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35. 静思量,正邪一念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阴神之体直接遁走,他在遇到第一次刺客时,就使用出土遁之术,自己从土行术法中所悟,现在是阴神之体,更有利于飞遁,他又得巫蛊之术,其中虽没有遁术,但原理已通,自然身形一幻,一股神秘波动起,转眼就消失在空中。

    柳致知走后不久,一道光华闪现,现于当地,却是一个老道,疑惑向四面查探了一下,只发现一些斗法后的残余波动,显然他是来迟了。

    他正在迟疑,远处又有两人急驰而来,却不是御器飞行,而是得一种特殊的身法,一跃数丈,转眼间也到公园之中,一见那个老道,不由一怔:“原来是白云观正观子大师,刚才动静可是你弄出?”

    那老道,也就是正观子一脸尴尬,说到:“我也是在白云观感受到这里有强**力波动才来,却来迟了一步,我比你们早到了不到两分钟,这里发生的事,我也并不清楚。”

    “那就奇了,好在我们带了一个专门仪器,能将刚才信息还原!”两人中一人说到,显然这两人是国家专门处理这些事情的特殊部门的人。

    “那就请两位施展,也好还老道一个清白之身!”正观子也知道特殊部门的存在,国家宗教部早就警告过他们,作为宗教人士,发展信徒国家没有意见,但不要越过一个底线,国家的统治者地位至高无上!正观子当然明白这一点,他虽然是龙门派的传人。也有一定手段,可惜未入金丹,当然不能各国家机器抗衡,也明白这一点,所以话中还是比较客气。

    那两个特殊部门的人笑了,他们还是比较满意正观子这个态度,取出一件仪器。还未施展,公园中又出现两股波动,凭空出现了两个人。其中一人,如果柳致知在此,立刻能认出。此人正是天师派的一个传人,与柳致知有过一面之缘的张启威,他不知为何而在京城,如果柳致知与之对面,发现他居然已近采大药边缘,功行比以前强了不少。

    另一人,柳致知在场却不会认识,却是燕山宗一名传人,燕山宗本是一个小派,在明初兴起。后又衰落,在清末之时,吸收了一些义和团的逃亡人士,和阴山宗合二为一,形成一个隐修门派。在几大派退出世间,反而成为一方势力,当然这一切,柳致知根本不知道。

    此人一到,场中五人相互之间一僵,随即各自露出笑容。各人自报姓名,燕山宗的来人叫易世陵,众人相互认识后,特殊部门两人中一人取出一台仪器,整体像一台投影仪,以水晶为核,口中念念有词,手一指,一股波动激发这台仪器,在空中投影出一幕立体影像。

    五人凝神观看,影像显现出那名海东青妖人形像,手指一道淡墨光华收取附近的灵体,将之送入那三角小旗幡中,后来,柳致知出现,柳致知是阴神之体,投影中根本没有形像,仅是淡淡的幽光,双方发生争斗,先是墨绿光华现,想摄取那团幽光,幽光之中出现模糊光影,黑白两道光线出现,冲散烟网,紧接着空间陡然出现一个虚幻山形,那个旗幡也化作一团虚影,迎向山岳,而那陡然化作海东青,斜飞而去。

    整个过程历历在目,可是遗憾的是,那团幽光根本不知道是谁。正观子看完了整个投影后,说到:“各位道友,显然是妖物在此祭炼妖幡,被神游前辈发现,顺势教训这妖物一番,然后收了妖幡,妖物遁逃!”

    “那个前辈是谁?是不是有意识除妖灭魔,还是偶然经过?”张启威发出自己的疑问。

    “不管如何,此地出现了妖物,也出现了高人的阴神,可惜不能结识这样的高人,不知诸位道友可有线索?”易世陵说到。

    众人摇摇头,正观子说到:“应该是前辈高人游戏世间,偶然所为,想不到京城繁华之地,红尘之中,也有高人和光混俗,值得敬佩!诸位请了,我先回去了!”

    说完之后,正观子化为一道光华冲天而去,张启威和易世陵相互一拱手,飞射而去,两人虽不能御器而行,但却通一门遁术,也精一种御空飞行之前的身法,见此地已没有什么可探究的地方,便飞速离开。

    那两个特殊部门的人,待众人走后,其中一口啐了一唾沫:“我呸!一帮装神弄鬼的家伙,来的冠冕堂皇,看不出对方深浅,偏偏死要面子!”

    “你也不要生气,我们也抓不住那两个闹事的家伙,其中一个,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人,算了,先回去睡觉,明天写一个报告交给上级!”另一个说到。

    两人收了仪器,也离开这个地方,夜幕下,京城灯火通名,夜幕下一座不夜的现代都市。

    柳致知回到了宾馆。他是在遁术情况下,他发现在情况下,居然无视空间阻碍,与正常飞行不同。他转眼出现在宾馆旁间之中,阴神之体出现在其中,纯属自然,但阴神裹那面三角旗幡居然同时出现在宾馆的房间之中。

    他阴神归体,撤了阵法,手一伸,将那面旗幡接在手中,细一想,这才感觉到遁术的与众不同,他本来准备阴神归体后,打开窗户,将那面三角旗幡收了回来,却发现不需要如此做,阴神遁回之时,自然携带旗幡越过了空间障碍。

    柳致知伸手接住了旗幡,他也不识旗幡是什么宝物,但知道肯定是对方祭炼的法器之类,先细细观察了一番,并不认识是什么材料所织成。旗杆倒是一种骨质,不知是什么动物的骨头。

    柳致知神识投入其中,发现这算是一件歹毒的法器,其中自有类似意识生成的空间,不过其中收入的灵体已经失去了本我意识,化为一种纯粹的阴性意识能量,柳致知就是想将这些灵体放出,也无济于事,好像这些灵体已经融化,形成一种特殊的能量,随着柳致知的意识,这些能量变化万端,随时从幡面喷薄而出。

    其中有一种烙印,掌控着全幡,柳致知心中伸起一种明悟,那是原来主人的意识烙印,掌控着这面旗幡。

    柳致知毫不客气,意识往中一涌,强大精神力量直接将这个烙印轰碎,转眼间形成了一个新的烙印,柳致知心中升起一个明悟,以前,他使用法器,基本上是以御物之术来御使,这并没有错,他也未想到在其中留下自己的烙印,法器之中,留下自己烙印,对自己来说,并没有多大影响,但对法器来说,其控制更上一层楼。

    柳致知的尖苗刀品质太低,想留下自己烙印都做不到,但灵虚刺则不同,柳致知从未想到,留下自己烙印,虽好像多此一举,但对法器掌握更上一层,一般情况下,就是对方强制夺取,也有一定反抗能力,不过,也有弱点,法器落在对方手中,自己的意识烙印也落在对方手中,对方如果有什么秘术,完全可以借此烙印施展。

    柳致知击散旗幡中烙印,那个逃走的海东青心中一瞬也起了响应,转眼即逝,知道自己那面旗幡已彻底易手。

    柳致知不知道,这面旗幡并不是对方炼制,作为一个妖物,能化形为人已是不易,此旗幡实是对方一个机缘,进入一个修行前辈遗存而得,连妖物自己也不知道此幡的妙用,不过根据此幡特性,摸索出一种祭炼使用方法,实际上完全走偏。

    柳致知也不知道此幡的妙用,简单试了一下,可以喷出大量淡墨色细线,捆绑对手,显然此幡不是正道法器,柳致知不由苦笑。

    他无意中杀了瓦梅纳,却在心念纠缠中得到了大量巫蛊降头传承,柳致知自认为自己修行正道,虽然对法术并不是世人常见正邪看法,而是由本心决定,但巫蛊降头在世人心中肯定是一种邪术,这倒罢了,今天得到一旗幡,从表现看,也不是正道之物,难道自己机缘就是这些邪道之路。

    这个念头一闪,柳致知转眼将之抛掉,自己所行,无愧于天地,也无愧于自己的本心。术本无邪正,唯人应用,此幡虽是邪物,用之正则正,此幡将灵体化为一种力量,能布出万丝,对于擒拿人物却是适宜,自己攻击手段中,往往一击毙命,有些手段,倒可以弥补不足,又熟悉了一番,给此幡起了一个名字:墨眚幡,他以前看过《蜀山剑侠传》,其中有一种邪派法宝,叫黑眚幡的,与这种幡类似,于是他便取了这个名字。

    收好了墨眚幡,柳致知便考虑明天如何行事,今晚的事情让他警觉起来,京城藏龙卧虎,即使以阴神出游,也难保不出事,但不以阴神入梦,凭常规手段查证,根本不是自己所长,自己在京城根本没有一丝势力,对付一个高官后代,可谓寸步难行,想来想去,以阴神入梦,查明真像是自己最省力的方式,也是最不引入注意的方式。

    柳致知天明之后,退掉了房间,直接来到刘征君住所附近,找了一家宾馆,他的想法很简单,阴神出游,距离越远,越容易遇到意外,干脆我就在你旁边,转眼就到,这样保险性大增。

    柳致知没有想到,他却以自己来想他人,他的生活习惯,不代表刘征君的生活习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