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36. 翩翩俏郎,丽人相来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换了宾馆,这次靠近了刘征君的房子,这也是一个别墅区,刘征君虽出生红色贵族家庭,他这一支并不如老大那一支受重视,一个家族内部,总有亲疏。如果刘征君是一个甘于平淡之人,借助伯父的身份,一生富足应该是没有问题,但人有几个能甘于平庸,偏偏他又不是一个能扎扎实实从底层做起的人,在这种大家族中,此种人更是难得,父辈路已铺好,后辈凭一时聪明,总能做出一些成绩,往往受到其他人吹捧,在没有经历挫折之前,往往自视甚高,不知道自己的深浅。

    不是说他们先天就差,而是人的本性如此,从小一有成绩,往往一大批人吹捧,刘征君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也知道高层一些规则,政治有时比较残酷,为了能够保持权力,许多努力都是为了权力,婚姻也好,自己兴趣也好,往往不是由自己决定,在这种环境下,能培养出一个衣冠楚楚的世家子弟,却不一定能真正培育出一个君子。

    刘征君就是在这种环境中走出的人,不知不觉间种种习性出现了变化,在长辈面前或正式场合,一付有为青年,表现上佳,在与一帮狐朋狗友间却是另一付纨绔模样,这也算一种发泄,一种平衡,家族上层,偶尔也听说,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年轻人吗,总有叛逆的一面,只要控制在一个度范围内就行。

    柳致知订好了房间,来到一家*啡馆。他之所以选择这家*啡馆,是因为这家*啡馆正好正对小区,能够观察出入的人一举一动,也能看到刘征君的别墅,现在刚吃过饭,他总不能阴神出窍,去找刘征君。不如在此好好监视。

    柳致知喝着*啡,翻着时尚杂志,他的心根本不在时尚杂志上。而是居高临下关注着小区,他的座位是在二楼的一个窗边。

    柳致知本来就一表人才,是个翩翩少年郎。加上修道,自有一种独特气质,让人一眼望去,自生亲近之意。

    一个头发染成黄色的女孩走到柳致知面前:“嗨!帅哥,怎么一个在这里喝*啡?”

    柳致知抬头打量这个女孩,年纪并不大,不足二十,身材高挑,发育得很好,人长得很漂亮。就是妆化作太重,一付玩世不恭的样子。

    柳致知也不是一个老古董,虽不喜欢这个样子,甚至感觉自己被调戏了,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美女!有事吗?要不要来杯*啡!”

    “没事!我一个姐妹和男女来喝*啡。我是一个灯泡,见帅哥一人喝*啡,不如我们凑在一起来打牌,怎么样?”这个女子说到。

    “我不太会打牌,不知美女想打什么牌?”柳致知感觉自己一个人在此坐一个下午也太明显了。

    “帅哥,桥牌会不会。我们玩高雅一些,如不会就玩斗地主!”女子说到。

    “桥牌我不太精,会一些,就玩桥牌,美女贵姓?”柳致知没有想到,这样一个看起来有些小太妹的女子居然会玩桥牌,柳致知在大学中曾经学过桥牌,并不精。

    “舒易可,帅哥叫什么?”这名叫舒易可的女孩问到。

    “智知!”柳致知去掉姓,报了一个名字。

    “有姓智的?”舒易可感到新奇。

    “怎么没有!《赵氏孤儿》中不是有一个智伯。”柳致知此时显示出他对古典历史的功底,修行以来,他广泛阅读经史子集,随口就说出一例。

    “《赵氏孤儿》电影我看过,原来那个坏蛋和你一样姓!”舒易可叫了起来,随即发现不对劲,对面可是一个帅哥,并不是坏蛋,忙解释说:“我不是说你,原来真有姓智的。”

    柳致知不由苦笑,说实话,电影《赵氏孤儿》他还真没有看过,不过元曲中有《赵氏孤儿》杂剧,他也读出春秋历史,随口一说而已。

    “不碍事,那请你朋友过来坐!服务员,给这位美女来杯*!”柳致知可不想离开这个窗口,在这里,他可以看见刘征君别墅中人的进出,他要在确定刘征君是否在这里,以便夜间侵入刘征君的梦境中。

    服务员上了*啡,舒易可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柳致知的对面,打了一声招呼,一男一女两人移了过来,大家相互认识了一下,男的叫商志高,他的女友叫贾惜烟,四人坐好,服务员取来牌,柳致知和舒易可打对家,这一局,柳致知主叫。

    柳致知牌技并不好,但发现另外三人牌技也是挺臭,柳致知反而显得突出,倒也和舒易可配合得不错。

    四人正在打牌,柳致知始终留一丝关注于窗外,对他来说,打牌本是掩人耳目。其他三人却不知道柳致知的想法,玩得正高兴,柳致知心中收到一种信息,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这种信息却是昨夜柳致知留在那妖物海东青身上,昨夜柳致知利用巫蛊秘术,驱动一只甲虫,化为一道绿光击中了海东青,信息爆入其**,虽不是什么大伤,但要驱除这种信息却要huā上数日,只要对方进入柳致知身边一里之内,柳致知就能感知那种信息,也算给海东青做了一个记号。

    柳致知正在打牌,却感到这股信息,证明对方离此不远,且飞快地接近。柳致知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继续和三人打牌,但眼光却时时注意窗外,以至牌局之上出现两次明显的失误,惹得对家舒易可一阵埋怨,柳致知也未当回事。

    过了一会,感应越来越近,几辆轿车出现在柳致知的视野之中,柳致知透过窗子看到汽车停在小区门口,几个人下车,其中二人柳致知很熟悉,一个是刘征君,另一个是海东青那妖物,现在却是化形成人。

    柳致知因关注窗外出牌迟了一些,又给舒易可一阵说,舒易可见柳致知望着窗外,也随之望过去,一见之下,说到:“帅哥,那几人你认识吗?”

    柳致知摇摇头,舒易可接着说:“那个前面较帅是刘少,刘征君。与他说话的是海少,海力布。刘少家中有权有势,海少却是靠自己打拼,成为一方富豪。”

    柳致知嗯了一声,舒易可又介绍其他几人,都是**,柳致知有些奇怪,看着舒易可说:“美女,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商志高在一旁笑了:“你不知道舒小妹,人家老头可是部长级的,当然认识这些人,智少,你是什么地方人?”

    “我是申城人,来京城半是旅游半是办事!”柳致知一边出牌一边答到。

    “看来智少是年轻有为,智少是干什么的?”商志高又问到。

    “沾父母的光,做些生意,糊个口罢了。”柳致知笑到。

    “看智少的衣着,就不是普通人,看来也是有钱人,不知父母可曾入官场?”商志高问到。

    “父母也是一个生意人,发些小财,并不是官员,商少应该是官宦之家了?”柳致知刚才听说舒易可是官家子弟,能在一起玩的,估计也不会差到那里去,果然让柳致知猜中,商志高也坦然承认。

    柳致知笑到:“几位出身不凡,打过牌,赏个光,智知请诸位吃个便饭!”柳致知说的客套话,他本不想与这些人交往,不过想通过他们多了解一下刘征君的底细,海力布好像与刘竹征君交往,不知他们关系如何?如果海力布这个妖在刘征君身边,柳致知想阴神入梦,那就得好好考虑,毕竟海力布能感觉到阴神的存在。

    “好说,帅哥,晚上我请你到一个会所,你做生意,介绍你认识一些人,要是运气好的话,你刚才看到的刘少、海少等也会在场!”舒易可说到,她看柳致知还是比较顺眼,心中倒想帮柳致知一下,做生意讲究人脉,多认识一些京城中**,对以后发展还是有极大好处。

    柳致知却是心中叫苦,感到自己有些弄巧成拙,他哪里是做生意的人,不过是为了调查谁想杀他,其他人还好,要是和刘征君一照面,对方肯定能认出自己,但又不好明着拒绝,甚至还要做出感激的样子。

    “多谢美女帮忙!以后当有厚报!”柳致知脸上笑着,心中却是另一幅心情。

    “舒小妹看来是看上智少了!”商志高调笑着两人,舒易可站了起来,做出要打商志高的样子,商志高连忙求饶。

    柳致知的注意力依然放在外面,海力布等人和刘征君说了一会话,刘征君重新上车,小区的门开了,刘征君车子驶入小区之中,而其他人显然不是这个小区的,也纷纷上车。

    海力布好像有一种感觉,刚才有人注意他,上车之前,目光四下扫了一下,也望了一眼柳致知所在的窗口,柳致知脸已掉转,手中一张牌掉在地上,弯腰拾牌,海布力目光一过,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上车离去。

    其他人车辆也纷纷发动,驶离此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