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80. 劫波兴(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人落到台上,柳致知和宋琦都认了出来,正是聂观涛,一上台,怀中取出一个玉盒,抛给了井岗山,井岗山忍不住激动的心情,手抖着打开玉盒,台下众人见盒中反射出青金色光华,是龙眼大小一颗浑圆的丹药,以神识一探,立感神识敛聚,立刻合上盖子,像宝贝一样藏入怀中,事实也是宝贝。

    然后,将驱山铎递给了聂观涛。聂观涛接过驱山铎,微微一催,数条鞭影如群蛇舞空,一展即收,却没有任何波动泄出,显示了聂观涛纯熟的控制能力,聂观涛很满意,将鞭裹好,拿在手上,下了台。

    柳致知有点遗憾,他并没有见过法宝,很想拿在手上研究一下,却没有机会。而井岗山却喜形于色地下了台,柳致知不知摇摇头,不怪他目前止步于此,炼己火候果然不足。

    又在台下观看了一会,柳致知也没有多少兴趣观看,宋琦也不欲再看下去,两人便出了桃花寨。

    柳致知回到了灵雾叟的道庐,见过了灵雾叟,灵雾叟没有兴趣去桃花寨,虽然他的修为不到金丹,柳致知感到灵雾叟心性很淡,再加上灵雾叟所修与柳致知不同,柳致知也看不清灵雾叟的真实修为。

    回到房中,柳致知取出秋鸿剑,用心念与之交流,开始温养此剑,自己进入一种空灵之中,剑有灵性,与不同于生物的情感,是你喜爱此剑,剑中精神在你心田之中显化,那是一种语言不能描述的状态,剑是死物,它的灵性感情都是人所赋予,并不是剑真的有了生命,如果如此,那不是剑有灵性,成是成了妖,死物成妖,比起生命更是罕见。

    用心念与剑交流,实际上是通过感受剑中精神,反观自己,一切不过是自己心的体现,剑仅是一个媒介,这不是一天的事,唯自己心念在此中越明,剑的灵性越显,人与剑之间感应越强,修剑到高层,实际上也是修自己。

    又在此处玩赏了两日,柳致知准备返回申城,宋琦准备在师傅这里留一段时间,便送柳致知出山,到了路边公交站牌处等车,车来了,宋琦将柳致知送上车,此车并不是长途车,而是去西安的车,到西安再转乘火车或飞机,那就看柳致知的意愿了。车子行驶了半个小时,前面车子停在路中,此处是山路,司机下车,问前面车子上司机是怎么回事。

    原来前方山体滑坡,将路截断,正在抢修,车子暂时过不去。司机上车说明情况,如果想下车的,退还一部分车钱,可以从山路绕过去,步行一个多小时,前面小镇边有汽车站牌,可以在那边等车,司机也打电话向公司说明了情况。

    大家纷纷下车,步行上了旁边一条山道,顺着司机指的方向前行,柳致知也在其中,见此处山势雄奇,此处也算终南山,已到边缘,是秦岭的一部分。

    柳致知一边看山景,一边向前走,他倒不像许多乘客那样着急,许多乘客是有事情,或是工作,或是家中有事,柳致知是闲人一个,时间对他来说,并不急。

    这段山路,先上半山腰,然后再下山,绕过那处滑坡之处,到了山腰,已看见下方公路,好似一座小山塌了下去一样,将公路整个埋掉,不知有没有伤到人,柳致知想到。

    再次细细看塌方之处,一个疑问冒上心头,这几日这边没有下雨,怎么出现滑坡,那公路上山石泥土混在一起,并不是泥浆,而且山石很多,是怎么回事。

    他在山腰上站住,心中虽有疑问,并不想追查,这不是他的专业,对于这种地质灾难,他也是一个外行,但隐隐好似感到一些不对劲,好像有一种波动,干脆他也不随众人向前走,他有的是时间,细细感应了一会,空气中好像是一种术法留下的痕迹。

    难道此处有人斗法,还是有什么宝物出现过,这个念头一起,他也不下山了,而是向山上爬去,又上了一段,见四下无人,便从储物袋中取出那个罗盘,心念一感应,柳致知第一次见到这付情景,从山中塌方处,一条淡淡的光影带向天空,向山后远方而去,好似高空飞机留下的尾迹一样。

    越往远处越浓,在塌方处,远远从山上看那处,好似山体的一处伤疤,那边光影已极淡淡,还在变淡,柳致知借助罗盘,已能感受数十里内的灵气分布,这条尾迹似乎告诉柳致知,一种灵力强大东西从塌方处出现,飞向远方,引起滑坡山崩。

    是什么灵物,或是妖物,还是什么从此处飞走,而且飞的并不高,仅离地数丈,柳致知好奇心大涨,也不急着返回申城,手持罗盘,顺着人们看不见的尾迹一路追了下去。

    不一会翻过山,此处已是看不到人烟,满眼都是树木,柳致知却放开身法,云龙变身法展开,一掠就是一百大几十米以上,个别地方如是两山之间,距离超过数百米的,就直接御风而行,幸亏他在西藏时得云梦仙子指点,领悟了御风飞行,不过对法力消耗太大,在没有必要时,柳致知还是以云龙变身法向前急驰,他已成血丹,气脉悠长,就是急驰一整天也无事,速度也是惊人。

    柳致知越行越远,离公路也越去越远,渐渐已深入秦岭大山深处,隔一段距离,柳致知停下,重新用罗盘感应一下,那光带继续向大山深处而去,也感应到一些有年份的药材,柳致知却没有兴趣摘,只是在心中打了个主意,以后有时间,到秦岭深处来采药。

    柳致知一路追踪了下去,这一追就是两个小时,他的脚程不比汽车等现代交通工具慢,离开山体滑坡处已有近百年,陡然听到嗡嗡的声音,这个声音一般人都很熟悉,是直升机的声音,柳致知也吓了一跳,怎么有直升机,忙落下身形,躲在树下观察,见四架武装直升机从上空飞过。

    这是什么地方,柳致知感到不对劲,就在此时,远处的一个山头陡然传来法力波动,离此处大约十里的一座山峰之上。

    波动一起,天空之中顿时风起云涌,乌云层层堆压,如同一朵巨大的蘑菇云,柳致知心中也感到一种压抑,对天空云层本能一种畏惧。

    柳致知脑中灵光一闪,隐约有些明白,有人在渡劫,不知道是人还是其他妖物,这种经验很难得,居然发现有人渡劫,修行者的劫难很多,柳致知就遇到几次,但那些都是不声不响,而如此惊动天地的,柳致知立刻想到一种可能,有人成就金丹,在此之前,个人力量不足于引动天地之威。

    想到此,柳致知心中立刻火热,他已立志求道,别人难得给他一次旁观的机会,当然不能放过,想到此,也顾不得自己可能暴露,身如云龙,冲空而起,直向那边而去。

    柳致知不知道的是,不仅是他,世界上许多人都关注此地,在此渡劫的人他也认识,正是聂观涛,聂观涛自桃花寨中拍得驱山铎,当时并没有出寨,而是借一家住户房间,将驱山铎初步祭炼,他在来此之前,大药已采,金液还丹已算成功,正在体内温养,不敢将丹光与自然相应,不然就牵动天地灵气,天地间形成能量风暴立刻对他进行洗炼,以此一洗炼,如果渡过,真正成就金丹真人,迈入长生之途,即使有意外,也能一灵不昧,甚至能转生他界,只要不被他人形神俱灭。

    但渡劫毕竟有足够法器之类护法,让自己抗过天地之威,听说此次拍卖有法宝驱山铎出现,虽说威能已不足原来百分之一二,但比法器要强得多,决定不论如何要弄到手。

    他以前有过奇遇,在一个古修的洞府之中得到一部道书,与自己所习龙门丹法相互参照,结果让他成为龙门派中最杰出的修士,那个洞府之中,还留有一具丹炉,和许多矿物原料,借洞府灵脉温养,这些药物已是少有的上品,便按记载炼制了几炉外丹,只成功一炉,丹成之时,灵气蜂涌,地脉混乱,,还爆了几颗,最后得到三颗,整个洞府也如经过大地震一样,差点倒塌,洞府一条小灵脉也不知是散掉而是逸走,总之,洞府报废。

    洞府除此之外,没有其它东西,要是有法宝之类,他也没有必要去桃花寨拍法宝。他甚至做好,如果拍不到,就跟踪买主,出了桃花寨,直接抢夺的准备,好在用一颗九转青金混元丹将驱山铎拍到手。

    出了桃花寨,御器飞起,到底是法宝,虽初步祭炼,如一抹流光,瞬间远去,后面也有一两人想侍机寻事,一下子措手不及,聂观涛已失去踪影。

    找了一个山洞,花了两三天时间,将驱山铎彻底祭炼成功,出了山洞,一时豪情大发,顺手驱动法宝,一鞭飞出,对面山间一个小峰顿时轰然崩塌,此种威能让聂观涛喜出望外,已远远超过他以前见识过金丹高手的法宝,也不管他这一鞭造成的后果,便御器飞起,在秦岭之中寻找一处,准备渡劫。

    却未曾想到,选中地方冥冥中出现了纰漏!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