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92. 残书飞灰恩怨结,墓前春草碧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饯春茶楼中,柳致知边喝茶,边将自己这一个多月经历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宋畸没有想到柳致知经历这么多事,问到:“特殊部门知道不知道你入了军演区?”

    “肯定知道,不过我回来了几天,他们也未来打扰我,说明他们也不会重视我,比起聂观涛,我不过是一个小角色。只要我不主动生事,应该没有人来找我。”柳致知说到。

    “你在火车上遇到那两人想打方伯的主意,果然宝物动人心,不知方伯如何了?”宋琦有点不放心。

    “你可以打电话问一下方伯,应该没有多少人知道,方伯不是炫耀之人,这次我在火车上大意了,要不是在火车上,我都想取两人性命。”柳致知说到,“对了,你不是说想去取五浊树?”

    “正要和你商量一下,此树在九华山也不太安全,说不定给别人发现,但我们又没有能力移植,修为低的人有时发现好东西也是提心吊胆!”宋琦叹到。

    “宋兄有什么主意?”柳致知问到。

    “有什么办法?一是我们去取果,让树在原地;另一个是将树献给高人,分一点好处。”宋琦说到。

    “宋兄师门能不能移植?”柳致知问到,他是独自一人,想独占好处并不是好事,如果找一个靠山也是一种选择,此事宋琦已知,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宋琦摇摇头:“我师就是得到此树,也不能栽活,我有一个办法,就是将树留在原地,悄悄布上阵法,如果将来我们有能力了,再移植就成了。”

    宋琦打这个主意算来有点贪心,不过这种天才地宝,对它不动心,才有点奇怪。

    “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如果这样还被别人发现,那就是我们运气不好,宋兄有合适的阵法吗?如果要材料,我这次买了一些东西,也许有用。”柳致知说到。

    “正要借助老弟,我想好了,布一个迷踪阵法,用到一些水晶,柳老弟,你将这些水晶物性凝练一下,我刻上符箓。”宋琦说。

    “此事不难,不过碧磷五浊树下可有化骨翼蛇守护,要布阵,当要除去此蛇,此蛇据说很厉害。”柳致知说。

    “这是个问题,不过你能御风飞行,我也由师傅帮助下,炼了一条草龙,能骑龙御空,应该能对付此蛇,对了,你不是在桃花谷买了一些信美香,对蛇虫有很强压制作用,应该派得上用场!”宋琦说到。

    柳致知一听,一乐,说:“你不说,我倒忘记了,对了那条蛇,倒不必那么冒险,我此次花了一枚五毒果,买了一具神臂弩和一把弹弓,我对这两件东西进行研究,倒想试试,说不定远程就将那条蛇干掉。”

    宋琦也乐了:“我忘了你买了不少东西,倒真可以用用。”

    柳致知从宋琦那取了水晶,准备回去凝练物性。

    出了门,却意外遇到了一个人,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帮人,还是柳致知的老熟人,是黄卫国一伙人,能净和尚也在其中,他们也是来喝茶的,以前黄卫国追喻芳,一直没有上手,喻芳不时来此处喝茶,几次之后,黄卫国也跟了过来,此处是茶馆,只要你上门,不违背其中规矩,上门都是客,也不会将他拒之门外。

    黄卫国喝了一次茶,喜欢上了这个调,一般来此也开一个包厢,能净自投靠特殊部门后,也恢复了自由,他与黄卫国关系一直不错,偶尔也来此,黄卫国现在已不缠喻芳,找到了新目标,他虽是一个衙内,但能力还是不错,也不是那种绝对纨裤,对生活还是有一点品味。

    黄卫国看见柳致知从里面出来,心中一动,想起自己几次与柳致知有些不愉快,以前并未过份关注过柳致知,对方不过是一个富家子弟,自己连吃了几次小亏,这次一见,不由来了兴趣。

    “柳先生,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你,你也是来此喝茶,不如给个面子,进去喝一杯,我请客。”黄卫国这次想正面与柳致知交往一下,毕竟能让自己几次吃瘪,肯定有其长处,世家和官家子弟,只要不是太溺爱,其受的教育和见过世面,不得不承认比一般人强,接客待人方面往往也比较合乎礼节。

    柳致知也有礼貌地拒绝:“多谢,我刚喝过茶,不喝了,黄先生自便吧!”

    倒是黄卫国身后一人走了出来:“姓柳的,这是给你面子,不要…”话未说完,被黄卫国制止,柳致知微笑看着这一切,他对黄卫国谈不上好感,也无多大恶感,毕竟两个人是不同阶层的人。

    “柳施主,以前和黄施主有些小摩擦,不如今日喝一杯茶,大家多一条人脉!”能净见此说到,他是了解柳致知的底细,知道柳致知一身功夫在他之上,他也不想柳致知和黄卫国之间有什么摩擦,一旦出现,他没有信心对付柳致知。

    柳致知一见能净说话,心中一个念头闪起,决定主动出击,将他与能净之间恩怨了结,最关键的是,柳致知爷爷的五鬼阴兵残本还在能净手中,他决定收回。

    “大和尚,我的东西该还给我了!”柳致知看着能净手一伸。

    “柳施主,我没有拿你的东西?”能净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爷爷的那本书,不是被你借去的吗?”柳致知说。

    能净一下子明白了,刚想否认,柳致知笑到:“出家人不打诳语,周大强上次亲口对我说的。”

    这一说,能净不好抵赖了,双手合什,宣了一个佛号:“柳施主,那本书对你也没有用,不如舍给我!”

    “那是爷爷的遗物,想必你也将书的内容记熟,其他我不问,我只要收回这本书,好在爷爷墓前焚化,也算晚辈的一点心意。”柳致知目光炯炯,盯在能净的脸上。

    “书是国家的财富,不如献给国家!”能净厚着脸皮说到,黄卫国等人倒来了兴趣,这本书有什么,难道是古董孤本,很值钱?

    “你佛法修行不长进,倒与国家特殊部门中一些人学得飞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柳致知口中讥笑谁都听得出。

    能净宣了一声佛号,脸倒是一点也不红,柳致知甚至有点佩服他。能净说:“柳施主,这已不是我个人的事,我个人倒愿意给你,可已上交给国家!”

    柳致知话冷了下来:“能净,你以为我不敢闯入那个部门!给你一个机会,你能接着我三招,我就当今天的话没有说!”

    “好!柳施主说话当算数!”能净一喜,自忖就是不如柳致知,三招应该接得住。

    “放心,我不是你,自然说话算数!”柳致知冷冷一笑,“你准备好了吗?”

    黄卫国等人让开地方,他们也想见见柳致知和能净的本领。

    能净摆好的架势,柳致知现在是何等实力,能净大和尚的实力还是当日水平,估计这些年来,他所有精力都用在术法之上,在国术方面没有心思。

    “第一招!”柳致知说完,脚趾一抓地,人已到能净面前,就是一个崩拳,这一拳出,似乎吸尽周围一切生机,拳出之时,能净只觉天地纵横中,没有了他立足之处。只有一拳囊括天地而来,此拳已近道,虽然极其简单。

    能净大惊,他从来没有想到,一拳有如此风采,这还是拳吗?想招架根本不可能,一咬牙,再也顾不得脸面,起手处却是虎扑之势,崩拳属木,他想以虎形穿行林中,更重要的他虎扑一摆,身上陡然磷火一闪,隐隐鬼火幽幽,一扑之下,西方之鬼也化作阴风而扑了过来,他彻底不要脸面,干脆拳术中调动五鬼袭击柳致知。

    可惜现在柳致知根本不是阴魂所能动,抱丹成功,还有什么灵体敢上柳致知的身,除非是自杀,柳致知根本没有理睬,还是那一拳,阴风一到,好像碰到沸油,传出一声凄厉的鬼叫,磷火猛然一收,直接投入了能净的身体,已是受伤,能净不由咳出声,不由一缓,一拳已轰在身上,腾腾倒退了几步,这还是柳致知不想取他性命,甚至不想打伤,收住了劲的结果。

    能净不等柳致知第二招出,此时他不再考虑其他,刚才已不要脸,现在还考虑什么,如果严格来说,他已经输了,但他却不问,你柳致知不是说三招,我就支持三招,没有说让我不进攻,第二招他是主动进攻。

    能净一声怪叫,猛然跳起,两腿如剪刀一样绞了过来,空气中传来呯呯两声,此是两腿破开声速的声音。

    “第二招!”柳致知平淡声音响了起来,他倒未以能净主动进攻为意,声音响起同时,左脚旁开一步,右手剑指出,嗡的一声,好似一柄利剑,斜削而出,不过不像以前,柳致知剑指出时,没有泛起剑光,毕竟柳致知不想让能净残废,不管如何,能净也算是特殊部门的人,柳致知也不想撕破了脸。

    剑指削在能净的腿上,能净只觉得如刀斧砍中一样,整个腿好像断了一样,呯的一声摔倒在地。

    “你输了!”柳致知声音响起,能净想站起都不可能,好一会才腿才有了感觉,勉强从地上爬起。

    “我输了,书不在我身上,明天给你!”能净没有想到自己输得如此之惨,连两招都未能接住。

    柳致知点点头:“明天上午九点我在爷爷墓前等你!”说完之后,向黄卫国等人一笑,便转身离去。

    第二天,柳致知在柳行恕的墓前站着,墓已打扫过一遍,周围绿草如碧,松柏静穆,不一会,能净来到,将那本残本交给了柳致知,柳致知简单翻了一下,在墓前焚化,一阵风来,纸灰如蝴蝶一样旋起。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