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15. 旁邻而居,采药山中观善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戴秉诚身体自然反应,下沉旁闪,虽血光崩现,却在最后一瞬,避开了过去,并未伤到筋骨,肩头小肌群收缩,转眼伤口敛住,止住了血。

    “我输了!”戴秉诚并没有沮丧,这一战,对他来说,收获极多,毕竟是与一位真正抱丹高手相争,虽然对方自承借助外力入了抱丹,战斗力有些下降,但抱丹就是抱丹。

    “承让!”柳致知也客气地回应到。

    对柳致知来说,收获也不小,他之前许多战斗,不是没有遇到真正高手,就是用术法作战,他国术从境界上来说,已达巅峰,那是指体能方面,而技巧方面,却并未完全配上他的境界,毕竟他很少真正从生死中走出。

    黎重山见此,对夫人说:“我们还是先走吧,让孩子们好好想想!”

    “我不走!我要住在这里,哪怕在这里搭个棚子!”老夫人倔强地说。

    黎重山眼前一亮:“对!反正我也没有几年活了,不如就在这块苗家土地上养老,虽然离我原来家乡还有一段距离,顺便陪陪孩子们!”

    “你们给我在这附近找一块地方,离这里越近越好,就在这里旁边,先搭一个简易房屋,其他以后再说!”到底是老将军,立刻下了命令。

    柳致知和阿梨母女对望了一眼,无可奈何,这山也不是私人的,柳致知心中倒有一份欣慰。

    手下警卫立刻打电话,不到两个小时,有直升机将一些材料吊了上来,就在半山腰,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数间简易营房搭了起来。

    数名保健人员和警卫留了下来,阿梨娘俩无奈,没有理睬他们,倒是方宗厚来找柳致知,见到许多药材,提出收购,阿梨此处的药材,基本上是野生药材,而且年份足,在现代的都市已很难遇到。

    戴秉诚和柳致知是不打不相识,两人倒谈得比较热乎,戴秉诚的一身功夫让柳致知赞叹,对方所习的心意**拳可以说与形意同源,形意拳实际上就是由心意**拳发展出来,真正源头可以说是来自岳飞,形意拳中也有形意大枪,抖大枪是形意练形的一种上佳法门,不过现代一杆好枪难得,柳致知习拳并未从大枪入手,而戴秉诚从习武时,就抖大枪。

    柳致知要不是修行,拳术根本不能达到今天这个高度,两人交流,各有所得。

    第二天,阿梨在翻晒一些药材,黎重山和夫人也已起身,凑上前来帮忙,阿梨没有睬他们,倒是柳致知和他们打了一个招呼。

    黎重山便和柳致知说起他小时候的事,说起对苗乡的感情。警卫们在不远处,怀着敌意望着柳致知,本想阻止黎重山和柳致知说话,但老将军却把他们瞪了回去。

    方宗厚前来各柳致知告别,他准备回皖省,黎盼天还有一些人,黎重山让他们回去,在这里也没有用,他们还有自己的工作。

    倒是戴秉诚留了下来,他准备和柳致知好好交流一下。

    阿梨准备入山采药,黎重山准备让警卫陪同她而去,被阿梨好不客气拒绝了,柳致知笑着对黎重山说:“老爷子,阿梨对山里很熟,如不放心,还是我陪她去。”

    黎重山没有办法,只好点头。戴秉诚却开口了:“我陪你们去,我也想见识一下药材,习武之人,药是经常用的。”

    阿梨取出药篓,柳致知准备背在身上,阿梨白了他一眼,又取了一个给他。刚要出发,手机响了。

    柳致知一看,却是宋琦打来的。

    柳致知告诉宋琦,自己现在身在苗疆。宋琦一听,在电话中笑了:“真是巧了,我和赖老弟本来就准备去苗疆,我得到一个消息,蚩尤当年败退,在苗疆向前中缅边境留下一些东西,以图后代再起,其中有雨师令,风伯旗,不知真假,想到那边一探,你居然在那边,告诉我地点,我去找你!”

    柳致知报了地址,知道他们来恐怕有一二天,反正现在有电话,到时一个电话,自己去接他们。

    “什么人?”阿梨问到。

    柳致知没有直接说事情,毕竟还有外人在场:“有两个朋友过二天要过来,我以前和你提过的宋琦和赖继学。”

    阿梨没有再问,三人入山,三人脚程很快,阿梨虽没有习武,但她也是一个修行人,在山林之中,更是如鱼得水。后面偷偷跟上两个警卫,看来,黎重山还是不放心。不过很快就比三人甩掉,无他,三人脚程快,而那两个警卫也不熟悉山林情景。

    戴秉诚倒是很有些意外,他看得出阿梨没有练过武,但对阿梨的表现却有点想不通。

    “黎姑娘,你没有练过武吧?”戴秉诚不解地问到。

    “没有,有什么不对?”阿梨说到。

    “你的体力怎么这么好?”戴秉诚又问到。

    “我是山中长大,习惯了!”阿梨说到。这句话引起了戴秉诚的思考,他点点头。

    “原来一个东西纯熟后,就自己有神奇地效果,不止是武术。”戴秉诚这么一说,倒引起柳致知的注意,果然有道理,万事万物中都蕴含着道理,不怪戴秉诚能仅凭国术就走到这个地步。

    柳致知取出了罗盘,戴秉诚见是一个罗盘,没了兴趣,虽然刚才有点好奇柳致知身上居然藏了一个这样东西。

    柳致知并没有如平时一样激发,而是微微将意识投入其中,罗盘倒未显示什么异样,不过借助罗盘,身边几十米范围内都投入柳致知的脑海中。

    柳致知指了一下左前方,对阿梨说:“那边二十米左右,有一株有年份的药材。”

    阿梨一听,立刻改变方向,果然是一株三七。

    一路上柳致知不停指点,不少长大隐蔽位置药材纷纷被发现,戴秉诚十分好奇,目光落在柳致知手上的罗盘。

    “柳致知,你怎么发现的,难道和这个罗盘有关?”戴秉诚不解地问到。

    “是和这个罗盘有关,它能指示出周围灵气佳的地方,那地方应该有药材,特别是有灵性的药物。”柳致知没有细说,只是简单承认了这一点。

    快到中午时,来到柳致知选中建庐之处的对面一座山上,柳致知指着对面的那块地方,对阿梨说:“你看,就是那块半山间的平坦之处,我准备在那建庐。过两天宋琦和赖继学来的时候,让他们来看一下,赖继学是地师出身,对风水很精通,现在已修到身是灵枢的层次,他已能改变山川灵气聚集,必要时,请他出手,强化一下这里的风水。”

    阿梨虽不懂风水,但她也是一个修行人,好坏还是看得出,点点头,说:“这是一个好地方,我喜欢!”

    “等等,你说地师?难道风水之术就真的那么有用?”戴秉诚虽是习武出身,从小也听过,还是有些怀疑。

    “你的武功在常人眼中已是神话,而且武术许多理念依据太极阴阳五行,为什么风水就不行。”柳致知说到。

    戴秉诚沉思了一会:“你说得有道理,难道你说的借助外力抱丹就是指这个方面。”

    “差不多吧!”柳致知没有深说,柳致知抱丹实际上是借助自己修行中小药已采,感应天地气机变化,以自身神识为导,聚血气为一点,然后再借庞大血气生机,使自己整个人脱胎换骨,抱丹成功,生机锁定而不漏,实际上也不能算借助外力,而是借鉴利用养生修行的许多感悟,而不是得国术感悟而抱丹。

    当他们返回时,天色已黄昏,黎重山有些焦急,他派了两个警卫暗中保护,结果不到一个小时,人跟丢了。

    幸好,他现在发火对身体不好,一发火,立刻夫人和那帮保健医生就来制止,才没有痛骂两人。

    黎重山心中虽然着急,但还不算太担心,阿梨身边有柳致知,还有一个戴秉诚,这两人都是绝顶高手,山林之中,应该来说还是比较安全。

    另外一个让黎重山不舒服的是,今天一天,当地不少官员上山看望,自己一个退居的老头,在这些人眼中都是香饽饽,这个地方偏僻,今天来的是一些乡里市里的官员,估计以后几天省里官员都会以各种名义往这里跑。

    不用说,这个消息十有作九是女儿黎盼天传出去的,估计她也是好心,让当地政府照应一下父母,却让他不甚其烦,甚至有官员跑到他媳妇花燕双那边,建议花燕双将房子让出来,结果被花燕双毫不留情赶了出来,那官员还想打官腔发火。让自己的警卫轰走。

    幸好,那个柳致知不在,要在,又不知闹出什么事。真是头疼,花燕双看自己目光不仅没有变友好,更多了一份厌恶。

    下午,自己就让警卫在山下路口挡路,官员一律挡住,才得了些清静。

    当看到三人回来,黎重山满脸带笑迎了上去,柳致知和他打招呼,阿梨脸上表情却是缓和了许多,老两口这一刻心情舒畅。

    一回到家,阿梨知道了今天的事,脸上又沉了下来,让陪着阿梨来到门口老两口心中格登一下。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