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37心不诚,吾辈岂是威胁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家会所很豪华,来此的多数是京城之中达官贵人之后,柳致知是被下午刚认识的三人带入。◎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手打更新.◎

    打过牌,柳致知请三人吃饭,三人也发现柳致知出手阔绰,以为柳致知做的生意不小,也未考虑其他可能,三人也有与柳致知结交的意思,毕竟,对他们这些达官之后,看待一个人不外乎从利益出发,柳致知虽说没有权,但却有钱,将来说不定有交道打。

    会所之中,一类是家中有权,另一类就是富人,富人来此,实际上大多数抱着认识一些有权人的关系,还有一类人,却是最底层,是以sè事人的女子,有不出名的小歌星小影星之类,想在此捕获一人,获得投资,捧她们成名。

    所以会所之中,看起来大多数的人似乎人模人样,很光鲜,在这光鲜之下,当然也有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发生。

    一入会所,不少人和舒易可三人打招呼,同时,也有人好奇地问柳致知是谁,舒易可一一介绍。

    柳致知也和这些打招呼,心中却有感应,海力布也应该在这里,他留下的标志可是清晰地感应到,不过到了这里,他倒不畏惧对方,这里大多数是普通人,对方混迹在尘世间,肯定也不想暴露自己身份。

    “舒小妹有几天没有来这里,今天怎么有功夫光临?”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柳致知回首一看,目光微微一缩,说话的是海力布。

    “原来是海少。给你介绍一个新人!”舒易可一见到海力布,微笑着说,“这位是我新认识的朋友智知,申城人,也是一个生意人。”

    “原来是同行,不知是做哪一行?”海力布伸过来手,刚才并未留意柳致知。以为柳致知是一个普通商人,这时一打量,瞳孔猛然一缩。昨晚他祭炼那面旗幡,虽然是自己想出来的方法,法器威能渐渐体现。看到一个灵体从空中经过,便想将之摄入旗幡之内,增强法器的威能。

    不料对方并不是单纯灵体,应该是yīn神之类出游,在他眼中,还是清清楚楚的看清了yīn神的面目,yīn神本是一种能量信息体,但因意识在其中,往往不自觉显现自己**面貌,当时逃走时。他也将柳致知的面貌记在心中。

    此时一见,差点叫了出来,不过却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

    柳致知见对方伸出手,也伸手相握,不过手掌之上。劲力凝而不发:“我做些药材生意,主要是一些名贵的中草药,不知海少是做什么的?”

    两人手掌相握,却不同于正常握手,一股yīn寒无形的冷焰想侵入柳致知的手臂,柳致知微微一笑。劲力如针,也轰然攻向对方,海力布感觉自己的无形yīn火未能侵入对方体内,对方却发出数道如针的力道反侵过来,不由一惊,连忙松开了手,柳致知也不己甚,松开了手,海力布手掌轻轻颤动了几下,将力道消掉。

    “原来是智少,我做些古玩之类的生意,小买卖,朋友们抬爱,在世间混口饭吃!”海力布表现得很正常,他不敢揭穿柳致知的真实身份,他自己身份更不能被揭穿,见柳致知没有追查,也不愿现在就撕破脸,毕竟他还想在京城混下去,有些事情必须在背后解决。

    “舒小妹,好好招待智少,我先和别人打一下招呼!”海力布含笑说到。

    “那你忙着,今天怎么没有看到刘少,你不是和他是好友?”商志高问到。

    “噢,刘少今天可能不来了,他现在捧一个小歌星,去小歌星唱歌的酒吧捧场去了!晚上来不了这个地方,回不回别墅都不一定,如果过晚,他们会在外面直接开房!”海力布说到,便和其他人打招呼去了。

    柳致知微微一皱眉,对方如果不回来,那倒是一个问题,自己并不知道他去哪里,是不是夜里潜入他的房间,取对方一些用品,直接动用巫蛊之术,直接取对方xìng命。

    柳致知心中迅速否定了这个方案,虽说有很大可能确定是对方买凶暗算,不过没有确定之前,柳致知不会下手,身怀异术,如果为所yù为,不懂慎独,迟早会走上邪路,到时想收手都不可能,必须防微杜渐。而且,如果动用异术杀人,不代表别人看不出来,那很可能给自己带来大麻烦。

    看来,还得等时机。今夜还是去刘征君家中查一下,做到心中有数。

    柳致知做好了决定,这个地方已没有必要呆下去,不过,在尘世间,正常的礼节还是要遵守,柳致知不想显现得与众不同,只好耐心等下去,脸上堆着假笑,说着一些无营养的话,却发现海力布一直在偷偷地注视着自己,看来,两人之间的恩怨要想办法解决。

    柳致知虽不喜麻烦,但绝不怕麻烦,见对方关注自己,便起身上厕所,果然,海力布也跟了过来。

    到了卫生间,柳致知发现其中无人,便等海力布进来。海力布见柳致知在等他,也不意外,关上了门,随手一挥,一种无形的波动起,将里外隔绝,他也不想别人知道。柳致知没有制止他,任他施展。

    “智少,昨晚是误会,请将玄魂幡还给我!”海力布盯着柳致知说到。

    “我昨晚出游,差点受你的暗算,我未先找你,你却讨要旗幡,于情于理说不过去,还给你是不可能!”柳致知虽然好说话,却不是软弱之人,对方一句误会,连赔礼道歉都没有,就想讨回旗幡,完全是异想天开,何况,昨夜柳致知已重新祭炼过,改名墨眚幡。

    “真的不还?强龙不压地头蛇,你虽然厉害,但我也有一帮朋友,如果还给我,大家能做一个朋友,以后有事得一个照应,不然,就是敌人,我海力布入人间也有数年,人间之事也经历不少,也有修行者想找我麻烦,结果呢,他们早已化为灰烬,连神魂都难逃过!”海力布直接冷笑着威胁。

    柳致知听到对方威胁,也发出了冷笑:“很好!既然话不投机,那么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你修行也不易,却如此蛮横,可惜了!”

    说完也不理睬他,直接开门,那隔绝内外的波动想阻止柳致知的开门,柳致知手指一弹,击在波动的波谷外,并未用什么劲,如肥皂泡破碎,发出噗的一声,波动散乱而消失,柳致知推开了卫生间的门,走了出去。

    海力布眼中凶光一盛,转眼又黯淡下去,此处是会所,他虽不惧,也不想将事情弄大,柳致知全身也在戒备,虽料到对方不会在此处动手,但他不会将希望托付在对方不动手上,这一幕当然没有人知道。

    回到了宾馆,倒没有人在路上对他下手,但有人无意有意地跟踪他,不过是当地一些地痞之类,柳致知没有将他们放在心上。

    柳致知回到房间,依然在门上挂上请爀打搅的牌子,他还是决定夜里去一趟刘征君的别墅,不过现在时间还早,不知道夜里海力布会不会来,按理说,对方今夜不应该来,昨晚吃了一个亏,今天晚上又在双方之间挑明了,直接来会很鲁莽,柳致知肯定会有准备,同样的是,柳致知不会将事情放在常理上考虑。

    柳致知布好五方阵后,房间中失去柳致知的痕迹,盘坐在床上,又将墨眚幡放出,此幡之中有柳致知的意识烙印,淡淡的墨光被阵法掩盖,只要有人进入房间,立刻能触动墨眚幡,自己yīn神就是不在,也能感应到,随时回来,这里与刘征君别墅不过数百米,一个呼吸要不到,yīn神就能出现在房间之中。

    一切准备停当,又等了一会,时间已是夜里二点多钟,什么事也没有发生,yīn神离体,同样也未带灵虚刺,透出了墙壁,感应了周围一下,并没有什么修行人存在,便不停留,转眼出现在刘征君的别墅中。

    感应周围的环境,没有什么意外之事,倒是刘征君别墅的客厅之中,博古架上放着一些东西,是些古玩玉器,凭柳致知的感觉,在些年份,应该算是值钱的东西。

    柳致知对这些并没有关心,倒是有一件东西引起了柳致知的注意,那是一只玉葫芦,很小,与鸡蛋差不多大,在柳致知的眼中,放出灵光,却是一件挺不错的东西,是一件风水法器,如果落到柳致知手中,稍加炼制一下,就能成为真正的法器,其材质很不错。

    柳致知看了一会,没有动手,他现在找刘征君是第一要务。便扭头一个个房间开始找,别墅内很空旷,除了两个佣人,其他人没有。

    柳致知找到一间大的卧室,透过房门,一张大床上有三个人,其中间一人正是刘征君,另外两个是少女,三人都是赤条条,身上胡乱盖着毯子。

    柳致知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景,以往也不过是听说,原来达官之家,还真的存在这种荒堂事。

    柳致知看了一眼,并不关心他们在胡搞,调整心念波动,灵台转化,将自己意识投shè到刘征君心灵之中。

    事情出奇地顺利,甚至比昨rì侵入黎盼天更容易。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