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77. 世间珍奇聚古寨(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倒在地上之人年纪并不大,不足四十,此时血已洇红腰间前后的衣服,好像气息奄奄,柳致知蹲下身来,顺手撕开他腰间衣衫,子弹从腰左侧穿过后射出,柳致知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内脏,伸手在伤口附近点在几点,将血止住,柳致知能内视自身,对人体结构非常熟悉,这种熟悉是直接经验,点的几处让血管暂时封闭,止住了血,然后取出一个小瓶,倒出一些药粉在伤口上,不一会就干结成疤,此是阿梨给他的伤药万应散。

    然后一搭脉,脉比较弱,柳致知想了一下,手中又出现一个瓶子,里面正是血蛤膏,取出一个小勺,打开瓶盖,一股异香飘出,旁观众人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液,取了一点,放入他的口中,入口即化,柳致知再搭脉时,脉膊已很有劲,柳致知知道伤者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便让大家找来一头毛驴,让他的同行朋友将他送往医院。

    众人千恩万谢地走了,柳致知等众人走后,直接三个火球,将地上尸体化为灰烬。又拣起三支枪,转眼间就在柳致知手上分解成零件,顺手向四面撒了出去,枪支毕竟是危险东西,如果被人拾出,说不定又会闹出什么事,变成零件,在大范围中,没有人专门来找,最后就会锈蚀殆尽。

    柳致知处理完了这一切,才回到住处,那是宋琦师傅灵雾叟的道庐,说是道庐,实是一处山中的院子。

    柳致知见到宋琦,将今天事情与他一说,问他知道不知道聂观涛的情况,对于柳致知来说,今天遇到这样一位高手,了解一下情况也是应该的。

    “聂观涛?!听说过,据说是道教龙门派的一位弟子,并不是真传弟子,好像有过奇遇,离金丹只有一步之遥,杀伐果断,仇家也不少!”宋琦回想了一会说到。

    “果然是一个人物!”柳致知想起聂观涛今天的表现。

    柳致知夜晚在房中床上静修,很快就沉入定静之中,周身气机自然流转,渐渐群山似乎投入心田之中,眼前如走马灯一样变幻,各种景象光怪陆离,既有明天拍卖场中情况,也有其它说不出的景象,柳致知明白自己到目前还未过真幻交攻的层次,前一阶段已经平息,柳致知认为自己渡过了这一阶段,甚至自己小药已采,不料今日反扑。

    柳致知一概不理,今日这种表现,看来是真幻相攻的最后一扑,如过了这几天,自己可能又进了一步,修行之中,劫难重重。

    到了后半夜,幻像才消失,柳致知沉了静定之中,东方破晓,生机萌动,柳致知才从静定中退出,出了门,采取太阳初升的第一缕紫气,简单走了几趟拳,细细回想了一下夜里情景,知道自己入山,内外相感,自己元神虽未能显现,已经不自觉处理外部信息,但与识神并不同步,静定中有些景象是元神感应及其推演,有些则是后天识神依自己**形成的幻觉,在此阶段,慧而不用是关键,许多操巫术者也有这种情况,却分不清真假,导致他们如果说一件不在身边的事,或预言时,时灵时不灵。

    吃过早饭,便和宋琦两人依然入桃花谷去碰运气,不过运气不算太好,宋琦倒是淘了件不错法印,这种法印不是施法中结印,而是真正的印章,书符之后,如果运用法印盖上一印,往往能增强一些符的效用。

    转眼间几天过去了,柳致知也淘了一些小玩意,如借水起雾的药粉,一套针灸用的针具,采药用的玉石锄铲等。也认识了一些修行中人,与天南地北的人混个脸熟,才了解到各种修行类别五花八门,不过来此摆摊的大多数都修习一些独特的术法,层次并不能算高,但却令柳致知大开眼界。

    今天是桃花寨拍卖的日子,更正的好东西将会出现,柳致知和宋琦一早就来到桃花寨,这是比邻桃花谷的一个寨子,历史悠久了,已形成修行传统,此寨出去的人,都会两手,就如沧州是武术之乡,吴桥是杂技之乡一样,不过世人不知而已。当然,寨子中也有高手,可惜的是,自从七十多年前一个金丹高手殒落,几十年来没有出现过金丹高手。

    柳致知和宋琦入了寨子,平时这个寨子一般人根本不能入内,就是术法高手,也不一定能入,整个寨子外面却是一个八卦阵势,不懂阵法,绕着绕着,就会走了出来,今天阵势虽没有完全开放,但已弱了许多,一到寨子的路口,有人在此相候,是寨子中少年和童子,柳致知两人刚到,立刻有两个小孩跑了上来,一男一女,年龄十岁不到。

    “两位修行前辈,是不是要入寨,跟我们来!”那个小男孩说到,柳致知掏出二张一百元纸币,给两个孩童一人一张,宋琦也一样,这是一种惯例,也算寨子中人的一个收入来源,所以每到这时,各家儿童少年往往主动来迎接客人。

    柳致知和宋琦进入寨子,各户住宅却是古色古香,第一家都设有静室。许多人家似乎有灵体在游荡,类似于保家仙的存在,不知道是收服的灵体,还是祖先之灵暂时没有离去,寨子中路很宽阔,布局完全符合风水,看似凌乱,细看却令人心中自然生起一种舒服感,就如看一棵绿树一样,寨子中间有一座大的建筑,类似古庙的建筑,比一般庙宇更高大,在周围却有许多有顶无墙的建筑,中间是一个宽大高台,类似擂台。

    柳致知数了一下,正好是七座,构成北斗七星,显然也是一个阵势,将古庙护在中间,古庙正常不开,就是这几日也不开,是桃花寨中一些极其重要祭祀节日才打开,而所谓拍卖,就是在这七个擂台开展。

    柳致知从宋琦那儿知道,称为拍卖,事实上不能算拍卖,根本没有人主持,自己要卖东西,就自己上擂台,提出底价和要求,下面人竞拍,不论价格高低,如果拍卖成功,给寨子中留下一万元,算是场地费,所以能入桃花寨拍卖的东西,价值低于十万,都不好意思上台。

    所以,能入桃花寨拍卖的东西,都算是好东西,正因为如此,许多人拍卖时,往往有时不用现钱,而是要其他东西与之交换。

    拍卖按惯例是在九点开始,柳致知和宋琦来得早了些,在寨子中转了一圈,然后在一处台下相候。

    陆续有人来到,柳致知这才发现,原来世间修行人这么多,想想也了然,世间佛门道门那么多人,其中也有一些人修行,加上其他各类修行人士。

    柳致知倒看到一些熟人,如庐山的紫烟子也带着弟子来到,柳致知和他们打了一招呼,谈了几句,紫烟子带着徒弟到其它地方开眼界去了。

    拍卖终于开始,上台先是本寨一位长者,说了几句客套话,申明了一下规矩,便自下台,不一会,有一人上台,手上一件法器,是铃状法器,此人自报家门,叫贾长云,这件法器叫**铃,底价是五十万:“如果有兴趣的道友可以让台验一下货!”果然有五人上台简单查验了番,其中一人还简单御使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众人只觉心一跳,头微微有点晕,立刻运功,才摆脱。柳致知感觉了一下,这件法器比较奇特,但品质并不太好,都不如自己当日的苗刀,仅比李义当日使用桃木剑强一些。

    五人下台,开始竞价,在此处最大好处,是设下底价,价格只会上升,不会象外面摆摊,漫天要价,就地还钱。

    有数人开始竞价,最后以一百零五万成交,柳致知没有出手,只是在一旁观看,七座台子,只有附近三座有人拍卖,,相对还是比较集中,其它两台也有人上台拍卖。

    不断有人上台,有灵药,炼材,法器等等,柳致知和宋琦一边看,一边说话。

    “宋兄,修行者**侣财地,这个财却是一般人难以承受,稍好的一件东西,就是几十万上百万,如果没有经济基础,比较艰难!”柳致知说到。

    “也不一定,有些修行者比较贫困,照样修行,这边卖的东西,许多是为了争斗,事实上许多修行者并不喜欢争斗,比如我修行的奇门遁甲,更多时候在世间如果要行事,更多是推算,不主动惹事,一般要不要法器,影响不大,当然,能够有钱,可借助药物之类调整身体,有利于修行,不过如果真正入门,道家医卜相命山五术掌握其一,合理聚财还是很容易的。”宋琦说到。

    “现在修行没钱不行,什么东西都讲究一个钱,许多材料以前不值钱,现在也找不到了,再说,修习术法,有几个人能成仙成佛,大多数人不过作为一种使生活更好的手段!”旁边一人见两人谈到钱,忍不住插嘴说到。

    “这位道友说得不错,请问大名?”柳致知见此人自来熟,人看起来比较精明,便问到。

    “木飞,两位道友贵姓?”木飞也顺便询问两人姓名,两人说出自己名字,三人便低声攀谈起来。

    正谈着,柳致知听到台上一位刚上台的青年人说到:“此是我无意中在民间收购到的剑,剑中有灵意,剑名秋鸿!”

    柳致知一下子提起了精神,目光望向台上。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