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29. 生死之间,秘术心印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措多和瓦梅纳立刻在后面追了过去,两人并不担心白后勇能逃出两人的掌心,中了药降,对方虽一时能压制住,只要施法一催,不给对方施法解降的时间,迟早对方会压制不住,到时,还不是任他们宰割。

    白后勇强忍住腹中如绞的疼痛,在大雨中狂奔,见前方一处山洞,洞中有火光,知道有人,不管如何,只得冒险,不然,落了后面两人手中,将会生不如死,甚至成为两人的傀儡。

    柳致知见到瓦梅纳,人冲出了山洞,瓦梅纳也发现了柳致知,也认了出来,当时对措多说,就是这个人,自己在他们手上吃了大亏。

    柳致知没有听懂对方的话,也无须听懂,身体一动,一拳轰向瓦梅纳,拳一出,柳致知面前的雨水立刻模糊了,雨滴纷纷被震散成细微的水珠,如浓浓的雾气,一条雾带陡现,只袭瓦梅纳。

    瓦梅纳一声悲啸,身外绿芒鬼影重重,如波浪一样向四周而去,所过之处,也是雨珠轰然而散,化为浓雾,鬼哭狼嚎中,柳致知和瓦梅纳所在之处,顿时出现一种奇观,起了一场大雾,根本看不清其中发生什么。

    只看到到大雨之中,那一片地方雾气翻腾,大雨根本冲不掉那处雾气,不是冲不到,而是雨珠一落其中,便被其中如潮的异力粉碎成细微的水滴,飘浮在空中。

    甚至连宋琦他们和措多都不知道雾气中发生了什么,他们的灵觉根本不能透过雾气。一入其内,便被雾气之中澎湃的两种不同力量所扰乱,无法探知其中情况。

    众人只是感觉鬼哭狼嚎,绿芒翻滚,时而闪现虫蛇毒物之影,里面鬼影闪烁,转眼被雾气搅散。敌我双方观战者都有些心焦,宋琦虽对柳致知有信心,还是有些着急。

    轰然一声爆响。雾气陡然四散如冲击波一样,所过之处,树木陡然枯萎。叶下如雨,众人目光聚在两人身上,柳致知屹立不动,而瓦梅纳也是挺直站着,陡然身体如飞灰一样散开,转眼大雨落下,将两人所在之处立刻被雨所盖,在雨中,只剩下一人,柳致知抬头看了一眼措多。并未动手,而措多也望了柳致知一眼,转身如飞而去。

    措多很明智,瓦梅纳已死,他孤身一人。山洞之中还有数人,能来此处的多少都有些能耐,就是死在他们手中那支冒险小队,如果放在普通人之中,也有可怕的战力。

    柳致知静静站在雨中,身上滴雨未沾。却没有追赶,天空之中一个炸雷响过,雨却渐渐的小了下去。

    柳致知却心中回想刚才那一幕,两人交手,柳致知开始以国术硬撼对方,而瓦梅纳却使出他浑身解数,所有降头还有巫术在那一瞬全部施展出来,无数阴寒气息,瓦梅纳的精神灵觉在这一瞬间也这些融为一体。

    柳致知虽然还是以拳术对敌,但自身灵觉精神也和对方纠缠在一起,明白了宋琦昨晚隔空斗法的感觉,瓦梅纳在这瞬间却超越了以往的巅峰,不知不觉中进入一个新的境界,却也是他最后的辉煌。

    当柳致知一个炮拳突破这个空间中瓦梅纳所放出种种异力,击中瓦梅纳时,瓦梅纳好像也明白自己会有这一天,精神之中似乎有一种解脱之感,柳致知不知道这是瓦梅纳这些年来修炼巫术降头之类,早已是不再把人命当回事,甚至在他的眼中,人已不是人,仅是一种资源,一种供他发挥异术的工具,这一拳,让瓦梅纳最后一瞬间回顾到自己还是一个人,还有人性的一面,心中泛起一种解脱感,却未有一丝怨恨,这也算一种觉悟。

    更令柳致知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灵觉精神与瓦梅纳相互纠缠,在最后一瞬,许多信息从中瓦梅纳精神中释放出来,映入柳致知的精神之中,许多巫术降头之术的传承却显现出来,这些异术能流传下来,名声虽臭,但果然有独到之处。

    不过,柳致知心中也泛起一种荒谬感,自己修行正道,未得过完整的传承,自己于世间各种道佛经典中对比印证,从未得到过秘术传承,就是当日邵延所传,也不过是些境界炼器世间灵药之类,也无法术神通之类,全仗自己不断对比研究,对自然等方面的领悟,一步步创建法术。

    今日却得了一门异术传承,虽不全,其中各种异术还是很多,方法之诡异,他以前从未想过,他偶尔也有一种梦想,能否得到一种秘术传承,让自己在求道路上走得更快一些。现在一门秘术却悄悄地印入他的心神之中,比当日得自李义那些术法不论系统性,还是威力上都强上不少。

    柳致知对巫蛊降头之类谈不上恶感,也说不上好感,修行者对事物看法与普通人不同,这种异术却是从另一端,大多数从死亡入手,柳致知现在知道了这些手段,诡异之处的确不是柳致知之前所想像。

    宋琦见柳致知站在雨中,喊到:“柳老弟,你没事吧?!”

    柳致知一下子从心灵深处退了出来,身体一晃,进入山洞:“没事,刚才交手中有些体悟,一时想得入神。”

    “没事就好,刚才我们都在为你担心,你们两人交手,那一片雾气笼罩,根本感应不到里面的变化,不过凭老弟的身手,我们不应该担心!”赖继学说到。

    柳致知目光落在白后勇身上,他现在甚至感觉到对方所中是什么药降,只要他声咒一催,对方药降立刻就能发作,不仅可以取对方性命,甚至能威逼对方成为自己的傀儡,内心深处不由升起一种冲动,这是一个绝佳机会。

    柳致知收回目光,将这个诱人的想法驱出脑海。

    白后勇经宋琦的法印暂时镇压住体内的药降,兼之又没有人催动,过了一会,他悠悠醒来,睁开了眼睛,外面的雨也停了,雨林中雨来的快,也去得快,天空的乌云开始散去,甚至有阳光从云缝中洒下。

    白后勇一睁开眼,感觉体内药降被一种力量镇住,一抬眼看到宋琦,不出意外,是这帮人救了自己:“白后勇谢谢各位救命之恩!请问各位的大名?”

    说着依次向众人望去,当目光落到柳致知的脸上,脑袋嗡的一下,顿时觉得自己才出了虎穴,又掉进了狼窝之中。

    柳致知也感觉到了这一点,淡淡地说到:“放心!我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你我之间的过节,以后再算,你身中降头之类,要不要我们帮你驱除降。”

    “不用了,谢谢你们,我自己有办法驱除!那两个人追赶我的降头师去哪里了?”白后勇问到。

    “其中一个被柳兄弟杀了,另一个逃了,我叫肖寒。”肖寒说到,白后勇倒没有觉得诧异,他与柳致知交过手,知道柳致知的实力,自己今天是中降头在先,不然,对方两人也不一定能奈何得了自己。

    白后勇又问了一下其他人姓名,众人也一一报名,白后勇谢过众人。

    白后勇先将水壶中水在洞口倒掉,他是喝水中降,这水也是当时所取,他不知道其中是否有降,保险的方法是将水倒掉,然后走出洞口,取出一个偶人,又取出一根银针,刺破自己的左手中指,滴了一滴血在偶人身上。

    “呼汝为吾名,秉我精血,幻化吾形,吾今有难,汝为吾受,去劫消灾,吾奉三山五侯律令,敕!”白后勇咒声起,手中印起,一指偶人,喝到。

    偶人陡然一幻,变成和白后勇一样,一种神秘波动在偶人和白后勇之间出现,偶人陡然浑身变黑,如墨染一样,身上似有无数小虫在蠕动,轰的一声,偶人身上腾起绿火,转眼间,偶人化为灰烬。

    而白后勇却冲到一旁,一张嘴,吐出许多发黑发臭的液体,中间似乎有无数小虫,呕了数次,终于吐尽。

    戴秉诚抛过来一个水壶,白后勇接过漱了几次口后,又喝了一口,这才将水壶重新抛回给了戴秉诚,谢过戴秉诚。

    众人所烤的猎物已烤熟,戴秉诚撕了一大块抛给了白后勇:“先吃一点,不然没有力气!”

    白后勇谢过戴秉诚,也坐了下来,啃了起来,他的确有些饿了。

    “白先生,听说你是桂北白家子弟,这次是你一个人来?”戴秉诚问到。

    “不是,我们一帮人因为下雨,准备帐篷,我是有事出来,跑了一会口干,喝了点溪水,结果中了降,幸亏你们救了我。”白后勇说到。

    “你们就没有怀疑过这个消息有问题?”宋琦问到。

    “当然有所怀疑,不过诱惑很大,谁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来看看,小心一点行事,再说,白家来此也不是所有人,就是出现一些变顾,影响不了白家整体!”白后勇说到。

    众人明白了,许多人对此有过怀疑,却又抵不过诱惑,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筹画这个计谋的人不简单,许多时候,计谋并不是越巧妙越有用,过于精细的计谋反而可行性差,只要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往往就成为笑话,反而看起来简单的计谋成效率高。

    众人对望了一眼,并没有将真相告诉白后勇,他不一定相信,而且说出来,必然牵涉到严冰,好在白后勇不是没有怀疑,肯定也有所准备。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