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16. 同伴来,云龙行空惊尘阙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就这样过了二天,阿梨娘两对黎重山二人倒没有恶语相待,脸色表情也缓和了许多,偶尔也说一二句话。

    这两天山上还是比较清净,慕名而来的官员全部被挡在山下,警卫还是比较称职。

    阿梨也未上山采药,就在家中泡制药材,倒是黎重山与柳致知说话比较多,拉住他说一些当年的事,怎么样闹革命,后来又怎么样被打倒,又如何被平反。

    柳致知闲下来和戴秉诚交流,两人倒是互相学习,戴秉诚教柳致知大枪,柳致知教他剑术,不过两人都教的是基础,许多地方都有保留。

    午饭过后,黎重山正在与柳致知闲谈,柳致知的手机响了,原来是宋琦和赖继学到了,并且和警卫发生了冲突,被赖继学放倒一人,其他人掏出了枪,正在僵持。

    柳致知在电话中对宋琦说:“宋兄,你们克制一下,其中有误会,我就下来!”

    “什么事?”黎重山问到。

    “我两个朋友要上山,被警卫拦住,老爷子,你坐一下,我先下山一趟。”说完,起身走了几步,脚下蹬地,冲空而起,正是云龙变身法,自然周身罡风激荡,如神龙一样,向山下而去。

    这一手将山上众人惊得嘴都合不拢,只有阿梨好像没事人一样,柳致知早就与她说过。不用说黎重山,就是戴秉诚都是目瞪口呆,他一身功夫到了化劲顶峰,平时奔跑,短时间内甚至能追上汽车,一日一夜奔出千里不在话下,一般高墙,也能手足并用而上,但不能如柳致知这样离开地面,像鸟一样在空中滑翔。

    柳致知冲了下去,黎重山才回过神来,忙吩咐手下打电话给山下警卫放行。

    柳致知走得急,他一是没有想到求黎重山,虽然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二来也有警告的意味,不要将柳致知和阿梨一家逼迫,后果很严重。

    宋琦和赖继学两人到了山脚下,却被警卫拦住,不准上山,一言不合,发生冲突,赖继学随手聚煞气,将向他下的的警卫击昏,警卫们掏出枪,宋琦拦住赖继学,拨了一个电话给柳致知。

    电话一打完,宋琦收起手机,一抬头,笑到:“柳致知来了!”

    赖继学一抬头,看到柳致知如云龙行空,感叹到:“柳致知的功行又进步了!”

    那几个警卫见两人抬头,也抬头一看,目瞪口呆,一人从山上滑翔而下,如同超人一样,转眼间落在众人面前,他们都认识,就是将他们组长打得骨折昏迷的柳致知,他们心中泛起一种不知什么样的情感,恐惧、向往、不可战胜?诸多感觉结合在一起,让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这是我的朋友,并不来看老爷子的官员!”柳致知淡淡地说。

    警卫刚要说话,手机响了,一接之下,却是让他们放行。

    “我们一个同伴被他弄昏了!”一个警卫说到。

    赖继学一笑,随手一挥,那个昏体警卫一下子醒了过来,从地上跳起来,向着赖继学就要冲过来,却被同伴拉住,低声向他说明了情况。

    “我们可以上去了吧?”柳致知说到。

    警卫们让开了路,三人向山上而去,柳致知一路上将这里发生的情况说给两人听。

    赖继学听完之后,笑到:“原来你早有女朋友,我还在动心思,哪天给你介绍一个!却瞒得我们好苦。”

    三人到了山上,柳致知给大家介绍,宋琦和赖继学也给众人打招呼,赖继学见到阿梨,发出了赞叹:“柳老弟,弟妹好美!”

    阿梨有些不好意思,说:“我多次听柳阿哥说起两位,早想认识两位,请屋内坐!”

    宋琦和赖继学入内,黎重山夫妇两人也跟着他们入内,阿梨看了他们一眼,并有制止。戴秉诚也随之入内,他发现赖继学也练过武,已突破了明劲,算是一个高手,但那个宋琦,一身气质独特,好像没有练过功夫,不知怎么的,他却感到一种威胁,好像对方能对他产生伤害,他有些想不到,不过他相信自己的直觉,这是他功夫到这个程度自然生出的感应,虽神奇,但很真实。

    花燕双见他们进来,先是一愣,柳致知给他们介绍。宋琦和赖继学称阿姨,花燕双赶紧说:“既然是致知的朋友,快请坐,阿梨,给客人倒茶!”

    阿梨不用她吩咐,早将保温瓶拎了出来,给大家倒上茶,并不是一般的茶叶,却是绞股蓝叶和灵芝片,这是一种保健药茶,给宋琦和赖继学倒好后,迟疑了一下,又给黎重山夫妇两人倒上,也给其他人倒上。

    宋琦望了一眼阿梨,笑到:“弟妹,你从此之后,大吉大利,好运连连!”

    柳致知听了高兴地说:“宋兄,谢谢你的断言!阿梨,谢谢宋大哥,宋大哥可是精通奇门遁甲,他所说的比外面那些所谓大师强多了!”

    阿梨急忙感谢,宋琦止住她,望了柳致知一眼:“弟妹,我知道柳致知的意思,你以前受过一些苦难,从面像上说是苦尽甘来,好好对阿姨,我刚才留意了一下,阿姨以前是个苦命人,也是一个长寿的人。”

    “那我的命会怎么样?”说话的是黎重山,他并不太相信这些,但今天见柳致知露出那一手,已超出了人们的想像,对这一切半信半疑。

    “老爷子,你的日子并不多了,虽然你不太相信我这一套,还有几年时光,好好珍惜!”宋琦望了黎重山一眼,淡淡地说。

    “那我会怎么样?”老夫人问到。

    “老夫人,你的寿长着了,遇事放宽些心!”柳致知也望了一眼她,说到。

    宋琦转眼间给几个人断了一下命,不过说的都很含糊,有些事情说得清楚反而不好。

    宋琦目光落到戴秉诚身上,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戴秉诚抬头望着宋琦,问到:“宋大师,我的命如何?”

    “你自己都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还看什么?我以前也见过几个国术高手,柳老弟就是其中之一,但练习国术意志最坚恐怕就是你,你恐怕一心在拳上,现代这种社会,你这种存在很少见,也很可怕。”宋琦说到。

    “宋大师,你和这位赖先生是什么人,难道真有传说中的修行者?”戴秉诚问到。

    “你说的不错,我和赖继学就是你所说的修行人,柳致知也是一个修行人,不过他修行以剑术为主。”宋琦将话挑明,实际上柳致知今天那云龙变身法一现,想瞒住身份已是不可能,宋琦不过加强这一点,给柳致知在黎重山心中加深印象,毕竟从血缘上来说,阿梨是黎重山的孙女。

    “剑术,那不过是器械,怎么与传说中修行有关?”戴秉诚不解地问到。

    “你所说的不过是剑术的基础,真正的剑术,就是传说中剑仙之术,飞剑一出,白光一道,凭空取人头!”宋琦说到。

    门口的警卫再看柳致知时,不觉感到脖子有点凉嗖嗖的感觉,想到几天前自己还想教训一下柳致知。

    “阿梨知道柳致知是修行人吗?”黎重山问到,他以前对柳致知还有些感冒,这两天和柳致知谈话,感到这个小伙子不错,不过并不清楚柳致知和身世,今天一听,倒担心阿梨吃亏。

    “弟妹应该知道,弟妹你说呢?”宋琦扭头问到。

    “我当然知道,阿哥从来没有瞒过我,那天他们来找我们,我中午时打了个电话给阿哥,阿哥下午就从申城赶了过来。”阿梨说到。

    宋琦意外望了一眼柳致知,能从数千里之外赶到,这么短的时间,要么乘飞机,要么是御器飞行,乘飞机不可能,中午接到电话,要去买票,飞机定时定点,不可能说走就走,只有一种可能,御器飞行。这说明,柳致知炼制出了飞行法器。

    “柳老弟,难道你炼成功了?”赖继学拍了一下柳致知。

    柳致知点点头,说:“还得谢谢你当日送我的天珠,要不是它,我也无法赶到这里!”

    “你小子成功也不告诉我一声,真是重色轻友!”赖继学高兴地说。

    “当时时间紧,没有机会告诉你,便一路过来,正好你们都来了,我想在此处山中建庐而居,在群山中选了一块地方,还要赖兄把关,顺便给我重聚一下灵枢。”柳致知说到。

    “这好说,你选在什么地方?”赖继学问到。

    “离这里翻过两座山,明天我带你们过去,倒是在群山之中,交通不便,一般人很难到,找不到工匠,我正在考虑是不是亲自动手。”柳致知说到。

    “这倒不必,明天我去看一下地方,建筑我来搞定,我有一位朋友是营造门的,不仅炼制法器很好,也善于建筑道庐之类。”宋琦开口说话。

    柳致知一听,心中一喜:“那就麻烦宋兄,不知费用如何?”

    “不贵,建道庐就地取材,我观此处山中,石料木材俱全,倒不必为材料麻烦,估计一二百万可成。”宋琦说到。

    柳致知点点头,这点钱目前他还拿得出:“那就明天去看看那个地点!”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