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89. 当舍则舍(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南慕烟的报复可不是一句话讽刺一下,谁叫柳致知让她老公出丑,她眼珠一转,目光落在那柄中兴剑上,严冰进来时,此剑自鸣,显然此剑与严冰应该有关,她不知道此剑实与严冰无关,不过是严冰报国念头走火入魔,加上她又有异能,精神强大,与剑相感,剑中精神灵性相互呼应罢了。

    “柳先生这柄剑好像与严冰妹妹挺投缘的,严冰妹妹一入门,此剑便自鸣欢迎,柳先生是不是送给严冰妹妹!”南慕烟毫不客气开口说到,柳致知心中一动,他可没有想到南慕烟心中鬼主意,如果知道,他恐怕要将孔老夫子那句关于女人的名言奉为圭旨。

    “师妹,不要胡闹,那是柳先生的兵器,柳先生一身剑术修为,如果没有了此剑…”肖寒立刻制止住南慕烟。

    “南姐,这是柳先生的心爱的武器,再说,我也不会剑术,我主要是以异能对敌,虽然以前父亲教过我武术,那不过是拳术,我也没有深练,柳先生能指出我心理上结症,我已感激不尽,何况还救了我的命,我还未好好感谢柳先生,怎么可能要柳先生东西!”严冰立刻打断了肖寒的话,直接拒绝了。

    柳致知却笑到:“不要怪嫂子,她也是好心,说的也有道理,此剑名为中兴,是汉代古剑,本来寓意着汉代中兴,却沉寂了两千多年,其中郁结了一种精神,为国为民,为民族的复兴,倒与严小姐的坚持相合,所以她一进来,剑与之相感应,才有鸣响之事。这把剑与我所行并不相符,当日铁三赠我,在我手上也痛饮了敌国仇寇之血,没有辱没此剑,今日就赠送给严小姐,希望不要辜负了此剑!”

    说完,就将此剑抛给了严冰,严冰手足无措:“我不能要,剑在柳先生手中,才能真正发挥其作用,我又不会剑法!”

    “妹妹,没事,找一本剑法学一下,你不是练过武,学剑有什么难的。”南慕烟见自己奸计得逞,心中乐开了花,让你欺负我老公,不让你出点血,显不出姑奶奶的利害。

    “柳道友果然豪迈,我也不能落人后,我以前得到一柄古剑,不知道是什么朝代,应该是书生的佩剑,我也没有用,不如送给道友,免得道友没有剑用,也算为当日致歉,师妹,去房中将那柄秋水剑取来!”肖寒也是一个江湖中人,也欣赏义薄云天之辈,自是不甘落后。

    南慕烟没有想到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那一把宝剑也算古董,如果去卖,也值不少钱,她没料到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心中疼啊,暗自埋怨:“这个傻男人,自己为你出气,你倒好,直接来卖人情!”不好当面说破,进房取出了秋水剑。

    柳致知倒有些不好意思,说自己有剑了,推脱了一番,肖寒有些不高兴:“道友,太不爽快了,不过是身外之物!”柳致知只好收下。

    事实上,柳致知赠剑给严冰却有另一番用意,中兴剑与他精神不合,却与严冰产生共鸣,他很想看看中兴剑在严冰手中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为自己将来将胸中一口剑意与秋鸿剑相合做一个参考,这一点,在现场的谁也没有看出,不过,这是两利之事,对严冰只有好处,并无害处,虽然不自觉成了试验品,柳致知并没有那种闲来无事害人的心。

    说来也巧,柳致知现在有两柄剑,一柄长剑名秋水,一柄短剑名秋鸿。

    南慕烟丢鸡不成蚀了一把米,眼珠一转,又一个主意冒上心头:“柳先生剑术高明,严冰妹妹却不懂剑术,不如两位在此作客一段时间,柳先生传授剑术给严冰妹妹!”她在心中发狠,你送了一把剑,又得到一把剑,没有损失,让你将看家本领传出去!

    事实上,他不说,柳致知都会想方法指点严冰剑术,原因很简单,严冰剑术不成,如何将精神与中兴剑相合,柳致知送剑不是白送了吗?她这一说,倒合了柳致知的心意。

    倒是严冰忙推辞,南慕烟说到:“妹妹,你那特殊部门中虽有不少高手,估计剑术到柳先生这个地步恐怕也没有,好机会不能放过,姐姐可是拉下面子为你争取!”

    柳致知也笑了,说:“我既然赠剑,当然传授剑术,不过,仅传授剑术,没有师徒关系!”柳致知与严冰是两类人,道不同,当不成师徒。

    “你可不能留手!”南慕烟又加了一句。柳致知笑着保证不留手,南慕烟这才心满意足放过柳致知。

    严冰打电话将情况汇报局里,请好了假,安心在此学剑。

    三四日后,严冰的伤已不会影响练功,从这里可以看出血蛤膏的强悍。柳致知这才传授她剑术,柳致知先让她以三体式桩功站定,身体调顺,才让她手执中兴剑,目光注意剑尖前一点,意在剑前,呼吸间严冰身体自然起伏,手中剑也微微颤动。

    柳致知看了一会,严冰以前绕过武术,站桩倒是很合规范,不过举剑的手不对,柳致知用一根树棍在他持剑的右臂上轻点。

    “这不对,这里肌肉太僵硬,手臂肌肉要相互交替收缩和放松,不然你支持不了多长时间,手臂就会酸疼,而且长时间下去,甚至会练出一身伤,配合呼吸,跟着我棍子敲的节奏,手臂里外两侧手臂肌肉交替收缩和放松!”柳致知手中棍子按一定节律上下轻敲,严冰浑身和手臂上肌肉按照柳致知的敲击收缩和放松。

    “不错,幅度大了一点,对,小一点,最好看不见动,却无所不动,看似静,却静中含动,不要散了意,意在剑前,不能让剑尖颤动带动自己,你与剑是一体,受你意志控制!”柳致知在一旁指点要义。

    过了一会,见严冰上架势已得要领,严冰从小被其父训练,后来虽以异能为主,却打下武学比较扎实的底子,所以才很快上手。

    柳致知见此,就让她自己站桩,柳致知在一边也摆了一个无极式桩架,调整气血,事实上柳致知现在练与不练,已是影响不大,他抱丹之后,平时一举一动,不自觉已将功夫融入生活之中。

    转眼一个小时过去,柳致知感觉到严冰气息有些乱,便说:“好了,今天到此为止!你身体伤初好,不宜多站,以后每天站两个小时以上,最好早晚各一次!”

    “是,老师!”严冰很尊敬地应到,柳致知根她说过,不要叫自己师傅老师之类,自己不是收徒,但严冰硬要叫老师,柳致知纠正了几次,便随她去了。

    “现在跟你说一下你所学的剑术的情况,我所学剑术是由宋琦给我的一本剑术《两仪青萍剑》,此剑术分为三步,第一步是形剑,是有形之剑,如世俗一般剑术,却重意不重招,一共十三式,均是对立两个层面构成,如阴阳式、有无式、刚柔式、内外式、乾坤式等等,都是一式两架,互为表里阴阳,如环无端,这是基础,形剑到了极致,人剑一体,剑出白光如练,人化入其中,我救你斩外寇时就是如此;形剑之上是气剑的修炼,却是采西方庚辛之气和太白星精气,合于肺金,炼到精深处,却是口吐白光,数丈之内,取人性命,亦可运于掌指,剑气取人性命;最后一步,是胸中剑意剑气与外剑相合,炼成飞剑,虽不能千里取人首级,然而目光所能见之处,飞剑化为白光一道,自然取人首级,下面我教你形剑架式。”柳致知说完,手执秋水剑,将剑架一式式传授。

    一个星期后,十三式已传完,严冰站桩之时,手中中兴剑已嗡嗡作响,剑尖吞吐不定,剑上已蒙蒙起了光影,一剑刺出,空气传来尖啸声。

    柳致知也没有闲着,除了让肖寒夫妻在营养上加强,又开了一些补药,加入菜肴中,肉食量也增大,严冰练剑营养必须跟得上,好在不论严冰还是肖寒夫妇都不是穷人。

    柳致知最重要的事却是研究自己在桃花寨拍得的神臂弩和如何制造法箭,还有那把弹弓及弹丸的制造,当日拍到,是想研究一些远攻法物的制造,那些法箭和弹丸却是奇特,除了符箓之外,还有一系列祭炼过程。如弹丸中虚无真人炼弹法,取泥到用水都有讲究,炼好之后,一弹打出,灭鬼伤妖,端是利害。

    柳致知甚至想,此法能否运用于子弹,他倒很想试试,不过目前条件却不成熟,不过整个炼法柳致知都熟于心中,这些虽是小道,却让柳致知开了眼界,他甚至思考以后自己是不是炼制一支枪,谁说法器之类一定是冷兵器。

    中兴剑在严冰手中,与在柳致知手中不同,在柳致知手中,此剑完全是柳致知控制,而在严冰手中,柳致知却发现此剑好像能主动配合她,使用起来更加顺手,剑术更加圆润,好像人与剑天生就是一体。

    柳致知从其中感受到剑中精神与己相合的确很重要,柳致知每天晚上也不停和秋鸿剑交流,感觉自己和秋鸿剑之间越来越亲切,有时根本分不清自己是剑还是人,剑中依稀似有一只秋鸿振翅自由翱翔,知道这是自己受剑名影响,具现出剑的灵性外现。

    到这时,柳致知才明白自己舍了中兴剑是正确决定,自己的所求却不是中兴剑那种精神,自己已是一个求道人!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