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上下求索 138. 梦中隐秘泄,以彼之道还彼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新格物致道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致知切入刘征君的梦中,很顺利,柳致知有些诧异,转念一想,立刻明白。刘征君生活之中,**过度,精神也就随之虚弱,虽做仗着年轻,不过元气早就虚了,在这种情况下,柳致知侵入他的梦境,倒是很容易。

    刘征君的梦中也是风流,柳致知因势而导,很快就查明了真相,人在梦中防范心总是低得多,果然是他收买杀手,他在冥神之翼的杀手网站上发布悬赏,对柳致知发出暗杀。

    柳致知也弄明白了冥神之翼网站是怎么回事,一般人如果不知道这是一个杀手网站,仅以为是一个军事爱好者网站,讲一些武器,发一些军事新闻之类,只有在各国一些富豪之中,才有这个传闻,huā上千万在一个指定的中立国的银行中开户,然后以银行账号为用户名在网站上一个不留意链接处登录,才能进入杀手页面,在其中发布悬赏,悬赏金额冥神之翼收取10%的手续费,其他完成任务后,转入杀手的账户内,如果消息失真,还加罚款,每刺杀一次失败,等级提高一等。当然,也可以取消任务,不过,很不合算,取消后,赏金只返还四分之一。

    柳致知目前悬赏已上升一倍,达到二百万。柳致知得到这个信息后,本想直接下手,取了对方的性命,他有把握让对方猝死,好像**过度,精尽人亡。

    不过得到对方的用户名和密码,心中一动。一个主意浮上了心头,不再理对方,直接到了客厅之中,看着那个玉葫芦,心中开始斗争,是否用御物之术将之卷走。

    迟疑了一会,自己来此为了探听消息。见物起意,非是修行人所为,天地间宝物。如果无主,取之无妨,如果有主。能从主人手中购得也行,自己却想直接盗走,虽然自己对刘征君已动杀意,但修行是修正自己的行为,如果连这点把持不住,将来遇到更大诱惑,如何能保持本心。

    一念及此,再看玉葫芦时,心中已没有一丝占有欲,转身出了别墅。刚刚浮上半空。心灵之中一动,是墨眚幡触动,不好!有人闯入〖房〗中,当时波动一现,柳致知凭空消失。出现在〖房〗中。

    〖房〗中并没有人,是怎么回事,柳致知不及多想,波动一起,阵势放开一条通路,柳致知阴神归体。这是怎么回事,墨眚幡怎么会被触动?

    柳致知又细细查探了一番,还是什么也没有被发现,柳致知并不知道,这仅是一种巧合,刚才有一个灵体偶然飘过窗外,那是一个意识已消磨得差不多的动物之灵,墨眚幡本来就是这些灵体的克星,能收取灵体,同样,灵体出现在一定范围内,也能偶尔触动它,所以柳致知才感觉到。

    等柳致知回到房间之中,那灵体已飘出去一定距离,如果柳致知当时就查看外面,说不定能看到。柳致知却小心先看了一下房间内情况,而且戒备着,防止有人偷袭,见无事后,又将阴神归体后,又查了一下墨眚幡,还是未能查到,再解除阵法,向周围相探,那灵体早就飘远了,灵体本身又不强,柳致知不自觉将之忽略,所以搞得柳致知一头雾水。

    柳致知不放心查了数遍,还是没有什么,也只得将心放下,这个宾馆房间中却没有电脑,柳致知便坐在床上打坐。

    天明之后,柳致知便退了房间,事情大体已清楚,他不想呆在此处,便离开了这里,在街上找了一家网吧,现在网吧都是实名制,管理员要登记柳致知的身份证,柳致知随手取出一张白纸,双目望着对方,对方接过白纸,看了一会,口中念念有词,登记下一个名字和身份证号码,这一切不同柳致知将心念投射入对方心灵之中所造成幻像,对方真的以为是拿着身份证。

    柳致知既然做事,当然尽可能将自己的痕迹清除掉,自己尽可能脱身事外,虽不怕事,但能减少麻烦就减少麻烦。

    柳致知走到角落中,现在是上午,网吧中人并不多,柳致知身边也没有人,打开机,迅速输入网址,然后登录冥神之翼网站,先撤消了自己的悬赏令,然后将刘征君挂上悬赏,反正不用自己的钱,柳致知直接将悬赏放在B级,悬赏五百万,将刘征君资料填好之后,一切都结果,当然,他还会留在京城,直到刘征君被杀,如果出现问题,他不介意再次出手。

    接着柳致知修改了用户口令,现在就是刘征君也登录不了,只要延缓几日,说不定刘征君就已经被杀。

    做好这一切后,柳致知并没有立刻走,而是从网上下了一个清理痕迹的软件,柳致知虽不是什么电脑高手,但学物理的,对计算机操作还是很精通,也学过C语言之类,有些底层的东西他并不了解,但现代网上各种软件多的是,用百度一搜,怎么事情就搞定,下载了一个痕迹清理软件,将所有上网的历史记录,还有临时文件之类,清理得一干二净,当然,柳致知也知道,真的遇上那些这个方面专家,他们还是能够找出一些东西,不过,柳致知并不担心,能查到这家网吧已不简单了,自己也不是用的真名,自己这样做不过是以防万一。

    柳致知没有立刻走,而是浏览一些网页,看看新闻,论坛之类,甚至电影游戏等网站也光顾了一圈,他这样做不过是让这台机上新生成的记录更像一个普通人在网上闲逛。

    一个小时后,柳致知起身结账,出了这家网吧,他进出都很留意,有些监控摄像头最多拍了他一个侧影,临走前还给管理员一个暗示,让他忘记自己面貌,他的催眠术早已成为一种**性的术法,管理员根本没有留意,也未回想刚才进入网吧的这个人。

    可以说,事情解决了,下来就是等结果,柳致知决定等上一个星期再说,接下来的日子中,柳致知决定好好逛逛一些风景名胜,难得来京城一次。

    柳致知叫了一辆出租车,将自己送到香山,现在是秋季,他想看看香山的红叶,不过他显然失望了,现在还未到真正红叶满山之时。

    不过柳致知很快摆脱了失望的心情,此处风景上佳,但人很多,柳致知显然不太愿意和别人一起人挤人,那不是看风景,而是看人头涌动了。

    柳致知离开了主道,选了一条平时根本没有人走的小路,甚至都算不上路,只有一些喜欢寻幽探奇的人才会走上这条路,路也是土路,很不好走。

    渐渐离开热闹的人群,听不到喧闹声,柳致知停下了脚步,转过身:“阁下是谁,一直跟着我!”

    路上出现一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人,很憨厚,让人一眼就不会换防他,不过小眼睛中却偶尔闪现一点精光。

    此人从柳致知入了香山就跟在身后,柳致知开始没有留意,等进入这条小路,才感应到有人跟来,而且此人脚步无声,生命律动与常人不同,很强盛,却又被拼命压住,从这一点柳致知感到对方是一个有修为的人,加上昨天与海力布交恶,说不定他海力布是一伙的。

    加上生命律动与常人不同,海力布是一个妖,此人说不定也是一个妖。

    “智少,大家都是修行人,你夺去了海少的东西,还是交出来,不然撕破了脸不好看!”来人说到。

    果然是海力布一伙的,柳致知脸沉了下来:“海力布偷袭我该怎么算?想拿回旗幡,先给我一个交代!”

    “那是一场误会,人总有磕磕碰碰,道友放大度些!”此人说到。

    “你又是谁,为什么你们不能放大度一些?”柳致知盯住对方,周围环境映入心中,柳致知在京城人生地不熟,而对方是主场,柳致知必须尽可能让自己处于有利的位置,熟悉周围环境,看有无人暗中伏着。

    “我叫林立,道友既然想做过江强龙,让我试试道友有无这样的实力!”林立说完,身体消失,一缕似有非有的弱小波动出现柳致知身体左侧。

    柳致知早就警戒,波动虽弱,却瞒不了柳致知的灵觉,不知对方是什么神通,除了这极弱波动外,柳致知的心灵之中居然没有感应到对方。

    柳致知坐胯沉腰,一拳崩出,此时拳术自然带有一种意念,一种精神,崩拳属木,木曰曲直,自然生机发生,在拳意中如震雷生发,纵横摧折,一拳之下,周围空间似乎都发生了变化,如万木生发,穿石裂土。

    林立在这一拳之下,再也存不住身,一派黄光,在柳致知拳下现身。林立没有想到,自己的形迹被对方看破,拳意之中,隐隐克制自己的神通,大惊之下,面前出现圆光如镜,挡在身前。

    柳致知一拳崩出,同时进身,一往无前,黄色圆光立刻破碎,一拳轰在林立的胸口,柳致知只觉其胸口如橡胶一样,柳致知也不问,拳劲猛然爆发,林立飞起,摔在地上,人一触地面,立刻消失。

    柳致知腿脚下身陡然一阵发寒,不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