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88. 当舍则舍(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当严冰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伤口已上药,衣服也换过,盖着薄被。浑身却充满一种活力,一点没有受伤后那种元气大伤的感觉,她有点奇怪,因为她知道,自己受的伤有多重。

    她一动,耳边传来一个女声:“你醒了!”

    她扭头一看,却是一位二十多岁漂亮的少妇,见她醒来,端了一碗鸡汤:“你饿了吧,这是老母鸡汤,我做的不好,先喝了。”

    “我这是在哪?是你救了我?”严冰问到。

    “这是在我家,不是我救了你,是一个叫柳致知的人,我先生的朋友,你昏倒地方离我家很近,便带你来我家,我叫南慕烟,我先生叫肖寒。”南慕烟微笑着说。

    “谢谢你,我怎么感觉到自己好像没受伤,是谁帮我治伤?”严冰疑惑地问到。

    “是柳先生,我先生说,他给你吃了血蛤膏,这东西,只要你有一口气,也会将你从鬼门关拉回来。”南慕烟告诉严冰。

    “柳先生和肖先生在什么地方,我得谢谢他们,他们不仅救了我,也为我的同事报了仇!”提到同事,严冰声音黯然下去。

    严冰下床,发现除了一些皮外伤有些牵连,整个身体并无大碍,喝了两口鸡汤,谢过南慕烟,问柳致知他们在什么地方,她想去感谢一下他们。

    南慕烟告诉她两人正地、在堂屋之中,严冰从房间中出来,刚进堂屋,柳致知和肖寒正在说话。

    此处是肖寒的一处住宅,离村镇较远,估计是为了行事方便,从谈话中,柳致知了解到肖寒不止一处住宅,柳致知甚至开玩笑说肖寒是狡兔三窟,虽是开玩笑,事实也是如此,作为盗门传人,多几次藏身之处也是正常,而且相距较远,最远的是二千公里外的南方。

    严冰进来之时,柳致知正低声地和肖寒开玩笑:“你是不是在不同地方有不同的女人,到处金屋藏娇!”

    “我肖寒可是专一之人,不学社会上那些有钱人,就是一个老婆,她也是我师妹。”肖寒说到,柳致知不由冒出一个想法,感情自己进入一个贼窝。

    严冰一进屋,柳致知放在茶几上的中兴剑陡然一声鸣响,居然跳出一两寸,柳致知甚至感应到中兴剑的一种喜悦,不由微微皱眉,此剑在自己手上,自己甚至培育出此剑的灵性,却从来没有这种表现,难道自己一直讨厌的严冰,自己认为一个虚伪的女人居然能与此剑共鸣,难道她是一个一心为国之人?

    此剑的表现也让肖寒一怔,他在之前已知道此剑应该是古剑名剑,却没有想到如此通灵,他虽听说过古代有些宝剑能自动示警,却从未见过,目光不由落到宝剑上。

    严冰一进屋,心灵之中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好像有东西与自己血肉相连,剑一鸣响,目光不由落在剑上,好像感觉此剑是自己心爱之物,眼睛舍不得离开,陡然,一种惭愧涌上心头,她以往常以国家大义将许多东西收归国有,虽然自己也从未落到手上,但她明白此剑是柳致知之物,对方救了自己一命,自己心头却在打他宝剑的主意,难道自己真是一个虚伪的人,以前总是以大义掩饰!

    柳致知见到严冰面部表情变化,先是目光盯在剑上,接着面露惭愧之色,倒对严冰恶感减轻了一些。

    严冰谢过两人的救命之恩,显得在些笨拙,柳致知知道她以前高高在上,能这样已说明其本性并不算坏。

    肖寒请她坐下,南慕烟给她倒了一杯茶,柳致知问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严冰不由眼一红,说出实情,她本来是监视桃花谷,结束后本来准备返回申城,结果得到总部命令,火速到秦岭军演区集中,还未到,又让他们清场,开始没有留意,谁知遇到了强敌,而且是几个国家的特殊人士的联合,与她同来的几个同伴黄春生、纪东升和其他几人牺牲,要不是柳致知及时出现,她也会为国捐躯。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柳致知又问到,他想了解一下,特殊部门的人知道哪些内幕。

    “这次军演试验一些新装备,引起一些国家注意,启动了许多潜伏的钉子,国安部甚至在一些要害部门抓了几条大鱼!据说,这次出现了未来战士系统。”严冰说到,甚至她也不知道其中真正内幕。

    柳致知摇摇头,说:“你们都错了,这次军演出了意外,有人跑到军演区渡金丹劫!”

    “什么?你知道什么情况?”肖寒差点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他虽是盗门传人,也是修行人,当然知道柳致知的话意味着什么。

    “千真万确,我亲眼所见,因为好奇,我也不小心闯入演习区,差点在炮火中粉身碎骨。”柳致知将他所见一一述说。

    “那聂观涛最后如何了?”肖寒又问到。

    “我不知道,那时我逃命要紧,我可不够资格与他们讨价还价,聂观涛不是逃了,就是与楚凤歌达成什么协议,严小姐所说未来战士,恐怕是指聂观涛的表现吧,国家对外的说法。”柳致知说到,他不知道,所谓未来战士系统更多却是指他,他那时一跃上百米,早就被相关人士,甚至国外间谍看到,一些照片现在恐怕已放在不同国家的元首面前。

    这个秘密让严冰措手不及,她未想到自己战友的牺牲是为了这件事,并不是真的有什么未来战士单兵系统,柳致知说此话也是在试探严冰,见严冰一付丧神落魄的样子,知道严冰也不好受,这个女子虽虚伪,还不是无药可救。

    严冰回想过去种种,心中苦涩升起,抬起头,望着柳致知:“你说,我们的牺牲有价值吗?”

    “这…那要从哪个角度来说,你们毕竟背后中维护着一个国家的安全。”柳致知也不好说,他与严冰是两类人。

    “我不喜欢与你们打交道,毕竟你们是官,我是盗,但从大的方面说,还是需要你们!”肖寒安慰到,他也看出严冰有些不对劲,但他并不了解内幕。

    “妹妹,不要听他们的话,你自己认为值得就行!”南慕烟到底是女人,感情细腻,知道严冰状态不对。

    “你们说为什么?我家是一个红色世家,爷爷也算是开国功臣,父亲一身功夫,在爷爷教导下,为国出力,死在欧洲,母亲是一个异能者,为父亲报仇,身负重伤,逃回后不久也去世,我大哥死得最早,当年对越反击,他在爷爷支持下,上了战场,死在前线,我从小发现有异能,加入特殊部门,爷爷从小教育我,我们一家为共和国而生,连去世前也拉住我的手,让我不要忘了国家。现在国家,那些富豪高官,又有几人为国,就是平民百姓,为国都要讲条件,这个国家怎么了?!”开始时严冰还能控制自己情绪,后来却控制不住。

    “你是不是觉得国家欠了你的?”柳致知严肃地问,他以前深入研究过心理学,那是为了学好催眠术。从严冰话中,知道严冰心理上已出现一些问题,也难怪,一个女子因为自身天赋如入一个神秘部门,见到事情远多于普通人所见,社会各个方面信息对她一个从小就家庭几代灌输爱国的人来说,反差太大,心理期望太高。

    “不,国家不欠我,我希望这个国家好!”严冰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有些失态。

    “你为什么要求别人和你一样,国家,国和家并列,是双方面的,一方不可能无限要求另一方,百姓很简单,国家对他们好,他们自然回报,如果国家一味索求,他们当然不会愿意。一个社会,各种人都有,正如自然界,物种丰富,才能生机盎然,如强求一致,反而出大问题。”柳致知开解到。

    “我就是从心理上看不惯!我知道有人认为我虚伪!”严冰平静了一下说到。

    “这是你个人心理上已走上极端,正如你看不惯我一样,以为我有一身本领,却不为国出力,我问你,我可曾损害国家,如果国家危难,我也会挺身而出。同样,我也看不惯你,正如你所说,我以前认为你虚伪,但我不同于你,我认为你的存在只要不损伤到我,我不会干扰你的一切,我知道世界不是我一人,其他人都有权利生活,更不会因为讨厌你而让自己陷入精神上不可拔。”柳致知平静分析到。

    “那你现在认为我虚伪吗?”严冰有些紧张。

    “你说呢?你这不是虚伪,而是执着一点形于外,对世人来说,大忠若奸!虽说表里要一致,如果你的思想已走向极端,表现出来就是让人生厌!”柳致知分析严冰的心理。

    “那我该怎么办?”严冰有些不知如何做。

    “很简单,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你之前对己严,对别人也严,却是错了,对别人当宽厚一些,多想想别人的优点,就像我,不因为讨厌你而不救你!”柳致知顺便将自己夸了一番。

    “妹妹,柳先生的话不错,虽然他脸皮有点厚!”柳致知第一次夸自己便被南慕烟抓住,柳致知一笑,他不知道,作为女人,南慕烟还是有点小气,柳致知当日抓住准备行窃的她老公肖寒,肖寒一次无意间告诉了她,她还是要找机会报复下。现在机会来了。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