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95.笑谈君子之仇十年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御风而行,宋琦乘龙而走,刚才爆炸起时,气浪也推了他们一把,因为柳致知动作快,两人倒没有受伤。两人不是那种明知不敌而死要面子的人,蜀山两人从修为上来说,并不比两人高明多少,但架不住对方宝物似乎层出不穷,最后一点火星,使柳致知想起以前看的《蜀山剑侠传》中的乾天一元霹雳子,虽知道小说不能当真,那种威力,使柳致知怀疑蜀山是否有类似的东西。

    灵株五浊树已毁,这个仇只能记下,自己修为不够,连报仇的资格都没有,现在也不是想报仇之时,当先脱身。

    他们想走,马志远和向美成却不让两人如意,刚飞出一二里,后面两道光华一黄一青直追过来,柳致知甚至能感觉到那个马志远恨毒的目光,手一翻,弹弓出现在手上,搭上弹丸,回头就是几弹。

    两人剑光一涨,弹丸打在剑光之上,略起一些波动便被粉碎,柳致知心中苦笑,自己到底是自学为主,遇到真正的底蕴深厚的门派弟子,就显得手段很苍白,如果不行,落入山林之中,与对方打游击搞近战。

    宋琦见自己与柳致知飞行速度明显不如对方,他的草龙本就不是一种高明手段,不过是目前能用的代步之术,看起来潇洒,与御器飞行一比,速度上慢上不少,而柳致知御风虽高明,但那是境界上,真正速度上也比不上御器,自己也是小门小派,蜀山昆仑这些传说中门派不是消失在世间已有数百年,怎么现在又冒了出来,是不是有什么变顾。

    见柳致知射出几弹,却不能奈何对方,从袖中摸出一张符,手一捻,符顿时燃起,一派刀剑虚影如暴雨般地压向对方,这是刀兵符。

    马志远脸上露出冷笑:“符道小术,也敢在我面前卖弄!”连防的兴趣都没有,两人飞剑法器光华大作,如匹练一样扫过,顿时刀光剑影全消。

    转眼间,两方相距不足百米,马志远从腰间法宝囊中取出一物,祭在空中,化为一张大网,向柳致知两人头上罩来。柳致知伸手在腰间一摸,他准备摸出手枪,他储物袋中还真有枪,是以前在西藏的缴获,顺手扔在储物袋中,既然修行手段不成,那就用枪,虽能不能伤到对方,但一阵乱枪,阻止一下对方也是好的,毕竟子弹速度远在弹弓的弹丸之上。

    不料神识一扫,看到一物,心中一动,却是自己留下的一颗红宝石,这是自己为了研究以法力激发激光所留,其他宝石已送给了阿梨,当日在西藏自己就曾经激发出激光,激光要比子弹厉害上不少。

    脑中一闪过这个念头,红宝石出现在手中,神识入微观,刹那间,一道潋滟的红光一闪,根本没给马志远任何反应时间,一般术法,就是剑光,实际上根本不是光,其速度与真正的光相比,几乎就等于是零,光一闪,见到红光,激光已射到身上,正中右胸,立即烧出一个洞。

    马志远如果提前预防,不一定不能防住,他见到潋滟红光,还未能反应过来,胸口已开了一个小指粗的洞,光是什么速度,一秒钟能绕地球七圈半,两人间相距不到百米,激光过处,烧出一个洞,连血都未流出,因为一瞬间,血管也被烧结,马志远一顿,陡然从空中歪歪斜斜向地面跌去。

    “绝灭神光线!你们怎么会绝灭神光线?!”向美成叫了起来,也顾不得再追赶两人,光华一转,直向下方追去,离地面不到五丈,接住了马志远。

    柳致知一道激光并没有要马志远的命,如果射中心脏或是大脑,倒是可以要他的命,或者对方是一个普通人,也差不多送命了,偏偏对方是一个修行者,生命强得很,柳致知这一道激光将对方右肺烧出一个洞,马志远剧痛之下,差点昏过去,呼吸都漏风了,那张大网失去控制,也随之缩小飘落。

    柳致知见此,心中一动,御物之术,将之摄入手中,不及细看,塞入储物袋,趁此机会,柳致知和宋琦拚尽全力加速,终于脱身。

    到了山外,两人落在一处无人的林中,然后迅速走了过来,几转之后,混入游客之中,很快两人上了汽车,转火车回到了申城,一到申城,两人放下心来,修行人士再凶,想在人海中找到他们,还是有难度,即使找到他们,也不会随便在城市中动手。再说两人连姓名都没有留。

    柳致知和宋琦喝着茶,这是回来的第二天,柳致知来了饯春茶楼,两人都很庆幸。

    “想不到这次遇到这样的事,可惜了那棵灵株五浊树了。”宋琦叹到。

    “这也是灵株的劫数,虽可惜,失去就失去,毕竟对我们来说是外物,我们还是有所得,那两个蜀山的弟子可就是一场空了,宋兄,对蜀山有多少了解?”柳致知问到。

    宋琦摇摇头:“蜀山、昆仑、青城等大宗明末清初后不久就消失在世间,偶尔有些传闻,我曾问过我师,我师说这是由于三元气运流转,自明末以后,气运西移,西方文明崛起,东方文明运衰,这些大门派纷纷闭门,也是顺应天时,现在出现,可能气运渐渐东移,东方文明开始复苏,具体细节不清楚,这些门派根基厚,我们与他结怨不是好事,但在当时情况下,也不可能退让,大派弟子,嚣张过头了一些。”

    两人并不知道,事实上大派弟子也不像他们所遇,大多数还是很讲理的,有几个跋扈一些也正常。

    “我们站在理上,等我们实力到时,可以找他们说话,现在嘛,还是韬光养晦来得好,你讲礼,对方不一定讲理。”柳致知虽重视对方,却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说的是!我们修行人如果整天记住这些仇,心胸太小,气度不够,如何能修行,不过既然结下因果,将来总是要了结,不着急在一时!”宋琦点头同意,他明白柳致知的意思,修行人不是睚眦必报,如果连这一点气度都没有,整日将仇恨放在心中,根本不可能修行好,有人说,必须除掉对方,心理阴影才能除掉,不然修为无法精进,说这话的人根本不是修行者,你实力不够,如何除掉对方,是去送死,还是用阴谋诡计,如果用阴谋诡计,一旦违了本心,此例一开,其他事也纷纷违背本心原则,最终不知不觉间失去修行本意,根本没有机会成功。

    真正修行人能控制自己心情,是自己的主人,即使仇恨再大,实力不足情况下,能超脱仇恨之上,实力够时,解决仇恨往往化为因果了结,甚至能做到一种公正,使当事双方心服口服,而不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这就是古语所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真正君子,实力不足,能放下仇恨,苦心经营,而不是整日纠缠于仇恨而不能解脱。

    修行者如果连这点气度都没有,那就不要修行,否则,就是自寻心魔与外魔。

    想起这次经历,柳致知深有感触:“看来我得想法炼制一件专用于飞行的法器,要不是这次身边有一块红宝石,我所修格物之道能利用科学手段,发出激光,这次说不定已落到两人手中。”

    宋琦也深有同感:“古有遁术,老弟可以从这方面下手,你自己领悟水行和土行法术已成大观,其中之理也应该蕴含遁术理念,你那个激光不错,那两个蜀山弟子认为绝灭神光线!”

    “绝灭神光线是什么法术?”柳致知好奇地问到。

    “绝灭神光线据说是凝炼真火成光线,威力很强,在外观上倒与你发出的激光相似,难道绝灭神光线就是一种激光?”宋琦也有点糊涂了。

    “绝灭神光线如果真是激光,就是修行者也躲不开,其速度太快,而术法之中一些效果看似光,实际上速度比光慢得太多,如我口吐剑光,其速最多相当于声速,正常情况下都达不到。”柳致知说这番话的意思,宋琦清楚,如果绝灭神光线是激光,攻击时除非事先知道,不然根本来不用反应,就是那两个蜀山弟子身上有保命玉符也没用,因为玉符激发也需时间,除非对方灵觉极高,就如现在柳致知,对方还未攻击,身体对危险有一种本能的感应,才有可能躲过。不过,修行界高人超过柳致知肯定有不少,激光对他们应该没有用。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马志远和向美成在境界并不比柳致知高,甚至不如柳致知,不过他们出身大派,传承方面比柳致知强上不少。

    “这次我们收获不少,过些日子,我将老弟那份给你,我先处理一下,我抽个时间也回终南山一趟,这件事得告诉我师傅,蜀山的人出现,对修行界来说,可能会引起一连串的变化。”宋琦说到。

    “那就麻烦宋兄了!对了,还请宋兄帮一个忙,介绍一位玉雕老师,我得静下心来好好学习一下玉雕!”柳致知想起宋琦当日所说。

    “我和那位大师打一下招呼,过两天给你一个准信!”宋琦应下。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