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01. 陋巷茉莉曲,帘底纤纤人似月(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就多谢师姐!”柳致知接过了紫竹箫,放在嘴边,轻轻一吹,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箫膜立刻破裂,柳致知何许人也,他一口气甚至能吹死人,现在已是控制住了,但由于第一次吹这种箫,没有留意到。

    “难听死了!不是这样吹的!”罗宛琪和老板都被柳致知吓了一跳,老板又拿来一片箫膜,柳致知有些歉意,他知道自己没有控制好,心头一动,回去学一下箫也不错,至少可以好好练习一下气流的控制。

    罗宛琪将竹箫轻轻放在唇边,轻柔的音乐从箫管中流出,静静流淌在古街上,街道似乎沉静下来。

    柳致知听了一会,总算回想起来这首曲子的名称,是《春江花月夜》,柳致知以前听过,想不到罗宛琪的箫吹得如此好,难怪她买箫。

    一曲终了,老板和柳致知鼓掌。

    “小姐真是高手,吹得这么好!没有埋没这支箫!”老板赞到。

    罗宛琪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不算太好,好长时间没有练了,有些生疏!”又望了一眼柳致知,“师弟,要学好玉雕,不仅要有扎实基本功,还要有各方面艺术素养。”

    柳致知唯唯受教,他学玉雕目的也是为了刻画玉符法器之类,根本没有想到成为一位玉雕大师,罗宛琪的用心倒让他很感动。

    柳致知和罗宛琪又在古街上转了一会,见没有什么新东西,罗宛琪有些累了,两人又在一家小茶馆喝了一杯茶,歇了一会,又出现在外面。

    罗宛琪听茶馆中人说,扬州许多精华是在其古巷之中,不由来了兴趣,拉着柳致知开始钻巷子。

    扬州老城区的巷子四通八达,你不会在其中钻入死胡同。两人进入一巷子,巷子很窄,铺地的青砖已有些高低不平,两边都是普通人家,青砖墙上已经有不少地方斑驳,一些较高的女墙打着铁制的墙钉,不少墙头爬着爬山虎和凌霄一类的植物。偶尔有人经过,毕竟天热,不少人应在家中避暑,不少人家门开着,家中妇人正忙着拣菜,有些干脆一个矮凳坐在门口阴凉处,拣着菜篮中菜,是一些苋菜丝瓜之类的常见素菜。

    两人走在小巷中,感受着空气中飘浮的一种平常人家的气息,柳致知倒有一种淡淡的幸福感。

    前方巷边一个小院中,一株桂树斜了出来,让小巷那一块出现一片阴凉地,难得见到如此大的桂花树,柳致知知道桂花树长得很慢,这棵从院中伸出桂树,不知多少年才长到这么大。扬州城中古木倒是不少,石塔寺街心就有几株唐代的银杏树。

    柳致知看到这棵树,心中微微一动,此树年久,好像灵气很足,甚至给柳致知一种有灵性的感觉,柳致知不禁来了兴趣,准备到树下好好感受一下。

    还未到树下,院中传来调弄琴弦的声音,拨弄了二三声,大概是在试一下音,接着一曲音乐流淌出来,很熟悉的音乐,却是江苏民歌《茉莉花》,作为申城人的柳致知对这首歌太熟悉了,能直接唱出来。

    柳致知和罗宛琪已到树下,罗宛琪也已经收了伞,听到这音乐,却取出了紫竹箫,也和院中琴声相和起来,柳致知静静站在树荫下,听两方合奏。

    现在柳致知听了出来,院中之人弹的并不是古琴,而是古筝,古筝在古代并不如古琴高雅,不过也是一种常见的乐器,其弦比古琴多。

    柳致知虽不太精通音乐,但优劣还是能听得出,院内弹筝的人显然很娴熟,自罗宛琪箫声响起,并无一丝慌乱,好像行云流水一样,自然和箫声化在一起,柳致知一时听得入迷。

    余音袅袅中,慢慢逝去,柳致知才从迷醉中醒来,一个柔和而悦耳的女子声音响了起来:“是哪位贵客吹得好箫,门没有锁,请入内一见!”声音之中,有一种绵软,听得人感觉到舒服到心里。

    罗宛琪说到:“不知是哪位姐妹,弹得一手好筝,罗宛琪一时忍不住献丑了!”说着便和柳致知推开了虚掩着的院门,院子很小,不过十几个平方,中间一条小路,却自然形成一个回荡之势,带有三弯,旁边是几种盛开的鲜花,还有几种兰草绿萝之类,靠近小巷的墙边,是一株粗壮的桂树,枝繁叶茂,自然斜伸出院墙。

    一入门,两人精神一振,罗宛琪以为这些花草造成的空气清新,柳致知却知道,这是由于桂树聚集的灵气,使得此院已类似城市中的福地,难道此处主人是一个修行者?

    门帘轻轻被掀开,这是细竹门帘,配合此院,十分自然,出来一位佳人,肌肤如玉,短袖月白丝绸旗袍,上面淡粉牡丹花图案景簇,做工极为精致。人一现,传来淡淡的幽香,身材婀娜,乍一见,似淡云轻笼的月儿。

    柳致知一见暗赞,此女风致天成,媚而不俗,但令柳致知有些迷惑的是,此女身上隐隐有种气息,却不是柳致知熟悉的修行者,也不是异能者,甚至不是精灵,柳致知见过北方那些出马仙,那也算一种妖仙,但此女都不与他们相同,倒让柳致知兴趣大增,不过柳致知放心的是,此女身上没有一点阴邪之气,就是修行者,也不应该是邪修。

    罗宛琪一见此女,顿时觉得自己好俗气,盯住此女身上旗袍,羡慕地说到:“姐姐好漂亮!衣服美,人更美!姐姐叫什么名字?”

    “我叫梅疏影,妹妹是罗宛琪,这位先生是?”梅疏影目光落在柳致知身上,她感到柳致知有些与众不同,只是一种直觉,具体什么不同,她也说不出。

    “柳致知,今天偶尔经过此处,听到梅小姐的古筝绝技,大饱耳福,不料梅小姐人更美,与筝乐双绝!”柳致知夸奖到。

    罗宛琪翻了柳致知一眼,心中有点不舒服,这家伙挺会说甜言蜜语,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

    “不值柳先生如此夸奖,请到里面坐!”梅疏影微笑说。

    两人入内,室内很雅致,地面铺着木地板,两人将鞋放在门后鞋架上,换上拖鞋。墙上几幅书画,显然不是印刷品,装裱得很精致,书画也挺见功底,柳致知略略一看,暗暗点头。

    两人在沙发上入座,茶几上花瓶内插着鲜花。

    梅疏影将电茶炉插上电,放了一些茶叶到水中,居然是煮茶,自唐以后,煮茶渐渐被泡茶所取代,除了国外和一些少数民族还存在煮茶习俗。梅疏影居然是煮茶,是受国外影响,还是依古法沏茶,柳致知饶有兴趣看着这一切。

    不一会,一股淡淡的桂花香飘出,柳致知这才明白梅疏影煮茶的奥秘,原来并不是单纯的茶,而是加了桂花在其中。

    梅疏影给两人沏上茶:“两位不是本地人?”

    “梅姐说的不错,我们是申城人,随长辈来扬州拜佛,今天长辈去了大明寺,我和师弟听说扬州古巷独具风味,便来游玩,不想听到梅姐演奏古筝,梅姐身上衣服是在什么地方买的?”罗宛琪说到。

    “你看起来比柳先生小,看来妹妹有什么保养方法,我身上衣服不是买的,是我设计的。”梅疏影说到。

    罗宛琪不好意思地说:“我是比师弟小,但他入门比我迟,当然是我师弟。梅姐原来是服装设计师,我能不能订做一套。”

    “当然可以,妹妹照顾姐姐生意,当然欢迎。”梅疏影说到,“请尝尝我的桂花茶!”

    柳致知见白磁杯中茶汤淡黄中略带点红,知道是用红茶与桂花配成,端起杯,先嗅了一口茶香,一缕桂花香略带点苦香,柔柔地很好闻,轻轻地呼了一口气,汲了一小口,齿舌之间淡淡的甜香,伴着悠长清淡的苦涩回味在口腔中,口中顿感清爽,同时,一缕淡淡的灵气渗入体内,果是好茶。

    “梅小姐此茶中桂花可是取自庭院中那株桂花树?”柳致知问到,但他心中已肯定。

    梅疏影有点诧异望着柳致知:“柳先生好本事,一口就品出此茶的根源,每年我都收取树上桂花晒干保存,再配上红茶,自从饮用后,其他茶再也不能入口。”

    柳致知心中明白,果然如他所料,常年喝此茶,实际上也无意间符合道家一种炼养术,就是服食,有人用药物,如长年服食茯苓首乌之类灵药,也有人服食百花之精,不怪她给柳致知一种奇特的感觉,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服食桂花,那株桂花用柳致知的眼光看,恐怕快成了精灵,自然功效比一般东西强上太多。而且,这个院子中灵气也强过别处,她是不练而练。

    “梅小姐,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方子的?”柳致知又问到。

    “说来奇怪,我自小生活在这里,很喜欢那株桂花树,小时候经常梦到一个女子如仙女一样,陪我玩,后来大了,她也偶尔出现在梦中,有一次,我在外面生病,回到这里,梦中又见那会仙子,她告诉我一个方法,就是晒干桂花煮茶,可以强身健体,而且使人变漂亮,身带幽香,我醒后就按此法做了,果然有效,这几年来,连感冒都没有!”梅疏影倒未隐瞒。

    “真的有效?我回家也试试!”罗宛琪来了劲,而柳致知却陷入沉思。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