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20. 内外相待人不同,心中意不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宋琦苦笑了一声说:“当然不对劲,我们得到的消息却是另一种说法。”便将自己所知说了出来。

    肖寒一听,立刻明白众人为什么不对劲,这两者相差太大,不由说到:“我这个消息是一位缅甸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的,我才从秦岭赶到此处,难道国内国外有二种说法。”

    柳致知脑中灵光一闪,似乎想通了一些,却又皱眉,这件事透着诡异。

    “宋兄,我们来此好像陷入一个阴谋之中。”柳致知说到。

    大家也不觉点头,事情是不对劲。

    赖继学说到:“我和宋兄从申城出发时,宋兄专门推算一下,发现虽有些危险,却不会危及生命,所以才赶过来。”

    “那么,宋兄有没有推算出什么事?”柳致知问到。

    宋琦摇摇头苦笑:“你以为推算没有限制,一是涉及自身很难算准,我才大致推算一个结果;二是有些东西根本推算不出,好像有人施法掩盖了些什么一样。我以为是蚩尤墓自然情况,毕竟传说中的蚩尤毕竟是大能之士,推算的关他的情况,自然难以深入,现在看来,说不定有人掩盖天机。”

    “那么,我们这次会有危险?”赖继学问到。

    “不应该有危险,推算方向不同,一个是推算你的命运,一个推算墓的情况,地球上没有人能够使整个天机混乱,掩盖一处也许有人做到。”宋琦说到。

    “那我就放心了!”赖继学说到,见戴秉诚有些奇怪地看他,知道对方感到他贪生怕死,对方国术能到这个地步,可以说是从生死堆中爬出,毕竟于修行不同,修行往往惜生,便又说到:“修行虽当不畏生死,但明知有危险,而没有关切自身的东西,还是不涉险的好!”

    “说得不错!”肖寒也有同感:“如果为外物送命,不如不要。”

    柳致知笑了,说:“你这些年来,积累财富恐怕不少?”

    “比一般人都得多,但论起来不多,我盗门有一个规矩,所盗得财物,十分之九行善,我这些年来所得,绝大部分都捐了出去。”肖寒说到。

    “是不是世间的盗贼都有这个规矩?”戴秉诚问到。

    “没有,我实际上是修行人,虽称为盗门,不仅盗人财物,更盗天地之精华,盗人钱财有因果,所以我下手,并不是随便下手,而是找那些真正不缺钱的人下手,也不敢独享,绝大部分回馈给社会,得别人感激,来化解怨恨,往往那些富人丢钱后,虽有怨恨,并不如感激来得多。”肖寒说到。

    “为什么?”戴秉诚有些不解。

    “无他,富人少了一些,并不影响他的享受,而急需钱的穷人等,往往是救命之钱,活人之功德当大于那些怨恨的恶业。”肖寒说到,想了想又说:“那些世俗小偷之类,却不问因果,根本没有善心,与修行者之中盗门不能算是同类,我们不过执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柳致知端起酒杯,说:“敬你一杯,好一个损有余而补不足,天道深远,谁能穷究,如世间之人都如此想,世间不是现在世间。”

    肖寒喝了一杯,说:“你着相了,世间本是万花齐放,才能如此多彩!”

    “说得好!”宋琦轻拍桌子:“就为这一句,大家喝一杯!”

    众人举杯,一桌人谈笑风生。

    众人都带点酒意,出了饭店,大家也不去买什么玉石,肖寒说:“大家不如就到我那边歇一个夜晚,明天我和大家一起去探探那个地方。”

    众人点头,随着肖寒一块走,准备拦两辆出租车。就在此时,饭前在玉石市场见到的那一对男女,也就是一个老外和一个妖艳的女子,正在与一名警察一齐在寻找什么人,一抬头,看到了肖寒,好像有印象,就是那个撞自己的人,在那之后,自己的钱包就没有了。

    立刻指着肖寒说出了一大串,旁边那个女人立刻翻译出来:“就是他,警察,他是小偷,他偷了我的钱!”

    众人看了一眼肖寒,眼中露出戏谑,意思是你东窗事发了,肖寒一见,咕囔了一句:“交友不慎啊!真是一群酒肉朋友!”他的声音很低,不过柳致知等人都不是常人,听见肖寒叽咕,相互望了一眼,眼中满是笑意。

    肖寒抬起头,望着那一对男女,冷冷地说到:“你有什么证据,诬陷别人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警察,搜他的身!钱包肯定在他身上!”那个女人叫到。

    警察抬起头,看着肖寒:“你配合一下,这位国际友人的钱包丢了,说与你有关,我搜一下!”

    肖寒眼中显然露出了寒光,口气更冷:“你有搜查证吗?是你的友人,不是我的友人,没有证据,你有什么资格搜我身!”

    “你不能这么说,也是工作需要,配合一下,也能证明你的清白!”警察说到。

    “凭什么我要配合一下?”肖寒还是毫不客气地说。

    “那你必须接受检查,有人指证你行窃,难道你想阻碍公务执行?”警察也火了起来。

    肖寒也被气乐了:“我说过,想搜查,将搜捕证拿出来,你的警号是多少,我找你领导说话!”

    警察一下子脸很难看,毕竟他没有证据,对方说不讲理,偏偏又有点讲理。

    此时,周围不少人围了过来,一见人多,那个女子更是得理不饶人:“我亲眼所见,你就是小偷,警察,将他们统统抓回去!”

    赖继学也来火了:“你是什么东西,在这里乱叫,想丢人到其他地方去!”

    “你们是一伙的,警察,不要放过他们!”那个女子叫了起来,声音尖细,很在泼妇的潜质。

    那个警察脸色很难看,对着对讲机向周围的巡警求援,那个老外也在泼口骂人,当然用的是英语。

    柳致知听到后,脸沉了下来,几个人口,他英语最好:“你说什么?”他也用英语吼到,那个老外一愣,望向柳致知,一望之下,顿时恐惧地大叫一声。

    “你是撒旦!”他的汉语虽不流利,还是能说,可见之前他一切都明白,却任他的女伴闹。他一望柳致知,柳致知身上一股杀意顿生,这是柳致知琢磨出一种小窍门,得自赖继学聚拢煞气的启迪,却不是聚煞气,而是利用自身杀意,一刹那好像化身恶煞妖魔,在他面前一切都要被他撕碎,要对付修行人用处并不大,那一瞬间,那个老外感觉对方是来自地狱的恶魔,要将他赤.裸.裸地撕碎。

    浑身不受控制,扭头就要跑,却被那个女子拉住,用劲一甩,将女子甩倒在地,浑身颤抖,连档部都出现了水斑,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口中还叫到:“魔鬼!魔鬼!不要过来!”

    柳致知气势一发即收,身边另外几人看了柳致知一眼,柳致知好像很平常,周围的人目瞪口呆,他搞不懂是怎么回事,柳致知不过用英语吼了一声,那个老外怎么那么大的反应。

    柳致知见其他人望着他,那个女人也不闹了,她是懵了,不知道怎么发生这样的事,她的老外男伴怎么吓得屁滚尿流。

    柳致知一副无辜地耸耸肩,摆摆手,对其他人说:“不要望着我,他用英语骂人,我责问了他一句,他就变成这付怂样,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警察同志,那两人都不闹了,我们可以走了吧!”

    警察也懵了,不知道事情怎么这样,无意间嗯了一声,柳致知一拉肖寒:“我们走吧,到你家,有什么压惊的好酒!”

    肖寒也望了柳致知一眼:“走吧,我有几瓶好酒,到我那喝酒,真是扫兴!”说完,扭头便走,围观的众人让开了道,到现在为止,他们对发生了什么也没有搞清。

    过了一会,其他巡警赶到,人已散去,倒是那个老外好像被吓傻了,在几个人帮助下,巡警将他送到医院,打了一针镇定剂后,才昏昏地睡去。

    在肖寒的小别墅中,此处别墅是肖寒一贯风格,比较偏僻,人烟相对少,也不太张扬,内部装潢比较精致,肖寒倒没有说谎,没有金屋藏娇。

    众人坐着喝茶,柳致知问到:“肖兄,如果刚才真的搜你的身,那个钱包搜得出来吗?”

    “如果让警察能搜出来,那我的名字就白叫了。柳兄弟,看来你是我的克星,上次被你抓住,今天虽未被现场抓住,却被对方认了出来,真是倒霉,两次都与你有关,以后,我是不是躲着点你!”肖寒有些玩笑地说。

    “那你就躲远些,今天你为什么不让警察搜身?”柳致知也有点好笑。

    “我看不惯警察那付样子,如果是一个国人丢了钱包,他们会这样用心,一个老外,还他妈的国际友人,谁知这些老外肚子有什么坏货。对了,柳兄弟,你怎么用术法对付那家伙,吓得那家伙差点精神崩溃!”肖寒问到。

    “那他是活该,辱骂及整个国人,一张嘴很脏,一幅高高在上,好像就他们白人是文明人一样,这样的蛮夷,我只不过略施惩戒!”柳致知眼中露出一股煞气。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