门道,毕竟赖继学可是风水名家,加上柳致知对物性的感觉超过一般修行者,眼睛不由望向前方对面小山上一块平地,柳致知眼睛一眯,心中有数,对周宇三叔说:“以前对面那座小山上可是有一座庙?”

    “大师果然利害,以前那边有一座山神庙,后来在破四旧中拆了,那是我小时候的事,不少人都不知道,难道有什么害处?”周宇三叔问到。

    “没有什么事,已事过境迁,如果不放心,门上可悬一面镜子。”柳致知淡淡地说到,庙宇在风水因与神灵相通,往往聚集阴气之类,确有不利,除此之外,这处房屋风水倒是没有什么大碍,既不是什么宝地,也不是什么绝地,或者说,柳致知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之处。

    柳致知三人入内,一面中年妇女迎了出来,周宇喊她三婶,柳致知打量了一下,气色并不太好,并不是正常那种憔悴疲劳,而是有一种被阴邪之气淡淡侵袭过的感觉。

    不过她一见柳致知,心中好像生了一种安定感,多了一层信心,这实际上是柳致知那种格物之道形成一种特殊媚术的结果。

    柳致知入内,周宇三叔已将周涛喊了出来,现在人还算正常,不过在柳致知眼中,却是气神两亏,人很瘦,眼中带着一种畏惧的眼神,好像有点怕光,脸色中有一层极淡的青色。

    柳致知知道这是一种正常现象,如果周涛气血两旺,一般阴性信息体根本不能附体,旺盛的气血对灵体有伤害,出马仙不少在出马之前,往往有不少受到精神**折磨,大病一场,然后才会出功能,大仙才能附体。

    柳致知感应到周涛身上有几股奇怪的气息,阴凉不类人类,而且互不相同,知道这就是周宇所说几位大仙,而且此种气息和周涛自身气息缠在一起,不觉微微皱眉。

    “周涛,我听你堂哥说过你的情况,再观你气息,有灵体附体的痕迹,有两种解决方法,一是你开堂口,和那几位大仙商量,分个主次,从此你就成为一名出马弟子,也会有些神通,普度世人,如果你愿意,意识到这一点,现在这种磨难很快就结束;另外一种,就是彻底摆脱这些,成为一个普通人。”柳致知说到。

    “柳大师,我家儿子不能成为出马弟子,那是迷信,虽然这两年搞堂口的人很多,我家不愿意!”周宇的三婶立刻说到。

    “我是问周涛的想法,你们先看看周涛的意思,个人没有意愿,那些东西很难上身!”柳致知淡淡地说。

    周涛一下子愣住了,有些迟疑,好像在举棋不定,试探地问到:“如果成为出马弟子,是不是有很多异能法术之类的?”

    柳致知摇摇头说:“你会出一些功能,不过不要报太高希望,这不是小说,最多有些治病消灾预感之类功能,并且这些功能是仙家借你身体施展,你最多能开眼,可以看见一些阴物!”

    “那么你自己有没有法术?”周涛问到,柳致知从周涛问话中知道,这是一个追求神通,误入歧途的人,也没有人传授他修行,不知从什么地方知道一些修行的皮毛,结果惹妖灵附体。

    “你可以认为我有,也可以认为我没有,我从小练国术,一身功夫,气血旺盛,一般灵体根本不可能靠近我,我有几个朋友懂得一些,我知道怎么做,这还看你的意愿!”柳致知淡淡地说。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