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22. 误会生,蛇虫如潮听骨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轰的一声爆炸,火球炸开,这是一个等离子火球,只要一碰,就会爆开,不亚于手榴弹,当时就将僵尸炸得飞了出去。

    那股阴寒的神识也到,传来一声冷哼,赖继学身边似乎高山峰起,一股磅礴的大力从地下涌出,轰向神识,空中传来神哭鬼嚎之声,那股神识陡然缩了回去。

    那僵尸被炸飞出去,却未散架,身上衣衫彻底没了,不过身上一些零件也被轰没了,就是这样,还是能动能跳,浑身呈现黝青色,一落地,獠牙外露,十指指甲尖锐如刀,又向柳致知扑了过来。

    柳致知见两次攻击都未能杀灭僵尸,知道僵尸已是铜皮铁骨,也不再保留,手一翻,尖苗刀在手,一道雪亮白色刀光迎头劈下,僵尸举臂架挡,柳致知感到一股阻力,接着一轻,僵尸左臂已然落地。

    僵尸却没有什么感觉,已纵到柳致知身边,右手抓向柳致知,口大张,獠牙上带着血迹,一口咬向柳致知的咽喉,柳致知身一矮,手中尖苗刀一旋,一道白色刀光如扇一样架了上去,同时左手陡然变大,血液上充,掌上罡气激荡,一掌拍向僵尸胸口。

    白色刀光过处,僵尸右臂在肘上部而断,一掌击在僵尸胸口,又将僵尸击飞出去,胸口也凹了下去,就算僵尸是钢筋铁骨,也禁不起柳致知这一掌中蕴含的罡劲。

    柳致知一掌将僵尸击飞,手中尖苗刀一紧,刀光一闪,就要跟着斩向僵尸的头颈,不等他一刀斩出,一道闪电落下,正中僵尸,僵尸一下子僵住了,柳致知刀光一闪,硕大的脑袋落地,僵尸脖腔之中,冒出一股腥臭的液体,倒了下来。

    柳致知回头向宋琦点头表示感谢,刚才那道闪电,是宋琦放出的一张五雷符,到底是雷电,正大阳刚,一下子压制住了僵尸,柳致知那一刀,并没有向之前那么费劲,斩了僵尸。

    僵尸一倒地,山下还上赶的人显然急了,一股无形的波动起,空气中传来嗡嗡的声音,如黑烟一样飞虫从山脚下向山顶扑来。

    柳致知急忙取出装有信美香的葫芦,取出数丸,抛给每人,几名话说明了用途,嚼碎一丸,向前方喷出,那些毒虫似乎惧怕这种味道,一时不敢向众人靠近。

    柳致知又是一个火球,射入虫烟之中,顿时,许多虫子尸体从空中落下。宋琦一看,抛出一张符,风卷火势,向虫烟压了过去,空中传来噼啪的轻响,虫子尸体如下雨一般落下。

    对方显然没有想到会如此,虫云之中,陡然飞出一道绿光,直射宋琦,并不是实体,仅仅是一个虫子的虚影,背有六翼,形状有点像蝉。

    柳致知心中一转,立刻明白过来,此物才真正是对方所养,而刚才那些飞烟,显然,受此物控制,这才是真正核心,此物如果一除,那些飞虫就会立刻而散,不过是此物临时聚集。

    宋琦也看出这一点,手中月芽刃现,一道白光斩出,陡然变得透明,直斩此物,此物往下一沉,避开透明的刀光,不料还是受了点影响,绿光一暗,好像就要跌落。

    不过转眼绿光又亮了起来,肖寒在一旁出手了,抛出一物,却是一个网兜,闪着乌光,罩住了此六翅蝉,六翅蝉影在此中左冲右突,却被乌光死死压制住,肖寒手诀起,刚想催动乌光彻底压住此物。

    六翅蝉陡然爆散开来,点点绿光如萤火虫一般,借爆散开的冲击,点点萤光点从兜袋口冲了出来,肖寒手诀一起,还有几点在袋中,乌光一盛,几点萤光点消失在乌光之中。

    而出了袋口那些萤光点相互聚在一起,转眼又成一只绿光组成的六翅蝉,只一闪,便向山腰间投去,那些虫烟立刻四散而去,虫子重新归入山林之中,显然,这些飞虫本是热带林中的虫子,不过临时受那绿光六翅蝉控制驱使,并不是全部由对方所祭炼。

    打到现在,双方都不知道对方是谁,实际上,柳致知他们是受城门失火之殃,对方根本不是冲着柳致知而来。

    此次墓出土,传言很多,连海外都波及,显然是有人主动散布,与柳致知他们交手的并不是华夏修士,而是来自东南亚印尼的当地的巫师,此处出现与远古巫术相关的东西,这名叫瓦梅纳的巫师,数年前在泰国旅游时,与当地降头师结识,双方干一场,结果不打不相识,双方交流各自巫术,瓦梅纳也得到了降头术,当然不可能全,结合自己巫术,在当地名声大震,他有一个对头,是另一个小部落的巫师兼战士,本来两人谁也不能胜谁,当瓦格纳炼成降头术后,就下辣手,灭了那个小部落,将对头利用印尼本土巫术的赶尸术结合降头术中养鬼之术,炼成一具特殊的僵尸。

    瓦梅纳因为使用巫术灭了一个小部落,在当地威名大振,官方也因没有证据也未能治他的罪,那些官员也不愿得罪他,不然,说不定第二天自己都不知怎么死的。

    这次他来此,却是受了邀请,有一个神秘组织,瓦梅纳不想查,只要对方付得起钱就行,对方也未说自己身份,预付了数十万美元,成功后,还有数倍,让他来此查探一下情况。

    他便取道缅甸,从边境入华夏,他不过是一个土著巫师,也没有多想,直接派出僵尸在前探道,结果僵尸被发现,挨了数枪,杀了一个士兵,结果被手雷一炸,瓦梅纳见形势不对,操纵僵尸向东北而逃窜,本想上小山丘再说。

    遇到柳致知几人,僵尸虽受他控制,但一放出来,往往很凶暴,遇到人或活物,往往主动攻击,便造成双方交手,瓦梅纳以为僵尸刀枪不入,并没有将几人放在心上,一没有留神,僵尸居然被几人灭杀。

    瓦梅纳可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当日因与对头有仇,结果灭了一个部落,收了许多鬼魂,现在苦心炼成的僵尸被人灭掉,怎肯放过对方。立刻催动他所炼的虫降,从根源上来说,应该算是蛊的一种变种,这是取自印尼的一种毒虫,外表类似于蝉,虫降本是灵体,却能招集附近数里之内的各种飞虫毒物,这就是柳致知他们之前所见的虫烟。

    不料,差点让对方将虫降给收了,幸亏是灵体,以解体之术,才得以收回。当然不会善罢干休,从身上取出一支短短的骨笛,这是一支以少儿腿骨所制成的骨笛,上面画满了蛇虫等图案,放在嘴边,轻轻吹动,一种人耳听不见的神秘波动向四周扩散,周围山林中,毒蛇、蜈蚣和蝎子纷纷爬出,聚拢在他的身边。

    瓦梅纳手一点,一道绿光出现,其中裹着一条蛇影,这是他所炼的蛇降,蛇影透入蛇群中一条黑白相间的毒蛇身上,蛇体立刻泛出青色。

    此蛇立刻向山上游去,庞大的蛇群和其他毒物立刻跟着它浩浩荡荡而去。柳致知几人见虫烟散去,刚把心放下,陡然山下传来沙沙的声音,众人定睛一看,吓了一跳。漫山遍野都是毒蛇蜈蚣等毒物,众人都是男的,望着这么多,感到头皮发麻,心中恶心。

    “这家伙真是不死心!”柳致知话充满了怒气,又取出数枚信美香,捏碎向四周洒了出去,一股奇特香气伴随着法力波动围成了一个大圈,众人都取出了家伙,柳致知依然是尖苗刀,宋琦还是月牙刃,戴秉诚却是一把三角军刺,肖寒是一把锋利的匕首,而赖继学却是三枚淡黄色晶体,发出柔和的光华,将众人护在其中。

    “大家注意,擒贼先擒王,想办法找出躲在后面的家伙,不然,花招越来越多!”宋琦喊到。

    那些毒物刚一到信美香洒的圈,一下子踌躇不前,后面还狂上涌,密密麻麻,令人作呕,柳致知抛出几个火球,落在毒物之中,顿时毒物尸体横飞。

    好在一时毒物还不敢游入其中,众人向四下观看,隐隐中听到似乎有笛声,柳致知心中一动:“你们有没有听到笛声?”

    众人一怔,随即宋琦等人明白过来:“你是说对方用笛声驱赶这些毒物!”

    话音刚落,传来三声急促的笛声,肖寒叫到:“当心!”有三条蛇如同弹簧一样猛然从蛇群中跃起,凌空射向众人,宋琦手一挥,一道白光将一条蛇斩为两截,前半截依惯性撞到赖继学的三枚晶石形成的淡淡光罩之上,被挡落在地,扭了两扭,不动了。

    另外两条,一条被肖寒上前,手中匕首一挥,断为两截;另一条,被戴秉诚手中军刺一点,蛇头稀烂,随手一抖,挑飞了出去。

    柳致知感到笛声奇怪,显然是指挥这群蛇虫大军,静下心来,心灵之中,立刻捕捉着那种振动,一种肉耳听不见的波动,立刻明白了,对方就是靠这种波动控制蛇虫的。

    柳致知口中试了二次声,陡然张口发出一种低沉激昂,但肉耳几乎听不清的啸声。刹那间,蛇虫群陡然大乱,瓦梅纳正在吹动骨笛,驱使蛇虫,猛然间骨笛无故震荡,啪的一声,出现了一条裂缝。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