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91. 欲心炽,转眼一腔成冰雪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什么,你还不如去抢!”柴壮仁叫了起来,整个车厢的人都向这边望来。

    “我没有说清,不是一千万人民币,是一千万美元!”柳致知依然面带微笑地说。

    “年轻人,不要太猖狂!”全洪景口气阴沉地警告到。

    “如果有诚意,你说你的价位!”柳致知不为所动。

    “看有多少,最多十万元一斤!”全洪景一咬牙说到。

    “你以为是青菜罗卜,这可是一滴就让吊几日命的东西,两位不愿意,就请便!”柳致知口气依然不变,开玩笑,一只血蟾能炼多少血蛤膏,柳致知说一千万并不算夸张,如果遇到识货的人,这种救命的东西并不是卖不出这种价,当日以五万卖给宋琦是因为两人之间情谊,更多是送,宋琦也知道,同时为了不致于吓到陈大姐,也给方医师治病救人留一点良药,两人算是有默契,不然,方医师不会收血蛤膏。

    虽然柳致知并不太注重血蛤膏,但这两人明显不是好人,一个身怀武功,另一个也瞒不过柳致知,显然炼有术法,让他们找到方医师,那方医师是一个医生,而不是修行人,如何能对付这两人,修行人可不会将法律太放在心上。

    “年轻人,有些东西并留在身边不是好事!”全洪景可没有看出柳致知的底细,柳致知抱丹已成,全身气血紧锁,根本不外泄,全洪景修为也不是在柳致知之上,根本没有看出柳致知的深浅,只不过认为柳致知身体比较好,而柴壮仁习练鹰爪,已到外功顶峰,虽看出江春阅也是一个练家子,并没有放在心上,对柳致知更是看不上眼,在武术方面,柳致知已还朴归真,不是他所能看出。

    “你烦不烦!”柳致知也不客气,不再给他们好脸色,车厢中的其他人望着这边,眼中流露出害怕,有个别人眼中甚至冒出一丝兴奋,旅途寂寞,出现了一个乐子。

    “好!好!”全洪景说着,摆在腹前双手结印,眼中露出一丝阴狠,车厢之中陡然凉了下来,柳致知眼中出现怒色,他没有想到,全洪景居然在列车上就使用术法暗算自己,而且还将江春阅也牵连在内,使得是拘魂类术法,如果让他成功,柳致知两人将如傀儡一样受其摆布。

    柳致知对此丝毫不惧,就是他不会法术,凭其抱丹的功底,此术对他根本没有用,而江春阅则不行,先感到一寒,接着自己好像要飞起来,其他人也感到一种凉意沁人。

    “破!”柳致知低声一喝,其声音实际上很高,不过大多数是一种肉耳听不见的频率,对付这类旁门之术,柳致知直接是以力压人,并不是一种固定的术法。

    破字一出,江春阅一个激灵,顿时感觉自己坐在车厢中,阴寒已消失,其他人也觉得凉意消失,而全洪景浑身一抖,感觉柳致知的破字现在他的意识之中,带着雷霆般的巨响差点将他的神魂轰碎,声波好像一把锥子扎入大脑之中,这种疼痛根本不是人所能想象,当时法术立破,双手抱头,发出一声惨叫,多少年不断诵咒画符等所成的术法立刻如云烟一般散去,柳致知这一喝,让他神魂已伤,大脑受损,虽不会成为白痴,今生也不可能再用术法。

    柳致知见对方居然当众使用术法,想拘自己和江春阅的魂魄,此种行为让柳致知起了杀心,好在柳致知明白这是列车上,不能杀人,为了自己,为了当日的方医师,柳致知当然毫不犹豫将全洪景的修为废掉。

    车厢中的其他人刚才见此两人将那对青年男女强行赶走,见识柴壮仁的武力后,便闭嘴在一旁为柳致知二人担心。见两人有强买之势,不少人为柳致知二人捏了一把汗。他们可不知道全洪景施法之事,只听到柳致知低声喝了一声,话音未落,那老头陡然抱头惨叫,不由大脑转不过来,不少人大脑处于当机的状态,那老头难道有病?

    有个别灵活一点的,不由想到是不是狮子吼之类的功夫?柴壮仁也骇了一跳,立刻站了起来,手扶在全洪景的肩头:“老全,你怎么了?”

    全洪景颤抖着手指向柳致知:“你!你废了我的术法!”他顾不了许多,根本不考虑是在什么场合。

    “邪术暗中伤人,仅是废了你的术法,已是对得住你!”柳致知冷冷地说到。

    “你找死!”柴壮仁右臂肌肉贲起,青筋突起,手成鹰爪,五指黝青,锁向柳致知的咽喉,看来想要柳致知的命。他与全洪景狼狈为奸,知道象全洪景这样修习术法之人,一旦让人近身,战斗力比自己差得多,他以为柳致知也是一样,却不知道柳致知国术已到巅峰。

    柳致知一见柴壮仁直接下死手,也不客气,柴壮仁虽凶悍,那看面对什么人,柳致知如何让他得逞,这样凶人一身功夫,也是一个危险因素。

    柳致知手卷如牛舌,这不是形意技法,而是八卦掌技法,武术到了柳致知这个层次,所有东西都是相通的,只一卷,已裹住了柴壮仁的手肘,只听到咯巴几声,柳致知掌顺势按在柴壮仁右腋下,一触即收,柴壮仁也痛呼了一声,一屁股重重坐在位置上,浑身筋骨好像扭曲错位,如果一用劲,顿时钻心的疼。

    “分筋错骨!你会分筋错骨!”柴壮仁惊惧地叫了起来,事实上柳致知根本没有练过什么分筋错骨,不过柳致知能内视,对人体了解甚至比那些专攻人体解剖的法医之类更深入,在内视中,人体气血走向等等都一目了然,这是活生生的人体。柳致知一出手,的确是将柴壮仁的主要筋骨肌腱扭曲错开一些,让他在以后日子中能正常生活,却不能使用武功,不然剧痛钻心,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找高明的医生将这些理顺,过上一些日子,肌腱之类重新生长,即使找到良医,也不能恢复。问题是,天下有几个能将柳致知这个抱丹级高手扭曲的筋骨肌腱完全恢复,一句话,柴壮仁的功夫也算废了。

    柳致知连站都未站起,就将一个外家高手摆平,那些车厢中的外行见柴壮仁凶狠站起来抓向柳致知,柳致知身体只是向前一倾,手往柴壮仁的右肘上一裹,顺势击在他的腋下,柴壮仁一屁股重重坐回了位置,同时叫了起来,知道柴壮仁吃亏,却看不出其中凶险。

    而柳致知身边的江春阅却是行家,以前得柳致知指点,现在已入明劲,一见之下,心动神摇,听到柴壮仁叫出分筋错骨,她与柳致知是一方,也不由心中一寒,她在以前就知道柳致知是高手,很强,却未想到柳致知强到这个程度,对她来说,已是遥不可及。

    “你好歹毒!”全洪景声音嘶哑地恨恨说到。

    “过奖!比起你们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一言不合你们意思,一个以术法暗中下手,一个直接用大力鹰爪取我性命,我已算极为仁慈,只是废了你们的功夫,我自己都觉得我心太软,简直是圣人!”柳致知毫不留情地讥讽到。

    江春阅听到柳致知话的后半句,不由忍住笑看了柳致知一眼。要是在无人之处,柳致知早就杀了两人,柳致知不清楚过去的江湖,对这种情况也是毫不容情,江湖之中血腥得很。

    “阁下这么狠毒,能留下姓名,让我们明白栽在谁手上,也好做个明白人!”全洪景说到,柴壮仁此时早已完刚才的威风,丧魂失魄,早已陷入痴呆之中,恶人有武力时,趾高气昂,一旦失去力量,表现得比谁都可怜。

    “你想问我的名,还想有机会报复,我与你们是两类人,你们还不配我报名,还不滚!”柳致知得理不让人,他不愿与他们再有交集,现代社会,还以为是人是那种江湖时代,完全是脑子坏了。

    “好!好!青山有相逢,风水轮流转,今天我们栽了,你也不必得意!人总有倒霉的时候!”全洪景场面上话是要说的,说完一拉柴壮仁,直接出了这节车厢,他们已无脸再呆在这个车厢之中,人一走,车厢中气氛活跃起来,

    “柳哥,你好厉害,那个全洪景是怎么回事,你低吼了一声,他就抱头,说你废了他的法术?”江春阅好奇地问到。

    法术之秘,实在一言说不清楚,柳致知也不想当面谈这些东西,只是一笑,说:“我随便一喝,他大概岔气了。”

    江春阅将信将疑,柳致知转了话题:“你谭腿练的很不错,应该到了明劲了吧!”

    “多亏柳哥上次指点,使我明白自己问题在什么地方,想不到我能达到这个程度。”江春阅很高兴。

    “是你自己努力,我就是不指点,你早晚也会到这个程度,不过现代这个社会,习武仅仅是为强身,行侠是不太靠谱,还是科学有用,习拳不能当饭吃,我见过几名高手,现在只能在健身馆中做教练,传授一些招数,还专门改变,使之看起来很威风,很有型!”柳致知感叹到。

    这句话引起了江春阅的共鸣,她父亲实际上就是一个典型,虽有一身功夫,也不得不为生计奔波,也叹了一口气,失去说话兴趣,柳致知也望向窗外飞速后退的风景。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