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00. 陋巷茉莉曲,帘底纤纤人似月(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东关街上,柳致知和罗宛琪漫步其间,罗宛琪打着一把油纸伞,只有他们两人,其他人都不在,昨天打坐静修后,住宿在市区的西园宾馆,一场夜雨过后,今天却是一个晴天。在富春吃过早点后,其他人去了大明寺敬香。大明寺位于蜀岗之上的平山堂,也是全国闻名的佛寺,唐代东渡日本的鉴真和尚就出自大明寺。

    罗宛琪却不想去,昨天在高旻寺参禅静修,罗宛琪禅是未参到,腿却麻木了,坐到最后,如坐针毡,幸亏柳致知用手在她腿上点了几下,缓解了感觉,不然早就坐不住了,今天听说到大明寺,怎么也不肯去了,孙老他们也不勉强,柳致知本来就是被罗宛琪拉过来的,当然也留下陪罗宛琪。

    两人先到了富春茶楼不远处的个园,谈到园林美术,轮到罗宛琪来教导柳致知,在美术方面,罗宛琪不仅精通玉雕,对许多方面都是很强,到底家学在那里,而柳致知这方面就弱了不少,甘心做一个听众,一个受教育者,罗宛琪终于找到做师姐的感觉。

    从个园后门出来,经花局里,两人一路穿巷,向南到了东关街,太阳已见威力,罗宛琪买了一把漂亮的纸伞,撑着纸伞,别具风情。

    顺着条独具特色的古街逛着,很是惬意,边逛边和街边的商铺老板讨价还价,买些小的纪念品,感觉有些累了,便在一家卖豆腐脑的店中歇脚,要了两杯冰镇绿豆汤,边喝边谈话。

    “还是师姐我英明,要是去大明寺,又和昨天一样活受罪,师弟,你说我们这几天怎么玩?”罗宛琪征求柳致知的意见。

    “今天就在东关街和附近一些巷子转转,明天嘛,还是问问当地人,听听他们的意见!”柳致知说到,见店中客人很少,也正常,谁在大夏天没事顶着太阳闲逛。

    柳致知见服务员小妹在附近,便喊了过来:“小妹,问一下,扬州景点有哪些出名的,如何玩最舒服?”

    服务员小妹说到:“先生,景点有瘦西湖、平山堂,园林中最具代表的有个园、何园,想舒服可以乘船,从水上游扬州。”

    “那我们明天就水上游扬城。”罗宛琪心动了,让她在烈日下步行,她可不太愿意,柳致知也没有什么意见。

    两人在店中歇了有半个小时,两人和服务员小妹闲聊,打听扬州风土人情,显得很悠闲。歇得差不多,两人出了店,依然慢慢逛,卖旅游纪念品的店很多,不过种类并不多,比较有特色的是扬州三把刀,还有酱菜之类,另外毛绒玩具也是挺好的,不过大夏天,罗宛琪并不感兴趣,柳致知一个男的也提不起兴趣,另外就是一些小玉器,罗宛琪却是行家,柳致知虽然近几个月来学玉雕,也算行家,但对玉器的知识根本比不上从小就在玉器中长大的罗宛琪。

    两人在一家专卖小玉器的店铺,并不大,店主是一个中年人,见两人对玉器感兴趣,立刻热情介绍,柳致知目光落在一只玉蝉,是仿照古代葬玉的玉琀,粗一看,古拙简洁,细细一看,却是毛病不少。

    老板见柳致知目光落在玉琀之上,连忙将玉琀递给柳致知:“这是汉八刀工艺,玉石采用和田玉,虽是边角料,也是难得,老板真是好眼力!”

    罗宛琪在一旁偷笑,想看一下柳致知的眼力:“师弟,你看看这件东西怎么样?”

    “师姐,你不是知道我对玉了解并不多,不过此物却不是什么好东西,汉八刀刀法矫健、粗野,锋芒有力,粗看很像,细看却差了许多,刻痕虽粗放,但却不连贯,不是一气呵成,而是多次反复所成,就雕工只能用拙劣来说;此琀已抛光,很像和田玉,从刻痕中可以看出质地疏松,有此特征的,很可能是京白玉,根本不是和田玉。”柳致知评价着,旁边有一对情侣也停下来看玉件,听柳致知这么一说,也是挺感兴趣看着柳致知手中玉琀,老板脸色就不好看。

    “老板是行家,我是关公面前玩大刀,这是都是小玩意,便宜,不过几十元,真正好东西,不会这么便宜,大家都是混口饭吃的。”老板这么一说,柳致知倒不好再说什么,将东西还给了老板。

    那一对刚来的小情侣中女的目光落在一串绿色珠串上面,这是一个手链,珠子色泽鲜亮均匀,很是诱人。

    老板立刻推销起来:“这手链可是真正翡翠,你看颜色多鲜亮纯正,虽不是玻璃种冰种,也是难得,价格也不贵,不过八百元,绝对值得。给女朋友买一个,一生一世的纪念,而且保值。”

    小情侣将目光投向柳致知两人,他们是外行,希望能得到柳致知两人指点,柳致知一笑没有说话,这种事情坏别人的生意,再说老板心怎么说,并不算绝对的黑,这串一手珠链柳致知已经看出来,不是翡翠,大概值个二百元左右,不过翻了四倍,当然还要看这对小情侣的还价能力。

    柳致知没有说话,罗宛琪却开口了:“老板,你不要蒙人家了,这位妹妹,你们俩是大学生吗?”柳致知在一旁摇摇头,老板脸色真有点不好看。

    “是的,姐姐哥哥难道也是大学生?”这位女生倒会顺杆子上,喊得比较亲爱,柳致知发现她是个人物。

    “对啊!妹妹是不是想买这珠串,姐姐替你还价!”罗宛琪直接将讨价还价的差事接了过来,柳致知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也随她去,毕竟是师傅的孙女,还未走上社会,反正有自己在,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那就谢谢姐姐!”那个女生嘴很甜。

    “老板,你这是马来玉,不值这么多,一百五十元怎么样?”罗宛琪的价还算合适,再低,估计老板就亏本了。

    老板心中不高兴,不过罗宛琪价格并不是胡闹,老板吸了一口气,平定了一下,苦笑说:“姑奶奶,这个价格太低了,这样做生意,我得喝西北风,姑奶奶,你是行家,这样,三百!”

    两个人讨价还价,最后以二百元成交,老板一脸吃了大亏的样子,柳致知在一旁微笑着看着这一切,那个小女生和罗宛琪互留联系方式。

    那个男生凑近柳致知:“你女友好利害!”

    柳致知一怔,回味过来:“你的女友才是真正的利害。”那个男生有些不理解柳致知的意思,柳致知也未解释。

    罗宛琪和那个女生互相挥手告别。两人继续逛着,“师弟,我厉害吗?”

    “厉害!扬州总体来说,不愧为江南名城,风景好,人更淳朴!”柳致知说到。

    罗宛琪不太理解柳致知说这话的意思,在些孤疑:“师弟,你这话是夸奖我,还是埋汰我?”

    “当然是夸奖师姐,此地是扬州,你刚才坏了规矩,破坏人家买卖,如果在北方一些城市,说不定会惹出什么事!”柳致知婉转地劝到。

    罗宛琪并不是笨蛋,听柳致知一说,一吐舌头:“有这么厉害,以后我注意点!”

    说话间,又一家店引起了罗宛琪的注意,这是一家卖小型乐器,笛子、箫、葫芦丝和二胡之类的乐器,一根紫竹箫引起罗宛琪注意,便转入店中,问老板紫竹箫怎么卖,老板要价五十。

    经过讨价还价,最后是以二十五元一支买二支,让柳致知哭笑不得,买两支干什么。

    “老板,多取几支出来让我们挑!”罗宛琪说到,眼角余光看到柳致知在一旁没事做,心中一动。

    “师弟,你来帮我挑一下!”罗宛琪说到。

    柳致知一听,叫苦:“我不懂乐器,不会挑!”

    “我不怪你,我帮你把关!”罗宛琪说到,女人心思有时很奇怪,柳致知捉摸不定。

    只好上前,一支支竹箫细细挑着,柳致知对音乐并不太懂,他上学时一直走的理科的路,他的音乐水准也就是唱一些流行歌曲,深一点的,听听一些古典音乐,其他就是一遍空白。竹箫的好坏,他并不懂。

    但并不妨碍他挑选竹箫,柳致知所行格物之道,对自然物性有一种本能直接感应,他挑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拿在手上,内心感到最舒服的就选这一支。

    转眼间,十来根竹箫一一过手,柳致知选出两支内心感到最舒服的竹箫,交给了罗宛琪,罗宛琪拿在手上,细细查看,又吹了几个单音,眼睛露出了惊讶之色,不仅是她,就是老板也是很惊讶。

    柳致知刚才挑的时候,并没有一一细看,只是在手上一拿,很快就从一堆紫竹箫中选出两支。

    “师弟,你以前学过箫,而是选过箫,一把就选中这两支好箫,这一支送给你!”罗宛琪想给柳致知一个惊喜。

    柳致知却苦着脸说:“师姐,我可不懂箫,刚才挑时,看这两支最顺眼,我可不会演奏箫这种乐器,师姐还是留着,送给其他懂行的人。”

    “送给你就拿住,难道看不起师姐!我以后教你不就成了!”罗宛琪抬出了师姐的大帽子。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