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28. 惊雷天际过,雨中客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几个人之中,并不是宋琦年龄最长,戴秉诚年龄显然比宋琦大一些,不过众人不自觉地以他为主。

    “严冰的消息虽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但应该是真的,在明知是陷阱情况,而去投罗网,显然不智,不过就是陷阱,应该是为传言中那天准备的,我们既然来此,我个人意思,还是去探一下,最后的日子还是不凑热闹的好。”宋琦想了想,说出自己的意思。

    “宋兄弟说得不错,人都来了这里,那趁此机会看一看!”肖寒也附和,他是盗门出身,对越是隐秘的事情越感兴趣。

    “我没有意见,我想见识各种特殊的人!”戴秉诚说到。

    “那就这么定了,现在是白天,硬闯不明智,我们还是找个地方潜伏起来,等夜晚探一下禁区,天亮之前离开!”宋琦说到,大家点头。

    此处离军事禁区已不算远,太阳已快近午,天却阴了下来,雨林地区,经常是午后一场雨。

    柳致知看看天,说:“还是先找个地方躲一下雨,顺便吃些东西,养足精神,便于晚间行动!”

    几人点头,很快在附近一座小山丘找到一处并不大的山洞,此处地貌山林,多石灰质山峰,即喀斯特地貌,在自然风化下,多溶洞,几人分工,肖寒和戴秉诚去找猎物,柳致知去采野果之类,众人之中,唯有他能感应出什么果实没有毒,宋琦和赖继学去收集木柴。

    不一会。众人都回来了,生起火,烤起猎物,今天被两人打了一头野猪,外面天已黑压压的,不时滚过雷声,亮起闪电。洞中却有些热,不过几个都不是普通人,影响不到几人。

    大雨瓢泼而下。惊雷不时滚过,忽然一声霹雳,一道电光从空而落。众人从洞口望去,清楚看到一棵高高的大树被击中,自然之威,让众人眩目。

    “不知是什么树,雷击木有很强驱邪效果,等雨停了,去看看!”宋琦说到。众人在些意动,修行者一般对世间财物兴趣不大,但对修行有用的东西,还是比较看重。除非你修行到太上忘情,真正心性好的,并不是不动心,而是能不影响本心,自己是**的主人。**为自己服务,而不是自己沦为**的奴隶,不然,修行者与木石无异。

    众人一边烤着肉,一边吃两颗野果,同时在谈话。在这种雷雨交加天气上,并不适于打坐。

    山洞之外,一个人影冒雨而来,见此处有山洞,一头扎了进来,刚一进山洞,便一头栽倒在地。

    柳致知眼光一缩,进入洞中的人居然是自己认识的人,而且与自己有仇,是桂北的白家子弟白后勇,不过显然受伤,而且伤势不轻。

    宋琦未留意白后勇,一见来人跌倒在地,立刻起身上前,见来人已昏了过去,脸色苍白中透着青黑,而且在抽搐,搭了一下脉,又翻开他的眼皮,见瞳孔之中如正午的猫眼一样,一线成金色。

    “天清地宁,扶正驱邪,镇!”宋琦口中咒起,手中诀印连变,一印镇在白后勇的胸前,又将他一翻身,一印镇在后背,白后勇立刻停止了抽搐。

    “他被人下蛊了。”宋琦说到“或者可能是降头中药降之类!好像有些面熟,在什么地方见过!”

    “我认识他!”柳致知说到“桂北的白家子弟白后勇,宋兄在桃huā寨拍卖场上见面他一面,大概没放在心上。此人一身修为不错,居然中了招,令人难以相信!”

    宋琦听到柳致知的话立刻想起来,他知道柳致知与白后勇之间有过节,想不到在此见面,他望了一眼柳致知。

    “宋兄放心好了,我虽与他有过节,在此情况下也不会趁人之危,有人来了!”柳致知刚说着,抬头向外面看去。

    柳致知见雨中二人向这边而来,身外却有一人虚影,散着淡淡地绿光,雨水一近身,便被弹开,柳致知一见其中一人,顿时笑了:“真是冤家路狭!”

    其中一人众人都认识,正是瓦梅纳,昨日在山峰之上交锋,虽隔得远,众人眼尖,还是一瞥之下,看到瓦梅纳的身影,更关键的是,当时他驱动降头,那种独特波动众人可是一清二楚,除了戴秉诚外,其他几人都感应到了,修行人之间,有时面貌并不太重要,但那种施法的波动节律就是相似,也不可能完全相同,特别是隔空斗法,有些甚至远隔千里,只要他们一见面,往往能立刻确定对方身份,凭的就是这一点。

    柳致知说完,身影一闪,冲入雨中,大雨也不能侵近身体二三寸,直接迎上两人,昨天傍晚莫名其妙的斗了一场,夜里对方居然又施暗算,被宋琦以七星追魂还击,想不到现在又生龙活虎,估计与他身边那人有关系,对这种连对自己这个陌生人下手的对手,柳致知不准备放过他。

    瓦梅纳昨晚使用秘术将作用自身的法力移到大树上,逃过一劫,自身受伤也是颇重,好不容易夺取一些毒物精血将伤势压下去,他虽恨极了宋琦那一伙人,但也知道自己目前不适合留在此处,准备返回缅甸那边,然后回到印尼,等自己养好了伤,炼成一些厉害的手段,再想办法报仇。

    他动身向南,准备穿过国境线,路上遇到一支冒险小队,并没有修行者和异能人士在其内,他便顺手灭了对方,动手中却遇到一个同行也对这支冒险小队动手,说起来这支冒险小队也够悲剧的,听说华夏边境附近出现古墓,其中有宝,一时心动赶来,却死得不明不白。

    那个同行来自泰国,与瓦梅纳有些交情,叫措多,瓦梅纳当年在泰国时,与此人的师傅相互交换技艺,当时措多尚未出师,现在一见,瓦梅纳算得上长辈。

    措多见瓦梅纳好像受了伤,忙问原因,瓦梅纳支支唔唔将事情说了一遍。措多身边有特制的疗伤秘药,用毒蛇和鳄鱼精血提纯后加入多种毒素,配合得正好,能补充人体的精气,刺激生命的潜力。

    瓦梅纳服用后,伤势虽未全好,却也恢复了七八分,措多是奉师命前来打探,他一人显势孤,见到瓦梅纳,心中大喜,开始鼓动瓦梅纳,瓦梅纳本来想走是无奈之举,现在有了助力,当然就不走了。

    两人便向那处大墓所在摸了过去,不想遇到了白后勇,也是该他倒霉,实际上并不是白后勇一个人来此,而是有数名,主要是白家子弟,还有言列辰也与他们在一起。

    他们来此也有二日,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也未遇到什么人,他们是带帐篷之类来的,见时到中午,天好像要下雨,便在附近找了一块高一些的地方,搭好帐篷,准备躲雨。

    白后勇见众人搭帐篷,身上水壶没有水了,从上往下望去,见不远处有一条小溪,便决定去那里取些水,跟众人说了一声,大家倒未在意,只是说了声快去快回。

    白后勇还未到河边,无意间却看到一头像鹿的动物,一身毛皮很漂亮,心中一动,便追了下去,那鹿样动物却是机灵,又在林中,很是灵活,追了一段,却丢了,他到底不太适应在林中追赶猎物。

    跑了一段,已离开那边很远,也有些口渴,好在虽远离宿营地,但还地小溪边,只要顺着小溪走,就能看到宿营地,看见小溪水很清澈,便用手捧着水喝了两口。

    他却没有留意到,就在不远处,两个人悄悄躲在一旁,刚才已在稍上流的地方水中下了药降,白后勇无意间就中了药降。

    当他喝完水,又将水壶灌满,天空之中闪电炸起,雨下来了,他起身准备回去,天虽下雨,对他来说,影响并不大。

    就在起身的一瞬间,他陡然感到不对劲,一回头,树后走出两个人,都比较黑瘦,年青的比较精悍,年老的那个,眼中隐隐似有绿芒,如同野兽一样,使他莫名感到一种危险。

    年老了那人开口说了一番话,他一句也听不懂,他知道这个人并非华夏人,看样子应该是东南亚一带,那边气候炎热,紫外线强,相对人就比较黑。

    说话的是瓦梅纳,白后勇当然听不懂,此时措多开口了,他说的是汉语,泰国与华夏接壤,受不少影响,也有不少人学过汉语,措多就是其一。

    “你已中了降头,最好老实听话,将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然后跟我们走,等我们探过那处墓,只要你听话,我们会解了降头,给你解药!”措多汉语虽然听起来很僵硬,但意思却很清楚。

    白后勇脸色大变,微微调息凝神,顿时发现身体中不对劲,手中印诀连变,口中咒起,手掌上光华闪起,向腹部按去。

    瓦梅纳和措多哪能不知道白后勇想施法对付身体中降头,当然不会让白后勇如意,口中尖啸声起,一种奇特波动如风一样掠过。

    白后勇陡然如万箭穿心一样,差点痛得叫出来,但手中印诀已按到腹部,顿时疼痛立刻减轻。白后勇不敢停留,纵身急走。

    雨下得更大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