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85. 虎贲动地来(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两人都放开自己的气势,聂观涛也进入那种波澜不起的状态:“楚道友既然想看一下聂某有没有实力与国家讨价还价,那就试一下就知道?!”

    话音一落,驱山铎化为长鞭,卷起一条耀目黄光,天空景象立刻模糊起来,好一会,地面上的人才听到一声惊雷般的声音。

    楚凤歌金光化为一条金龙,挟起一天霸气撞向那条耀目的黄光,模糊的天空在金龙一过,立刻清明起来,两者一碰,金龙突放奇光,长鞭倒卷,聂观涛被荡出足有里许,才重新立在天空。

    楚凤歌却没有追击,而是开口说到:“驱山铎不愧上古遗宝,居然能抗住我融入龙脉气息的金龙剑,我以为此宝威能大失,想不到还如此强!”楚凤歌话中略有点落寂,他入朝修行,借国家民众意识,借地脉龙气,得无穷玄妙,炼成法宝金龙剑,自认为世间诸宝难及,驱山铎他并未留意,却不料有如此威能,聂观涛对它掌握还够纯熟,还有一点,驱山铎如在地面,鞭起龙脉动,比之在天空却是强上许多。

    他们一交手,地面林中柳致知同时也放倒了几名特种兵,感受到天空传来的威能,脚下不停留,加快速度,向外急奔而去,天空中谈判他根本没有心思关注。

    虽然聂观涛一击落于下风,但也证明自己实力,有资格进行讨价还价,两人在空中相互传声进行讨价还价,聂观涛也不想亡命天涯,楚凤歌也不将他逼入绝地,能入金丹,智慧上已超脱一般人,更能见到事情本质,双方在相互还价,却给了柳致知时间,不一会,柳致知已离开原来地方二三十里。

    一路上,遇到两拨小股士兵,好在此处林地平缓,不像之前柳致知没有其它路可走,柳致知只是微微偏离了一下方位,便在这些士兵不觉间从旁边擦过。

    聂观涛和楚凤歌经过半个多小时斗智,终于双方达成协议,聂观涛将无偿帮助特殊部门三次,以后则是有偿帮助,一共答应帮助特殊部门九次,之后,聂观涛有权拒绝,一切商定好,聂观涛留下联系方式,便御驱山铎而去,半个小时,柳致知已奔出五六十里,柳致知现在双腿轮开,已能追上汽车。

    柳致知实际上已出了禁区,他本来的位置就不是在军演禁区的中心,柳致知尚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出了禁区,不过内心的危险感却已消失,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但脚下却没有放慢,陡然,柳致知身形一闪,缩入树丛后面,前方有人过来。

    楚凤歌见聂观涛已走,才回头示意那些候在空中操纵飞行翼的部下收队,神识顺便向演习区一查,不由微微一皱眉,还有一个修士,就是那个自己在西藏见过一面的柳致知却不见踪影,是趁着自己与聂观涛对峙逃走了,还是有特殊手段,躲在隐秘地方,此处山多树多,山上有多山洞,自己神识也不是万灵,躲在较深山洞中说不定能避过自己的查探。

    楚凤歌虽然想到柳致知,也是因为柳致知出现在此处,他并没有将柳致知放在心上,柳致知的修为还不入他的眼,不过今天碰巧才引起他的注意,既然不知下落,楚凤歌也不再关注。

    柳致知如果知道自己根本不入对方法眼,还会这样做吗?当然还会逃,自己命运不能由他人操纵,柳致知不会冒险,他不会来赌自己的运气,这是大智慧的体现,防患于未然,而不是处于危险之中,玩弄小技巧,得道之人无死地,《道德经》上说:“盖闻善摄生者,路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用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

    何谓无死地,说白了,就是不入死地,孔子说得更明白: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又说:乱邦不入,危邦不居!就是同一个道理。

    柳致知发现有人前来,便隐藏在一旁,不一会,这几人已来到眼前,他们却没有留意到柳致知躲在一旁,这是特殊部门的人,柳致知认识两人,一个是余忠,另一个是唐小山,其他几个人不认识,唐小山的气色比以前好多了,不过身上却多了一种阴气。

    “小山,这里离军演区还有多远?”余忠问唐小山。

    唐小山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电子设备,按点了几下,说:“不远了,还有不到四公里,你说这次总部发出急令,让在这周边活动的人员迅速集中到军演区,是为了什么?”

    “不知道,估计发生了什么大事,老梁,你说呢?”余忠问另一个年纪约有五十的老梁。

    “我们又不负责秦岭周边,只是想过来渡一下假,谁知也不得安稳,我这一身老骨头经不起这么折腾了!”老梁埋怨到。

    边说边走,余忠身上一个东西响了起来,余忠掏出一看,对其他人说:“总部命令下来了,此次军演,有许多新武器出现,引起许多间谍偷窥,其中甚至可能有异能之士,让我们在周围清理一下,我们向前一段,小山,将我们位置传递过去,看看我们附近有无同行和我们配合。”

    “余队,对付间谍的事不是国安部的事,怎么把我们卷了进来?”老梁不解地问到。

    “老梁,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执行命令吧!”余忠说到,几个应了一声。

    “余队,我们再向前一些,就会与申城同行会合!”唐小山通过手持设备,很快和附近的同行联系上了。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余忠有些不解,他不解,躲在一旁的柳致知也不解。

    实际上,申城的人本来不应该出现此处,他们出现在此处和柳致知一样,数日前,桃花谷修行集市举行,申城方面的人接到命令,对桃花谷进行监控,他们并未进入山谷,仅仅是远远地监控,这种集市不是第一次开了,所谓监控也不过是走一下场面,更接近让他们来散心。

    结束之后,本来准备回申城,迟了两日,今天刚走了不多远,便接到总部的紧急招集令,指明了地点,让他们集中过来。

    现在事情已经结束,但风波远远未能平息,海外潜伏在其他国家的间谍传回消息,这次军演已惊动不少国家,美日欧俄上层都惊了起来,纷纷启动华夏国内潜伏的间谍,务必弄清真相,美国远东情报局甚至联合日韩,不仅情报人员,甚至一些特种人士都派遣出来,楚凤歌才又发出命令,让附近的特殊部门的人对军演场附近进行清场。

    柳致知听到余忠等人谈话,发现自己卷入一个更大漩涡之中,等他们一走远,从树丛后面出来,得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向周围看了一下,他现在连自己在什么地方也搞不清楚,如果施展云龙变身法,倒不在乎,一直向前,反正能冲出这秦岭的群山之中,不过现在他却不敢施展出云龙变身法,按余忠刚才所说,这个地方,不知有多少间谍,还有特殊部门的人,一旦暴露自己,万一引来楚凤歌,那就头疼了。

    他打量了一下,附近有一座高山,干脆自己先上山,看看附近有无集镇公路,如果有,一上了公路,拦一辆车,自然可以消失在世人之中。

    想到此,柳致知也不犹豫,直接向山上奔去,他还是使用武术中身法,没有用术法和云龙变,山虽在周围来说最高,柳致知花了不足二十分钟就到顶了,许多地方并没有路,对柳致知来说,都不成问题,几米高的石壁,还有陡峭土壁,柳致知一跃而上,有时如猿猴一样,手足并用,转眼间越过,他的表现好像生活在丛林之中灵长类一样。

    山顶并无高大树木,却有一些杂乱的矮树,还未上山顶,他发现有人,本来他准备回避,但发现对方一个是金发白种人,另一个是黄种人,一个正拿着高倍望远镜向军演区方向看,另一个拿着相机,那长长的镜头不用说是远焦镜头,柳致知反而不走了,不用说,对方应该算是间谍一类,正好问一下他们发现了什么。

    两人正背对着柳致知,向那个方向窥探。柳致知不声不响地出现在两人身后:“两位,借问一下,这是什么地方?”

    两人吓了一跳,很快就冷静下来,显然心理素质很过硬,受过一些特种训练,两人回过身时,脸上惊慌已不见。那个亚裔黄种人说到:“你是谁?怎么出现在这个地方?”口音很纯正,普通话很标准。

    柳致知反而从这一点发现问题,国内任何一个人,平时没什么人说话完全用标准的普通话,多多少少带一点各地的口音,此人普通话如此标准,很可能是经过特殊训练,完全是针对华夏而训练。

    “一个驴友,迷路了!你是日本人还是韩国人?”柳致知淡淡地问到。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华夏人?”话一出口,立刻意识到自己上当了,等于承认自己不是华夏人,口气一变,“我们是来华旅游的游客,我是韩国人朴相终,这位是和我同一个公司的同伴奈恩·弗内斯。”

    “跑到军事演习区边缘来旅游,倒是新鲜!”柳致知直接戳破对方的画皮,两人脸一下子变了。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