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19. 市场之中,谁展空空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却笑了,说:“我的格物之道先从研究外物入手,其中道理启发自身修行,到后来,当以一颗真心,一颗赤诚之心平等观万物万事,人虽为万物之灵,不过是自封,并不比万物高贵,一旦真实从心中明白体现到这一点,可能我的修行就与世间常见修行分开道路,我就走上另一条路,所以对一般人来说是分心,对我却是资粮。”

    “原来老弟早就明白了自己所行之路。”宋琦叹到:“自开一路,本是宗师所为,柳老弟这么想,已有宗师之资。”

    “我们三人路都不同,唯有柳老弟却走出了新路,将来一定了不起!”赖继学也有感慨。

    柳致知见两人夸赞,听到耳中,心中也舒服,不怪人都喜欢拍马屁,嘴上却说到:“两位太夸奖了,什么时候出发去中缅边境?”柳致知转开了话题。

    “如果可能的话,明天就出发,先到那边转一圈,了解一下情况。”宋琦说到,这边的事情已差不多了,虽未最后解决,但事情也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

    “听说那边赌石很多,有没有修行者去赌石?”柳致知问到,他以前看过不少小说,好像没钱的话,赌石是一个取款机。

    两人都笑了起来:“柳老弟是不是想去发一笔财?”

    “有什么不对?”柳致知见两人笑得奇怪。

    “当然不对,世间的美玉对修行者来说,不一定是好东西,修行者所寻的是天材地宝,其中物性很重要,许多灵材在外表上并不出众。”赖继学说到。

    宋琦又补充到:“赌石得财,算是偏财,修行者注重因果,以此取财,因果上搞不清,不到不得已,一般不会这样做!”

    两人这么一说,柳致知立刻明白了,修行人有密法,不一定不能探测原石中的情况,如去赌石,当属不义之财,修行人虽不一定遵守法律,但都有底线,就是通常所说,人在做,天在看,修行者在心灵上做功夫,不像一般人,可以自欺欺人。

    当晚,柳致知将自己东西好好整理了一下,特别是将当日得自蜀山修士那张网好好感应了一番,做到能够运用,此网显然不是一种材料所炼,柳致知目前的炼器,基本上是同一种材料,对方所用在炼器上来说是一种合炼手法,将不同物性材料融炼在一起,形成一种特殊的妙用。

    柳致知简单用意识沟通,做到自己能应用,另一方面,也想看看那些传说中大派的炼器手段,果然精妙,柳致知发现此网如从各种单纯材料来说,并不是上佳,但相互补充,却使整体上了一个层次,不觉中也学到许多东西,更是打开了思路。

    第二天,柳致知等人与阿梨告别,准备到中缅边境,众人之中,却增加了一人,就是戴秉诚,他听说柳致知等人要走,问明情况,心中也是一动,他虽不是修行者,也算世间少有高手,一般差一点修行者都不如他,他也想去见识一番,看看另一类人的风采。

    三人也没有拒绝,数日来也相处比较融洽,再说不遇到真正修行界的高人,也不会为他担心。

    阿梨将他们送下山,与柳致知依依惜别。四人到了附近的公路上站台,上了一辆哐当作响的公交车。

    两天后,四人来到了腾冲,边境一座小城,以赌石出名。路边上,都有人在摆摊,不同的石料,价钱不一,有些旅游者想碰碰运气,花一个几百到几千,买一块石头来赌,不过绝大多数都是失望,就是解开有玉,也基本上不值两文。

    柳致知在路边感应了一下,摇摇头,根本没有什么灵气,他也不想花什么冤枉钱,同样,宋琦和赖继学也没有动什么心思。

    戴秉诚更是没有多大兴趣,他不懂玉,而且一心放在拳术。

    “老弟,要不要见识一下赌石?”宋琦问到。

    “虽不想赌,见识一下也不坏。”柳致知说到,四人对腾冲并不熟悉,找了当地人问了一下,当地说了一个地方,叫和顺,便喊了出租,将四人拉到和顺玉石市场。

    各式各样的翡翠,有的已雕好,有的翡翠已取出来,有的料已开窗,有的是全赌的料,柳致知先简单看了一下成品的玉雕小件,摇摇头,一是料不好,二来雕工也不入柳致知的眼。

    宋琦看到柳致知的表现,笑到:“老弟,这些看来不入你的眼,你现在也算玉雕高手。”

    “这边摆的一些小挂件,不过是一些边角料所雕,价钱上却不低。”柳致知评价到。

    “我们到里面看看!”四人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走,一家家地看。也看到有人赌石,不过结果却让人失望,那是全赌的料,不出意外赌垮了。

    前面两个人,一个是金发的老外,大约是四十来岁,另一个却是一个妙龄女子,打扮得很妖艳,应该是华夏人,老外搂住这位女子,一边走一边叽叽咕咕说着什么,四人并没有意外之情。

    引起柳致知注意的是另一个迎面走来,一不小心撞上那个老外,那个老外骂了一句,此人点头哈腰倒歉,柳致知和戴秉诚眼尖,两人一碰之时,那老外的钱包已到了此人手中,转眼间塞入衣服之中。

    不过柳致知和戴秉诚都没有出声,柳致知不出声是因为认识此人,想不到他居然也来到腾冲,此人就是妙手神偷肖寒,柳致知往周围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他的师妹老婆。

    戴秉诚可以算是江湖人士,当然懂江湖规矩,不会破坏别人的好事。

    那个老外和妖艳女子低声骂了几句,向前走去。待他们走出了一段距离,肖寒笑眯眯地转身向另一个方向,市场中人还是比较多,他也未留意不断走动的人群中柳致知。

    柳致知收敛自身一切动静,悄悄走近的肖寒的背后,宋琦三人见柳致知如此,也停了下来,饶有兴味看着柳致知的行动,他们知道柳致知不是一个鲁莽的人。

    柳致知左手一拍肖寒的左肩:“朋友,见面分一半!”

    肖寒吓了一跳,本能双手已搭上了柳致知放在他肩头上的左手,右脚后支一步,身体前倾,化为过肩摔,想将柳致知摔出去。

    习武之人往往有一种本能反应,一般人最好不要和他们开玩笑,特别是像柳致知所做。幸亏柳致知不是常人,也是有备而为,肖寒一个过肩摔,顿觉不对劲,对方手微微向前顺劲,然后轻轻一旋,不仅没有将对方摔出去,自己却转了一个180度,和柳致知面对面。

    刚要再出手,一眼看到柳致知,叫了起来:“原来是你,吓死我了!”柳致知也是哈哈大笑。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柳致知见宋琦三人走了过来,便给他们介绍:“这位是肖寒,大名鼎鼎,这位是宋琦,精修奇门遁甲;这位是赖继学,地师赖家传人;这位是戴秉诚,心意**拳高手。”

    “原来阁下就是肖寒,久仰!”宋琦和赖继学拱手为礼,戴秉诚并未听过肖寒的大名,也不失礼,肖寒也拱手回礼。

    “嫂子没来?”柳致知问到。

    “她没来,我在云南有一处房子,听说那边有什么墓出现,便来看看,师妹她还在秦岭,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我们去喝两杯!”肖寒也很高兴。

    “嫂子不在,你不会在云南金屋藏娇?”柳致知开玩笑地说到。

    “我肖寒是什么人,怎么会是那种人!”肖寒一付义正词严的样子,而另外三人脸上却露出了不信的神色。

    “好了,今天晚上,我带你们到我家住宿,你们就相信了!”肖寒说到。几人都笑了起来,大家也不逛玉石市场了,出了玉石市场,就在附近找了家干净的饭店。

    肖寒显然对腾冲当地的饮食很是熟悉,点的都是当地特色,如大救驾,一种炒饵块,等等,倒让众人大开眼界,摆了一桌,倒好了酒,大家互敬了一圈。

    “肖兄可谓狡兔三窟,我看都不止,连腾冲此地都有房子,怎么想到此处购屋?”柳致知问到,大家现在已知道肖寒的真实身份。

    “很简单,我是一个贼,万一给当局抓到真凭实据,总有个去处,此处离边境近,而且华夏与缅甸之间关系不错,缅甸又比较乱,边境也很宽松,如果情况不对,可以很轻松地溜到对面。”肖寒说到。

    “想不到,你连后路都留好了!”大家都笑了。

    “你说此处不远出了一个大墓,你也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也是来看看。”宋琦说到。

    “当然听说了,说是滇王的墓,滇王当年从南洋得到一件宝物,甚至说外星人所留,谁能破解,科技将出现飞跃!”肖寒说到。

    众人愕然,他们所知是蚩尤的衣冠墓,肖寒却说是滇王的墓,为什么会这样,是传岔掉了,还是有人专门放出消息,用意何在?

    肖寒也感觉到不对劲,看了众人几眼,说:“有什么问题?”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