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11. 幕后谁,单身独闯怨未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眼见王云霆就要被柳致知一刀斩杀,巨狼又现,光影中,狼口大张,顿时青影如山,又如青色飓风卷向柳致知,硬生生托住了刀光,将刀光冲散。

    柳致知手中尖苗刀一拖,又是数道刀光现,迎上巨狼,同时,一张嘴,喷出胸中那口剑气,这口剑气,柳致知一直采炼西方精气壮大它,平时不停纯化温养,早以控制自如,只差一步,将之合于秋鸿剑,炼就飞剑。

    一道雪亮匹练出现,只落向苏杰瑜。苏杰瑜手中儿狼牙刃与柳致知的尖苗刀交锋中才占据上风,正想催动妙用,给对方一下,至不济,也要损坏对方法器。

    陡见柳致知口吐剑光,直向自己头上落下来,大惊,急忙手中狼牙刃一转,无数光影挡了上去。

    匆忙间,威力当能不如之前,剑光却如秋风扫落叶般破开层层光影,急忙连催狼牙刃,勉强挡住,还是被剑气中那股剑意触到肌肤,肌肤之上渗出了血痕。

    苏杰瑜冷汗唰地就下来,从未离死亡如此近过,柳致知剑气一个盘旋,苏杰瑜急忙催动手中狼牙刃,心中退意已生。

    王云霆刚才死中逃生,心中也是退意大生,两人互相望了一眼,王云霆散出一把粉末,口中咒起,这是药功中起雾术,此处在山脚下,不是在河边,如在河边,甚至能起半里浓雾。

    就是在山脚下,因为此处相对湿度大,又是在南方的夏季,顿时,也起了近十丈的大雾,此雾不到自然界的雾气,其中药物聚拢水汽生成,对神识干扰极大,很难感应到里面的情况。

    柳致知一见,身形暴退,退出雾的范围之外,手一动,取出了弹弓,根据刚才对方所在位置,估算了一下,就是数弹,雾中传来一声痛呼,便不见了声息。

    柳致知回想《道藏》中祈雨术和祈风术,他没有炼过,但如何操作还是知道,便掐诀念咒,禹步作法,观想风神,内神外神相应,好在有效,顿时一阵风起,虽不大,转眼将雾气吹散,人已不见,包括倒在地上两人。

    柳致知查看了一番,意外地在路边草丛中发现那块田黄印章,居然未被对方收走。

    事实上王云霆想收走印章,在浓雾中神识模糊不清,刚要认真搜索一下,田黄印章还未完全炼好,与自己神识联系并不密切。还未找到,柳致知弹弓的弹丸已打入雾中,柳致知虽不知道两人位置,而是按之前位置猜测可能的位置,并不是打出一丸,而是有**丸,其中一丸正好打中王云霆,也是倒霉催的。

    幸好王云霆也不是普通人,反应迅速,还是受了一些伤,如果是普通人,可能就玩完了,他不知道柳致知是瞎猫碰到死老鼠,以为柳致知能发现自己的位置,自己在雾中都不能发现其他人,哪敢再停留,背起地上的李健,和苏杰瑜头也不回借机跑了。

    等柳致知将雾驱散,两人已没有踪影了,所以柳致知奇怪那件田黄印章居然没有被带走。

    柳致知收了印章,放入储物袋中,望着远方,心中盘算了一下,决定到林山镇一趟,警告一下黎盼天和刘征君,肯定与这两人有关。

    想到这里,也不上山,运起土行法术中缩地术,向林山镇而去。

    到了林山镇,略一打听,知道黎家那帮人住在镇上最好的旅社,也不迟疑,直接入门,问了服务员他们在哪个房间,便直奔那个房间。

    走廊中有两个随从随意在说话,见柳致知上来,立刻喝到:“你来干什么?”

    柳致知冷声说到:“算账!”

    两人一听,知道柳致知来意不善,立刻上前,同时叫喊起来,柳致知见两人想制伏自己,顺势抓住两人手臂一带一抖,将两人放倒,两人浑身瘫软,一时动弹不得。

    越过两人,柳致知身形如风,肩头一撞,门轰然而碎,欺入房中,房中有几个随从刚听到外面人的叫喊声,还未有所动作,房门已成碎片,柳致知如凶神一样出现在房间之中。

    黎盼天和刘征君正在谈话,刚才刘征君接到电话,他请来崛起盟的人居然让柳致知给败了,苏杰瑜警告他柳致知很厉害,暂时不要动手,以免吃亏,自己回去向父亲救援。

    一接到电话,刘征君慌了,他知道自己请来的四人都不是普通人,身怀异术,以前也帮他摆平过不少麻烦,想不到他们都吃亏了,急忙来和伯母商量。

    黎盼天听到这件事,有些抱怨,自己已将情况回报给老爷子,老爷子准备亲自过来一趟,让他们不要莽撞,自己有愧于黎梨一家,对方有些情绪也正常。

    却没有想到出现这样的事,她没有反思自己,事实上这件事也得到她的认可。

    柳致知一入内,众人都愣住,那些随从本是军中出身,但这次来苗疆本是见老将军流落在外的孙女,根本没有带枪,就是遇到歹徒,凭他们身手也不成问题。

    偏偏运气不好,碰到了柳致知,这些军中好手就不够看了。

    柳致知破门而入,几个随从一愣之后,便反应过来,转眼就冲了上来,柳致知没有停下脚步,不过放缓了脚步,显得很从容,那些军中健儿刚一近身,便被柳致知随意一掌一指放倒在地,柳致知并没有要他们的命,拳掌间一股力量振荡冲入体内,让他们短时间失去战斗力,浑身筋骨好像被抽了一样,没有人能阻挡柳致知一步。

    黎盼天和刘征君脸色煞白。

    “你要干什么,你这是犯法的!”黎盼天强撑着站了起来,声音中强自镇定。

    “你们还知道法律,请人来收拾我就没有想到法律!堂堂国家干部,居然与黑社会帮会勾结,要我们小民遵守法律!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柳致知语音很冷。

    “胡说,崛起盟不是黑社会,而是国家允许的民间组织!”刘征君虽害怕,还算没有丢人,反驳说。

    “看来,是你找的人!崛起盟没有告诉你,我以前教训过他们!”柳致知淡淡地说。

    柳致知从刘征君的话中,推测可能是他请的人,目光盯在两人的脸上,观察两人的表情,果然黎盼天有些疑惑的神情,而刘征君表现让柳致知明白,他是知道内幕的。

    “不错,是我找的人,你敢杀我?”刘征君心一横,还想依仗自己身份,这是旅社之中,赌柳致知不敢杀人,不然他也跑不掉。

    “我不敢杀你?!你知道这个旅社一年前,长沙贺家的两个人就死在这里,因为他们想打阿梨的主意,国家可是明知凶手是谁,却帮着隐瞒了!”柳致知难得露出了笑意,不过却是嘲笑。

    这件事他们还真的不知道,听柳致知这么一说,两人脸色大变。

    柳致知忽然又笑了:“其实,有时不需要杀人,你说说让一个人生不如死,那是不是比杀他更好!”

    “你敢!”黎盼天厉声叫了起来。

    “为什么不敢,允许你们对付我?放心,你没有事,你未找人对付我,与阿梨还有血脉之缘,一般情况下,我不喜欢向女人下手!”柳致知故意装着好心地说到。

    说完这后,转向刘征君。刘征君恐惧地叫了起来:“你!你不要过来!”

    “放心!我不会杀你,不要叫得这么难听,不明真相地人还以为我要非礼你!”柳致知的语气越是轻松,刘征君越是害怕。

    刘征君正在大叫,柳致知出手了,手指如钩,扣在刘征君的肩头,将他拎了过来,另一只幻出重重幻影,耳中听到轻脆的骨节脱落的声音,转眼间,全身关节都被下掉,柳致知顺势将一些筋骨略加错位。

    让人将将全身关节下掉错开,这种疼好像千刀万剐一样,刘征君差点昏过去,想破口大骂,连颌骨也给下掉,口中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眼中充满了怨毒。

    柳致知也感觉到了这一点,淡淡地说:“这是给你的惩罚,如再对阿梨和我动心思,你将尝到比这痛苦千倍百倍的感觉,不要以为有权有势,世间还有一类人你惹不起!”

    说完,将刘征君往床上一扔,回头对黎盼天说:“回去找个名医给他正骨,不然残废了怨我,不要对阿梨动坏心思!”

    说完之后,也不理睬众人,扬长而去。

    他闹得动静不小,老板已经知道,见柳致知下来,也不敢说什么,示意服务员上楼去看看,柳致知到了门口,想起了一件事,回过头。

    老板心中吓了一跳,他可不敢得罪这样的凶神,希望柳致知早走早好,见柳致知停了下来,脸上立刻堆上笑。

    “老板,你客房的门不结实,不过那里面住的都是有权有钱的人,这点小钱他们不在乎,你找他们要赔偿!”柳致知说到。

    老板点头哈腰地说:“是!是!”心中却在大骂,你破坏了房门,让我和客人去收,那帮客人不收拾我就不错了,毕竟在我的旅社中出的事。

    但老板脸上丝毫不敢有半点不满。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